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死地

作品:《地球暴君

    死寂!

    当武子羲从地下钻出来,爬出大坑踏上地面的那一刻,他震惊了,他从没有想象过外界会成为这个样子,他知道地球遭受了大灾难,可没能想到这个灾难对地面上的破坏是如此彻底。www.kmwx.net

    入目的是一片焦土,能够看到的视线内,人类曾经留下的痕迹被毁灭的丝毫不剩,没有建筑残骸,没有枯木杂草,没有,什么都没有留下,望过去只有焦黑的土质,以及尚且留下的一些灭绝的气息还在这片焦土上盘旋。

    武子羲怔住了,好半天都没有反应,眼前看到的一切不论是对视觉上,还是心理上都是一种冲击,这一切和他曾经所遇到的任何事情都无法做对比,争地盘、抢女人、玩暗杀、聚金钱……和地球被毁比起来,都上不得台面,这也让他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他本来就在现实和虚拟之间徘徊,好不容易将这个无法甄别的事情给抛开,现在又不得不去面对,他实在没办法去相信那个蓝色星球地球会变成这个模样。

    如果眼前的场景只是区域性的也就罢了,若是全球性的……武子羲打了个冷颤,都不要细想,那结果也是让人绝望的。

    “没错,这里肯定是游戏,真实的地球怎么可能会遇到这种灭绝事件。”

    他的脑子有些混乱,不得不揉着太阳穴,好让自己舒服一些。

    “这年头的游戏已经做到这般细致了吗?还是因为我身在其中的缘故?”

    来这里已经都几个月了,到现在他武子羲也没折腾清楚这里是真实的,还是虚假的。

    他蹲下来抓了一把焦土,那土壤就如同废渣一样,单单是摸上去都能感觉到里面不含一丝生机,他不信邪的往下挖了一些,下面依旧是这样的渣滓。三十公分,一米……好像大地的所有养分都被榨取的干干净净。

    他重新站起身子,放眼四望,那是一望无际的死寂。

    “有……有人活着吗?”

    他喊了一声,虽然知道答案多半不好,可他还是希望有人,或者有什么能够回答他一声,可并没有,他的声音在这没有阻隔的无际焦土上传了好远……好远。

    “应该……不可能,如果整个地球的地表都变成这番木有,那不论是气候温度还是空气含量都会产生变化,甚至是大气层……所以,一定不是全球范围的,那就肯定还有人,或者还有什么活下来。”

    武子羲开始奔跑,他的速度很快,崎岖不平的焦土似乎对他没有任何影响,但是这一路狂奔,十分钟,二十分钟……周围的场景仿佛不曾改变,焦土,依旧是焦土。

    他停下步子,浑身颤抖。

    “我已经至少奔跑了五十公里,加上没有任何遮挡,我能够看到将近三十公里的极限,那么,少说也有近百公里以上的范围都成为这样的废土了吗?而这可能只是这个区域的一个角落,若这是地球被入侵后,区域型的攻击结果,那地球能够抵抗住的可能性,不到百分之一的概率。”

    “所以,很可能真的是……一个……只有我的世界吗?”

    “那我在这个世界活下去的意思是什么?”

    有那么一刹那,武子羲是崩溃的,不论这里是现实又或者是虚拟游戏,这样的一种绝望的环境给人的冲击实在太大了。

    “也许,恰好只是这个区域遭到了这样的打击,也许,别的大陆还完好无损呢。”

    武子羲只能这样安慰自己,真让自己做最后一个地球人,那种压力是无法估计的。

    “如果地下部分的建筑可以得到部分保存的话,人类应该还有不少幸存者,但不合理的是,为什么位于地下的墓地只有我一个人幸存?没有尸体,除了最上面的部分也没有打斗的痕迹,物资余留了很多,如果是被抓捕不可能留下那些物资不要吧,不合理啊……到处都是不合理的情况。”

    墓地的地理位置选的很偏僻,但距离最近的城市不会超过五十公里,武子羲一路狂奔并非没有目标,如果他计算的没有错误,方向也没大的变换的话,他此时已经身在三山市,一个曾经的二线都市,人口超过五百万。

    三山市本处在三座大山交汇处,如果这里真的是曾经的三山市的话。

    “连山脉都抹平了吗?入侵这个地球的到底是什么等级的力量,有这样的能力,入侵地球的意义又何在?掠夺资源吗?好像也只剩下这个原因了。”

    武子羲四处查看着,希望能够找到一些不同的发现。

    结果是有的,比如这里的地势有着明显的起伏,能够大概看出曾经的一个地形,按地势的起伏来看,这里应该是三山市无误,山虽然不在了,但根基还多少留着。

    “我记得当初为墓地选址的时候,曾经来过三山市,这里有七座三百米以上的高楼,按理来说肯定会有很大的地下室,甚至是比较深的地下结构,如果有人活着,那一定在里面。只是没有了参照物,要在这么大的面积里寻找几个坑,只能看运气了……”

    河流建筑是没有了,能做依凭的也只剩下眼前三个占地极广的凸起的废土山包,武子羲放眼这片百公里的开阔地一阵无奈,虽然可以用三角定位一再缩减范围,但以这些被削平的山头做出的定位差距可不是以米计算的。

    以眼前这种毁灭型的结果来说,普通的地下三四层是没有什么生存的可能的,武子羲要寻找的是那种可能存在的高深度建筑,至少要有地下十层,但正常的建筑,谁会往地下规划。

    “喂!”

    仓促的定位少说也有几千米,甚至公里级的偏差,武子羲只能一边搜索,一边扯着嗓子吼,期望能有活人可以听到他的声音,然后做出回应。

    从中午一直到傍晚,武子羲没有任何收获,他的确找到了几处似乎是地下室模样的地方,但都成了塌掉的坑,显然没有人能躲在里面生存。

    其实武子羲只是在尽力,这片纵横少说几百公里的废土区域连棵植物都没有,就是一处死地,不是每个人都像武子羲一样好运,也不是每个地方都会建一座像墓地一样的密所,这片战争留下的废土荒原,没人能在这里生存下去。

    可就在武子羲要放弃的时候,就在月亮爬上地平线的时候,在遥远的西方,一点火光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