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作品:《宠物女友

    一样的周末假期,一样热得要死的天气,这回方怡蓉坐在开着

    冷气的车子里,腿上抱了只小黑狗,兴奋的看着车窗外的景色。

    约会耶!

    而且还是逛她最喜欢的东西。

    大学时追求她的男生只想带她去阳明山上看星星。

    晚上骑摩托车上山冷得要死不说,坐摩托车后座也很不舒服.

    碰到喜欢骑快车的男生更令人受不了。'

    还是迪绍了解她呀!

    "对了,后来你朋友还好吧?"塞在车阵中时,唐迪绍随口问道。

    "你说巧瑜吗?这几天她心情比较好了,也联络上阿智了,不过

    啊!我叫她永远别原谅那个劈腿的心男人。"一提到阿智,她心中就有

    气。.

    "那就好。"他只担心那个叫巧瑜的心情不好时,会拖着他的小

    女朋友去做些危险事。.

    "比起巧瑜,我觉得我真的很幸福。"方怡蓉低头摸摸黑松柔软

    的狗毛,有些感慨。

    至少迪绍不是为了钱接近她的。

    经过这阵子的调养,现在黑松看起来漂亮多了,也会主动亲近

    她和迪绍。

    "你拿我跟那种男人比?"还真是伤他的心啊!

    "你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她噘起唇:

    唐迪绍淡淡一笑。‘

    她呀!就是这点可爱。'·

    "迪绍。"她忽然望向他,"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嗯?"

    她扬起可爱的微笑,"就是啊!我很喜欢你喔!"

    一他诧异的看了她一眼。

    "啊!我知道现在才说这些很奇怪啦!"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吐吐

    舌,"我们都交往好阵子了,不过我真的很喜欢你喔!"

    喜欢他?

    唐迪绍的心一动。

    尽管两人在一起也一段时间了,这还是第一次她如此直接的表

    达她对他的情感。

    但他掩饰了心中的喜悦,故作不在意的道:"只是喜欢?"

    "哎哟!''她撒娇的环住他的右手臂,"好啦!我很爱你,这样可以

    ,

    了吧?".

    真是的,一定要逼她说出口吗?.

    "你会害我们出车祸的。"他喃喃的道。

    真是自找苦吃。

    ,在听了她的出口白后,他只想狠狠的吻她、爱她

    :"那你呢"那个不知死活的小女孩还无辜的拉着他的衣袖,"你

    .爱不爱我?".

    ‘要是不爱她,他甩得着把星期六下午的宝贵时间耗在陪她跟那

    只笨狗逛街上吗?

    但是呀!他已经是三十几岁的老男人了,怎么还能像二十几岁的

    年轻人,老将情啊爱啊放在嘴边。

    "迪绍!"她不死心-

    "到了。"他指指前方一问招牌醒目的宠物量贩店,刻意不回答

    她的问题。

    他可以尽自己所能的宠她、疼她,但对于将"爱"字说出口,仍有

    .些抗拒。

    那会让他想起过去可笑的自己.

    "讨厌。"车停好后,方怡蓉嘟起嘴,抱着黑松下了车。

    本来只是闹着他玩而已,可是当他特意避开她的问题时,她的

    心情没来由的变差了。

    虽然他在很早以前就说过喜欢她了,可是喜欢跟爱还是有

    ,段差距呀!.

    她知道自己有些迟钝,都在一起好阵子了才开始烦恼这个问题,

    但她真的很希望能听到他开口说爱她。

    ·方怡蓉一反先前期待着来逛宠物店的高亢情绪,闷闷的不说话。

    唐迪绍虽然明白她情绪低落的原因,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小蓉"他走上前挽住她的手臂,"我对你是认真的。"

    她不答话,但心情稍稍好了些。

    至少他是在意她的啊!

    '这家位于台北县的宠物量贩店占地很广,各种宠物用品应有尽

    有,他们推了一台手推车,上头附有专门放置小型宠物的篮子,他们

    将黑松放在里头,慢慢逛了几来。

    两人挑了一些玩具和食物,方怡蓉虽然觉得新鲜,却因刚才的

    事,情绪仍有些低落。

    就在此时,她忽然看到角落的架子上摆着个粉色的宠物铃铛。

    她向来对可爱的东西没有免疫力,眼睛不觉一亮。

    "哇!这铃铛好可爱!"她开心的拿起铃铛摇了摇,暂时忘了刚才

    的小小不悦。

    唐迪绍忍不住失笑,"你想挂在脖子上吗?"

    "当然不是我。"她瞪了他一眼,随即将铃铛摆在黑松的颈间比

    了比,"给它戴应该满可爱的吧?"

    黑松仿佛意识到她的企图,惊恐的张大了眼。

    唐迪绍有些迟疑,"小蓉,黑松是公的,你确定要给它挂那么

    呃!

    可爱的粉红色铃铛吗?"

    黑松立刻呜呜叫,附和主人的话。

    它才不想挂那种东西在脖子上啦!虽然它只是只小狈,可是它也

    是有尊严的啊!

