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成全我吧

作品:《地球暴君

    狼人!

    强壮,狂暴,嗜血。www.luanhen.com

    武子羲在几米外将这一切看的清清楚楚,人血和狼血撒了一地,血腥味儿飘散开来,激人心神,那张大嘴尚咬着一大块脖子肉,血糊糊一片让人生畏。

    但,惧意是本能的,这场面更多的是让武子羲感受到了一股亢奋,他握着刀的手因为激动在颤抖,心跳加快,一股热流在体内窜动。

    (上,砍了它!)

    内心在躁动,莫名的战意在燃烧,那一抹惧意在瞬间消散。

    下一刻,武子羲动了。

    他三两步越过那个似乎呆住的某人,几米的奔跑已经让他把速度提升到了极限,手中唐刀借着两个无畏者挡着的视线,抡直了劈向狼人的左侧腹间。

    这只狼人是个站立起来有两米多高的大块头,它腰腹是个好位置,刚好对着武子羲的刀口,侧面攻击不仅便于武子羲发力,何况这位置还是个柔软的区域。

    此时攻击,乘着狼人刚刚被两位近死的无畏者缠住,避开了狼人的利爪,武子羲的刀口虽然切开了一个无畏者,却也直接剁开了狼人坚实的皮毛,划开肌肉,贴着肋骨深入内脏。不过这狼人本能强大,它在关键一刻用粗壮的手臂压了一下,生生抵住了武子羲的刀刃,也因此被削掉了两节爪子。

    腥臭的血液顺着伤口喷武子羲一脸,他双手生力,手中唐刀硬转,下压后往回一带,又生生划拉出一大块血肉来。m4xs.com

    可这狼人也是强悍,腰腹被撕开一个大豁口,竟然只是怒嚎,它本就没多少思维,干脆愤怒挥爪将刚抽回刀子的武子羲扫了出去。

    武子羲哪里想到,这么夸张的伤势下,这家伙还能动,他只感觉肩侧一疼,整个人就飞了出去,好在狼人出手的位置不好,就算如此,滚了好几圈,武子羲才从地上翻起站稳,他的左肩及背上的抓痕直入肌理,似乎已经伤了骨头,外翻的皮肉泛着嫩白色,疼的他直咧嘴。

    不过,这狼人也不好过,武子羲这一刀少说也刮下了两斤肉,它的腰腹间看上去就好像开了个窗口,血哗哗的流个不停,甚至能看到里面粉红色的肉质和还在抖动的内脏。

    武子羲舔了舔顺着脸颊流下来的狼人的血,看着那狼人又要行动,弓着身子似要袭来,却也不躲,脚下一蹬,挺着唐刀先一步扑上去。

    力量上,武子羲绝对不是狼人的对手,就算它已经受伤,力量也几乎是武子羲的倍数,可就在武子羲要与这狼人撞在一起的时候,旁边却闪出一个身影,从另一个角度顶在了狼人的身上。

    这一撞,至少卸去了狼人六成的力量,等武子羲再扑上来,一冲一带,三个“人”滚成一团,好在最后武子羲扑上去的力量占了主导,让武子羲占了些许优势。

    一番混乱,武子羲从扑滚中弓起了身子起来,也不知道是怎么滚的,他的右腿伸到了狼人的嘴巴里被死死咬住,狼牙已经咬断了他的腿骨,但不要命的武子羲却借着机会用另一条腿的膝盖玩命地压住了狼人,而狼人的胸口,武子羲的那柄唐刀已经穿透,只剩下一截在外面。

    疼痛感刺激着他的神经,他已经顾不得太多,抓着刀柄死命地切了上去,一身气血沸腾,力量运到了极致。

    (死啊,死啊!)

    也许是唐刀韧性已经在之前与地精的战斗中损耗太多,又或者是狼人的皮肉太糙,刀竟然咔嚓一声断了。

    武子羲仅仅是失了一下神,下一刻就将断的只剩下一小节的刀把疯狂地插向狼人的颈部动脉,切开了气管,接着捣碎了狼人的颈椎,直到狼人再也不动了,武子羲这才趴下身子。

    这短短几十秒的时间似乎耗尽了他全部的力量,但他却意外的有种舒爽感,断腿的疼痛虽然刺激,却也抵不过这种战胜异种的快*感。

    腥臭的狼人血液流了一地,武子羲这才掰开狼人的嘴巴将自己的腿抽了出来,这才发现刚才那个突然冲进来的身影却是迈尔斯。这家伙在最后一刻以他的弯刀为锋,撞在了狼人身上,帮武子羲消去了狼人大部分力道,但他自己却被狼人一爪子插在了肚子上,就算如此他依旧死死缠住了狼人的爪子,给了武子羲机会。

    作为是【不死者】亚历山大?柯文纳斯的儿子,除了长久的生命,他没有任何超越常人的实力,不论是身体上的还是智慧,最多也就是个经过训练的人类战士,至少他的兄弟其余两人都获得了不得了的力量。

    长久的生命,这是一种恩赐,也算是一种诅咒吧。

    看着奄奄一息的男子,武子羲并没有太多感慨,对于这个男人而言,空怀金山却言穷,有如此潜力的血统在身上,还在抱怨自己没有力量,除了有些长相,真的活该淹没在历史长河里。

    他的两个兄弟一个被狼咬,一个被蝙蝠咬,抛开单纯的被咬一口就变异的情况来考虑,无外乎和病菌细菌有关,狂犬病之类都有可能,或者就是单纯的不同种的狂犬病被变异。

    (换做是我,无限的生命里,我有一百种方式让自己“进化”,而不是在抱怨自己手里没人,你活着也只是浪费资源。)

    看着自己已经变形的腿,武子羲这会儿才疼的浑身直抖,他的腿骨已经完全碎裂,刺痛无比。

    (既然你已经这样了,就成全我吧!)

    这会儿武子羲已经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内部正在翻江倒海,一股肆意的力量似乎开始骚动,他刚才嘴巴里溅了不少狼人的血,自己的腿也被咬的稀烂,估计算是被感染了,想到位面信息里提到的被威廉感染的狼人都没有正常思维,只有杀戮,武子羲多少有些紧张。

    刚才扑上去和狼人大战,脑子一热还真没考虑后果,那几个无畏者拼死战斗多少有些影响到他,当时武子羲的脑子里只有先砍死它再说,现在回想起来,还正是有些糊涂。

    看着进气少,吐气多的迈尔斯,武子羲挪了一下身体,然后张嘴咬了下去。

    和狼人的血不同,这家伙的血带着一些奇特的味道,就算是顶级餐食都不及其百分之一甘甜,入口甚至带着一股异香。

    第一口下去,武子羲就发现自己所有的伤口都传来酥麻感,不愧是不死者的后代,完美之血的继承者,单单一口,武子羲就连断掉的右前腿也不再刺痛,他的血还兼并疗伤的效果。

    可第二口还没吸出来,身后就传来一股大力,将武子羲整个掀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