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顺从的阴谋

作品:《地球暴君

    被刨开的身体已经简单的缝合了出来,并打上了绷带,虽然没流多少血,但真要愈合起来,恐怕还得很久的时间,在打了一针肾上腺素,又泼了些冷水后,地精哈巴从昏迷中醒了过来,这次它是真的晕过去的,醒了之后一脸的呆滞,眼珠子也没多少神采,显然受到了很大的打击,若不是脸皮本来就是青绿色,恐怕现在是一脸的煞白。

    它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武子羲,似乎回想到了什么,然后身子一个哆嗦,接着就抖的一发不可收拾,连眼睛都不敢和武子羲对视,直到几十秒以后才尖叫一声,身体想要蜷缩起来,这才想起自己已经是个阶下囚,还是比较惨的那种。

    武子羲望着这个好像要将自己缩成一团的地精,眼神中露出一丝轻蔑,他回头冷声对姜老妪说道:“问它,在它的种群,不,在这个地域最强的是谁,有多强。”

    姜老妪脸色也有些苍白,她已经吐了很多次了,就算她经历了这样或那样的灾祸,却依旧无法忍受,但对于眼前这个人,她在内心里已经有些畏惧,她真的不想来这个地方,看着解剖台上的地精,她将武子羲的问话翻译了过去。

    被问话,地精哈巴显得很激动,他叽里呱啦的说着。

    “我的父亲,我的父亲是最强的,在这个区域内,他已经达到了地精猎手的位阶,只差一步,只差一步就可以成为一位地精英雄,他是我们部族两百年来唯一一个如此接近成功的地精,他会来救我的,你不能,你一定不能杀了我,我是我父亲最喜爱的子嗣,不然我的父亲一定会血洗这里的。”

    似乎找到了最后一根稻草,地精哈巴的声音有些尖锐,它尝试让武子羲明白,它很重要,不过武子羲听着姜老妪的翻译,眼神连一丝变化都没有,依旧冷漠,这让地精哈巴极度绝望,它的双手因为紧张而抽搐,本就丑陋的面庞皱在一起,一双眼珠子不停的转动,像是在寻找自己的砝码。www.luanhen.com

    “我可以,我可以带你去拯救你的族人,我的部落里还有几百个你们的族人,而且,我可以当你的仆人,我可以做你的内应,我甚至可以在我的父亲的背后给他一刀,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做任何事情,不要杀我,只求您不要杀我。”

    武子羲摇摇头,如果真的能这么做,他当然选择接受,排个内应过去取了敌人首领的性命是可以省很多事情,但他不信任这个一只耳地精,放虎归山的事情他不会做,但暂时他也不会杀了这个地精,作为一个部落族长的子嗣,它还是有些价值的。

    “你的父亲,我想它应该正在来这里的路上,很快你们就可以父子相见了。”

    看着这个下半身都被绷带捆着的地精,武子羲已经没了太大兴趣,他转头对姜老妪说道:“让它交代它所知道的所有事情,你做记录,我给你一个小时时间,整理好了给我。”

    然后,武子羲就离开了解剖室。

    他的确有个事情要印证,而且很急迫,几乎关乎所有的一切。

    另外,他是故意将姜老妪留下和地精哈巴单独面对面的,再确定枪械可以应付这些地精以后,他已经不是很惧怕成群结队的敌人了,至少不惧怕成堆的地精。

    回到23层,武子羲打开了监控,这里可以清晰的看到解剖室的情况,甚至是听到声音。而后,他又单独打开了一台笔记本,就直勾勾地盯着笔记本的屏幕。

    (游戏吧,一定是游戏吧,我所领悟的,一定就是所谓技能吧。)

    似乎是为了印证武子羲的想法,片刻,他眼前的屏幕开始出现变化,一些数字从中跃出,在屏幕上方闪现跳动,最后形成一串串有着某种规则的序列。

    (二进制吗?)

    紧紧盯着这些数字,武子羲生怕错误一丝一毫,这是长久以来,这些数字第一次自助的结合成序,而不再是之前的各种乱码,显然有些东西已经在发生改变了。

    眼前的数字序列闪现很频繁,几乎每一秒钟都有成百上千个排列在变动,这就需要一个极快的解析二进制的运算速度,但好在武子羲有一颗记忆力强大的脑袋,在经过梳理后,一行行文字在他的脑海里呈现出来。

    ■分支系统重启完成,数据信息展开。

    ■世界框架确认,世界体系确认,世界整体能力水平确认,历史进程无法确认,范围认知无法确认,世界生物结构体系混乱,各个系统间链接错误,世界扫描结果错误。

    ■世界信息与资料库无一符合,根据资料显示,已与主系统断开链接超过255个【荒】世界标准日,无法得到准确解释。

    ■警告,初始【荒】世界操作失败,系统链接无法完成,失败原因不明。

    ■警告,经检测位面数据发生重大改变。

    ■搜索解决方案,应急协议生效,在无法链接到主系统首要前提下,根据协议规定,断开主系统链接超过49个【荒】世界标准日并无法重新链接的情况下,将自动依附于所能搜索到的最高权限者,并根据权限给予其相应能力。

    ■数据信息流展开,搜索到最高权限者为:武子羲,地球原生人类,黄字级权限,符合协议标准。

    眼前的数字序列猛地一泄,接着一个虚拟屏幕在一道道数据链的结合下慢慢形成,一行文字清晰的显露了出来。

    当武子羲的注意力泉币沉浸在对虚拟数据的解析时,而在旁边的监控器里,姜老妪正在与地精哈巴交谈着,他们似乎并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监控器的监督下,在脱离了武子羲的视线之后,姜老妪对眼前这个地精哈巴竟然表现出一种佝偻似得应和奉承,随后,那姜老妪竟然伸手要去解开捆着地精哈巴的绳索。

    只是,姜老妪被地精哈巴一个眼神瞪住了,后者瞄了一眼门口,确定真的没人之后,对着姜老妪嘀嘀咕咕着什么,那双眼睛透着狡诈,不时转动一下,似乎有着什么阴谋。

    而这一切,武子羲全然没有注意到,在他解析虚拟数据的那个时间段内,恰好错过了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