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 5 部分

作品:《春色满城

    .

    .,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来的西瓜刀斩在肩膀上。

    受了伤的何从真的愤怒了。长这么大,打了这么场架,他何从什么时候被人拿刀砍过?

    因愤怒而双眼发红的何从,抓着“小绿狮”握刀的手腕往自己身前一带,同时抬起脚一脚踢在了“小绿狮”的裆部,将他踹飞出去的同时,也将他手上拿着的西瓜刀给抢了过来,朝刚才劈砍自己的两个人直过去。

    那两个人被双眼通红的何从给吓了一跳,眼看着何从的刀劈过来,胆气一卸,竟然也不接招,而是转身就逃。

    另一边,“小绿狮”倒在地上,双手捂着裆部鬼哭狼嚎,痛苦得在地上滚来滚去。这次他算是真的废了,两个蛋蛋都被踢爆了。当然,这时候,没人会去关心他了。因为,有了武器在手的何从,不但不逃了,反而杀入了那群混混当中。那群混混们正自顾不暇呢,谁还有心去管“小绿狮”的死活呢?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就是这个道理。

    反倒是街边围观的不明真相的群众,对“小绿狮”发生了兴趣,纷纷拿手指着躺在地上不停翻滚的“小绿狮”发出各种感叹:

    “唉,拍个电影也不容易呀!”

    “这小伙子太敬业了,别人都砍到那头去了,他还躺在这里继续表演!”

    “是呀,这年头临时演员可比那些正式演员所谓的明星们敬业多了!”

    “这年头哪个行业都是如此啦。拿最少工资的临时工干最多的活,背最多的责任。”

    “也对呀,新闻里报道某某行政事业单位的负面新闻时,无一例外的那些坏事都是临时工干的,那些上班玩游戏、刁难群众的人,都是临时工。”

    “那那些正式职工都干什么去了?”

    “普通职工喝茶看报拍苍蝇,或者拍领导马p也行。领导干部就去唱歌打牌玩女人,侍候比自己还高高在上的领导。”

    围观群众突然由临演将话题扯到临时工,进而再扯到现在的公权机关的政风行风上去了。

    就在群众们兴致勃勃地谈论着昨晚哪个领导又在小夜轩包了间ktv房,叫了五六个女大学生去陪侍;哪个领导又在西苑酒店大摆酒席收受贺礼时,三辆警车闪着警灯开了过来,呼啦啦下来了四五个警察和十几个治安员。

    “都别动!”为首的一个队长模样的警察,朝天开了一枪,大声喊道:“将凶器都给我放下,蹲在地上,双手抱头!”

    东山狼的混混们一听,都乖乖地扔掉了西瓜刀,双手抱头蹲在了地上。

    何从见状,也扔掉了抢来的西瓜刀,和东山狼的混混一样,双手抱头蹲在了地上。一边蹲下来,一边嘴里嘀咕着:“叫人家都别动,却又叫人家放下凶器双手抱头蹲在地上。这警官脑子不好使吧?”

    街边本来正在围观的群众,一见警察都出来了,围观的兴致就更高了。甚至有些商铺的店员们都跑出来围观了。治安员们见状,忙大呼小叫着驱散围观人群。

    林豆豆这时也跑了过来,一眼便看到何从蹲在那里,背上撕了一道口子,衣服都被血水染湿了。

    “啊,何从你受伤了!”林豆豆心里一急,便不顾治安员们的阻拦,扑到了何从的身边,将何从的头抱到怀里,泣声道:“何从,你没事吧?流了好多血。”

    “流血了?见红了?哈哈,见红是好事,证明是第一次呀!哈哈……”这个时候,何从还笑得出来,“放心吧,我没事。嗯,真的没事,就是有点辣辣地。”

    而一边队长模样的警察,不满地对身边的警察说:“怎么搞的,连个女人都拦不住,放她冲进去了?”

    “小姐,你干什么,快到一边去,不要阻碍我们执法!”一个警察见队长不满,赶快冲上前来,就要拉开林豆豆。

    谁知林豆豆反而转过头来冲他吼道:“医生,赶快叫医生!”

