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 2 部分

作品:《春色满城

    .

    .,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奶焓估鋈说氖郑氖质悄茄娜峄磕邸:未右芟胱牛缓笫炝返亟肀叩呐税猓艚舻芈e∷杩竦厍孜亲牛馐钦媸档那濉:未拥氖炙嫘乃刈拍橇阶夥澹娜榧∈悄敲唇磕巯富t谒炝返氖质葡拢俏109鎏痰匕啄凵砬旃炫ざ牛3黾贝俚卮5?

    何从的手开始向下滑去,越过一马平川的腹地,扫过黑亮蓬密的草丛,来到那处令人的桃源d前,那里正有亮晶晶的汁泉涌而出。何从的手指在桃源d边溜了一圈,带起一丝亮晶晶。

    “啊,快点要我吧!”女人发出梦呓一样的声音。

    何从也不客气,挺枪立马冲锋,狠狠地后,海浪开始涨潮,在一波一波地潮声中,不时清晰而又模糊地听见她在海浪中嘶喊:“何从,你今晚好疯哦!我……我……好喜欢!”

    是的。我的天使丽人,我也好喜欢这种感觉!何从像是得到糖果奖励的孩子,耸动得更卖力了。之后,浪潮更急了,一次又一次的,让身下女人由细密而又急促地喘息声转为高亢的嘶叫,再转回细密而又急促地喘息声,然后渐渐变成若有若无的在喉咙内发出的几乎细不可闻的声。

    当火山由海底喷薄而出的那一刹那,何从不由自主的喊了出来:“芳,我的天使丽人……”

    身下的女人这一刻也再次达到,身子一颤,肌r一阵紧缩后突然松软,瘫软在,过了好一会后,才醒转过来,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这个时候,何从还未从她的体内抽身而出,双手紧紧地搂紧这具娇柔地胴体,生怕一松手这娇躯就会从他眼前消失似的。

    正在体味着的感觉的何丽,突然想起刚才最后关头何从喊出的那句话,于是双手捧起何从的脸,问道:“何从,你刚才好像叫了一句什么,芳?天使丽人?”

    像是美梦突然被冷漠而残酷地惊醒,何从一个激灵!所有未来得及消退的激情在那一刻被冰凝!

    ——睡在他身下的女人竟然不是他梦中的天使丽人苏玉芳。而是这个与他睡了一年多的脸上有几颗豆豆的林豆豆。

    “怎么是你?”何从沮丧地说。下t也在那一刻从她身体里迅速缩回自己的地头。

    “你想我是谁?啊?天啊!枉我一心为你,你却背着我在外面乱搞女人?还把我想像成了她?难怪我说你今天晚上比平时更厉害了!”

    林豆豆开始哭起来,时断时续抽抽搭搭的,如鼓槌一般一下一下地敲击着何从的内心。

    “我错了吗?”

    何从问自己。但是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真的很喜欢那个刚见了一面的苏玉芳。他想,“我不应该把林豆豆想像成她。我应该要在苏玉芳自己的身体上爆发我的激情!这样,我就不会听到林豆豆的哭声了。”

    在林豆豆的哭声中,何从靠在床头点了支烟吸了起来。后,靠在床头抽支烟,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林豆豆也曾说过,后他靠在抽烟的样子很,很男人味。她很喜欢。

    何从很想安慰一下林豆豆的,至少应该让她不要哭了。但是却不知该怎么安慰她。总不能对她说,我刚才是不对的,我不应该在的时候,把你想像成别人。为了表示歉疚,我可以和你林豆豆重新再做一次。

    先不说林豆豆能不能接受他的这种安慰,这也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嘛。不管林豆豆愿不愿意再和他重做一次,但他的根本就没再来一次的意思。它比何从还害怕林豆豆的眼泪,垂头丧气地躲在下面。所以何从只能看着林豆豆的眼泪伤心的飞了。

    在林豆豆的抽泣声中,何从大口大口地抽烟,想借此来掩盖什么。而在烟雾中,苏玉芳渐渐向他走近,她的脸时而清晰,时而模糊,仿若就在他的身边,却总差那么一点距离,似乎接近了,却又远了!而耳边的抽泣声渐渐远去……

    无敌分割线

    狼友们,如果觉得好看的话,就给点收藏和推荐、鲜花之类的吧!你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呀!