    "但你不觉得很可爱吗?"方怡蓉歪头看着黑松跟铃铛,越看越

    搭。

    并不觉得一人一狗两只雄性动物同时默想着。

    不过有发言权的那位并不打算违抗女人的心思,刚才已经惹得

    她不开心了,现在他只想顺着她的意。

    反正挂铃铛的又不是他。

    ."就买这个吧!"方怡蓉兴高采烈的将铃铛放进购物车中。

    "呜"黑松哀怨的看着男主人,想寻求支援,但后者急于讨

    好女主人,决定漠视它的权益。

    结了帐,两人一狗出了卖场,方怡蓉立刻迫不及待的拆开铃铛,

    将它系在黑松身上。

    "汪汪汪!"黑松拼命挣扎着,抵死不从。

    "乖黑松,让姐姐帮你系上铃铛嘛!"方怡蓉诱哄着。

    "汪汪!"它不要啊!

    "绍,帮帮我啦!它一直乱动,我系不上去。"她很无辜的看着一旁

    的男人。

    ."汪汪汪汪"黑松哀怨的望向男主人,希望他不要助纣为虐。

    但显然对唐迪绍而言,女朋友的开心与否,比宠物的尊严问题

    .要重要得多了,他轻易的固定住小黑狗的身体,让方怡蓉能顺利的

    替它套上铃铛。

    "汪...,,呜..·虐待宠物啊!黑松含恨的瞪着两人。

    "哇!黑松,你变得超可爱!"她抱着它亲了亲。

    它不要可爱呀!它是公的耶!

    .瞧着她抱着黑松的开心模样,唐迪绍一阵悸动,幸福的感觉油

    _

    然而生。、

    这就是他一直在寻找的吧!

    一个甜美可人的妻子,一个温暖的家庭

    .他情不自禁的上前拥住了她。

    "小蓉,留在我身边一辈子,好吗?"

    .那是一家位于台北郊区的高级西式餐厅。

    典雅而富丽的装潢、精致的餐点以及一流的服务,是这家高价

    位餐厅的特色。·、

    当然,随便一客数千元起跳的餐点也不是一般大众能够轻易负

    担起。,

    乎时方怡蓉是不可能会来这种地方的,虽然还是住在家里,但

    她自从开始上班后,一直都是花自己赚的钱。

    一,不过今天不一样,有"金主"请客,她难得可以吃好料的,自然也

    不用客气。

    "爸,我们好像很久没两个人一起出来吃晚餐了耶!"

    向服务生点完餐后,她笑咪咪的望着坐在对面的父亲。

    星期日的晚上,迪绍说和人有约了不能陪她,让她闲得发慌。想

    想,也好久没和老爸到外面吃饭,因此父亲一开口,她就随他一块儿

    .出门了。'

    "嗯!"方忠耀微微点头,"你这几个月在公司还好吧?"

    他不是个习惯将蒇情表达出来的人,这已经是他最大限度的关

    心了。'

    "很好啊!魏组长很照顾我,同事们也都很不错。"她一向记好不

    记坏,也没想过要告谁的状。

    "魏重元这小子是不错。"方忠耀若有所思的道。

    ,"是啊!魏组长人很好。"她拿起杯子喝了几口柠檬水。,

    "他好像也没有女朋友是吧?",

    "咳咳咳"她诧异的瞪着父亲,"爸,你在想什么啊?"

    见小女儿迟钝得可以,他索性问道:"小蓉,你有没有对哪些同

    事印象不错的?"

    她睁大了眼,‘‘爸,你特地把我丢到那个精英部门,该不会就是

    要让我去挑对象吧?"

    "他们都是耀扬科技的精英,年纪也都不超过三十,若你有看上

    眼的,可以试着交往看看。"

    "你想太多了啦!我对他们才没意思"她红着脸嗔道。

    方忠耀叹了口气,"虽然我很不赞同你姐跑去开店,但她能和君

    亚在一起,也算是了了我一桩心事。"

    方怡蓉看着自己的手,不语。

    一直都是这样。

    她总是拿来被和姐姐比较。为什么你不像姐姐这么聪明?

    为什么姐姐那么漂亮,你却这么普通?

    为什么姐姐功课那么好,你连像样一点的大学都考不上

    而现在,连男朋友都要拿来比了吗?

    "还是小蓉。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父亲的声音又在这时

    传来。

    她浑身一震,怯怯的点了点头,"嗯!"

    想起昨天迪绍在卖场外对她说的那近似求婚的话,她脸红了红。

    他想要和她一辈子在一起呢!嘻嘻!

    "我认识吗?"方忠耀淡淡问道。

    "认识。"她想了想,又补上一句,"其实我们已经交往一段

    时间了。"。

    她有点担心父亲会反对她和迪绍在一起,毕竟迪绍整整大了她

    九岁…

    方忠耀沉默了一下才问道:"他对你好吗?"

