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5 为难

作品:《晚风残

    “好,今天的课就讲到这里。”尹笛霄略显轻松地关掉了白板上的课件,“大家都散了吧。”学生们听到了男人的指令不自得松了一口气,他们有些索性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自己酸疼的腰肢。显然是被这些枯燥的乐理知识折腾得七晕八素。

    “总算是下课了。”连一向以学霸著称的任书朋都有一些按捺不住的样子,但贺北凡倒不觉得有什么,他最近一直都在为学琴的事情而愁苦,因而才会显得有些伤神。男孩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书包便准备离开,走到讲台边的时候却被尹笛霄叫住了。

    “北凡,你留一下。”男人说着又显得有些漫不经心的样子,“你先别着急回家,和我来办公室一趟。”尹笛霄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贺北凡自然也不明白他究竟在想些什么,自己却是一副惊讶的样子,“啊?”他一脸的疑惑,但想起自己最近这段时间的表现,随即又安静了下去。

    “怎么了?我叫你,你很惊讶吗?”尹笛霄的语气很冷,北凡最近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让男人失望至极,所以他也并不打算给他什么好脸。

    “没,没有。”贺北凡察觉到了尹笛霄的怒气,他也不愿再招惹他。只是默默地站在一边,看着尹笛霄处理着自己的文件,班里的学生都渐渐地离开了,小小的音乐室在此时变得格外的空荡,转眼便只剩下了贺北凡和尹笛霄两个人,但男人却一直低着头只顾忙自己的事情,并没有把贺北凡放在眼里。

    北凡在他的面前却不敢有一丝的松懈,尽管男孩的双肩已经被书包压得有了些酸疼,但他却仍站得笔挺,那双眼睛一直望着尹笛霄的那双脸,不明白他究竟要对自己说什么。几分钟之后,尹笛霄突然说话了,“既然音乐室现在就只有我们两个人,那就没有必要再去办公室了。”他的话语在此时听起来很是冷漠,毫无温度可言。

    “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把你留下来吗?”尹笛霄的那双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北凡,令他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这般寂静的气氛,让北凡不由得有了一些恐慌,”我不明白,还请您直说。”男孩有一种说不出的忐忑,却也没有失去该有的礼貌。在尹笛霄的面前,他是一副极为尊敬的样子,但男人却并不把他对自己的尊重当一回事。

    “你不知道?”尹笛霄翻了界贺北凡一个白眼,“行,那我告诉你。”他踏着脚上的皮鞋从讲台上走了下来,在音乐室的椅凳前坐了下来。而北凡却仍是一脸拘紧地站在一边,他抿了抿嘴,意识到尹笛霄是真的生自己的气了。

    “贺北凡,你最近怎么了?你不觉得你变得不像你自己了吗?”尹笛霄的话很难听,但好在贺北凡的承受能力也不是同龄人可以比拟的。“你看看你今天上课是什么样的状态,心不在焉,要死不活。”尹笛霄说到这里变得越发的愤怒,“来,你告诉我,你上课在想什么?”狭小的空间传来了他声嘶力竭的怒吼。

    北凡的心里很乱,但有些痛楚,他也只能一个人去承担,并不方便对尹笛霄说什么。所以,良久,他也没有说一句话,而是将脸颊微微地偏侧着,那双略显愁苦的眼睛望向了窗外,“没什么。”他平淡地说道,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没什么?”贺北凡若是不说话还好,他一开口后便让尹笛霄有些压抑不住自己的怒火,“这就是你对我说话的态度?问你上课在想什么,没什么。”尹笛霄随即又苦笑了一声,“贺北凡,你现在真是找本事了。”男人坐在椅子上一副大爷的样子,却没有发现少年脸颊上的拘紧与敬畏。

    “抱歉,可能是我刚才的态度不好。”贺北凡的头更低了,但他其实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毕竟,尹笛霄对他来说只能算是一个外人。他又觉得自己的话有些欠火候,既而又补充道,“我最近上课确实有些心不在焉,但我下次不会了,还请您原谅。”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贺北凡认为尹笛霄就可以放过自己了,但并没有。

    “你让我怎么相信你的话?”他的眼角一翻,显然已经对贺北凡失去了最基本的信任。他不是没有给过少年机会,但贺北凡却一而再再而三地触及自己的底线,所以,尹笛霄已经不打算再忍耐他了,“我说了你多少次,你听了吗?”尹笛霄厉声责问道,“你说说你,昨天你上课发呆就算了,你今天还这个样子,一点悔改的意思都没有。”他越说越觉得生气,“贺北凡,你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没脸没皮的。”男人说着停顿了下来,他喘了口气,想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