    春色满城章节:第四章 被拒绝了【求收藏和推荐】  收集:234(:。23490。)

    第二天早上,何从出人意料的醒来很早。不到8点就自己醒了。林豆豆已经上班去了。一张字条横在还留有她泪痕的枕头上:

    何从:

    我给你做了早餐,放在桌子上。我不知道你醒来的时候,还需不需要它。也许你醒来的时候该是吃中午饭的时候了。但我又怕你醒得早,肚子饿,所以还是给你做了你喜欢吃的j粥。我上班去了,本来想吻下你再走的,但看你睡得香甜的样子,我知道你一定是梦见你的什么天使丽人了,我也就不好打扰你的好梦了。唉。我不明白,我对你这么好,为什么你的心不能放在我身上。真希望昨晚只是我做了一场恶梦而已!

    爱你的豆豆

    唉。肚子就算不饿,看了她的这个留言后也会饿啦。何从决定,还是好好地享受一下林豆豆的j粥吧,不吃就太浪费了!

    吃完早餐,何从感觉浑身腻腻地难受,就光着身子跑到浴室里,打开花洒开始冲凉。当那细密的水珠洒在那健康富有弹性的上时,何从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他实在搞不懂。林豆豆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儿?西江那么多男人,以她的条件,完全可以找一个比他更好的男人呀?为什么她就一定要跟着自己呢?

    站在浴室的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左右看了几次后,何从开始有些自我陶醉了:

    “我今天才发现原来我生得挺有男人味的嘛。个头虽然不是像姚明那样很高大威猛,但肌r够结实;脸蛋虽然没有港台明星那么有型,但也楞角分明的。特别是胯下这条黑紫色的独眼龙,这可是那些明显有钱都买不来的宝贝呀!”

    “也许,还有一点主要的。林豆豆在阂第一次做那事的时候,已经不是了。之前她和多少个男人,我不得而知。问也是问不出来的。但当时我因为也很需要女人,所以也没在乎这些了。也许因为我不但生得靓仔,在那事儿上可能比她的前任男人要让她更满足些,所以她才不愿意让我离开她。”

    “当一个男人,如果只是因为这一点让女人觉得他有价值的话,那也的太可悲了吧?”

    “可是,我还有什么能让女人觉得我有价值的地方呢?学历?金钱?才华?的我什么也没有!”

    想到这一点,何从内心感到沮丧无比。是呀!如果只有在性方面才能让女人觉得他有价值的话,那他该怎么让他的天使丽人喜欢上自己?难道他何从要跟她说:“苏玉芳,你应该喜欢我。因为,我能让你在享受到前所未有的欢愉!”

    苏玉芳不一巴掌将他的脸打成猪脸才怪!

    可是,男人要想让一个像苏玉芳这么美的女人动心的话,最起码也得有不经过她尝试就能打动她的某些条件呀!比如金钱,比如才华,或者看得到的前途!就算不是现成的绩优股,也得是只潜力股吧!

    这些能从外围打动女人的东西他何从都不具备,该怎么进入内围,让她知道何从还有一样女人觉得自己在百无一用之外,毕竟还有一样可取之处呢?

    唉!站在镜子前,何从越想就越丧气。真想将这镜子砸个稀巴烂。可是他不能砸。这是林豆豆的东西。林豆豆才是它们的主人。她才可以名正言顺的叫它烂就烂。如果何从叫它烂不是不可以,只是他想林豆豆一定会和昨天晚上流一样多的泪。所以,他决定做一回好人,不让林豆豆流多一次泪。

    于是何从决定从今天开始努力钻书,争取通过自学考取一个大专文凭。可是手里捧着自考的教材(人家兜自考的文凭在人才市场都获得承认,比电大文凭),他却怎么也没心思看下去。再说,看了也不一定能考回个自考文凭。可是不百~万小!说,这日子该怎么打发呢?

    百无聊赖中,何从突然想起有几天没有去网吧上网了。

    对了,去网上找我的天使丽人去。说不定那个阂聊得来的天使丽人,就是那天阂一起吃饭的天使丽人苏玉芳呢!何从心里美滋滋地想着,便锁了门直往网吧奔去。

    总是在以为可以遇见天使丽人的时间,却偏偏遇不上她。天使丽人不在网上了,何从一时找不到感兴趣的聊友了。而西江国际网社区论坛是那么冷清,也没意思。在网上东游西荡了一阵,天使丽人的头像还是灰色的,也没有回信过来。面对着那灰色的头像,何从的思绪开始漫无边际。于是他打开博客,开始写日志。一边写,嘴里还一边念叨着:

    “是谁写过这样一篇文章,说什么上网只为等你?难道我现在上网只为等我的天使丽人?我的天使丽人就是苏玉冰?不然我怎么会在见她一面之后就想着她,甚至连时也错误的将豆豆当做她了?”

