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作品:《宠物女友

    她找不到他!

    方怡蓉坐在阶梯上,心中尽是慌急。

    ·当她匆忙跑出餐厅时,已不见两人的踪影。

    她找了好一会儿都没找着,只好直接搭计程车到他家门口等待。

    警卫认得她,放她进了社区内,可她没有钥匙,只能坐在外头的

    阶梯上等着。

    从晚上八点等到晚上十二点多,他始终没回来,打电话过去也

    没人接听,她一方面有些恼他,_方面又担心他会不会在盛怒不出

    了什么事?

    夏天的夜晚并不冷,却飘起了细雨,尽管她躲在屋檐下,雨丝仍

    打湿了她的无袖小洋装。

    "迪绍,你到底在哪"她沮丧的低语着。

    她真的不懂他为什么会这么生气啊!

    就在此时,她看到远处有两个人影撑着伞,并肩走了过来。

    是他!

    "迪绍!"她急急站了起来,随意抹去脸上的水珠。

    唐迪绍一脸深沉的瞪着她,没有开口:

    方怡蓉也不以为意,等他等了那么久,能见到他,她只觉得好开

    心。

    "你终于回来了,我还一直担心你会不会出了什么事!你知道吗?

    我等你等了将近五——".

    "借过。"他冷冷吐出两个字,打断她的热情。

    没想到他的反应竟这样冷淡',方怡蓉呆立在原地。

    他不耐烦了,"你没听懂吗?我说借过。"

    她不是没听懂,她只是从没料到他会如此

    见她还是没反应,他直接将她推到一旁,拿出钥匙开了门。

    "迪绍"她只不过是没告诉他她的身份啊!为什么他会这么

    生气?

    "方小姐,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回家?"这时,一直站在唐迪绍

    身边的女人说话了,"要是你出了什么意外,我和vinson可不知要如

    何向董事长交代呢!",

    黄静的语气中带着明显的讽刺。

    "黄组长"方怡蓉刚刚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唐迪绍身上,

    这会儿才注意到还有第三人的存在。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这么晚了,迪绍跟黄静还在一起?

    想起在餐厅中,他们两人很明显也是一块儿的,她只觉得心好

    痛。

    "进来he!eva~"唐迪绍开了门后,对着黄静道。

    黄静睨了她一眼,才随着唐迪绍一起走了进去。

    "等一下!"不顾被门压伤的危险,方怡蓉以身体挡在门口,"关于

    我没告诉你我是董事长的女儿这件事,我可以解释的、"

    "方小姐,你到底还想解释什么?这些日子戏弄vinson、戏弄我

    们研发部的人还不够吗?"黄静插口道。

    方怡蓉不理会她,急着对她最在乎的男人道:"迪绍,我不是故

    ,意瞒你的,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我怕你会以为我用身份压

    你·""

    "用身份压我?"唐迪绍冷笑,"什么身份?你以为凭方忠耀的女

    儿这个身份能对我造成什么影响?"

    他压根儿不相信她的话。

    "我..·‘.

    "早在你第一次髓我回家时,我就该发现了,你的过于主动和你

    所表现出来的单纯性格根本不符。"他朝她逼近了一步。

    ."我不是-.."她是因为信任他啊!

    "一个正常的女人,怎么会毫无戒心的跟着见不到几次面的男

    人回家,还特意穿成那样诱惑他?"

    ,"我没有"她完全不是有心让事情朝那个方向发展的

    "不过比起上一个女人,你倒是有心得多,至少还让我成了你第

    一个男人。"他伸指勾起她的下颚。

    他轻蔑的语气狠狠刺痛她的心,她踉跄的后退几步,一个不留

    神,没注意到脚下两格台阶,狼狈的跌入雨中。

    她受伤的表情让他的胸口有如受到重击般,他沉下脸,硬是忍

    住上前扶她的冲动。

    明明恨极她的欺骗,为何他还会为她心疼?