    “尹老师,我承认我的确做错了。”贺北凡也是一个要面子的人,而尹笛霄如此过激的话语显然已经刺激到了他的自尊,“我一定会改。”男孩说到这里又仔细地去观察尹笛霄的眼睛,却没有得到丝毫的谅解,便明白男人的怒气并没有削减。因而又颇为知趣地说道,“请问,我怎么做,您才肯原谅我?”北凡似乎已经足够卑微了,他在祈求师长的原谅。或者说,只要尹笛霄能够消气,给他一张好脸,那么他贺北凡做什么都是愿意的。

    “你犯了错还这么理直气壮吗?”尹笛霄自然没有把北凡卑微的态度放在眼里,“贺北凡,你改归改。你认为我很好说话对不对,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地犯。”他叹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更加的严肃了,“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你既然犯了错,就应该得到惩罚。”

    贺北凡没有想到尹笛霄竟会揪着自己这么会错误不放,这未免太小题大做了,但这对尹笛霄来说却不然,北凡是自己是最看重的学生,他自然是恨铁不成钢。但尹笛霄倒也想不出什么好招,他不说话了,像是在思考着什么。而贺北凡呢,他的心里七上八下的,手心里的冷汗在不知不觉中又冒了出来。尹笛霄从未这样对自己说过话,更没有惩罚过他。少年越想便越觉得心慌,尹笛霄会让自己做什么到现在为止还是个未知数。

    良久之后,男人说话了,“去,把琴架上的琴谱给我拿过来。”尹笛霄说着冲贺北凡递了一个眼色,少年又哪里敢怠慢。他匆匆地走到钢琴前,小心翼翼地取下了那本册子,虽然夜夜苦练,但现在北凡却一点底也没有。

    他手中拿着那本琴谱却不由得颤抖,北凡的心里慌极了,但却又不失礼貌地将琴谱双手递到了尹笛霄的面前,眼睛里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慌乱。尹笛霄却不知道贺北凡的想法,他接过琴谱很是随意地翻了几页,但又觉得这些曲目对于贺北凡来说实在太过简单,便又有些不满意地向后翻找。此时北凡倒是安定了下来,看着尹笛霄的那副架势也是要为难自己一番,也罢,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索性静下心来。

    而面前的男人也停下了手,他的指尖停留在琴谱的一页上,“就它了。”尹笛霄说着,又将那本泛黄的册子递到了北凡的面前。贺北凡略显慌张地拿了起来,“《暴风雨小调》,这……”男孩说着,不免有些为难,这是他不曾上手的曲目。更何况那冗长的钢琴谱看着就有些棘手,他便站在原地,迟迟不肯挪步。

    “怎么了?没学过就不能弹是不是?”尹笛霄自然料到了贺北凡的措手不及,但他也不会给他留后路,“那你的自学能力呢?临场发挥的能力又在哪里?”在男人的逼迫下,北凡似乎已经来到了悬崖边上。他并不想解释什么,只是拿着手中的琴谱默默来到了钢琴前。

    少年将那本有些陈旧的册子又放回了琴架上,动作显得无比的轻柔。事已至此,北凡也不打算再慌乱下去,他在琴凳上坐定,慢慢地整理好自己的思绪,努力把心态放得更平和一些。

    “好了,开始吧。”尹笛霄不耐烦地催促道,似乎贺北凡做的那么多准备工作都是白搭,他倒是走到了音乐室的窗台前,拿起了那支他几乎不会使用的教鞭,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这或许算是一种威摄吧。

    即便没有任何的准备,北凡还是努力让自己轻松起来,他长舒了一口气,而后将修长而有力的双手放在了熟悉的黑白键上,他不敢再拖延时间,只是大致扫视了一下琴谱便开始了弹奏。尽管这支曲目更像是一种刁难,但北凡也在集中精力地应战,心思变得无比的缜密。

    钢琴声在空荡的音乐室里奏响了,琴凳上的少年坐得很是笔挺,那双手开始了优雅的跳跃。尹笛霄却不知是时候站在了他的旁边,那双眼睛就一动不动地盯着贺北凡的手。虽然凡很用心,但钢琴曲的难度实在令他有些吃不消,因而错误便在所难免。

    “什么音?什么音看清楚了。”尹笛霄的耳朵异常的敏感,似乎容不得半点失误,“刚才那个音是这么弹的吗?”男人的话音刚落,贺北凡的手指就挨了狠狠一鞭。正所谓十指连心,这种突如其来的疼痛感竟让男孩有些无所适从,他落在黑键上的手指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

    但这点小委屈对贺北凡来说似乎不算什么,他把错音的地方又重新弹过一遍,便接着往下走。然而,还没有弹几句又出错了,但北凡并没有意识到。尹笛霄却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细微的错误,男人的态度也变得越发严厉了。

    “你自己看看这是什么节奏,这弹几拍?你在干什么?能不能用心一点?”随即,贺北凡的手背又冷不丁地挨了一下。这一鞭似乎比刚才要重许多,钢琴声忽而停了下来。手背上是一道显而易见的红印,但北凡并没有说什么,下一秒他又恢复了正常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