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作品:《唯玉归一

    槐筠道:“今后你再也没有阿姐了。”

    伏玉衡被他这句话唬住了,她不能没有阿姐,阿姐那么好,是她一个人的阿姐,是她独一无二的宝贝。她每每在阿姐熟睡时触她的眼睫;抚她的脸颊;窝在阿姐怀中听她的心跳,即使阿姐在睡,她也能听到阿姐那细微的呼吸声,这样都能让她安心,她的阿姐,温柔、善良、美丽的玉鸾姐姐一直在她的身边,不会离她而去。

    现在眼前人居然告诉她,自己再也没有阿姐了,这句话在伏玉衡小小的脑袋里回荡,惹得她眼泪不住地流。

    “骗人,你是骗子。我要回家,我要阿娘!我要回家!”八岁的稚童面对打击下意识地便是往阿娘怀里钻。

    此时槐筠那冷漠的声音又在耳边清晰地响起:“话我只说一遍,听清楚了。伏潋溟把你给我,换了灵药,从现在起,你与伏家再无瓜葛。”

    “灵药?”

    槐筠未回答她的问题,只说着自己的话:“与伏家无关自然也不能再用伏玉衡这个名字。让我想想……你便叫丹煦吧。”

    “不会的,阿爹不会不要我的,我要回家!”伏玉衡有着小孩少有的固执性格。她相信阿爹阿娘不会遗弃她。

    槐筠对她有些不耐烦:“要么生,要么死,没有回家这项选择。”

    伏玉衡只是固执却不死缠烂打,就如同偷吃一般,她敢偷吃便是已经做好了挨打的准备,再痛也不会哭。此时的她不会像大多数小孩一样赖在地上痛哭,反而憋住了眼泪,“要么生,要么死”她还是能懂的。

    槐筠看她低头不说话,打发道:“桌上有点心,吃了就去睡觉。”

    “是。”

    再看另一边,伏潋溟攥着手中的瓷瓶,看着女儿还未吃完的那碗饭,泪如雨下。温娘早已哭得肝肠寸断。

    “潋溟,你去把玉衡讨回来吧,把我的宝贝玉衡讨回来!”

    伏玉鸾也在抽泣,她年纪比妹妹大自然懂得更多,她也知为了自己的病爹娘已经心力交瘁。

    伏潋溟强忍道:“难道要玉衡留在我们身边当一辈子穷苦的普通人?”

    温娘情绪已至崩溃边缘,不受控制地说着打击自己丈夫的话:“普通人有什么不好?难道要落得像你一样?你看看你,现在是个什么下场!”

    “玉衡她,她和我不同!她是廉贞星入命,天生就是修炼的好苗子,她日后定能扬威天下不可一世!她是我伏潋溟的女儿!她继承了我的剑意,我的天赋,她不能被埋没!”伏潋溟体力不支,说话多一点就止不住地喘息咳嗽。

    玉鸾在一旁忙给阿爹拍背。

    伏潋溟将小瓷瓶递给她:“你也听见了,每日一粒。”

    玉鸾不接:“那阿爹你自己呢?”

    伏潋溟道:“我自己的病自己清楚,你早些服药还可痊愈。”

    “我……我吃不下口”这是用妹妹换来的药,让她怎么能吃。

    “她若争气,会过得比咱们好。听话,快吃!”

    伏玉鸾不接,一家三人陷入了沉默,不久,一道紫光破门而入,打破了这份沉默。

    伏潋溟强撑着挡在妻女前面。

    来人是名女子,着紫色纱衣,飘逸如仙,样貌柔美,手中握着把纤细的长剑。

    伏潋溟认得那剑:“鬼君还有吩咐?”

    紫衣女子一笑:“你怎知我是鬼君的人?”

    “我听闻过‘紫剑仙’的称号。”

    紫剑仙道:“今日得见当年威震江湖的‘溟渊剑’伏潋溟,我也是甚感荣幸。”

    伏潋溟其实很不喜欢提起过去,毕竟他现在的身体,想再提剑都很困难:“剑仙谬赞了。”

    紫剑仙从袖中取出一颗蜡丸扔在了伏潋溟面前。

    伏潋溟看着这颗蜡丸,当紫剑仙来时他便有不好的预感,哪想这么快就证实了:“鬼君他不能网开一面吗?”

    紫剑仙手按剑柄:“你也知鬼君做事向来不留后患。这颗是回生丹,可以暂时恢复你的功力,但药效只有八个时辰,之后你便会气空力竭而死,你若不吃这药,我现在便一剑解决你们三人性命,或者你愿意吃了这药,与我生死一决,倘若你技高一筹,或许还能保住妻女性命。”

    伏潋溟毫不犹豫抓起蜡丸!捏开就要吞。

    “潋溟!”温娘想阻止他。

    可他更快一步:“温娘,对不住了。带玉鸾离开!”

    “不!我不走!我不走!”