    "那不是你的真心话吧?迪绍。"她哑声道,心底仍存着一丝希望,

    "你只是气我瞒了你一些事。"

    唐迪绍歪过头打量了她一会儿,"不对,现在处女膜重建那么简

    单,反正你们方家钱多,应该不介意花这点小钱才是。7k7k001.com"'

    方怡蓉不敢相信那些恶毒的话,竟是从向来温柔的他口中说出,

    她颤抖着,觉得打落在自己身上的不是雨丝,而是一根根锋锐的针,

    扎得她体无完肤。

    "vinson,别说了。"黄静蹙眉道,忽然有些不忍。

    他冷漠的看了方怡蓉最后一眼,当着她的面将门砰的关上。

    进了门,唐迪绍疲倦的道:"对不起,让你看了笑话。"

    原本今晚他为了厌谢黄静在刚回国时帮了他不少忙,才约好请

    她吃顿饭的,没想到饭没吃成,倒让她陪他喝了不少酒。

    ?黄静摇摇头,"你还好吗?"

    他没回答,仅是将自己陷进了沙发。

    见他不语,她只得另找话题,"我从来不知道她居然是董事

    长的女儿。"

    "连我这个男朋友都不知道了,你和她不过是同事,又怎么会晓

    得?"'

    他的语气中有着自嘲,"或者她只是玩玩,从来就没当我是男册

    友。"

    真的是这样吗?

    黄静犹豫了一会儿,"其实我在想会不会你真的误会她了?"

    她承认她很讨厌方怡蓉,但她不认为以那满脑子卡通的笨女人

    的头脑,想得出设计他的点子。

    "误会?能有什么误会?"他冷哼,"打从一开始,她就天真得不可

    思议。我早该想到,都二十几岁的人了,怎么可能还如此单纯?"

    而他竞也被她的纯真给>吸>引。

    他无法忍受自己会两次栽在同样的陷阱中,成为别人戏弄的对

    象。

    "说不定她就是这么呆···"黄静小声咕哝。

    不谈这些了。谢谢你送我回来。"他晚上喝了不少酒,因此请

    她送他回来。‘

    ,"没什么。"黄静耸耸肩,_‘‘不过她好像误会我们的关系了。"

    "你以为她会在乎吗?"话虽这么说,他脑中却浮现一张泫然欲

    泣的小脸。‘

    '她的表情好哀伤

    该死,他居然又想相信她了。、

    "好吧!那我先回去了。"她决定还是不要多管别人的家务事。

    "等等。"唐迪绍唤住了她,"她还在外面吗?"

    黄静从门孔朝外看了看,"嗯!她还坐在门口。"

    而且雨变大了,那屋檐根本遮不住雨。

    他挣扎了一下,"可以请你今晚留下来吗我是说,这么晚了,

    你现在回去也不安全。"

    黄静回过身,双手抱着胸,"vinson,你当我是笨蛋吗?你想用我

    来气她,用不着找那么好听的名目。"

    他呀!_‘碰上那个笨女人,头脑也胡涂了。

    唐迪绍苦笑-

    是了,他怎么又忘了黄静有多精明?她和那个小狈般的呆女生

    完全不一样。

    、"对不起,是我的错,你回去路上小心点。"

    '."不过"黄静看着他,扬起一抹笑容,"我看那个笨女人不顺

    眼很久了,所以这个忙,我愿意帮。"

    ."谢谢你。"虽然有点奇怪为何黄静会这么讨厌方怡蓉,但是他

    实在太累,也懒得追问了。

    这时,一阵悦耳的铃铛声响起,一只黑色的小狈兴奋的冲过来,

    扑进唐迪绍怀中。

    一看到它脖子上那粉红色的铃铛,他的胸口又是一阵闷痛,有

    那么~刹那,他实在很想推开黑松,也顺道推走他对另一个女人的

    怜惜。

    但他终究还是没动手,只是轻轻摸了摸小黑狗的头。

    "呃vinson,你养狗?"黄静瞪大了眼,离他离得远远的。

    "在路上捡到的。"他不想解释太多。‘。‘‘它不会忽然冲过来net'她怕狗啊!

    ,它只对熟的人热情而已。"连小蓉也是过了好久才得到

    它的信任。

    发现自己又想到那个女人,他的脸色又变得难看起来。

    "我带你去客房。"他抱起黑松,故作冷静的道。

    "嗯!"黄静点点头。

    他领着她走至二楼的客房,"就是这里了。"

    他只站在门口,那里面有太多关于"她"的回忆,他不想踏人。

    "vinson。"黄静在他要离去前,忽然唤住了他。

    唐迪绍回过头。

    "你知道吗?其实我大学时曾经喜欢过你。"

    ‘他很讶异会从好强的她口中听到这句话。.

