正文 第一章

作品:《宠物女友

    他站在客厅中,冷冷的瞪着半掩的房门。www.83kxs.com

    这是他和心爱的女人共同居住的小鲍寓,如今女友的房间内却

    传出令他震惊万分的对话和声响。

    啊!快点。"女人yin秽的声音飘进他的耳中,"嗯!对,就是这

    样。

    怎么?我和唐迪绍那家伙比起来如何?"男人调笑的问着"他、

    他怎能跟你比?他根本、连碰都不敢碰我。"女人断断续续的道,其中

    还夹杂着欲仙欲死的呻吟,"连住在同二一个屋檐下还坚持和我

    分房

    不会吧?他该不会是性无能?"男人轻蔑的道。

    噢!天啊!你快把我"女人的声音忽然拔高,"谁知道?说不

    定他还真的是···枉费我主动提议和他同居本来看他虽然穷,

    倒也长得人模人样

    哼!他平时在学校看起来一副道貌岸然、瞧不起我们的样子,没

    想到居然有这种毛病

    是吗?原来他对女友的百般珍惜,是被这样解读的。

    嗯!那种穷人家出身的会好到哪?你不知道,上次我

    和他去逛街故意、故意站在tlffany的柜台前看了好久,他那副恨

    不得将戒指买下来给我,却又没钱买的模样有多好笑

    哈!凭他那么穷酸也想买

    他听出那个男人的声音,是他们班上另一个家境不错的同学。

    他们向来不大对盘。他在班上总是代表着那些没有家庭背景,

    只能靠领取奖学金和努力打工,才能够继续留在美国读书的同学:

    而那个男人则是那群富家子弟们的头头。

    他怎么也没料到,那个男人和佩瑾竟然一

    宝贝,你确定他不会突然回来吧?虽然在他的房子里玩挺有趣

    的,但要是被他撞见以后就不能再戏弄他了。"男人一面卖力冲

    刺,一面恶意的问道。'

    不会的今天明明是我的生日,他却还忙着打工,要晚上才

    能回来、我们可以

    是了,他想起自己出门前,骗她说要去打工,打算突然回来给她

    一个惊喜。

    不料,收到"惊喜"的却是他

    他一直以为佩瑾是不同的。

    她是家境富裕的千金小姐,而他只是个得自己打工才得以支付

    学费的穷留学生。

    她在他面前,总是那么的温柔可人,像个甜美的小鲍主,却又没

    有一丝骄气。

    他一直以为他们是真心相爱的,没想到他的真心不过是别人的

    游戏。

    那名他视若珍宝的女子,也只当他是个笑话。

    他低头望向于中的tiffany钻戒那花了他大半年的时间,省吃

    俭用才存钱买到的,本来打算送给她当作生日礼物,但现在似

    乎没有必要了。

    他将戒指扔在地上,转身大步走出门外。

    不管他多努力,在那些人眼中,他永远低人一等。

    所有富有人家出身的小姐、少爷们都是一样的,就连佩瑾也是。

    世界上,根本没有门不当户不对还能够美满的恋情。

    梦,该醒了。

    这什么鬼天气啊?快热死人了啦!''站在台北街头,方怡蓉拿着

    路上补习班工读生发送的广告纸扇,拼命摄着风。

    尽管已经躲在树荫下了,然而那稀疏的职业根本挡不住艳阳的

    毒辣,热得她像是快融化般

    她当初到底为什么要和人约这种时间、这种地点见面呢

    方怡蓉瞄了一眼对面大楼外的温度显示器。很好,目前室外温

    度三十八度半,她发誓下回再也不要在这种时候出门了。

    再嫌恶的看了一眼手中的扇子,可恶,要不是实在太热了,她也

    不会从工读生手中接下这个纸扇。

    国立大学保证班

    天晓得她都已经大学毕业了,那个工读生居然还欢迎她有空可

    以去"旁听看看"

