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50节 生灭由己

作品:《极限警戒

    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极限警戒2150节 生灭由己( )    沈约一掌将恶斗的两个李玄霸击得灰飞烟灭,再是信手一掌,居然又让两人复原,一切如同神仙法术般。

    裴茗翠见状,错愕难言,再望向方才多出的那个李玄霸,神色难看。

    她自信自己的判断,此间李玄霸众多,唯有身边这个方是她认知的李玄霸,她以为沈约让李玄霸死而复生,对李玄霸的真确信不疑,可真相却是——激斗的李玄霸仍在,而且仍旧那么真。

    沈约望向女修,轻淡道,“你会不会说我这是妖人法术?”

    女修故作悠然道,“你能够承认就好。”

    沈约叹息道,“你极为擅长借力打力,自己永远处于高峰之上,看起来悠然自得。”

    女修却少了那种感觉。

    沈约再道,“可事实上,你知道自己将败了,是不是?”

    女修沉默。

    “你无法奈何我,同样奈何不了如今的裴茗翠。”

    沈约说出关键,“你始终利用李玄霸蛊惑裴茗翠,拖住了裴茗翠,这是权术惯用的法门。利用人性一切可以利用的地方,让世人为他们效力。包括——恐惧、贪婪,愤怒,甚至悔恨、怜悯,和爱!”

    裴茗翠咬牙道,“我不懂。”

    沈约不急不缓道,“你不懂,我就说与你听。”他知道如今已到最佳的时机。

    你永远无法唤醒装睡的人,你也无法告诉一个痴迷爱情幻相的人——他始终是被利用。

    一个不想学的学生,你哪怕请来万千名师,也会逼他远离学习,可对于裴茗翠这种人,开悟只需要一个契机。

    “你的每个念头,并不一定会转为现实。”

    沈约凝望裴茗翠道,“但在这奇特之地,你的每个念头,如果加持上你强大的意愿,就会成为一段现实。你肯定曾经无数次设想过,如何营救李玄霸,但可惜的是……不是你不给他机会,而是他不给你机会。”

    裴茗翠惘然点头。

    “若不在这里,过往就是过往,只余怀念。”

    沈约叹息道,“但在这里,你每次设想的营救,都会成为一段开始,然后以你认为的李玄霸死亡为终结。你认为的终结,却会反复的重演。”

    略有沉吟,沈约又道,“举例来说,你以为柳絮随风飘落已是终结,但柳絮中藏的种子却会再度萌发。”

    他再度念了遍咒语,有波纹向无穷无尽处扩撒,更多裴茗翠和李玄霸如恒河之沙般延展开来。

    裴茗翠见状目瞪口呆,半晌才道,“这就是……我的念?”

    沈约点头道,“不错,你应该没有听到女修的解释,她说的丝毫不错,一弹指就是四百念之多,你在此间一住就是五百多年,因此你的念,已数不胜数。这无穷无尽的因缘,都是因你而生……”

    他微凝片刻,似等裴茗翠回答,可见裴茗翠仍在思索,终于道,“你方才认为我杀了李玄霸,悲痛欲绝,但听我说李玄霸未死,心又生念,因此这新增的李玄霸,本是因你意念之故。你在生死之念中,再创了一个李玄霸,只此一例,你就应该知道,这里无尽的因缘,本是你亲自产生……”

    裴茗翠长吁了一口气,“因我生,当然就可因我而灭。这就是你说的佛不度人,人自度的道理?”

    她终究聪慧过人,明白了沈约不是兜兜转转,而是在和她强调一个道理。

    大道至简,可就因为太简,反倒让人不信、不能明白,于是沈约只能从各种角度来开启对方的领悟,进而开启对方的心智。

    裴茗翠才华横溢、计谋过人,可正因为这样,她反倒尽心向复杂的方面思考,同时感觉到沈约的复杂。

    但杂由她起,沈约一如既往。想到沈约方才所言“你自你错,对我无扰。你自你赞,与我无关”等语,裴茗翠更有领悟。伊始的时候,她只觉得能说出这种言语的人心如霁月,可霁月仍需去雨方见,沈约更像是“如如不动”。

    沈约露出微笑,他就在等裴茗翠主动想通此事。道理千万,但只有真正想通的,才能变成自身的精神食粮,“很好,你终于悟了。佛或可灭你幻念一时,就如我灭李玄霸的一刻,但真正能清除你幻念的,却是你自身的清醒和努力。”

    裴茗翠扭头四望许久,终究收回了目光,缓声道,“我这般,是否可算罪孽深重?”

    女修眼中有寒光闪动,但终究没有开口。

    沈约摇头道,“救人如何会有问题?有问题的,从来都是利用那些善良的行为。人有三念——善念、恶念,不善不恶念,此间念可成种,种可成因,因再结果。恶念生生不息,如地狱轮转般永无终结,可善念却是入道之阶梯,辨清疑惑,醒悟,不过是一念之间。”

    裴茗翠眸光闪动,半晌双手合十,轻声道,“还请阁下再教我真正入道法门。”

    “你不妨回头看看。”沈约和声道。

    裴茗翠扭过头去,就见到无穷无尽的裴茗翠中,竟有小半都如她般合十的举动,不由讶然。

    “她们由你念生,自然由你念行。”

    沈约开示道,“入道法门千万,可根本无非是正心净行。身合菩提念、心如莲花开。临虚兜天界,疑尽果自来。”说罢微笑再道,“咒语在真,既明真意,亦复何疑?”

    裴茗翠眸光中光华渐凝,真心感激道,“多谢指教。”然后她盘膝而作,轻声道,“嗡玛尼贝美吽。”

    女修一怔,她本以为裴茗翠会悟得九字真言神通,就想看看裴茗翠运用的结果,不想她念的竟是大明咒。

    咒语出,裴茗翠身上竟有光华散出,光华如漩涡向四周旋去,那些段因缘中人见状,有吃惊错愕,有闪避躲让,有的竟如裴茗翠般,同样盘坐。

    盘坐的裴茗翠一遇那漩涡,尽数消散。

    女修脸色终变,因为不过顷刻,难以尽数的裴茗翠居然少了极多,而这种消失不是一个个,甚至可是是成群式的消散。

    “拦住你们的爱人。”女修叫道,头一次有声嘶力竭之感。

    众李玄霸愕然,有不由伸手去拉身边的裴茗翠,但转瞬之间,发现曾经的拥有、化灰般的存在。

    转瞬间,漩涡居然去而复返,带着呼啸回归,尽数涌到裴茗翠身前消散。

    难以尽数的裴茗翠,片刻后,居然尽数消散,只有那念咒的裴茗翠缓缓站起,神光熠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