    那警察被林豆豆凶凶地样子弄得一愣,往“小绿狮”躺着的地方一指,“我们已经叫了救护车了。那边有个受伤严重的。”说着又看了看何从背上的伤势,“这点小伤口没事,等下医护人员来了,消消毒包扎一下就行了。”

    “除了受伤严重的,其他的全带回去调查。”这时,为首的警察队长下了命令。

    春色满城章节:第十八章 姐姐,你很美  收集:234(:。23490。)

    虽然那警官说何从的伤势较轻,不用送医院。但在报警人林豆豆的坚持下,何从还是被送到了医院里。

    经过一番检查后,医院确定了何从除了背上的一道刀伤之外,身上没有其它受伤的地方。警官拿着医院的疾病诊断证明书,将何从和林豆豆一起带回东区分局刑警大队录口供。

    由于防止串供,所有被带进来的人都被分开来,分别由不同的警察进行讯问。

    一个辅警将何从带到一间讯问室里,让他坐在沙发上,告诉他等会有人来给他录口供。那辅警也顺便坐在何从的对面,他还负有看护何从的任务哩。

    好在没等多久,就有人拿着讯问笔录进来了。让何从没想到的是,负责给他录口供的竟然是一漂亮女警。看肩上的警衔,还是只有两颗星星,连条杠都没有。应该是毕业没两年的新警官。看到那警帽下娇美的脸蛋,以及裹在警服里的高耸的双峰,何从差点没把口水给流出来。

    “警队里竟然也有如此美色?”艰难地将口水吞咽下,何从心想。但是想想妖精原来也是在警队里做警察的,也就释然了。虽然女警们大多姿色平平,但不可否认的是,还是有那么一些美女选择了做警察这一行。

    那进来准备给何从做笔录的女警,一见何从色色的样子,心里得意的同时,又免不了一阵气愤,心想:“这小流氓,一看就是个色胚,不是个好东西,难怪会被东山狼的那么多人追着砍。”

    何从要是知道这警花心里此时的想法,一定会大叫冤枉的:“我是色胚不假,但我那东西确实是好东西呀。保准你试过之后赞不绝口天天想念呀!”

    女警这时在桌子前坐下,打开电脑,开始给何从录口供。

    “叫什么名字?”

    “何从。”

    “性别?”

    何从被警花的问题给雷倒了,“警官姐姐,这不明摆着的嘛!”

    “别废话,我问什么,你就答什么。”

    “好吧。男。”

    “出生日期?”

    “1990年9月16日。”

    “户籍所在地?”

    “西江市新沙镇红星路西四巷5号。”

    “工作单位?”

    “待业青年,没有工作。”

    “联系电话?”

    “139253413。”

    “我们是西江市公安局东区分局刑警大队民警(说着出示工作证件在何从眼前晃了一下),你于2010年10月17日14时05分到东区分局刑警大队接受询问。现在我们依法对你进行询问,你应当如实回答。对与案件无关的问题,你有拒绝回答我的权利,你有要求办案人员或者公安机关负责人回避的权利。以上权利义务,你清楚了吗?”

    “清楚了。”

    “你的家庭主要成员的情况?”

    “父亲,何达,48岁,个体户;母亲,梁乐诗,家庭主妇。我是独生子,家中无兄弟姐妹。”

    “你的个人情况以及个人简历?”

    “我叫何从,男,1990年9月16日出生,汉族;高中文化,尚未婚配。家有自建楼房一座,出租屋若干间,现住西江市新沙镇。高考落榜后,诸事不顺,未找到满意工作,因此待业在家。”

    “今天中午12时10分许,你在松苑路和一帮社会无业人员发生械斗。请你将事情的起因、经过,陈述一遍。”

    何从便将自己和林豆豆去精品店里给老妈选购生日礼,出来后便被一帮身份不明的人手持西瓜刀追砍的事情讲述了一遍。女警花又就一些细节性的东西做了询问。何从也配合地有一说一,有二说二。表面上态度老实得不得了,其实心里早已经把面前警花从头到脚给yy了一遍。要是这个女警有读心术的话,估计会把何从给打得变猪头让他妈都不认得。

    “你上述所说,是否属实?”

    “属实。”

    “你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有。姐姐,你很美,可以留个手机号码给我吗?以后再有人欺负我的时候,我可以直接打电话给你寻求保护。”

    “你还要我保护?一个人面对十几二十个人,打得一人重伤住院,三人轻伤,多人轻微伤。而你自己呢,就背部受了轻微伤。”女警听了何从的话后,不禁一阵气结。

    “好汉架不住人多,猛虎架不住狼多。找个女警罩着,有备无患嘛。美女警官姐姐,你就从了我吧!”一不小心,何从就说漏嘴了。旁边的辅警大哥,也被何从的无赖表现给弄得忍俊不禁,但又不敢笑。

    女警登时柳眉倒竖,呵斥道:“你给我老实点。再乱七八糟地胡说,当然我打得你妈都不认得你!”