    “是谁说过‘忙碌的人们都是一样的忙碌,的人却各有各的’了?哦,记起来了。是我曾经在西江国际网社区认识的一个当时在社区最火的叫痞子陈的人说的。后来他因为而沉寂了。他走了,那个社区也就少了很多热闹了。因为,社区里许多可人的美眉都是他的妹妹,都跟着他离开了那个社区。”

    “是的,的人各有各的。在大街上茫然地走着,看着身边的人游魂一样飘来飘去,我知道,他们也阂一样,只是他们用匆忙的脚步来掩饰自己的内心的空虚而已。我在他们当中穿c,却无法融入到他们当中去。他们也是,每个人都是一个的个体。都在这条街上飘荡,恨数的人擦肩而过。”

    “的气息侵蚀了这条街的每一个角落。商铺里传出的嘈杂的声音,比这苍白的阳光更要苍白。”

    “林豆豆。苏玉芳。一个是我拥有的,一个是我追求的。”

    “人生也许就是这样,不断的追求,不断的拥有,也不断的失去。”

    “苏玉芳。对了,是该吃中午饭了,打个电话札出来一起吃饭吧。要想得到她,光想想是不行的。必须要付出实际行动。”

    说到做到,写到这里,何从点了发表后,便掏出手机,拨通了苏玉芳的手机号码。

    “今天中午?不好意思哟。今天中午我已经约了人了。要应酬一个客户……”她后面说什么,何从没听进去了。第一次主动约自己心仪的人,竟然被拒了。何从感觉到很没劲。

    路过一家肯德基时,不由自主地走了进去。里面乱哄哄的,一些人拖家带口的,在这里用垃圾食品来填充他们的家庭快乐;一些恋人在这里假装斯文地咀嚼着他们的快餐爱情;一些结伴而来的女孩子,一手拿着纸巾,一手拿着炸j腿啃得满嘴是油,形象全无。

    我干嘛要来这样一个乱糟糟的地方呢?何从问自己。

    在里面转了一圈,他终于明白自己不需要肯德基。但是去哪里填饱饥饿的肚子呢?

    无敌分割线

    狼友们,如果觉得好看的话,就给点收藏和推荐、鲜花之类的吧!你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呀!

    春色满城章节:第五章 蓝色妖姬【求收藏和推荐】  收集:234(:。23490。)

    西天的余晖在蓝天上抹下最后一丝无奈的辉煌后,夜色慢慢将大地覆盖起来,这个世界开始真正变得忙碌起来。灯红酒绿的背后,人们的眼睛充足了电,寻找着各自己的猎物。

    何从拖着疲惫的双腿,像游魂一样在这处处充满的夜色中游荡,似乎与这繁华的夜世界有些格格不入。

    是什么,让他变得如此黯然失魂?

    一整个下午,何从都在打苏玉芳的电话,而每次的结果都是对方用户已关机。中午出去陪客户应酬,下午就关了机?这其中不能不让人产生联想。而产生这种联想的后果是,他感到自己的心莫名其妙的很痛。百无聊赖中,他又想到了网络。坐在网吧里,登录qq后,天使丽人还是不在线!

    何从于是跑到聊天室去找人聊天,找到一个都是西江人的聊天室。刚进去发了一会儿呆,就有一个叫e夜的女子阂他招呼:

    “嗨,猪猪,你的名字挺特别的哦!你也在西江吗?”

    这女人真是废话,不在西江他干嘛要跑到这个同城聊天室来?

    “你的名字更特别,一夜呢。一看到就让人热血!”

    “是吗?嘻嘻,你在西江哪里呀?”

    “我就在城区呀。怎么,想让我一夜呀?”

    “是呀。猪猪,是你过来找我还是我过去找你呀?保证让你骨头吨麻麻的,真正体会到的滋味!”

    “倒,你该不会是要收钱的吧?”

    “这个嘛,当然啦,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呀。也不贵,才200元嘛。200元就能买来的享受,你何乐而不为呢?”