    ,有些意外父亲没直接问迪绍的身份,她呆了呆!呃他对我

    很好啊!""小蓉"方忠耀瞧着小女儿,"我知道你常觉得自己不如

    姐姐,但我希望你明白,我和你妈从来就不想要求你和姐姐一样。"

    爸''

    '"怡倩是怡倩,你是你,你不必老想着要追上姐姐的脚步,

    你们本来就是不同的个体,我和你妈也不会因为这样,就多爱或少

    爱谁几分。"

    没想到父亲会忽然和她谈这个,她愣愣的望着父亲。

    这个商场上的强人,她和姐姐眼中的严父,竟也会对她说出如

    此感性的话。

    从前都没仔细瞧,现在她才发现,父亲的头发已白了大半了。

    "其实你妈很不赞成你姐和君亚的事,但我倒觉得你姐过得开

    心就好。.

    方忠耀摘下眼睛,拿出眼镜布擦拭着,"我想和你说的也是这样,

    不管那个男人是谁,如果你和他在一起觉得很快乐,就算他家世不

    好穷了点,那也无妨,反正,你爸什么没有,投资女婿的钱倒是不少,

    只要他肯努力、肯上进,其他都好谈。"

    "爸!"她眼眶微红,嘴边却扬起微笑,"你放心啦!我男朋友有钱

    得很,虽然比不上你,但养我绰绰有余了。"

    "是吗?那就好。"

    "改天带回家让你瞧瞧好了。".

    "也好~"方忠耀微微颔首,正想再说些什么,却忽然有个卢

    音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小蓉?"

    那声音好熟悉,她回过头。

    "迪绍?"他怎么会在这里?

    ‘更令她意外的是,他身边竟然跟着黄静。

    "vinson、eva?真巧,居然在这碰到你们。"方忠耀开了口。

    "董事长。"黄静向他打了‘招呼,然而唐迪绍的目光却直盯在方

    怡蓉身上,丝毫不理会老板的存在。

    方怡蓉忽然有些害怕,唐迪绍望着她的眼神,冷酷得令她心惊。

    "vinson?"黄静轻推了推他,不懂他为何会露出那样的表情?

    方忠耀看着自己女儿和部属互望的神情,再想起女儿刚才和他

    说的事,顿时有些明白了。

    "vinson、eva,你们应该都见过小蓉了吧?她是我女儿。"

    "是啊!是我傻了,怎么都没发现昵?''唐迪绍轻轻一笑,·t方怡蓉,

    和董事长都姓方的呀!‘

    他虽笑着,但眼神中却透露出冰冷冷的怒意,方怡蓉忍不住缩

    了缩身子,屯、中却有更多的迷惑。

    他为何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她是隐瞒了他身份没错。可是他有必要这么生气吗?

    她又不是负债千万或是十恶不赦的坏人的女儿

    看出他的不悦,方忠耀道:"别怪小蓉,是我要她别张扬身份的,

    我希望让她在公司里磨练磨练"

    方忠耀还在说话,但唐迪绍已愤怒得听不进任何言语。

    耀扬科技董事长的千金是吧?

    交往也好段时间了,他居然不晓得她是老板的女jl?-

    "这样很有趣57"他看着方怡蓉,冷冷的问道。

    这又是富家女的无聊游戏吗?

    隐瞒身份到自家公司当不起眼的小助理,顺便找几个笨蛋耍着

    玩?、

    天真无邪、明明家中很有钱却像个随性的邻家女孩,吃的、用的

    东西都再寻常不过,和当年佩瑾在他面前的形象一模一样

    他怎么又掉入同样的陷阱之中?

    "迪绍,我不是有意骗你的。"眼前的他看起来如此陌生,方怡蓉

    有些慌了,"我只是",

    她只是担心她若主动说了,就像在用身份压他~样

    "方小姐何必和我解释那么多呢?反正我不过是你游戏的对象。,,

    唐迪绍脑中尽是十年前佩瑾和另一个男人翻云覆雨的影像,恨意累

    积得太凶、太快,那种被背叛的痛楚,远胜于当行初恋女友带给他的。

    ."游戏?迪绍,我不懂你的意思"他这样让她好害怕…他瞪视着方怡蓉那张慌乱的小脸,不懂为何她还能够以如此无

    辜的面貌面对自己?

    "vinson!"黄静见气氛不对,再度拉了拉他。

    "那亲昵的小动作刺痛了方怡蓉的眼。

    唐迪绍不再言语,转身大步离去。

    '.'vinson"黄静焦急的想唤住他,却已来不及,她只得转身对

    着方忠耀道:"董事长,真的很对不起,唐经理不知道怎么了,我去瞧

    瞧。"

    说完,她也跟着跑了出去。

    '方怡蓉愣愣的看着两人离去的方向,茫然、心慌、心痛一·太多

    太多的情绪,令她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反应?

    为什么迪绍会对她露出那种表情?

    而黄静又为什么会和他在一起?

    ‘"你不去追他们吗?"

    她回头望向父亲。

    "他大概是误会了什么,你不去解释吗?"方忠耀平静的问道。

    "爸"她是很想冲去找他问个明白啊!但是

    "快去吧!"

    方怡蓉慌慌张张的站起身,"那我今天可能会晚点回家。"

    方忠耀朝后靠在椅背上,朝她挥了挥手。

    .她立刻推开椅子,朝门外奔去。

    wwwcom</td >

    </tr>

    </table>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