    "不过我知道我们根本不可能会有结果,一所以很快就放弃了。"

    她轻轻一笑,"我们太相似了。"

    他们一样聪明、一样优秀,但看他喜欢上那个叫林佩瑾的女人

    时,她就明白了,他要的从来就不是和自己一样强势的女人。

    所以她立刻在还没陷得太深时,选择退出。

    只是啊!她没想到自己在过了这么多年后,还是爱上了另一个和

    自己相似的男人

    ‘"我很抱歉。"‘,

    从来不知她对自己是抱持着这样的想法,对于她,他也只能说

    这句话。

    "抱歉?你当我黄静是什么人?"她最不需要的就是别人的同情。

    "我"

    "好了,你今晚跟我道的歉还不够多吗?时间晚了,你也休息吧!"

    她瞄了他手上的狗一眼,"还有。麻烦别让那只狗到处乱跑。"

    这晚,唐迪绍睡得很不安稳。

    他无法不去在意晚上所发生的一切,无论是方怡蓉受伤的反应,

    还是他自己残酷的言语。

    他忘不了她戏要他的行径,却更忘不了雨中那张震惊伤痛的小

    脸。·

    难不成他真的误会她了?

    唐迪绍立刻在心底否决了这样的念头。

    十年前的教训还不够吗?非要再狠狠伤一次他才会醒悟?

    他试图放空脑袋让自己睡着,然而一向乖巧的黑松,今夜却不

    ‘知怎的,一直发出呜咽似的声音,惹得他心烦意乱。,

    唐迪绍想将它关到房门之外,但又怕打扰到黄静。,

    辗转难眠了整夜,直到刺耳的闹钟声响起,他才发现已经天亮

    了。

    一夜无眠,他只觉得头痛欲裂。.

    烦躁的起身下楼,黑松仍跟在他脚边低低哀鸣着。

    "你到底是怎么了?"他实在不明白这只呆狗究竟想要什么?解

    读黑松的情绪一向是小蓉的事,他从不了解。

    小蓉常会孩子气的揣测它的哪一种叫声是开心,哪一种是生气,

    他总笑她天真得可笑

    .发现自己又在想她,唐迪绍低咒了几声,有些粗暴的打开大门

    准备拿报纸。

    ."砰!"一抹娇小的人影随着他开门的动作,倒在他门前。

    他还没意识到发生什么事,黑松便已冲出去,对着那不省人事

    的女人呜呜叫着。

    ‘他又愣了几秒才回过神,"小蓉?"

    他蹲下身,轻拍着那张惨白的脸庞。

    .掌下的温度烫得令人心惊,他心中泛起莫名的恐惧。

    "小蓉,醒醒。"她怎么会在他家门口?她不是该在昨天被他拒绝

    后就回去了吗?‘‘

    虽然雨已经停了一段时间,但她浑身都湿透了…

    微风吹来,带来些微的凉意,见她始终不醒,他再顾不得其他的

    将她抱进屋内。

    她身上的洋装因沾了水气而变得冰凉,即使隔了层衣服,他不

    过是将她抱在怀中都厌到不适了,想必她穿着更难受。

    他让她躺在沙发上,无暇去在意她身上的湿衣服是否会毁了那

    名贵的皮制家具。'

    黑松跳上沙发,不断朝着她低呜,唐迪绍这才明白原来它叫了

    整夜,是因为她'

    他忽然有些懊恼起自己的大意来.

    .楼梯问传来一阵脚步声,他回过头,发现是黄静。.

    黄静讶异的看着沙发上的女人,"那是方怡蓉?她怎么没回去?"

    "我不知道,我刚刚开门时才看到"他得很费力才能将声音

    挤出喉咙。·

    他不明白她为何要这么做7.、。

    有人会为了玩弄另一个人的情厌,做这么大的牺牲吗?