    我靠!何从对着电脑骂了一句,200元是不贵,但那是相对有钱人来说的。

    而且,何从就算不在乎这200元钱,也还没堕落到去买春的地步。至少,有林豆豆在,他暂时还不会处于性饥荒状态。

    何从突然对网上聊天没了兴趣,当然如果天使丽人在线的话,那又另当别论。可是天使丽人不在线。

    算了,还是玩游戏吧!何从于是从桌面找到了那个叫做热血传奇的游戏。

    这年代,除了金钱和女人,就是网络游戏能让年轻人热血的了,你看网吧里那么多人,在游戏里玩得昏天黑地不知时日,就证明了这年代游戏和女人一样好玩。

    谁知何从屋漏偏逢连夜寸,刚进去游戏没多久,就碰上一个红名的家伙发狂乱杀人。于是,就不明不白地牺牲了。身上最值钱的几件装备也给爆掉了。再进去,又被秒杀了。这下几乎一穷二白了。

    “,我的装备呀!”何从恨不得一拳砸烂键盘,“什么人嘛,真的!”

    再也没心情玩下去了。何从又回到了热闹而的大街上。

    他不停地给苏玉芳打电话,可那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

    长这么大,何从还从来没有试过这种失落感。连高考失败,都没有让他感到如此沮丧。

    唉,人的要是没有联想和想像力就好了。其实,何从也想过,苏玉芳的手机可能是没电了。但是,这个想法马上又被他否决了。一个公司跟单,手机怎么能够因为没电而关机呢?要是公司或者客户有事找她而找不着,这不是典型的博炒鱿鱼吗?当然,一个女人说去应酬客户,并在不能关机的情况下关了机,就不得不让人想入非非了。

    看着暧昧的灯光下,一些女人做作地靠在男人身上走路,何从就想骂人,甚至想打人。当然,他不能指着他们骂。如果这样做的话,就一定会有人在这条街上躺下来,那个人当然是被他骂的人。你想想,被人指着你鼻子骂娘,你会怎么做?除了一眼看出对方不是自己能招惹得起的,基本上都会爆发肢体冲突。而何从却是最不怕和一般人进行肢体冲突的了。读书时没少打架,现在虽然不在新沙镇,但新沙镇的中学生之间仍然有着他的传说呢!他不能随便去打人。至少,他不想去派出所里蹲着。所以,尽管心里想拿那些他所认为的狗男女出气,但最后还是很好的控制了自己。

    就在何从准备回去,将林豆豆哄一通的时候,裤袋里的手机响了。

    一定是苏玉芳给我回电话了!何从感觉到自己的心情突然一下大好,连忙掏出手机,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原来是江州的一个叫做碎碎的网友来西江出差,晚上要他放血请客去酒吧泡。

    “行啊。虽然兄弟我很穷,但作为地主,请你喝酒还是没问题的。嗯,嗯,先说清楚了啊,只管酒,不管女人啊。好呀,没问题呀。这样吧,你自己打车到东区的蓝色妖姬酒吧来。对,蓝色妖姬。好呀,我等你呀。

    何从之所以选择到这个酒吧,一是他就住在东区,醉了的话回去睡觉也方便些;二是这家酒吧的老板和他是熟人,在网上认识的女网友。由于大家都在西江,于是便从线上发展到线下的朋友关系。因为她的网名叫蓝色妖姬,所以她让何从就以“妖精”这名字称呼她。

    蓝色妖姬酒吧就是妖精不久前才开的。也不知是不是懒得取名的缘故,还是对蓝色妖姬这个名字情有独钟的缘故,反正妖精就用网名做了酒吧名。她开了酒吧后,就在网上向何从发了邀请:“我在东区开了家酒吧,是我的网名,蓝色妖姬,很好找的,什么时候有空就来我这里放纵堕落吧!”于是,何从就开玩笑地管她叫“妖精,放纵堕落吧”。期间他去过几次,感觉还挺不错的。

    妖精人如其名,生得像妖精一样,迷人,勾魂摄魄。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何从一看到她就马上产生了一种联想:“这妖精功夫一定很厉害,一定是媚死人不偿命的。要是能和她进行一次深入的沟通交流就好了。”

    当然,何从也只是纯粹地想和妖精进行超友谊的“沟通交流”而已。如果要娶她做老婆,何从肯定不愿意的。听说媚功太厉害的女人,能伤男人的身子。是他愿意的,但因而死可是没人愿意的。但妖精虽然迷人,但却并不轻易地放弃最后的阵线。虽然平时也和何从打打口仗,玩玩语言暧昧,但当何从想来真格的时候,却每每没有攻破妖精的最后一道防线。

    譬如有次在酒吧里喝酒时,何从借着酒意,色迷迷地盯着妖精说:“妖精,我真的很想知道你那谷地上,是长满了芳草,还是寸草不生的荒土呢?”当时妖精就媚笑着说:“猪猪,想入非非了吧?嘻,我这酒吧是贷款开的呢,你要是现在能马上帮我还清贷款,我就让你做酒吧的老板,妖精我嘛,警屈自己一下,做个老板娘吧。老板不但可以看老板娘的芳草谷地,还能跃马提枪纵横驰骋呢!怎么样呀?”