    玉鸾亦阻止道:“阿爹,你若战败她定也能找到我与阿娘,我们走或不走并无差别。”

    紫剑仙道:“我保证,若我输了,鬼君会放过她们母女。”

    伏潋溟稍作调息后,再站起,此时他的脸色已经恢复如常,连之前白了的鬓角都重新变回了黑色,他觉周身气海翻涌,身体恢复到了最佳状态:“希望你可以信守承诺。”

    说完两人双双退出茅屋,轻功飞至海边峭壁。

    紫剑仙亮出紫霄剑。紫霄剑的剑刃是由上古陨铁制成,全身散发淡淡紫光,锋利无比。

    而这边伏潋溟聚气成剑,一把古朴厚重的宝剑凭空化出,他不碰剑,剑指一划,宝剑出鞘,银光一闪后,剑身透露冷冷寒气。

    紫剑仙赞道:“传闻你可以以气化剑,果然名不虚传。”

    伏潋溟以自身真气所化的“溟渊剑”,可以承受住伏潋溟自身功体的寒气。在未练成此剑之前,他所佩的数十宝剑,往往都在他功力全提时被寒气冻碎。自身真气化剑更能做到人剑合一出神入化,唯独的缺点便是消耗内力过大,常常后劲不足。

    伏潋溟道:“指教了!”

    紫剑仙提剑刺来:“看看是谁的剑更快更利!”

    紫剑仙身为女子,身形快速,灵巧,四两拨千金,而伏潋溟周身围绕寒气,剑指之处,呵气成冰。

    紫剑仙还未战三招,头发上便结了一层霜,原先打架是越打越热,这回确是多挥一次剑,便多冷一层。

    伏潋溟剑招多变,他剑指为一路,溟渊剑凭空飞舞可为另一路,左右夹攻,使紫剑仙一直处在防御状态,根本没有突进的破绽。

    稍不留神,挡住溟渊剑却没躲过剑指一击,紫剑仙右臂受创。她趁机退后拉开两人距离,换反手执剑。

    “呵,以为伤我右臂就可胜券在握?”她挥了挥左臂,再次攻来。

    此次进攻,与之前完全判若两人,伏潋溟暗叹自己判断错误,有些左手剑客会先以右手进攻!处于劣势之后再露出杀手锏,此回若想再伤她左臂,实在困难。

    紫剑仙越攻速度越快,似是要突破溟渊剑、剑指、寒气围起来的护罩。伏潋溟知道若自己一直强行跟着她的节奏打一定会输,他的强项在于招式变化及剑式威力,不在速度,不能与她比速度!

    他改变打法,猛提真元,以寒气聚冰,又将冰化水扰乱紫剑仙视线,他溟渊剑伏潋溟不止善冰,更善水,此刻又是在海边,他有取之不尽的水汽。

    紫剑仙全身都被淋湿,每一滴水淋在身上都如重拳锤击一般疼,使她不得不慢下招式,眼前水汽遮挡视线,这回她是完全处在下风,忽而只见溟渊剑飞来,她提剑挡开,剑指一瞬,紫剑仙提剑的左臂断落在地,下一招,溟渊剑直指咽喉。

    再看时间,不过半个时辰。

    伏潋溟道:“我赢了,请你放过我的妻儿。”

    紫剑仙被剑抵着咽喉,看着自己被砍落的手恼羞成怒,她吹了一下口哨。

    伏潋溟还未明白,忽然便全身无力,手中的气化的溟渊剑也消失了,他力尽倒地,眼睛瞪着紫剑仙:“你……你骗我!”

    说完这句,便一声惨叫一命呜呼了。之后,一堆大拇指粗细的白虫从他腹中钻出,分明是已将他的脏腑肚肠吃穿了。

    紫剑仙看着伏潋溟惨绝的尸体,轻蔑一笑:“武功再高又如何?蠢货。”

    再回头看躲在暗处的温娘、伏玉鸾母女,温娘见自己丈夫惨死,反倒一改软弱个性,将玉鸾护在身后对紫剑仙:“无耻小人!”

    紫剑仙双手受创,右臂还算能动,左臂的断处被伏潋溟的寒气所侵,但对付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还是绰绰有余,她走上前用右手掐住了温娘的脖子,温娘挣扎用指甲抓她的手,反惹得她更加变本加厉,一瞬便扭断了温娘的脖子。

    伏玉鸾眼见双亲被杀,胸中满是愤恨,却又无能为力,她双眸低垂,迎接着死亡的来临,至少在九泉之下,她可与父母团聚,她心中现在唯一的牵挂便是小妹玉衡。

    把妹妹带走的人出尔反尔小人做派,定不是什么名门正派,她心中愧疚,觉得自己便是推小妹入火海的元凶,只怪自己身体羸弱,得了这怪病。

    “玉衡,是阿姐害了你!对不起,玉衡。”伏玉鸾满眼是泪,小声呢喃。

    紫剑仙居高临下:“弱者,该死。”

    随即便要一掌轰下。

    突然,一道剑气挡住了她的掌劲,她回头,再一道剑气,那剑气浑厚锋利,她被寒气冻住了大半功体,不好硬拼,费力挡回后,对伏玉鸾留下一句:“臭丫头,算你走运”便用轻功飞走了。

    伏玉鸾抬头再看救命恩人,那人走来,是个矮小的身影,走至前头才借着月光看清,是个道士打扮的小男孩,不过十岁左右却有模有样的一手拂尘一手剑,那拂尘和剑也是小孩尺寸。

    小孩子眉目清丽,有些女相,眉间还有一点朱砂痣,他对伏玉鸾笑道:“姐姐可无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