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作品:《唯玉归一

    大约半个时辰后,飞廉与司乾才从中出来。m4xs.com

    丹煦关心道:“如何?”

    司乾道:“是个巨大的深坑,最深处是祭祀之地,从祭台上找到了这个。”

    他将手中石块递给丹煦。

    是一块与女婴身上的地芯石一模一样的石头。但细看,这块石头温润剔透,而女婴身上那块,深蓝的石身上有千丝万缕如血脉一般的细纹。丹煦一眼就猜出了真假。

    她心系躲藏在谷仓里的孩子们,婴儿一旦大哭,定会引起飞廉他们的注意,遂道:“找到了便好,咱们回去复命吧。”

    司乾也道:“青龙在上面说不准已经烤成咸鱼了。”

    他是在说笑,但阴阳怪调的样子让丹煦实在笑不起来,飞廉是个木头脸,根本不会理睬他,一时场面有些尴尬。

    丹煦咳嗽了一声,将面巾戴上:“走了走了,一身沙子。”

    三人朝出口走去,待走到最外时,司乾欲施法将此地烧毁。

    丹煦制止道:“你干嘛?”

    “烧了啊。”

    丹煦道:“人都杀光了,还烧什么烧。”

    司乾笑她:“怎么,怕遭报应?”

    丹煦道:“对,请司乾大人高抬贵手,地坑这么长,咱们还有老长一段路要走呢,我今天涂的香膏可经不起你这么烟熏火燎。”

    说着她凑近司乾身边,扇了扇脖子给他闻:“香吗?”

    司乾最受不了这种味道,连忙捂着鼻子要跑:“不闻不闻,呛死了!”

    “切,不识货。我这可是上等货,一盒值千金。”

    司乾与她斗嘴:“你这丫头一天到晚擦得香喷喷,想勾引槐筠大人,可大人他啊根本不会正眼瞧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脸,丑八怪。”

    “我的脸怎么了,不是花容月貌闭月羞花吗?”丹煦很喜欢与他斗嘴:“比紫剑仙那个老女人好太多了吧。”

    紫剑仙仿佛是他俩共同的挤兑对象,只要一提起紫剑仙,司乾就会忘记手头的事情大开毒舌说紫剑仙坏话:“哈,老女人有老女人的妙用啊。”

    丹煦听着也忍不住笑:“如何妙用啊?”

    司乾道:“老实说,紫剑仙虽老但比你漂亮。”

    丹煦假装生气,踩了他一脚。

    司乾也很配合地跳起装疼:“哎呀,母老虎啊母老虎,鬼君不会喜欢又凶又不漂亮的母老虎!”

    一人走在前面,两人在后打打闹闹出了地道。

    待他们来到地上,那些尸体已被商貉放出的蛊虫吃光了,蛊虫变小被商貉收在小瓮中。走前,丹煦一掌震碎了地道出口,一阵风沙吹走他们的脚印,仿佛这里什么都没有发生。

    随后他们打扮成旅人的样子,在最近的绿洲留宿,此地是漠西壑境内的城池,城中有各国人来此贸易往来,丹煦在客栈中洗了澡换了身漠西壑女子的衣服,漠西壑女子喜着短袖纱裙,带华丽的绣花头巾,光脚,带臂钏,脚腕上还带着铃铛,眉心用宝石做装饰,与漠西壑女子喜大红宝石不同,丹煦的眉心用了一颗极小的透明琉璃作饰,只在离得很近或是阳光折射时能看清,有时也会随着心情或是衣服颜色换成别的颜色,但都很小,头巾也很少带,她的发尾有些微卷,不似那些温婉美人般顺直,她习惯如同汉人女子般将头发全部盘起,把卷卷的发尾细心藏起来,搭配两三支漂亮又简单的金钗,这样显得干练清爽,她是汉人长相,又打扮的不洋不汉,常被司乾嘲笑说是不伦不类。

    可丹煦不以为意,他们两人总是互相挤兑的,她也常说司乾不阴不阳,扯平了。衣服首饰是戴在她身上,她喜欢就好了。

    丹煦收拾妥当,准备去集市上逛逛,下楼便见司乾牵着一位妙龄女郎的手说话。那漠西壑女郎媚眼如丝,两人就差黏在一起了。

    丹煦顺手拿起一旁的花生米,弹在司乾的肩头。司乾被人扰了好兴致,回头看她:“怎么,见不得爷有新欢?”

    “我是怕到了床上,你比她还娘。”丹煦从不给司乾留情面:“我哥呢?”