    何从当场就哑火了。

    当然,那是在遇上苏玉芳之前的事了。

    自从那天在丰怡园湘菜馆遇上苏玉芳后,何从就把妖精忘到脑后了。他现在一门心思地是想着怎么把苏玉芳弄了。

    春色满城章节:第六章 像拍苍蝇一样给踹飞【求收藏和推荐】  收集:234(:。23490。)

    碎碎的个头很大,和他的网名一点都不相符。长得一脸人模狗样的官相,挺着个不算大的肚子,一看就知道是机关里做领导的人。做领导的一般都比较有钱。

    何从一看到碎碎,心理就不平衡了。心想,应该我放他的血才公平。可是,他是西江人,是地主,人家从江州远来是客,他怎么好意思放人家的血呢?

    见面寒喧了一番后,两人上楼进入了妖暗的“蓝色妖姬”。在大堂里靠近舞池的地方选了个位坐了下来后,要了两打百威。

    碎碎平时去酒吧,基本上都是在ktv包厢里的。而在江州本地,他是从来都不去酒吧里泡的,因为身份原因。晚上要出去娱乐,也只会去夜总会的ktv房。只有出差去外地了,才会和朋友们去酒吧泡泡,感受一下年轻人的激情。当然,按照国家的干部标准来说,他也是青年干部。

    蓝色妖姬酒吧的舞池设计得很特别,是梯形的。舞台最低,然后一级一级地直到墙壁。最后一级和他们坐的吧位一样高。这样,要是下去蹦的话,得下楼梯进入舞池。

    这个时候,舞台旁边的主持人正在拼命煽动那些红男绿女们的情绪。而疯狂的音乐在dj的c控下更显疯狂,让舞池里的男男女女群魔乱舞,拼命地摇头耸,像着了魔似的。

    而在他们旁边,有几个染红头发的美眉可能因为舞池里太多人了,就在这楼板上对着柱子扭动着。

    在这样的环境中,何从的情绪也受到了感染,也不由自主的摇头晃脑起来。摇了一会儿后,突然想起,应该叫妖精出来陪碎碎喝两杯。当然,不会白喝的,如果她看到帅哥心情好的话,说不定又可以来这里免费消费一次。

    想到做到。何从马上给妖精打了电话,然后和碎碎说:“我等下给你介绍一下,这家酒吧的老板,妖精。”

    “妖精?呵呵,这名字挺吸引人的,该不会是个恐龙吧?”碎碎说。

    “恐龙?绝对的美眉!等下你就知道了!”何从又补充了一句:“像狐狸一样勾人却又吃不到嘴的妖精。就看你有没有本事给泡上了。嘿嘿。”

    妖精很快就来了。扭着水蛇一样的腰,来到他们面前后,她的注意力一下就放到了碎碎的身上了:“哟,猪猪,今晚还带了帅哥来呀?看样子今晚不会白吃白喝了!”

    “你个妖精,弟弟我大好形象就被你一句话给破坏了呀!这个是我朋友,碎碎,从江州来西江出差。”何从打趣道:“妖精,碎碎很帅吗?好像还没我帅吧?你要便宜别人,不如先便宜了弟弟我呀!”

    “碎碎?你就是碎碎?可是公安网上的大诗人来的哦,迷死过不少美眉呢?今日一见,果然魅力四s,挺有男人味的!”妖精的两只眼睛放出了光。

    “你以前在公安部门做过?你以公安网上叫什么名字呀?”看得出来碎碎阂一样狐疑。

    “我以前在市交警支队上班呢。因为某些原因被双开了,为了混口饭吃,就在东区开了这家酒吧。我的网名嘛,就叫蓝色妖姬呀,不过,我不写诗的,你也从来不会注意我这样的无名者哦。”

    两个人开始兴奋的聊了起来。

    倒。一对狗男女。把我晾在一边了。何从心里酸酸地,充满了醋意:“什么叫做诗人?纯粹就是湿人!重色轻友的有异性没人性的湿人,雅称诗人。碎碎就是诗人,白天在网上是诗人,晚上在生活中就是湿人。哈哈,湿人,又咸又湿的诗人。湿人,当然不可能全部可以做诗人的,但诗人,就一定都是湿人。”

    “你这是什么狗p歪论呀?”碎碎还没发表意见,妖精倒是先替他打抱不平了。

    于是,喝了几口闷酒后,何从又说:“你们都没阂过说原来你们都在公安里当差呀?以后小弟如果不小心犯了差错,就靠你们罩着了!现在我就不妨碍你们亲热了,下去混水摸鱼去了。”

    “去去,真是猪嘴里吐不出象牙的。”妖精嗔笑道,那迷人的风情,让何从的小腹没来由地涌起一股。只可惜,看得到吃不到呀!