    “我妈不认得我,你认我就行了嘛。”何从嘴里嘀咕着,“不就是问你要个手机号码吗?至于这么暴力吗?”

    那女警听到何从嘴里的嘀咕,差点没暴走。将打印出来的询问笔录递给何从,让他看过错后在下面签名确认。

    何从接了过来,见上面记录着询问时间、地点,但询问人一栏却空着。于是也不看下面的内容,便抬头说,“我有意见。询问人一栏里怎么是空白的?没有询问人,下面怎么会有询问内容?难不成,公安局里也会大白天的闹鬼?”

    女警差点又没给气坏,心想:“你才是鬼呢!小色鬼!”一把将询问笔录抢过来,在询问人一栏里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杨柳。好名字,人美,名字也美。请问,美女警官姐姐是‘折杨柳。百鸟啼园林,道欢不离口’的杨柳,还是‘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的杨柳?”何从摇头晃脑扮作吟风弄月的诗人样问道。其实心里却在想,如果是“折杨柳。百鸟啼园林,道欢不离口”的杨柳,那就是y荡无比,不但喜欢群交,还喜欢口交。如果是“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那就证明她和苏玉芳一样拥有着绝世名器妙不可言。

    单纯的杨柳哪会想到何从脑子里这时已转过了这么多龌龊念头,被何从这么一夸一问,心里早就乐开了,“这小色鬼不止是人长得不错,还懂得不少古诗词嘛。为什么却连个大学都考不上呢?”心里虽作如是想,但还是装作不高兴地样子脸孔一板:“何从,这里不是你油嘴滑舌的地方。放正经点,看了没意见后就签名确认。”

    “这里不是油嘴滑舌的地方,那意思就是说有合适的地方,她还是愿意和我油嘴滑舌诶。看来本少爷果然是宝枪不倒魅力四s,美女见了无不为之倾倒呀!”何从心里臭p得意了一通。然后将笔录看了一遍,在最下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杨柳又拿来印台,让何从伸出食指摁了手指印在名字上面。

    “美女姐姐,我现在可以回去了吧?”何从心里其实在唱,“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留下来陪你度过春霄……”

    “你虽然是出于自卫打伤了别人,但是否存在自卫过度,我们还得进行调查。所以,你必须找人担保,并保证随时接受我们的传唤配合调查,才可以离开。”

    “你才z慰过度呢!不过,我保证随时接受你的召唤,保证侍弄你舒舒服服,以后都可以不用再z慰了。”这是何从内心对杨柳这句话最真实的回应。当然,想想可以,说出来就不行了。于是何从给林豆豆打了个电话。

    林豆豆早已做完了笔录,一直在大厅里坐着等候呢。接到何从的电话,立即过来,办妥了担保手续,领着何从走出了分局。

    正文 第十九章 林豆豆浴室含春

    走出东区公安分局大门口,何从深深地吸了口气:“还是外面的空气舒服些呀!”

    “你背上的伤,还痛吗?要是阿姨她们知道了,可怎么办?”

    “傻瓜,你不说,我不说,我妈他们怎么会知道?”何从对此毫不在意,“只是被刀锋轻轻地划了一下而已,这点小伤,过两天就好了。走吧,我们回去吧。”

    两人打了个车,回到住处。由于中午还没吃饭,便遇到了这档子事。何从现在这样子,去到饭店里还不把人家端盘子的小妹妹们给吓坏?所以林豆豆只好在楼下便利店里买了两桶方便面。

    进房后,何从便冲林豆豆说:“都饿死了。快泡面吃吧。”

    林豆豆便马上拆开方便面桶盖,往里倒了开水泡着。

    何从一边等着泡好的方便面,一边谋算着怎么把这一刀之仇十倍百倍的报回来。想来想去,要对付东山狼伍六,光靠自己一个人是不行的。想想吧,何从一个人就这么贸然打上门去,可能还没见到伍六的面,就先被他手底下的人给围殴倒下了,或者被闻风而至的警察叔叔请去局子里喝茶了。这都不是何从想要的结果。

    “必须拥有自己的势力!”何从心里面给自己立下了目标:“建立自己的势力,让东山狼从西江市消失!”

    “想什么呢?这么投入的?”何从心里给自己立下今后一段时期的目标时,林豆豆已将泡好的方便面端到了他面前。

    闻着香喷喷的方便面,何从一边吃一边含混不清地说:“我在想,该如何找回今天的场子。俗话说,有仇不报非君子!今天这个场子我不但要找回来,我还要让东山从狼这个世界上消失!”