    司乾道:“飞廉回去复命了,商貉刚刚还在,可能已经……”他眉毛挑挑话中有话:“早早就寝了吧。”

    丹煦摇了摇头:“你慢慢玩,我出去转转。”

    司乾继续抱着那女郎,不再理会丹煦。

    丹煦一人去了集市,买了些羊乳制品,和一身男孩子的衣物,待天完全黑了才动身前去“死亡之海”。

    飞廉去了皇宫,另外两个男人晕死在女人床上,不会有人管她去哪。

    丹煦前行的速度飞快,赶到了“死亡之海”,风沙掩盖了入口,她找了一会才找到自己原先留下的缝隙,撬开大石,入了地道。

    再到谷仓寻那两个孩子。

    男孩看她来到,眼睛都红了:“丹煦!”

    她朝男孩子点点头。

    男孩将怀中婴儿放下,站起来道:“你这样打扮比之前漂亮。”

    “谢谢你。”丹煦拿出包袱里的衣物:“这是给你买的,我将宝宝抱出去,你把衣服换上,我们就走。”

    男孩点点头:“你想好我们的名字了吗?”

    丹煦道:“我不擅长取名字,如果你介意很难听以后我就叫你沙海如何?”

    因为与你在沙海中相遇,我才得到救赎。

    沙海笑了点头道:“好啊,我喜欢这个名字,那她呢?”

    丹煦道:“今后若有人问起,你就说她是你的妹妹,你叫沙海她叫沙华,住在绿洲边的村子外,家里被马贼抢了,父亲死了母亲被马贼抓走,只剩下你跟妹妹,是被我从街边捡到的,记得吗?”

    沙海道:“嗯,记住了。”

    “以后沙华长大了,我会将实情告诉她。”丹煦道。

    “为什么?”沙海不解:“她知道这些事,可能会接受不了。”

    丹煦道:“她有知道实情的权利。我既已决定留下她,便做好了承受最坏结果的打算。”

    丹煦将沙华抱出,用奶片化了水,喂了些后,便怀中抱着小的,手上牵着大的走出地道。

    不料,黄沙上已经有人在等着她了。

    那人双手交叉在胸前,表情玩味地看着丹煦。

    丹煦抱紧怀中的沙华,又将沙海护在身后对那人道:“司乾?你怎么会在这儿?”

    司乾笑着:“怪不得不让我烧。”随即忽然变脸,呵斥道:“你不知道自己是谁吗?你是杀手,是他们的灭族仇人,是你杀了他们的父母!你是疯了?还是傻了?留下这两个孽种以后翅膀硬了来杀你吗?”

    丹煦不说话,她无话可说。司乾说的对,而且她根本没能力抚养这两个孩子。

    沙海紧抱着她的大腿,被司乾吓得有些发抖,丹煦腾出一只手,摸摸他的头以做安慰。

    司乾走上前,抽出背上的剑:“让开,你下不了手,我来。”

    丹煦道:“不是的,他们不是柯丘族人。”

    司乾不听辩解,长剑已至,丹煦背过身,以身为墙,护住沙海沙华:“你先杀我好了!”

    司乾道:“你以为我不会吗?”

    “我救了你多少次!我给你挡了多少次剑!你个忘恩负义之徒!”丹煦将孩子们抱在怀中,吼道。

    她与司乾出任务时,两人也算经历过生死时刻,说起来多少有些同修情谊。

    虽然她不保证阴晴不定的司乾,会不会顾念旧情,或者根本不会管她死活。

    她这话一出,司乾也怒了:“就是如此,我才不能眼睁睁看你行差踏错。违背鬼君的下场你自己清楚!”

    “你不说我不说,鬼君不会知道!”丹煦回头看着司乾:“他们是被柯丘族抓来祭祀的孩子,柯丘族将女婴碾碎抽男童的血用来祭神。他是流浪乞讨的孤儿,这个女婴是弃婴,他们不是柯丘族孽种。”

    丹煦看见了司乾眼神里的犹豫,乘胜追击道:“帮我保守秘密,我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

    司乾握剑的手颤抖了一下,丹煦看准时机,用手指夹住剑刃,将剑移开了。

    司乾问:“任何条件?”

    丹煦点头:“当然。”

    司乾忽然笑了笑,欣然答应了:“好啊。”

    丹煦对司乾爽快的答应了有些意外,但他本就一会一个样,让人捉摸不透,丹煦也没想太多。

    司乾答应帮丹煦证明这两个孩子是他们一起在绿洲外的村子里捡来的,丹煦打定主意要将他们带在身边。

    司乾道:“天圣教的孩子们都要先去地牢历练,男孩子还好说,这家伙还在吃奶,你怎么带回去。”

    丹煦道:“我自会去跟师尊说明,我的白虎宫不缺养两个孩子的米。”

    两人拖着两个孩子,待天大亮才回到客栈,商貉看他们回来,还带着两个娃娃,吓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丹煦解释:“刚刚捡来的。”

    商貉问:“带回去?”

    丹煦点点头。

    商貉看司乾也在,便没有怀疑丹煦的话,毕竟这世道,是有很多孤儿弃婴:“街上那么多小鬼,你捡的过来吗?”

    丹煦知道商貉多少有些生气,万一槐筠怪罪,这两个孩子会死得更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