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背叛

作品:《地球暴君

    对于这个【荒】世界的分支系统,武子羲一度深表怀疑,她太人性化了,比如交流的语气,但对方隐藏在自己的脑海里,武子羲也没什么能想到的办法把对方拉出来面对面,某种程度上说,这一切武子羲只能受着。www.6zzw.com

    “我给你说系统,你这样是交不到朋友的。你没看到我现在处于下风吗?你就不能先把你那什么宝贝给我先?非得等我死了吗?”

    “本系统倒是能给你,但现在给你也没用。”

    “你不说出来是什么宝贝,怎么就知道没有用?”

    “一个位面碎片,准确的说,是一个位面的坐标信息,一扇门扉。”

    脑海内的交流速度非常,两人交流很快,而系统也干脆,但武子羲现在有些晕乎,瞬间失去八分之一的血气让他有些不适应,说话也开始没什么逻辑了。

    “位面的门扉?很重吧?能拿出来砸死对面那地精吗?”

    “你说话前不过脑子吗?我明明告诉你了,这只是个坐标信息,一扇门扉只是个比喻。”

    “我们现在就是在脑子里交流好吗?这些对话是没有思考时间的。”

    “你也别强词夺理了,还是多想想怎么办吧,本系统友情提示你,先撤,只要保住性命,本系统保证在三年内把你引导成为一个强大的存在,到时候再来横推了这些东西。”

    系统的提议不错,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刘一夫他们只要炸毁了墓地的入口,基本上就不会有什么危险,这些地精总不能一路挖下去。www.6zzw.com就算这些地精坚持要挖,刘一夫也可以逐层都炸塌了入口,墓地二十多层深入地下百米足够它们折腾的。

    只要系统说的不错,他武子羲撤出了这里,就可以天高任鸟飞,待壮大了自己再杀回来,没有任何损失。

    有了这个想法,武子羲就不在恋战,他晃了晃有些晕的脑袋,环顾四周,开始寻找安全的出路,并且打算给守在墓地门口的刘一夫一个信号。

    这一息之间,地精酋长也完成了自己的恢复,它望着武子羲,看到后者左顾右盼似乎察觉到了武子羲的逃跑想法,突然大啸了一声,而后吼了几句地精语。

    武子羲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到一丝不安,甚至有些心神不宁。正疑惑,就看到本应该守着墓地入口的刘一夫一步步从凹处退了上来,而后就看到那个姜老妪正抱着小丫头芸儿走了上来,只是她的手里握着一把手术刀。

    “你……”

    不等姜老妪说话,地精酋长哈巴斯先开口了:“你看,我看三国还是能够看到一些别样的东西的,比如奸细。”

    说完这话,地精酋长开始放肆的大笑,那姜老妪将手中的手术刀就架在小芸儿的脖子不远处,已经退出来的刘一夫双目怒瞪,独臂紧握拳头,却无能为力。

    “怎么样,人类,是不是开始佩服我了,这个奸细你怎么也想不到吧,哈哈哈……”

    地精酋长哈巴斯狂笑着,但却看到武子羲拎着唐刀面无表情地走向姜老妪,让他的笑容不由得停了下来。

    “你觉得我会在乎这个小女孩的性命吗?”

    武子羲这句话是对地精酋长说的,但却似乎也是给姜老妪听的,手中沾着血的唐刀让他看起来充满了煞气。

    “你现在放下她,我还能给你活命的机会,但小女孩死了,你也活不了。”

    武子羲毫无表情的面庞给了姜老妪一种压力,她不由的后退,好让自己远离满面煞气的武子羲,为了稳定自己的胆气,不由地张嘴给自己鼓起。

    “我参加过轻骑,组织编写过“兵训”,我流过的血比你们吃过的饭都多,想要我死,门儿都没有,当年我能活下来,现在我依旧能活下来,我会长命百岁,而你们都会成为我的踏脚石。”

    “退后,退后,不然我就杀了这个小女孩,我可不会手下留情,我说杀我一定会杀的,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因为激动,姜老妪握着手术刀的手都开始发抖,她避开武子羲的目光,将求救的视线投向地精酋长。

    但武子羲的脚步终究是停了下来,挡住他的是刘一夫,这让准备冲过来的地精酋长又站住了,这是场好戏,它决定看下去。

    “我不会让芸儿死的,不会,绝对不会!”

    刘一夫的表情很激动,看到锋利的手术刀在小芸儿的脖子上乱抖,他就不能自己。

    但武子羲却依旧冷漠地看着姜老妪,见刘一夫并没有闪开的意思,他望了一眼刘一夫,回道:“你觉得我像是会受威胁的人吗?”

    “我……”

    “让开,不然,我连你一起砍!”

    武子羲的声音冰冷,背叛是最令人反感的事情,何况这个老妪背叛的还是人类本身。从始至终,武子羲都觉得这个老妪有些奇怪,但真要说为什么却也答不上来,毕竟经历了那么多,人变得如何奇怪都可以解释,可武子羲没想到她会背叛。

    武子羲见过太多这样的事情,黑道本身最重义气,但却也最容易遭到背叛,背叛本身是可以被理解的,但背叛人类不行。

    武子羲举起唐刀,他不想伤到刘一夫,这是一种威吓,但刘一夫却并不受这个,可被姜老妪抱着的小芸儿却哭了起来,这让武子羲心中一松。

    这个小女孩本应该享受小孩子该拥有的关爱,但却随着地球的灾难遭受了不应该承受的伤害,也许是因为经受了太多,她懂事也早熟一些,就算是现在,她的也尽量压着自己的哭声。

    “先生,不要砍一夫哥哥,都怪小芸儿让你难做,请带着一夫哥哥好好活下去,如果可以的话,一定要多杀一些那些坏蛋。”

    谁都没有注意到,被姜老妪紧紧抱着的小芸儿不知道何时双手抓着一个黑漆漆的东西,那是一颗手雷,她不挣扎,只是哭着看着武子羲,而后拽掉了手雷的保险。

    没人知道这手雷是从哪儿来的,也没人知道小芸儿为什么会使用手雷,就连一直抱着她的姜老妪都没发觉发生了什么,但看到小芸儿拔下手雷的保险那一刻,武子羲的心炸了。

    “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