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作品:《唯玉归一

    待掌柜走后,曲彧问起了封鶴谷内动向。

    喻锦安道:“四面大树上都有看守,我用符纸人查探到地底有大片空鼓,内中有人气,可能是地牢,也许是天圣教关押犯人的地方。”

    曲彧思索片刻道:“教坛这边没什么特殊,槐筠也没有太多动向,有固定人员外出布道传教,生活作息比我这个出家人都规律。教义也全是些救苦救难舍己为人言论,十分洗脑,听的我都想入教了,俨然是一副名门正派的样子。”

    喻锦安道:“那咱们是不是要收拾包袱,明日一早好去填入教申请表。”

    “小子一天到晚没个正形。”曲彧笑道:“不过这样看来。祭坛那边只是个装模作样的地方,再盯下去也没有什么收获,咱们还是得好好想想以封鶴谷为突破口。”

    “硬闯就打草惊蛇了,在外面看也看不出什么端倪。”喻锦安道:“这样吧,反正颜家的事也过去那么久了,不急于一时,咱们在这儿多停些时日,总有他们露出马脚的时候。”

    他说的好听,不过是想多去几次栖月林罢了。

    这边曲彧看他似乎干劲十足,也点头道:“不错,我也是这样打算的。表面上越是风平浪静,内中越是暗流涌动。”

    喻锦安用朱砂边画着符道:“但事出有因,槐筠灭颜氏满门到底是什么原因呢?颜家老当家颜季青仙逝之后就几尽没落了,后人的武功修为在现今武林不过只是中等而已。”

    “这事我也问过青云,他也说与天圣教井水不犯河水。”曲彧道:“我也想过,孩子太小不知事,曾几次去颜府查看,该找的地方都找了,没有得到线索。”

    喻锦安道:“各大门派悬赏凶手也未有收获,这件无头案实在是棘手。天圣教坛中可有可疑人物?”

    曲彧细思,这几日他在天圣教坛外监视,之前也多翻打听过:“此处教坛是槐筠的地盘,不算各地分坛主事,就目前南疆祭坛中,他手下高层有九人,四个护法,四个长老和一个圣女。”

    “紫剑仙?”喻锦安只知道一个紫剑仙。

    曲彧摇摇头:“并未见到,可能不在此。这里的四护法为四方神位:朱雀、青龙、白虎、玄武,皆是高手,负责教中安全,四位长老也确实都很老,三个老头一个老太,很少看见他们出门,至于那圣女名叫石窈,红衣带面纱,有大型布教时,都是由她出面的。据可靠消息,这月十五就有一场布教大会,到时教坛会对外开放,所有人都可以去听法。”

    喻锦安仔细听着:“这么说和其他宗教并无不同。www.6zzw.com

    “也不是这样,作为双圣之一的鬼君,槐筠却没有固定职务。”曲彧道:“教中高层分工明确,他这个教主倒显得游手好闲,比起他,双圣的另一个要忙得多。”

    确实,另一个连他都见过很多次,每回江湖上有什么活动,天圣教神君晏貅必定会参加,顺带传教。

    神君打扮的绝对很神仙,加上容颜绝艳,一席淡金色圣衣,让人过目不忘,天圣教能够有如今规模和她的美貌,以及勤奋传教密不可分,在信徒眼中那绝对是比女娲娘娘还高级的存在。

    “他是南疆人吗?”喻锦安问。

    曲彧摇头:“来历不明,年纪是迷,我和你这么大年纪的时候他就已经是这样了,天圣教神君已经换了第四人了,鬼君还是他,对外说是双圣,他却是名副其实的教主。”

    喻锦安想到了那蛇蜕:“如果我是他,可不会甘心屈居与小小南疆。或许天圣教是他向外扩张的并统治武林的工具。”

    曲彧想了很多,但从没想过这点。

    当今世界,各地都由帮会门派统治,小势力多如牛毛,中原地区较大的势力分别为:淮秋城、道宗、肃都,这三龙头分庭抗礼。

    淮秋城主喻寻竹是公认的天下第一,淮秋城占地广阔,囊括了中原地区一半面积,其中众多门派都依附与淮秋喻家。

    道宗群山中皆为道家各宗的修者,群山绵延不绝,陡峭高远,虽说修道之人不与人争但实力不容小觑。

    再来的肃都,比淮秋稍逊一筹,但与淮秋是姻亲关系,喻锦安的娘亲曲书晴便是肃都当家人的长女。

    这三者可谓是打断了骨头连着筋,共同维持着中原地区的安定和平。

    曲彧想不通:“若是要对外侵略,也不是灭一个小门小派就可以成功的啊,这么多年也没见有别的动作。”

    “或许只是时机未到。”喻锦安道:“等十五号去了布教大会,也许能找到线索。”