    何从下到舞池里的时候,舞池里的气氛更热烈了。一个红毛女子在舞台上表演钢杆舞,只见她贴在那钢柱子上扭动着,时而抱着那根直直竖立着的钢杆,用她的下t紧紧贴着钢杆磨擦、挺动,超短裙不时被扭得掀起来,里棉限好,黑色镂花边的小内内让人想喷鼻血。

    看到这情景,何从立马挺枪致敬。当然不止是他了,估计这里的所有看到这一幕的男人这个时候头脑里都会想马上把她给压在身下吧?

    为了不让“”扫兴,何从跳了上去,和这个红毛女子扭在了一起,两人碰了几下后,就抱在一起用站姿做起了“爱”。何从那高高昴起的“”隔着裤子和红毛女的“小妹妹”玩起了亲密接触。

    随着这种刺激的亲密接触,何从明显地感觉到,红毛女下面的温度和湿度在不断上升,真要命!这时候,全场嘘声一片,所有的人都疯狂了。人头汹涌的舞池里,不时有女孩子的尖叫刺穿昏暗的灯光,让人知道她刚刚被陌生的男人“关照”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头发染成绿色的混混跳了上来,拿皮包骨的手指嚣张地指着何从的鼻子:“丢海,我的女人你也敢泡?你赶快给我滚,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不然老子就打断你的腿!”

    对于这种不知死活的小混混,何从从来就没放在眼里,遇上也从来不会手软。用俗话说,那就是一个字,打出去!

    “你个二五仔,哪个j婆的腿没夹紧把你给漏出来了?”何从向来推崇言行合一,边说着左手就闪电般伸了过去,一把抓住他的脖子,再一耳光扇过去:“看来你老爸戴的不是绿帽子,是纯钢做怎么也打不破的的绿头盔吧?生下你这个野种,竟然也是一头绿!”

    说着还不解气,对着这小子的两只眼睛分别送了一拳:“让你窜!的,出来混竟然不带眼睛的,什么人也敢招惹!”

    十秒钟内,这绿毛小子便成了国宝熊猫眼,脸上还留有五条指痕。

    “国宝”一边呼痛,也一拳冲何从迎面打来。何从一把抓着他打过来的拳头,一扭,马上就听到鬼哭狼嚎声。

    “叫你的给我窜,给我嚣张!”嫌不过瘾,何从对着这小子的下腹就是一脚踹过去!就像拍飞一只苍蝇一样,绿毛小子在惨叫声中被何从一脚给踹飞下了舞台。为女人冲动,这一脚估计他得有一个月不能再找女人了!其实,这一脚,何从还是控制了力道和方向,不然,位置再下移三寸,力道再加重一分,估计这小子的得j飞蛋碎性功能完全丧失。

    绿毛小子在地上捂着肚子鬼哭狼嚎,还不忘放出狠话:“妈……的,唉哟……有种……你……唉哟……别走!唉哟……我不找人唉哟……废了你,我……唉哟……就不是……东区……唉哟……小绿狮!”

    “你尽管放马过来吧,我全接着!”就这身板儿,经不得两下打,还小绿狮呢。何从才没放在眼里呢。

    绿毛小子从跳上台到被踢下台,还不够三分钟时间。周边很多人还没反应过来。直到被何从一脚踢下后,人群才反应过来,尖叫声疯狂响起。而刚才和何从“”隔布亲密接触的妞儿,吓呆了似的木然站在台上。

    这个时候,看场子的保安过来了,将那绿毛小子像死狗一样给拖出去了。主持人也上来将早就准备好给表演者的礼物——一个毛毛熊玩具,送给那刚才还很疯狂现在却不像呆j一样的红毛女子,这女子才反应过来,突然抱紧何从:“帅哥,你太猛了,我爱死你了!”