    林豆豆望着何从那一脸坚决的神情,担忧地说:“他们可是臭名昭著手段残忍的黑帮呀。你一个人怎么斗得过他们呢?我刚才也在想,我们是不是要尽快搬离东区,他们今天没有得手,肯定不会就此罢休,还会找人来对付你的。万一,我是说万一的话,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该怎么办?阿姨和叔叔他们怎么办?他们就你这一个儿子!”

    林豆豆的话也很有道理。依伍六的性格,这事既然闹开了,肯定就不会这么算了。在目前自己还势单力薄的境况下,确实难以应付防不胜防的来自东山狼的报复。

    “你想得很周到,我们是该考虑搬离东区了。嗯,先别想这些了。先填饱肚子再说吧。”

    一桶方便面下肚后,何从仿佛忘掉了这档事似的,又开始嬉皮笑脸起来:“豆豆,爷要休息补个午觉,快服侍爷更衣沐浴。侍候得爷舒服了,爷封你做正妻大妇。要是侍候得爷不舒服呢,爷就让你扫地出门。”那样子活脱脱一纨绔二世祖的嘴脸。

    “大爷,就让妾身来服侍你吧!”林豆豆被何从一席话逗得开心起来,也有样学样地娇笑道。

    两人便进了浴室,在林豆豆的一双妙手下,两人很快便坦诚相对了。林豆豆将何从那破损了的沾有血渍衣服,扔到垃圾桶里。然后仔细地帮何从擦洗起身子来,在擦到后背的时候,由于怕伤口沾水而恶化伤势,林豆豆格外小心。

    何从透过浴镜,饶有兴趣地欣赏着林豆豆那专注的样子。此时,林豆豆脸上那几颗微小的“雀屎”在何从的眼里也格外生动起来。

    擦洗完后背后,林豆豆又转到何从身前,踮起脚尖给何从擦脸,那鼓囊囊的两座高峰便随着她的动作,在何从的胸前磨蹭起来。受此刺激,下面的小何从立即举枪致敬,顶在了林豆豆的小腹上。

    林豆豆突然被一条粗壮火热铁棒似的东西顶在小肚子上给吓了一跳,“你这家伙真不老实!它就不能安生一点?”林豆豆说着,便扯过花洒,便要给何从冲洗下面。

    何从突然一把抱住林豆豆,火热的唇便压在了林豆豆的同样火热的唇上,然后两条灵蛇便纠缠在一起了。直到林豆豆快透不过气了,才松开,咬着林豆豆的耳边说,“既然它不安份,你就狠狠地夹磨它!直到它安份为止。”

    虽然眼里的春意浓得快要滴出水来了,林豆豆还是有些犹豫地说:“你一做起来就很疯狂,我怕等会儿扯动你的伤口呀。”

    “不要紧,我们换个地方换个姿势不就解决了。”

    何从说着就坐在了马桶上,然后让林豆豆张开双腿骑将上来,林豆豆温软湿滑的桃源d口对准何从青筋鼓涨刺向天穹的独眼龙向下一坐,“哧溜”一声便严丝密缝了。何从双手有力的扶着林豆豆的两片圆润嫩滑瓣,配合自己忽深忽浅地运动起来。

    林豆豆飞散的秀发随着她疯狂地骑乘动作,在因极度兴奋而鲜红如血一般的脸庞两边飘动;胸前的那一对白兔,也随着林豆豆的激;情上下蹦跳着,简直是太香艳了。何从忽然低下头凑到林豆豆的胸前,将一座峰尖含在了嘴里,吮磨着。而下面的动作丝毫没有放缓。也许是第一次在这种环境下欢爱,林豆豆几分钟后便达到,像是被耗尽了全部精力,瘫软在何从怀中一动不动。

    “我还没s呢,怎么办?”看着林豆豆一脸地满足再也不想动的样子,何从急了。

    “我用嘴帮你弄出来吧!”