    不过好吧!也难怪她会被当成高中生,今天她穿着小熊维尼

    的t。shit配上七分牛仔裤,脸上脂粉末施,只涂了点唇<img src="image/mijpg">,及肩的长

    发绑成马尾,头上戴着棒球帽,背上还背了个花色小背包,再加上天

    生的娃娃脸,活脱脱就是十六、七岁少女的模样。

    她东张西望了老半天,还是没看到她在等的人。

    她不耐烦的拿起贴满各种卡通造型贴纸的手机,按下某个她从

    半小时前就一直拨打,却始终无人接听的电话号码。

    悦耳的铃声响了好久,最后不出她所料的再度转进语音信箱。

    距离她们约的时间已经过了二十分钟了。

    王巧瑜,我只再等你五分钟。"方怡蓉喃喃自语着。

    在大太阳不等了将近半小时,她快受不了了啦

    不管了,五分钟一到,她就要丢不好友,自己一个人去看宠物展。

    右手掮风扬得酸了,她改用左手继续损。

    就在她等到快抓狂时,手机突然响起。

    她一看到上头的人名,立刻火大的接起,"王巧瑜!你到底记不记

    得我们今天约了一起看宠物展啊

    小蓉·"王巧瑜的声音怯怯的传来"你人呢?我等你等了好。

    久了耶!"方怡蓉转头看着四周,却怎么也没看到好友。

    抱歉啦小蓉,我、我可能没办法陪你去了。"王巧瑜的语气很心

    虚,"阿智早上忽然跑来

    然后你就兴奋得忘了还有个朋友在等你?"方怡蓉眯起眼,不

    用猜想也可预见后果。'

    真的?很对不起嘛!阿智现在在当兵,我们好久才能见上一面

    王巧瑜可怜兮兮的道。

    见色忘友的家伙。"跟她老姐一样,有了男朋友就忘了她。

    对不起啦!我知道小蓉你最好了,一定会原谅我的,对不对

    你的撒娇对我没用。"她又不是她亲亲男友,不吃那套的。

    小蓉"王巧瑜继续坳。

    哼!"不行不行,不能心软,就算她知道好友和她的男友真的很

    久没见了,也知道他们感情有多好。

    我明天请你吃饭,好不好

    晓得好友说要请她吃饭,一定都是请好料的,方怡蓉挣扎了一

    下,却仍是不甘心,"我在大太阳底不等你等了整整半个小时。

    哎哟!不然我再送你一盒十片我们家的美白面膜。

    王巧瑜的爸爸是某家知名保养品公司的董事长,他们家的美白

    面膜一片都是六、七百元起跳。

    吼!明知道她对自己不够白皙的肤色不满意很久了,还故意诱惑

    她。

    再加一瓶美白精华液

    王巧瑜,不要用金钱收买我。"她家这些年可也是很有钱的,只

    是节俭惯了,很少买奢侈品。

    好啦!就这样说定了,阿智说要带我出门了。他这次一放假,就

    从高雄跑回台北见我耶!"王巧瑜甜滋滋的道方怡蓉无声的叹了口

    气,"算了,别理我了,你们好好玩吧

    耶!小蓉,我爱你!"王巧瑜啾瞅啾的对着电话亲了好几下,"那

    我先出门哕!拜拜。

    真是的。"方怡蓉无奈的放下手机。

    其实念归念,她还是很为好友感到开心的。

    巧瑜家里很有钱,可她那交往了五年多的男友阿智,却是_出

    生就被父母抛弃,由领救济金的外婆抚养长大。

    两人家世相差太多,原先坠人爱河时,谁也不看好。

    所幸阿智很争气,从小宝课就好,高中、大学、研究所全都考上

    第一志愿,因此王爸爸对这未来女婿极为赏识,并没有因他的出身

    而嫌弃他,她真的很羡慕巧瑜。

    唉!不过这样的话,她也只好自己去逛宠物展了。

    从小她就很喜欢各种动物,小至昆虫,大至狗狗猫咪,她都好喜

    欢,连一般女生会怕的爬虫类,她也很有兴趣。

    偏偏老妈对狗狗猫咪类的毛过敏,又很讨厌无毛的爬虫生物,

    根本不准她在家养动物。

    本来以为上大学搬出去后,就能有自己l的宠物了,可她运气该

    死的好,年年都拙中那一位难求的宿舍,也因此到目前为止,她的养

    动物经验只有小学时养蚕宝宝。'

