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迫不得已

作品:《地球暴君

    小芸儿的行为似乎触动了武子羲的某根神经,那一瞬间,武子羲的体内似乎有什么爆发,一股玄之又玄的力量扩散开来,下一刻他的面容就开始扭曲,神情也凝出一丝癫狂,双眼闭上再睁开已经充满了血红色。7k7k001.com

    “不要”两个字的声音刚起,他就一脚踢在了刘一夫腰身,其体内龙虎混元劲整个沸腾了起来,这一脚根本没有收力,刘一夫嗷的一声就整个被踢飞了出去,甚至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

    紧接着,武子羲一把抓住腰间的匕首镖射了出去,而人也跟着急射而出,在匕首插进姜老妪的脑袋的同时,武子羲已经到了跟前,他一把夺过小芸儿手中的手雷,甩手扔向地精酋长的方向,而后拎起小芸儿,转身抬脚将刚倒地的姜老妪的尸体挑起。

    这一系列动作做的行云流水,被一匕首镖死的姜老妪脸上还带着一丝疑惑的表情,到死她都没回过味来。

    而这时候,那手雷才爆开,其威力挡住了正要冲过来的地精酋长。等它缓过爆炸的余威,就看到姜老妪的尸体又砸了过来,它抡着木棒将这尸体砸成v字型,咆哮着就压了过去。

    但此时,武子羲已经拎着小芸儿奔下了墓地入口那个凹坑,电光火石之间,这一切做的有些迫不得已,却也是顺势而为。之前被他踢飞的刘一夫已经滚到了入口处,正在咳血,见武子羲冲下来,他已经知道要做什么,直接忍痛先一步钻进了入口。

    容不得多想,武子羲将闭着眼睛的小芸儿塞给转过身来的刘一夫,低声说了一个:“下!”

    这话音一落,武子羲就喷出一口血来,体内的龙虎混元劲瞬间乱成一团,一身血气乱冲,他咬了一口舌尖,硬生生抗住体内的撕裂痛楚,转头看着之前被他踢下来的地精哈巴,刘一夫已经将它捆在了入口处,被武子羲这一瞪,它的身子瞬间一僵。

    握着唐刀,武子羲根本没有多余的行为,直接将刀刃插进了地精哈巴的心口,而后从腰间摸了颗手雷,拔掉保险后,小心地压在了已经没有了什么气息的地精哈巴的身下,而后才拔出了唐刀。

    而这一幕被刚追到缓坡之上的地精酋长看在眼里,它咆哮着冲了下来,浑身都蔓延着一股墨绿色,但仅仅一个没多远缓坡,却晚了一步。

    武子羲没有理睬,以唐刀支撑着身体踉跄着走下墓地下方,那边,刘一夫正在接应他。

    “炸了……下面……三层通道。”

    抓到刘一夫伸来的胳膊的同时,武子羲连喷数口鲜血后,而后整个昏死了过去。

    一把扶住武子羲,刘一夫摸了一手血水,一个呼吸的时间,武子羲浑身上下已经皮开肉绽,他不敢多想,自己的腰身还断着骨头,但却只能咬牙忍着。

    “你不能死,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刘一夫呢喃着,架着浑身是血的武子羲往下走,小丫头芸儿哭花了脸紧紧跟着,在离开这一层通道的时候,刘一夫还是停下,不忘甩出了一颗手雷。

    手雷爆炸的轰鸣声似乎是两响,但刘一夫已经顾不上,直到连着炸掉了最上层的三个通道,又下了七八层,才瘫软在地上,被武子羲踢断的骨头在行走中不停错位,剧烈的疼痛早已经让他浑身大汗,意志是让他坚持。

    大口喘着气,刘一夫依着一面墙坐下,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好皮肉的武子羲就在他的旁边,但一切都只能听天由命,他伸手拉过旁边的小芸儿,摸着她的脑袋,他想说什么,可眼皮却越来越重,而后,刘一夫也昏死了过去。

    整个墓地已经断了往外的通道,只剩下小芸儿独自的哭泣声。

    ……

    ……

    ……

    黑暗中,武子羲清醒了过来,他捂着生疼的脑袋环顾四周,但却只有黑暗。

    “嘶……好疼,这是哪里?”

    “你的脑海,你的精神世界,还能是哪里,无知的家伙。”

    黑暗中有了一些亮光,那是一团烛火,忽明忽暗,由远及近,而后围绕着武子羲徐徐旋转。

    “系统?”

    “唔,你可以这样理解。”

    那烛火悬停在武子羲的面前凝出了一张面孔,火光也随之变大,如同一团鬼火。

    “如果这里是我的精神世界,那这里应该是我说的算吧,为什么现在是一片黑暗?”

    “也许,你的心本就是一片黑暗,精神世界不过是将之反馈出来而已。”

    “所以,我说你是交不到朋友的。你的话太直白了。”

    武子羲伸出一只手,一团柔和的白光从指尖迸发,而后慢慢扩散,直到将整个空间都照亮为止,一块块规整平滑的黑色石板在他的脚下延伸出去,最终形成了一片开阔的广场……

    但很快,武子羲就皱紧了眉头,他似乎在尝试将广场扩展,或者加上一些房屋,但是却失败了,这让他的脑袋有一阵生疼。

    “本系统不得不说,宿主啊,你简直就是个人才,虽然来到这里是本系统做的引导,但你可以无师自通的进行对精神世界的规划,你的精神系天赋绝对的恐怖,但……你也太着急了,任何事情都需要徐徐渐进,拔苗助长,欲速不达哦。”

    看了一眼火光,武子羲点点头,双手连连挥动,整个精神世界开始发生急速的变化,先是扩展出去的极限被缩了回来,在一段来来回回的收缩之后,只形成了一片大概五十米见方的空间,而后黑色的石板被一片草地代替,紧接着便是花开花落,草生木长,甚至是春夏秋冬,四季交替……

    那火光上的面庞一瞬间呆滞住了,但很快她就恢复了原样。

    “本系统提醒你,最好停下,虽然你的精神力基础很强大,但你现在的做法是很消耗精神的,也许暂时你没有感觉,只是有些头痛,但等你回到身体,这种消耗就会集中表现,何况……你的身体现在可处于一个非常危险的状态。”

    系统这么一说,武子羲才想起来,之前的那股力量,和之后自己被这股力量反噬的情况。

    “我的身体……被那股力量给反噬到崩溃?”

    “可以这么说吧,但有一点本系统要对你说明。某些人类在遇到极为紧急的关头,会唤醒身体内的一种应急措施,这是一种类似与肾上腺素的物质,它会在瞬间激发人体的潜力,或者极限的速度,或者疯狂的力量……而最关键的一点……它是剧毒的,你的身体现在就处于被这种物质的毒素影响的状态。”

    “等等,你说的这个,我怎么在那里看到过……你不要告诉我这是【基因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