    “可是我不爱你!天天被小混混s扰的日子,哥伤不起!”说着,何从一把推开她,下了舞台。确实,他对这类女人不怎么感冒。不是怕麻烦,而是怕戴数不完的绿帽。

    看到何从往楼上而去时,主持人继续煸动下面的人员上舞台去激情表演。

    上得楼来,碎碎和妖精还在亲热的交谈着。

    “猪猪,没想到你这么猛呀!”看到何从上来,妖精一脸诡笑,“那红毛女子够味儿吧?要不今晚你带她回去好好享受?小费姐姐帮你给了,怎么样?”

    “千万别。我可消受不起。刚才还没真刀真枪的接触,就有人不开眼地跳上来护花了!虽然被我打下去了,等会儿还不知有没有麻烦上身呢。”

    “你那么能打,怕什么?”

    “双拳难敌四手,猛虎也架不住狼多呀!如果等下有人找麻烦来了,你可要罩住我哦,怎么说你也是当过差的,又是这里的老板,我作为客人,你有义务保护我的安全的!”

    “呵。你是客人,刚才被你打下去的就不是我这里的客人了?”妖精笑着说:“不过,你放心吧。刚才是我让保安将那不开眼的东西拖出去扔大街上了。敢在老娘这里闹事,当老娘是吃素的?你就放心喝酒,放心下去陪那些激情美眉跳钢管舞吧!”

    呃。好吧,何从被妖精的话给雷倒了。老娘?多生猛的自称呀!

    刚好这个时候楼上有个只穿了条三角裤衩的猛男在一个吊在楼顶上的钢制笼子里表演,一脸傻笑的做着各种动作展示他的肌r。何从于是转移话题:“呵,楼上还有猛男表演呀。你两个j夫妇怕我影响你们的好事呀?我就偏要影响你们的好事。不要当我透明,来陪我喝酒!我今天烦了一天了!”

    “哟,还有什么事能让我们的猪猪烦呀?”妖精一脸八卦表情。

    “没什么,玩色子吧。”

    玩到两点钟酒吧打烊的时,虽然像妖精说的那样,没人来找麻烦,但妖精和碎碎却给何从找了不少“麻烦”——他都到厕所吐了三次了。何从内心认为妖精和碎碎沆瀣一气,所以诈起色子来,都是他输的时候多。他也不想想,人家那可是多年浸酒吧ktv练出来的功夫。

    打烊后,碎碎扶着何从坐进了妖精的小车,妖精和碎碎一起把他送到了住的地方,说了声我们回去了,就一溜烟跑了。

    “这对狗男女,今晚一定会勾搭成j吧?看他们那样子就知道,今晚一定有儿童不宜的故事上演。”何从内心又不平衡了。他可是想吃妖精这块肥r好久了,奈何总是只能吊在嘴边,看得着吃不着,还不时发出的香气勾动你的馋虫。现在想着碎碎一来,就可能将这块香美的肥r吃到嘴里去,他心理能平衡吗?

    春色满城章节:第七章 不行了?【求收藏和推荐票】  收集:234(:。23490。)

    站在门口,被晚风一吹,人也清醒了不少。何从开了门进去后,发现林豆豆还没睡,正躺在百~万小!说。一见他进来,仿佛忘了昨晚那档子事了,满脸堆笑的说:“老公,你又去哪里喝醉了?快去冲个热水凉吧,人会舒服点。”

    林豆豆一管何从叫老公时,表示两人又要少不了一番盘肠大战了。

    冲了个热水凉后,何从感觉舒服了不少,但还是有些头晕。这个时候,林豆豆又像蛇一样偎了上来,一双柔嫩的手在他的上滑动,口里呢喃着:“老公,你让人家等得好心痛呀。老公,我好想你……”

    想着碎碎和妖精这个时候可能正在上演的好戏,何从一时也来了兴致,就一翻身骑在了林豆豆身上,吻上了林豆豆的唇。随着何从贪婪的着林豆豆的,两人的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何从将林豆豆的睡裙掀起,双手伸进去熟练的按上了林豆豆的。

    娇嫩细滑的在何从大手中不断变幻着形状,林豆豆个子虽然不大,但是却着实不小,何从最喜欢的也就是林豆豆的两座r峰,虽然难以一手掌握,但却更让何从喜欢。那是男人心照不宣的满足感呀!