    好想养动物喔!她看了好多好多关于饲育宠物的书,有信心当一

    个愿意疼爱宠物一辈子的好主人。

    她掏出heilokitty钱包,付了门票钱,怀着期待的心情走进世

    贸。

    唉!既然不能养动物,她平时也只好逛宠物展、宠物店过过干瘾

    啦

    踏进会场,凉爽的冷气扑面而来,她发出快乐的叹息。

    今年的宠物展和往年一样,贩卖宠物用品的摊位仍占了七、八

    成,真正能见到的有趣宠物其实不多。

    不过她倒不很在意这点。

    每到了宠物展时,总会有不少主人将家中宠物精心打扮一番后

    带出来逛展,见见这些可爱的宠物才是她的主要目的。方怡蓉兴奋

    的拿着最新款的数位相机在会场中猛拍个不停,戴着兔宝宝帽子的

    猫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吉娃娃、颈问打了领带的迷你猪

    她真恨不得能将所有可爱的宠物统统拍下来。

    累死了!"将会场整整绕了四圈后,她终于再也走不动了

    她瘫在会场入口处的椅子上吹冷气,开心的检视着自己刚才拍

    的照片。

    那只穿着花衬衫的大蜥畅实在太好笑了,呆呆的表情超可爱

    嗽"就在这时,她忽然听到一个极低的动物哀鸣声。

    会场中乱烘烘的,她先是愣了一下,想说会不会是自己的错觉,

    但过了一会儿,那个哀鸣声又响起,而且这次还更大声。

    她连忙抬起头四处张望,最后居然在角落看到一只瑟缩发抖的

    小黑狗。

    那只小黑狗瘦瘦小小的,长得一点也不漂亮,且全身的毛湿淋

    淋,像是被人泼了水般。

    五、六个小孩子围着它,眼中闪动着恶意的光芒。

    好丑的狗喔!到底哪里来的啊?"一个小孩子嫌弃的道。

    流浪狗吧!"另一个小孩子用手中的纸盒用力敲了敲小黑狗,并。

    看到它害怕的呜呜叫时笑了起来,"丑死了。

    脏狗一只,再帮他洗一洗澡好了。"第三名小孩子旋开水壶的

    盖子,将水往小黑狗身上淋去

    住手!"方怡蓉再也忍不住,怒气冲冲的起身跑了过去,"你们在

    做什么

    她挥手将小孩子的水壶打落在地上,急急弯腰将小黑狗抱在怀

    里。

    居然欺负一只小狈?真没水准!"她恶狠狠的瞪着那群小孩子,

    你们爸妈在哪里?都不管小孩的吗

    小孩子又怎样?小孩子就能为所欲为做坏事吗

    那只不过、只不过是只流浪狗···"小孩子们毕竟是欺善怕恶

    的。

    没想到有人会注意到他们欺负小狈的行径,也没料眼前这个看

    起来很可爱的姐姐凶起来居然这么可怕,小孩子们怯怯的退了几步。

    流浪狗又怎么样?流浪狗就可以欺负吗?你们老师跟爸爸妈妈

    是怎么教的?"她最讨厌不懂事的小孩子了,特别还是这种会欺负小

    动物的。

    小黑狗在她怀中呜呜发抖挣扎着,把她的衣服都弄湿了,但她

    一点也不在乎,只是生气的瞪着那群顽皮的小孩子。

    凶婆娘!"一个小孩子对她扮了个鬼脸,然后一哄而散。

    方怡蓉也没心情理会他们,连忙看着怀中可怜的小黑狗

    你还好吧?有没有怎么样?"她紧张的打量着小黑狗,一时间不

    '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那些小孩子居然这么对你,真是过分。",

    唐迪绍见到的就是这样的情况。

    一个可爱的少女自那群顽皮的小孩子手中,救下那只一趁他不

    注意就溜得不见狗影的笨狗,还很没形象又凶吧吧的在大庭广众之

    ,下骂了那几个小孩子。

    然后她又神经质的对着那只其实只是受到惊吓的小黑狗自言

    自语·一

    你跟你的主人走散了吗?还是你是被食物香味>吸>引,偷偷溜进

    来的流浪狗?"她对着听不懂人话的小黑狗问道。

    不知为何,她那副自说自话的模样令唐迪绍忍不住笑了起来。

    出社会久了,在职场上见过太多势利的嘴脸,眼前这女孩单纯

    得近乎愚蠢的行为让他觉得有趣极了。

    眼见她一手抱着黑松,一手试图从那个画满向曰葵的包包中翻

    找什么东西,唐迪绍朝她走了过去。

    刚刚真的很厌谢你,小妹妹,这只狗是我的。"毕竟对方救了他

    家的笨狗,他很难得友善的道。

    没想到那少女竟然没理他,仅是努力的从包包里抽出一件薄外

    套,盖在那尽呆狗身上。'

    他的微笑僵了僵,稍稍放大了音量,"小妹妹

    方怡蓉疑惑的抬起头,望了望四周,确定没其他人后,才看向那

    个正瞧着她的男人,"你在叫我

    最好不要是。

    当然。"难不成是在叫鬼

    你叫我小妹妹?"她瞪圆了眼,那表情说有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难不成应该叫你小弟弟?"他打量了一下她的身材。

    不像啊

    虽然她怀中那只笨狗挡住了大部分的风景,不过也看得出这个

    小女生嗯!发育良好。

    冷静,方怡蓉,别跟这种帅归帅,却有着重度近视的男人汁较,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对自己心理建设着。