    何从便站到了浴镜前,林豆豆便跪坐何从身前,温润的香唇含上了那独眼龙的蘑菇头。

    好一幅香艳的仕女含春图呀!何从看着镜子里林豆豆那生涩的动作,忍不住感叹道。在这种心理和生理的双重刺激下,何从终于达到了至高点,滚烫的蛋白物质便喷入了林豆豆的喉咙。

    完事后,两人便小睡一会儿,以补足精神。可怜的何从,不能像以前那样四仰八叉,只能侧着身子或者趴在睡了。

    睡醒后,已是下午5点钟了。何从给苏玉芳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回新沙给老妈庆祝生日了。而且这几天可能都会留在新沙陪陪家人。

    然后便和林豆豆收拾了一下,打了个出租车回新沙。先去采蝶轩提出生日蛋糕后,然后回到那已阔别多月的家中。何从压根不会想到,就这回来给老妈庆祝生日一趟,也会让他赶着一场艳遇。

    正文 第二十章 天使丽人要看何从表演爱情动作片

    何从带着林豆豆一回到家里,便看到一些亲戚都来了。何从便忙不迭地给各位亲戚打招呼。

    “小阿姨,一段时间不见,你又变漂亮了,看来最近的日子过得挺滋润。”

    “臭小子,嘴巴里抹了糖呀。你什么时候和豆豆结婚呀?到时候阿姨给你封个大利市!”

    “快了,快了。诶,三舅父,看你春风满面,最近不是走了桃花运,便是财运亨通。有好处别忘了分润一些给你这个外甥我呀!”

    “你小子,满嘴放炮,什么桃花运,让你舅妈听到了,我就是桃花劫了!”

    何从挨个儿,给所有的亲戚都挑好听的话说了一遍,一时间大家都欢喜无比,本就喜庆的气氛更是充满欢声笑语。

    今年是老妈的四十一岁大生辰(南方过生辰和北方不一样,南方过生辰有十逢一为之大,比如十一岁,三十一岁,都是大生辰。北方是满十为大生辰,比如四十大寿之类的),一些主要的亲戚都请了,一些邻里街坊也会来喝生辰酒,家里摆了二三十围酒席。

    何从给所有亲戚都打了一遍招呼后,也没见着老妈。正四处张望呢,忽然看到老妈和林豆豆的妈妈梁惠芬一起从外面走进来。

    何从一看就知道老妈的发型是今天新做的,一头秀发给烫成蓬松的波浪散在耳朵两边,脸上因了喜庆心理而散发着淡淡地红晕,虽然半老徐娘了,但也别有一番风情。

    何从赶忙迎上前去,抱了一下老妈,说:“我回来半天了也没见你,原来你是去接人了呀。嗯,老妈越活越漂亮了,这么一个大美人,真是便宜了我老爸。”

    “臭小子,没点正经。你再不生生醒醒做人,还像以前那样整天吊儿朗当,出去惹事生非,老妈都快要被你给气死了。”

    “妈。我哪里不正经了?知道你今天过生日,我这不是连工作都不找了,大老远从城区赶回来给你庆祝生日嘛。你看,我还给你买了个大蛋糕呢。”

    “臭小子,还算你有点良心,不枉老妈那么疼你,连媳妇都给你找好了。”

    何从这才想起,林豆豆的妈妈还在旁边笑吟吟地看着呢。便立即给林豆豆的妈妈打招呼:“阿姨,你比年初的时候还年轻了,和豆豆站一块,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两姐妹呢。”

    “还是从仔会说话呀。我家那臭小子,嘴巴就没这么甜。豆豆不在我身边,你可没少欺负吧!”正所谓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中意。林豆豆的妈妈就是这样,对何从也是越看越中意,心想女儿可比自己强多了,找了个能打会说的好老公。哪像自己老公,三句话就让人倒胃口。

    “我哪有欺负豆豆呀。她欺负我就有份,不信,阿姨你问问豆豆!”

    这时候,林豆豆也和自己妈妈打了招呼,然后拉着梁乐诗也就是何从的妈妈,阿姨长阿姨短的,哄得梁乐诗好不开心。

    这时,何从的老爸何达也从外面回来了。如果不是老婆过生日,他这个时候还守在铺子里做生意呢。

    看到老爸,何从立马就老实多了。他小时候可没少挨老爸的黄金g。长年累月,积威日重,因此,在外无法无天的何从,一见到老爸便像老鼠见了猫似的,立即变老实起来。

    “老爸。”

    “伯伯,你回来了!今天阿姨过生日,你送什么礼物呀?”

    “是豆豆呀。嗯,我们都老夫老妻了,还要送什么礼物?”何达笑着回豆豆的话后,又一脸严肃地看着何从说:“舍得回来了?你什么时候才给我去好好找份工作去做呀?”