    当何从将林豆豆的睡裙褪下进,其火热的嘴唇也在林豆豆的胸前寻找到了目标。如婴儿一般叼住林豆豆的两颗小葡萄轻吮慢戏的,从舌尖轻轻打着旋儿磨擦到最终疯狂的,林豆豆死死地抱住何从的头颅,将他紧紧压在自己的胸前,难以抑制的声伴着沉重的鼻息,让何从的双手忍不住滑向了林豆豆的下腹。

    林豆豆穿睡裙睡觉时,里面一般都是真空状态,这样方便何从行事。所以,何从的手直接滑过平坦的小腹,进入那片湿热的芳草地,钻过草从,顺着湿意探入了那香滑温热正汩汩流出清泉的谷地,摸上那粒蚌珠。“啊!”林豆豆忍不住长吸了一口气,下面那微微张开正分泌汁水的蚌r,也忍不住刺激,像金鱼嘴儿一样一张一合地。她的手也迫不及待地抓向了何从的那条昂扬耸立的黑紫独眼龙,轻轻捋动着。

    何从这时也忍不住了,深吸了一口气,下得床来,双手抬起林豆豆圆滑的瓣放到床沿上,架起她的两条长腿,那条昂首怒目的独眼龙向前轻轻一送,“哧溜”一声,便进入了那条熟悉的金鱼嘴儿,粗壮火热如通条一般在林豆豆身体甬道内往返冲刺,每次都翻动着蚌r并带出一片水花泡儿。地撞击发出清脆地响声,浪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如涨潮的海水一样将林豆豆瞬间淹没……

    “啊!老公,我好喜欢你疯,就像昨天晚上那样地疯狂……”

    林豆豆可能怎么也想不到,她的这一句话带来的后果有多严重。正在奋力冲刺的何从头脑里顿时想起了苏玉芳,想起了她今天下午的手机关机,而想到这些后,他的下t突然由蓬勃变得软缩了……

    好事没法进行下去了,何从只好兴味索然地将林豆豆的双腿放下来,那萎靡不振的独眼龙也从林豆豆的那条温热的秘道里退了出来。

    “老公你怎么啦?”刚刚享受过一波的林豆豆见何从突然偃旗息鼓了,忙关心地问道。

    “我不行了。”。

    “怎么会这样呢?刚才还好好的嘛?”林豆豆一边说,一边试图用手恢复何从的雄风。可是,不管她怎么弄,何从的就是没反应……

    次日上午何从被窗外哗哗的雨声吵醒后,睁开微微发涩的眼睛,就看到林豆豆坐在桌前流泪。而桌子上放着一碗他爱吃的j粥,已经没了热气了。何从不知道昨天晚上是如何睡着的。但昨晚上一定是没睡好的,现在眼睛还有些涩涨。他只能清楚地记得自己当时吸了很多的烟,林豆豆在烟雾中低低地抽泣着。

    现在林豆豆还在流泪,只不过是坐在了桌子前。而地上的烟头早就被她清扫干净了。翻了一,何从想起来,感觉到头有些昏,还有些痛。林豆豆没有发现到何从醒来了,她还坐在桌前,垂着头流她的泪,弄得桌子上湿了一大块。见此,何从又闭上眼睛装睡,陷入痛苦的思绪中。

    完了。我不行了。我不行了,林豆豆一定在考虑,是否要阂分手。这个时候她一定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

    真是悲哀呀!我还没有得到苏玉芳,怎么就不行了呢?我还年轻呀!

    “豆豆,我不行了,是不是?”何从觉得不能再装睡了。这个问题他必须面对。

    “不,何从,你昨天只是太累了,又喝了许多酒。你行的。你一向都很棒的。你要相信自己。”林豆豆见何从醒来,忙擦干了泪痕,说。

    希望只是昨天太累了喝醉了才会这样子。何从想,如果苏玉芳这个时候在这里,我一定会雄风万丈的。一想到苏玉芳,还在被子里的下t竟然又有了反应了。

    我还行!何从惊喜万分。

    是的。林豆豆说得对。我要相信自己!可是,什么时候,我才能拥有我心中的天使丽人苏玉芳呢?想到这,何从又开始失落起来。

    那次失败后的连续几天,何从都和林豆豆进行不断的尝试。林豆豆手也用了,口也用了,也推拿过,也含过了,虽然当时来了,但入港不久,就又不行。但是林豆豆并没有嫌弃,虽然她曾经要何从不要离开她的理由是她需要的滋润,但是在何从不能给她的滋润的情况下,她竟然没有另外去找一个男人,也没有在何从面前流露出半点厌烦的表情来。而是积极的和他沟通,并以扣去当月奖金的代价请了几天假陪他看医生。

    这让何从很感动,面对林豆豆的时候,竟然产生了愧疚感。

    虽然医生也看过了,?

    b春色满城最新章节 103619春色满城ab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