    本小姐今年二十有三了,不是什么小妹妹。"她几乎是咬牙切

    齿的道。

    你成年了?"他好意外。

    那身装扮、那张娃娃脸,怎么看,都不像满十八岁的模样。

    你你你"这该死的男人,一定要踩她的痛处吗?长得幼齿

    又不是她的错。

    不过他怎么那么好看啦

    他很高,特别是以她一百五十出头的身高看来,她若平视,只能

    看到他厚实的胸膛。

    浓眉、挺鼻、丰唇,雕刻出一张完美的脸庞。她呆呆的看着他,

    一时恍神。

    怎么了?"一下生气、一下着急,现在居然还发起愣来,这个小

    女生呃!好吧!如果她没谎报年龄的话,'是小姐了,还真奇妙。

    我"她呆了呆,好一会儿才想起自己刚才在气啥,"总之我

    才不是什么小妹妹,我已经大学毕业了。

    哦?"他的语气中依然有着怀疑。

    真是坏心的家伙。

    方怡蓉不想再跟他说话,没好气的转身欲走,却又在想起某件

    事后猛地回头,"你刚说这只狗是你的

    是啊!"他还以为她忘了这回事呢!它叫黑松。

    严格说来,这只狗其实不是他的,而是他那个爱心泛滥的老妈

    在路上捡到的流浪狗。

    他对狗这种生物虽然不讨厌,却也没特别喜好

    原本不打算管的,可偏偏老妈这几天和朋友去大陆玩,照顾这

    只呆狗的任务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落到他头上。

    而他今天会带这只收养不满十天的小笨狗出门,则是为了替它

    买点食物或玩具之类的东西·

    反正母亲开心就好,她苦了这么多年,是该好好享清福了。

    那你怎么没看好它?还放任它到处乱跑被死小孩欺负。"一想

    起那几个顽童的恶劣行径,方怡蓉气呼呼的问道。

    死小孩

    他从没听过有女人这般形容小朋友,那些女人即使再讨厌小孩,。

    也会硬在他面前装得很喜欢的模样。

    他并不认为一个爱狗的女人会真的讨厌小孩,不过那种顽劣的

    小孩还真的欠管教。

    还有啊!你家狗狗怎么这么瘦?你一定都没好好照顾它对不

    对?"她看了好心疼。

    本来素不相识的女人爱怎么看他,他一点也不想理会,但不知

    怎的,他居然脱口为自己辩解,"它是只流浪狗,我才收养了。一个多

    星期,本来想带它来逛逛的,哪知刚一进会场,它就趁我不注意时溜

    得不见踪影,我已经找了它好半天了

    "耶?"这只小可怜还真的是流浪狗啊!她顿时厌到很同情。

    不过最让她厌到好奇的,是眼前这男人居然会想收养流浪

    动物?瞧他西装笔挺,怎么看都像是只会养纯种名犬的样子。

    那你。·带它去看过医生、打过预防针了吗?"她迟疑的问道。

    虽然没养过宠物,不过她知道这很重要。

    看医生?打预防针?唐迪绍相信母亲决定收留这只小笨狗时,绝

    对没想这么多。

    还没··"一见到她的表情,他又直觉补上一句,"我最近太忙

    了,打算今天等等就去。