    “快了。放心吧,老爸,我一定找份好工作,不会给你丢脸的。”何从英雄气短,面对老爸的诘问,还不得不拣漂亮话说。

    “那就好。我就暂时信着你吧。”

    “你看看你,我儿子回来给我过生日,本来挺高兴的心情,都快给你弄没了!”梁乐诗见老公教训儿子,一向护子心切的她忍不住埋怨起老公来。

    “我这还不是为他好呀?人说慈母多败儿,都是被你给惯坏了!”

    “我知道你是为他好。当着未来亲家面的,也不知道拣两句好听的话说。好了,你赶快去招呼一下客人吧!”

    “你也别在这呆着,帮忙去招呼一下客人。”把何达支开后,梁乐诗又对何从说,然后拉着林豆豆和她口中的未来亲家进屋说话去了。

    在一片祝福声中,经过数轮的推杯换盏觥筹交错,生日宴终于结束了。

    酒足饭饱的何从一头钻进了自己的房间里。本来他是想拉着林豆豆一起的。但林豆豆做为何家未来的媳妇,总得在未来公婆面前表现一下,便坚决留下来,陪梁乐诗一起打扫残局清理战场。

    何从冲了凉后,躺在床;上等了一会儿,还不见林豆豆上楼来。便打开那尘封了好几个月的电脑来,一头扎进了互联网上去,却没想到天使丽人在线。看着那鲜活的头像,何从想起自己好一阵子没和天使丽人聊天了。便点了天使丽人的头像,和她聊起天来。

    何从表达了自己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相思,问天使丽人前段时间怎么老不在线。

    天使丽人告诉何从,自己已经离开东海了,前段时间由于忙着找工作的原因,所以就没上网玩。天使丽人还告诉何从,她已经来西江发展了,目前在南区一家行政单位上班,也就住在单位的宿舍里。

    何从见天使丽人头像下有个视频标志,立即发起视频。天使丽人可能在那边考虑了一下,接通了视频。

    视频里一个气质优雅的美女,正端坐在电脑前,双手在键盘上舞动。看得何从一阵心襟摇荡,发了个色色的表情过去。然后两人打开了话匣子开始。

    正当何从和他的天使丽人在视频里眉来眼去恋j情热的的时候,林豆豆也终于忙完了。看到何从在qq聊天,过来看了一眼,见视频里是个美女,就知道何从又在网上泡妞了。有了苏玉芳那回事,林豆豆也看开了,没说什么就直接找出睡衣,进浴室冲凉去了。

    天使丽人在那边见到这边有个美女晃了一眼,臼何从那美女是谁。

    “我的同居女友,漂亮吗?”何从一脸坏坏地说,“等她冲完凉出来,我就要和她上演爱情动作片了,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就开着视频让你做个唯一的观众欣赏一下我的功夫!”

    “我倒是不介意。我还没看过真实的爱情动作片呢!就看你有没有那个胆了。”

    “那你等会就好好欣赏吧。要是受不了,可以找我帮忙哦!”何从色色地说。

    春色满城章节:第二十一章 我也想要(上)  收集:234(:。23490。)

    听着浴室里传来“嗡嗡”的电吹水声,何从知道林豆豆已冲好了凉,正在吹头发。便对天使丽人说:“真人爱情动作片,猪猪雄风,枪下无敌,即将现场直播。猪你就做好观看准备吧。”“咯咯,你就使劲吹吧。等下可别三两分钟就缴枪投降了,让我看笑话呀!”天使丽人在视频里揶揄道。

    “两三分钟?我还没有低30分钟的记录呢!”

    “吹,可劲儿吹。我知道,作为男人,最怕女人说他不行了。所以,我能理解你把自己想像得无比厉害的心情。只是,你等下可不要关了视频哦!”

    “不相信?好吧,哥现在就让你看看哥的本钱!”何从冲完凉后,本来就只穿了条三角裤,现在就将高清摄像头调节了一下位置,对准了腰下部位,然后一把将三角裤扯下,那蠢蠢欲动的小何从立时弹跳了起来。

    网络那边的天使丽人眼看着何从扯下三角裤,眼前突然弹出一条青筋密布的粗壮物事,把她没给吓一跳。只见一蓬浅而密实的乱草里,一条闪发着黑紫色泽的擎天柱雄立而起,柱上凸现的青筋竟有如蚯蚓般粗大。竟然是极为罕见的绝世名器九龙拱珠。盯着那玩意儿,天使丽人只感觉一颗芳心儿怦怦直跳……

