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

作品:《唯玉归一

    喻锦安自然是不信的,但他知道丹煦性格倔强,必定不会那么容易交代,也不再多问,只道:“以后不许碰水,要碰水的事儿我来。www.luanhen.com

    “那怎么行?不说洗衣做饭,日常洗漱也都要碰水。”丹煦道:“而且我这真的快好了。”

    喻锦安道:“所以说,你就安心住这儿,别去什么阿纯姑娘那了。里面通铺那么大,睡五六个男人都行,我们扯块布给中间隔开一人睡一边不就行了?然后洗衣服我来,洗菜洗米我来,你洗漱我给你裹毛巾,等你手好了再说别的。”

    “不……不不不行。”丹煦连忙摆手:“我怎么能和你睡一屋呢,绝对不行。”

    喻锦安还是坚持:“那你睡里面,我在外面打地铺。”

    “你受伤了,怎么能睡地呢。”丹煦道。

    喻锦安听了此言,立马捂住左肩,皱紧了眉头,一副很疼的样子。

    丹煦连忙扶着他,关切道:“我去找岑仙姑!”

    喻锦安抓住她:“别去!我一看见她就更疼了。刚刚一阵抽着疼,这会儿好些了。”

    “真的?”丹煦表示存疑。

    喻锦安一脸虚弱地道:“你看,你也说我是伤员,你走了留我一人在这儿,晚上死了都没人知道。”

    他越说越伤感,就差哭出声了。

    他说的也有他的道理,他为自己伤成这样,丹煦是有责任照顾他的。

    “那好吧,我在外面打个地铺。”丹煦思虑再三,答复道。

    喻锦安吃完了饭,还麻溜地将碗洗干净。之后两人便开始收拾房间,扫地掸尘,晒稻草。www.6zzw.com到了傍晚,喻锦安将收回来的稻草分了两份,给丹煦在外室铺了个地铺,至此一夜无话。

    时至第二日晨,丹煦早起准备前去与赵大叔和阿纯姑娘约好的地点,喻锦安自然也跟着来了。

    赵大叔见了喻锦安招呼道:“傅小公子,身体可好些?”

    喻锦安还不太习惯这个称呼,呆了片刻,露出了他标志性的讨喜的微笑:“好多了,谢谢大叔关心。”

    大叔赶车,板车上拉着喻锦安、丹煦、阿纯姑娘,四人迎着朝阳,上了路。

    阿纯姑娘活泼开朗,逮着喻锦安问话儿:“你是道士?”

    马车一路颠簸,震的喻锦安左肩伤口一阵阵疼,可这是他死皮赖脸自己要跟来的,遂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忍着假装不痛,阿纯姑娘又来搭话,他心中是不想多理睬的,可丹煦对这两父女十分客气,昨天也一直说是救命恩人云云,让喻锦安不好再怠慢,只能耐着性子陪笑道:“正是。”

    “你真的是岑仙姑的师兄吗?”

    “非也。”

    “非也?”

    “就是不是。”

    阿纯姑娘捂着嘴笑:“你们道士说话,都这么难懂吗?”

    “非……”喻锦安也字未出口,又改口道:“不难懂。”

    阿纯姑娘又问:“你当道士几年了?”

    “满月抓周抓到的拂尘。”

    “那是几年?”

    丹煦在一旁听着都觉得尴尬,假笑着接话道:“哈哈哈哈,十六年。”

    “当道士要一直在山上修行吗?可以吃肉吗?可以娶媳妇儿吗?”阿纯姑娘好似对道士这种生物十分好奇。

    喻锦安转过头对丹煦一个劲儿的使眼色。

    丹煦哄着阿纯姑娘道:“我小弟他不是普通道士,是那种俗家弟子,可以娶媳妇儿的。哈哈哈哈,我还想着什么时候有弟媳妇儿呢。”

    喻锦安在一旁陪笑:又不是和尚,什么俗家弟子。

    丹煦编的身世漏洞百出,为了不再让阿纯姑娘多问,她只好转移话题道:“大叔,您家这马挺不错的呀,哈哈哈。”

    这三个哈,哈得她自己都尴尬。

    赵大叔赶着马车笑道:“咱们山里人家,靠着这马运些土产进城换钱银的。”

    一般人家养一匹马一年花费不小。

    阿纯姑立马自豪的道:“我阿爹打猎很厉害的,还会挖参。这马叫飒儿,我阿爹说是给我的陪嫁。”

    丹煦跟着阿纯姑娘一起笑,这次不是恭维的假笑,她能感受到阿纯姑娘内心的欢喜和自豪。

    赵大叔回头看了看阿纯,眼中都是对女儿的疼爱:“你这丫头,胡说个啥,人家傅家姐弟是见过世面的大人物,你这一匹老马,有什么好在人面前炫耀的!别笑掉人大牙。”

    阿纯姑娘鼓鼓嘴:“阿爹本来就很厉害,飒儿也就是我的陪嫁,我又没说错。”

    “是是是!”丹煦笑道:“不过啊你阿爹最厉害的地方不是会打猎也不是会采参……”

    阿纯姑娘不解:“那是什么?”

    丹煦道:“是生了一个既漂亮又古灵精怪的女儿呀!”

    阿纯姑娘脸腾得一下红了上去,娇气地哼了声后,立马关住了话匣子,缩在角落连往丹煦这边看都不好意思了。

    丹煦笑着逗她:“阿纯姑娘,我是说真的,我要是男人,就向你阿爹提亲,给你娶回家去。”

    阿纯抱腿坐着,将脸埋进了膝盖:“去去去!谁要你娶!谁要你娶!”

    丹煦笑着瞄了眼喻锦安,喻锦安的眼神传达出了:干得漂亮四字。

    自此一路阿纯姑娘都没再说话,喻锦安靠在稻草堆上睡了一觉。

    丹煦则又闭目想寻寻自己的气海有没有恢复一丝丝儿。

    她的功体属火,更有天生控火的天赋,修习越深越能感受体内火能日益强大。可自气海被吸空后,这火能也消失无踪,她昨晚还明显感到了体内有股寒气流窜,这是之前从未有过的。

    槐筠会以一种异蛊为天圣教中人做标记,吃下异蛊后,身体上会长出印记,生长部位因人而异,四护法则是会生出于所在方位对应的神兽印记。

    异蛊也是槐筠用来控制教众的方法,除了印记之外,还是一种无解的毒药,定期发作疼痛难忍,若两次未得解药,第三次发作就会身亡。

    丹煦自然也吃过异蛊,且不止一次,她所在方位为白虎,可她身上却无任何印记;从不吃解药,因为从未毒发。

    因为体内的火能,异蛊在她身上不起作用。

    可昨夜丹煦在自己的左肩头,发现了异蛊长出的印记。那如鱼鳞般成片绘出白底银纹的皮毛,虽然还未成型,也能看出是一只白色的虎头。

    丹煦想或许是自己功体不再,原本惧怕火能的异蛊,在火能消失后,再次活跃了。如果真是这样,恐怕离自己第一次蛊毒发作,应该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