    "她该不会在门外待了一整晚吧?"黄静走进客厅。

    "看样子好像是"他的心空荡荡的,除了盯者那张死白的小

    脸外,身体全然无法动弹。,

    "那你怎么还愣着?她全身都湿了,快去拿条毛巾给她呀!"黄静

    催促道。‘

    毛巾、

    对了,得先替她擦擦身子!

    他这才匆忙起身至楼上拿毛巾。

    黄静叹了口气,看了看沙发上失去意识的方怡蓉。

    "真是笨蛋一个。"再呆的人也该知道淋一整晚的雨会感冒吧!居

    然就这样傻傻的在门外等了一晚。

    话又说回来,这笨女人真不简单,竟然有本事让向来精明的vin.

    son露出那样慌张的神情。

    唐迪绍很快就拿了毛巾、毛毯和一套衣服下来,替方怡蓉擦拭

    起来。

    瞧他神色忧急的替方怡蓉换衣服的模样,黄静也明白自己在这

    里是多余的了。

    "'vinson,那我先走了,你好好照顾她吧!"

    "谢谢你。"他只是点了点头,甚至没有多看她一眼。

    看来像他们那种优秀厉害的男人,还是都喜欢像方怡蓉那样的

    笨女人啊!

    黄静抿了抿唇,转身离去。

    末多加理会黄静,他只是仔细的替昏迷的方怡蓉擦干身子,让

    她换上千爽的衣服。

    他想不起自己昨天的恼怒,仅担心她娇小的身躯是否禁得起一

    夜折腾。

    "小蓉"她苍白的模样令他心痛。

    直到这时他才明白,即使她欺骗了他,他依然舍不得见到她受

    苦。

    "为什么呢?为什么你宁愿在外头淋一整晚的雨,也不愿回到温

    暖舒适的家?"他以毛巾轻擦着她湿漉漉的发。

    就算他真的误会她了,她也可以先回家,之后再来向他解释啊!

    为什么硬要在外面等,还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

    "你是存心想让我不好过吗?"若是这样,那么她的确成功了,看

    到她此刻憔悴的模样,他已全然不想去在乎她是否曾做过对不起他

    的事,只希望她能早些康复。

    三十九度。

    看到体温计上的数字,让他不觉恨起自己昨天的冷血。

    昨晚他是不是该仔细听她把话说完才对?

    把事情始末弄清楚,这样就算他想恨她,也才能更恨得理直气

    壮,才不用像现在这般,既想恨着她,却又不禁担心自己是否错怪了

    她。

    "咳咳"忽然一阵微弱的呛咳>吸>引了他的所有注意力。

    "小蓉。"他赶紧唤道。

    总是漾着甜笑的小脸此刻因痛苦而紧皱,断断续续的咳着,然

    而她却依然没有清醒。

    那一声声轻浅的咳嗽,揪痛了他的心。每次见她在昏睡中难过

    的皱眉,却仍不醒,都让他感到不舍。

    他后悔了可以吗?不想再恨她了可以吗?

    她能不能别再这样煎熬他的心?

    "绍"毫无血色的唇忽地轻吐出了他的名。

    "小蓉,你怎么样了?"

    "绍为什么"她又唤了一声,眼角滑下两行清泪。

    他这才明白她并没有醒,那不过是呓语。

    "你连在睡梦中,都想着我对你的差劲态度?"他轻吻着她因高

    烧而热烫的脸颊,那泪水的味道尝来竟是如此苦涩。

    他拉起她的手想放入毛毯中,却被她紧紧抓住。

    唐迪绍试着抽回自己的手,没想到她却握得更用力。

    "绍,别走"她沙哑的低喃着,"我不是故意骗你的"

    "傻瓜。"他长叹了口气,任由她捉着了。

    还能怎么恨她?~、

    昨晚不过说了几句重话,此刻他已深切的尝到苦果。

    他现在只是懊恼着、气着自己来能早些明白黑松的意思,如此

    一来,她就不会生病了。

    "对不起,小蓉。"他将头埋在她的颈间,"我不该对你说那些话,

    不该让你在外面待了一夜的不管你先前做了什么,我都不打算

    计较了,只求你快点醒来。好吗?"

    wwwcom</td>

    </tr>

    </table>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