    这时候,林豆豆穿着一条薄如轻衫的半透明睡裙走了过来。何从见状,将椅子调了个方向,坐下去的时候便是侧身对着高清摄像头,之样更方便天使丽人好好欣赏嘛。

    何从坐下后,让林豆豆面向自己骑坐下来。林豆豆便将睡裙撩起,跨坐在何从叉开的双腿上,双手环住何从的脖子,香唇向何从的热唇印了过去。何从一边和林豆豆亲吻,一边隔着丝质感的睡裙,揉搓着林豆豆的胸房。

    两人亲吻了一会儿,何从便将林豆豆的睡裙往上拉起,将头埋向林豆豆的胸前,时而在那白嫩圆滑的胸肌上亲吻舔动,时而含住一粒鲜艳欲滴的樱桃吮弄,只把林豆豆给得,周身燥热,嘴里哼哼唧唧的,下面的花径早已湿得一蹋糊涂。

    “老公,快点进来吧,里面好难受,啊,我受不了,快c进来吧!”林豆豆一边用带着哀求的语调向何从求欢,一边扭动着圆挺的瓣,寻找着最佳切入点,想要尽快把何从的火热粗壮的通条纳入湿热泥泞的桃源d里。

    “好吧,就让你好好地享受吧!”何从双手捧着林豆豆的瓣往怀里一抱的同时,挺着那条黑紫独眼龙往前一迎,“哧溜”一声便入了d,“啊!”,那火热密实的满足感,让两人冬得深吸了口气。

    然后在粗重急促的喘息声中,两人便开始加大了动作,林豆豆便感觉自己如骑在汹涌的波浪潮头上,一会儿被抛上云端,一会儿又被甩下海底,一地不断冲袭而来,忍不住大声起来……

    见此香艳情景,网络那头的天使丽人下面也湿得一蹋糊涂,一边牢牢盯着视频,一边将手伸到了小腹下,嘴里喃喃自语道:“嗯,我也好难受呀。嗯,啊,我也想要!”

    春色满城章节:第二十二章 我也想要(中)  收集:234(:。23490。)

    何从和林豆豆在椅子上盘坐而战,数分钟后,林豆豆便达到了高;潮,周身发软,再也无力骑在何从的腰间上下套弄了。

    见状,何从便让林豆豆下来,然后站起身,让林豆豆伏下腰身双手抓住椅子,翘起;部,立时便露出那高高坟起的花丘,花丘上一条深涧隐现在芳草丛中,涧旁的芳草挂着露珠。何从忍不住拿起视频高清摄像头,对准了那丛花丘。凑前一看,只见那溪涧里,上端一粒蚌珠探头挺立,在春水的滋润和灯光的照s下闪闪发亮,下端溪水潺潺,层峦叠嶂的蚌r微微蠕动着,一开一合便如觅食的鱼嘴儿一般。

    视频那端的天使丽人看到这个大特写镜头后,忍不住在聊天框里输入了几句古诗给何从发了过来:“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流泉水下滩。水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听着滴滴的信息提示声,何从扭头一看,见天使丽人发了几句诗过来,明显是对林豆豆;瓣下的风光特定的描述,并表达了她此时的感受。

    何从笑了笑,“马上就要‘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了!”说着,便一手拿着高清摄像头对准了自己下面的独眼龙,一手往下一扳一松,只听“啪”的一声,独眼龙弹到了小腹上。然后又挺着独眼龙对着摄像头做了几下冲刺的动作。

    天使丽人被何从的这一动作撩拨得心痒难耐,浑身燥热不堪,想了想,又再次输入几句诗暗示何从赶快行动起来:“三青高岭峙东西,岭上风光一望齐。千顷绿畴平似掌,蒙蒙春雨动春犁。”然后剥光了身子,张开双腿靠坐在椅子上,也让何从看看她的两岭夹一涧的绮丽风光。

    何从一看这诗,就知道天使丽人催他办正事了。便一边将摄像头放回电脑桌上,调好角度,一边对着麦克风说:“什么时候有空,也让我去犁犁你那块肥美的春田吧!”

    天使丽人轻轻啐道:“要死!”但心里却像长了草似的,想像着何从在自己下面这块荒废了许久的田地里卖力耕耘的样子,小腹里一股邪火便窜向了四肢百骸,双手忍不住上下游;动,一手搓弄着那高耸的胸房,一手下探双腿间的芳草地,竭力舒缓那份空虚的难受感。

    且说林豆豆抓着椅子支着上身,早就翘起tun部等待何从的幸临。鼎炉已开,却迟迟不见那火热通条刺入。林豆豆忍不住扭头一看,见何从正拿着高清摄像头对准自己的小何从取景呢。只见他对着摄像头耸动了两下后,便将摄像头放到了电脑桌上,还说什么“什么时候有空,也让我去犁犁你那块肥美的春田吧!”