    两人最终得出的结论还是继续观察。

    丹煦这边和其他教众一起在帮着文婆婆准备布道大会需要的东西,文婆婆是教中四长老之一,外貌是个满脸皱纹头发花白,微微驼背的老太婆,南疆人打扮,拄着拐杖。

    丹煦被槐筠带来教坛后,就分派到文婆婆身边服侍她,工作只是端茶递水,其实也没做多少,毕竟大多数时间她都被槐筠叫过去传授武功了。

    商貉则被分在其他护法那边,两人偶尔也能碰个面。

    不过一直未能再遇见飞廉,按丹煦的性格她不会开口问槐筠,她知道槐筠不会多说。

    这次的布教大会一年只有两次,教中人都十分重视,她来这也有两个多月了,这里完全和地牢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不过她知道,光处是摆给外人看的,天圣教的内中是如地牢一般的黑暗无光。

    这夜槐筠又差人来找她,槐筠的房间很大,书架边的壁灯后有暗格机关,按下后会打开地室的入口,地室中有一格是蛊室,蛊室中饲蛊千万。

    丹煦这次去的时候,槐筠正看着鼎中的小虫们,那些虫子在互相撕咬,这很像地牢中的孩子们,在槐筠眼中或许地牢也是他的一个蛊室,只不过原料不是虫而是人罢了。

    丹煦向他打招呼:“师尊。”

    槐筠抬头看她:“笛子找到了吗?”

    丹煦觉得这竹笛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居然还记得这么清楚:“还未找到。”

    “唔。”槐筠好似思索:“还想着让你吹几首来听听,这样吧,你用我的。”

    他用眼神示意丹煦,丹煦朝他目光看去,五步外的长桌上,放着一管玉笛,笛身通体墨绿,玉石隐隐透光。

    槐筠每次教笛的时候,会用它来吹奏。

    丹煦走上前,拿起那玉笛,回忆脑中曲调,开始吹奏。

    一曲毕了,槐筠没喊停,便又吹一曲,与练习是有间歇不同,这回是足足吹了大半个时辰,腮帮子都酸了,槐筠才喊停。

    他道:“吹来当小曲还不错,明日改练琴吧。”

    这也太过直接了,意思是:可以了,够了,太差劲了,不用学了。

    丹煦心中惋惜:“这不都白练了。”

    槐筠好似看出来她的心思,又道:“笛子送你玩吧。”

    “多谢师尊。”

    丹煦没有拒绝,她吹过的笛子,槐筠也不会再碰,做工精美玉质上成,不要多可惜。

    槐筠看着她:“你还真不客气。”

    丹煦对着他一项是面无表情的,也很少话。

    槐筠之后就讲解了些蛊虫的种类以及制作方法,丹煦在一旁认真的听着记着。

    在于丹煦,她觉得现在已经是过得最好的日子了,不愁吃穿不用杀人,也不用看人死掉,还可以跟着槐筠这样的高手学习,她觉得光明既已抛弃了她,那她为何不在黑暗中好好活着呢。即使以后还是要帮槐筠去做坏事,杀人放火,那她也会去做,其一是槐筠掌握着她的生死,不容她违抗;其二是,以她的立场,杀人放火不过是小任务罢了。

    生为人,有情有心的伏玉衡已经死了。

    她是槐筠培养的杀人工具,丹煦。

    杀人工具如果不杀人,那就没有了存在的价值。

    时至六月十五,天圣教布教大会。

    喻锦安与曲彧打扮成南疆人模样,带着布巾跟着人群混进了天圣教坛。

    教坛圣殿之上,圣女身着大红圣袍,双手交叉环抱胸前,伫立在殿堂高处接受教众的朝拜。

    喻锦安也学着周围人的模样,跪地叩拜。信徒们十分虔诚,大殿里人满为患,却十分安静。

    叩拜后,在四周的软垫上跪坐祈祷,随后来人越来越多,圣殿装饰繁华,可容纳近千人,不过多时,所有的软垫上都跪满了信徒。

    接着喻锦安便听见了大门关闭的声音,一直站着的“圣女”有了动作,她睁开眼睛,摆出了张开怀抱的姿势,面带温和的微笑道:“神会解救你们,包容你们,爱护你们!”

    语毕,在坐者皆连连跪拜,高呼:“天圣万岁!天圣万岁!天圣万岁!”

    石窈是那种长相温柔的女子,细眉舒展,双目微微下垂,脸颊圆润,用槐筠的话是:“此子有庄严相。”

    正是这副样貌,实在迷惑人心。

    她又道:“神可以实现你们的愿望。”

    众信徒目光殷切,都在期盼着神可以眷顾自己。

    石窈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她会选择一个教徒实现他的愿望。这个事情是不常有的,有时神君在万人场合便会施展神通,用以拉拢教徒。

    此回是只有圣女在场的集会,很少出现这样的情况,数万人选一人和数千人选一人,概率可想而知,在坐信徒都很庆幸自己今天来了,都在祈祷圣女可以选中自己。

    喻锦安听说过这种情况,基本上便是找些生病的人,给些神药罢了。他也在想万一点到一个提出无理取闹要求的人又会怎样呢?

    石窈环顾四下,此时有教众捧来灵蛇,石窈将装蛇的笼子打开,从中爬出一条黑底带白环的长蛇。喻锦安看那蛇眼熟,分明就是他在蛇山斩断的那条银环蛇。

    银环蛇很多,但那蛇七寸处有一道环形伤痕,是当时喻锦安斩下的剑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