    他平时是不太搭理女人的,许多年前的初恋在他心中留下太深

    刻的回忆,但眼前这名少女喔!不对,是小姐,实在令他很难起戒

    心。

    瞧着她丰富而不懂掩饰的表情,就像她怀里那只无辜的呆狗一

    样,他只觉得很好玩。

    她和那些女人不一样

    你要去哪家兽医诊所?"方怡蓉又问了,这男人很明显是个超

    级新手。

    呃唐迪绍被问住了。他刚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啊

    这时黑松好像已经不太怕了,静静的窝在方怡蓉怀中,好奇的

    瞧着两人的互动。

    我知道有不错的兽医诊所,如果你还没决定要去哪的话,可以

    去那里看看,那儿的医生都不错。"既然这只小黑狗是她救下的,她

    自觉有义务教导一下这个菜鸟主人。

    哦?"唐迪绍挑了挑眉。她会不会太热心了一点7。

    等等哟!我有他们的名片。"她又从包包里掏出一个卡通造型的

    皮夹,找了一阵子后,抽出一张名片递给他。

    ''谢谢。"她脸上的期待神情令他很难拒绝,只能接过名片。

    汪!"小黑狗叫了一声。

    啊!对了,我差点又忘了它是你的狗。"方怡蓉再看了小黑狗一

    眼,有些不舍的将它还给唐迪绍,"你可要好好看着它,别让它再被

    小朋友欺负。"'

    我会的。"唐迪绍点点头,接过小黑狗,"倒是你,衣服都湿了,

    没问题吗

    没关系啦!"她把背上的向日葵包包反背挡在胸前,"不过我大

    概得回家一趟了。"她不想穿着湿答答的衣服在街上逛。

    需要我载你回去吗?毕竟是我家的狗害你弄湿衣服的。

    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

    这话已经接近搭讪,要是认识他的人听到他这么主动提议,绝

    对会跌破眼镜。

    喔不、不用了。"她本来想答应的,但忽然又想到如果让一

    个男人送自己回家,被老妈看到,只怕又要大惊小敝一番,"我家没

    很远,我自己回去就好。

    那你路上小心。"她没答应反而让他松了口气。

    我会的。记得带你的狗去看兽医耶!"她不忘再次提醒。

    知道了。"她不放心的模样逗笑了他。

    那我走哕!拜拜。"她先摸摸小黑狗的头,才仰头对着他道。

    再见。"他也道。

    直到那娇小可爱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唐迪绍才忽然想起,两

    人既不相识,更没留联络方式,人海茫茫,怕是不会有机会"再见"了。

    那样的认知让他感到有些惆怅。

    但一-也就一点点而已,毕竟她只是他生命中一个无足轻重的

    过客。

    不过他想,他会想念她的仗义执言的。

    wwwcom</td>

    </tr>

    </table>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