    心有所悟的林豆豆扭头一看电脑屏幕上,只见qq视频打开着,视频里,一个赤着身子的女人,正张开双腿靠坐在一张大椅上,一手在胸前揉搓,一手在双腿间的芳草地里上下探索,音箱里传来细微的呻;吟声。

    “啊,何从,你要死呀,没关视频哩!”林豆豆感觉羞死了,这种事儿,竟然被别人看了去。同时,想着何从和自己做;爱的同时,还要和别的女人视频做;爱,却又感觉到无比刺激。特别是一想到有个漂亮女人一边在视频里看着自己和何从的欢爱,一边对着视频,那份刺激简直难以言说。

    “嘿嘿,怎么样,够刺激吧?我就是要让她看着我们做呀!”何从说着,然后站到林豆豆的身后,挺枪往前一刺,便“哧溜”一声,尽根没入。

    想到天使丽人正在网络的那端观看自己和林豆豆正在上演的爱情动作片,何从就感到特别刺激,抽动得也更卖力了,把个林豆豆弄得气喘吁吁快要透不过气来。特别是想到视频里的刺激,下面的快;感似乎被放大了数倍,一浪高过一浪的快;感像潮水一般翻滚涌动而来,让林豆豆已经完全忘了自己身处何地,只知道追随着那份快活大声地呻;吟着。她已经完全丧失了自我意识,只知道被动的听凭这个比自己小一岁的男人为所欲为,甚至还毫无保留的迎合他。

    难怪古人只羡鸳鸯不羡仙了。做神仙哪有这么舒服的时刻?

    清脆的皮r撞击声夹杂着粗重急促的喘息声和声嘶力竭的呻;吟声,让室内充满了yin;靡的气息,并透过空气很快就由室内传出了室外。

    何从和林豆豆忘却一切,只管尽情地疯狂r搏。却没想到,他们尽情的欢爱,已不知不觉搅动了三个女人的春;心。

    春色满城章节:第二十三章 我也想要(下)  收集:234(:。23490。)

    梁乐诗和林豆豆她们一起清理完酒宴残局后,看着自己这个未来的媳妇林豆豆上楼去了,心里乐呵呵的,心想,林豆豆不仅人生得标致,还很细心体贴人呀。儿子日后有福了!看来我这做妈的眼光就是好呀,给儿子挑了个这么好的老婆!

    由于刚忙活完,出了点汗,感觉浑身腻乎乎的很不舒服,梁乐诗一边得意地在心里把自己赞了一通,一边拿了睡衣往浴室里走去。

    享受了一通热水淋浴后,梁乐诗站在浴镜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虽然今天四十一岁了,但镜子里的容颜就如三十出头,那张红润的脸上并没有什么皱纹,胸前的两座高峰也没有下垂的迹象,依然圆润、、挺立,微微隆起的小腹下,一蓬浓密乌黑的芳草上,沾满了露珠,煞是诱;人。

    “这些年,多亏了老公在外奔波打点生意,自己只负责照顾儿子,打理家务,才能够保养得这么好。”梁乐诗一边自恋地看着镜子里的胴体,一边感叹着,“只可惜儿子高考竟然没考上大学。现在又无所事事混日子,不知上进,让老公很不高兴呀。”

    这时候,楼上传来了男女欢爱的动静。

    “这小子!要不是豆豆帮我打扫残局,怕是早就把豆豆给压在身下了吧?这不,豆豆刚刚冲完凉,就迫不及待地开始动作了!也是的,豆豆作为女的也不知道顾忌一下,叫那么大声干什么?把动静弄得楼下都能听到。”梁乐诗知道这是自己儿子和豆豆在干好事,一边自语着,一边鬼使神差地竖起耳朵偷听起来。

    哦,其实也不是偷听,她可是站在自己的浴室里光明正大的听。谁叫那小两口动静弄得这么大,自己想不听到都不行呀。虽然给自己找了借口,但梁乐诗还是有种做贼的心虚感。

    过了大概三分钟左右吧,上面那让人耳热心乱的声音突然没了。

    “不会吧?这才三分钟左右呀。我儿子?

    b春色满城最新章节 103619春色满城ab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