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 6 部分

作品:《春色满城

    .

    .,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过了大概三分钟左右吧,上面那让人耳热心乱的声音突然没了。

    “不会吧?这才三分钟左右呀。我儿子不会就这么点能耐吧?那将来怎么满足媳妇的需要呀?”梁乐诗又禁不住担忧起来。

    想到这,梁乐诗也无心站在镜前自恋了,便取了睡裙穿上,走出了浴室。

    何达早在客人们都走后梁乐诗收拾酒宴残局时,就冲了凉。这时正在点算着今日的收入和支出呢。

    梁乐诗扭着身子走到老公身边,想把自己的担忧说出来让老公知道,却又怕老公说她老不正经,偷听小辈们欢爱。一时不知该如何说,只好怔怔地看着老公。

    何达见老婆站在自己身边不出声,便将目光从帐簿上收回来,关心道:“累了就先歇息吧。我先把今天的帐目过过。”

    虽然已是年逾不惑,早过了冲动的年纪了,但何达看到老婆那半透明的睡裙下的时,何达还是一阵怦然心动。这具身体虽然日弄了二十来年,但还是像二十年前一样对自己充满了诱;惑力呀!

    “你也别太累了!”梁乐诗对老公的关心那可是情真意切的。

    “还累不着。呵呵,现在的生活比我小的时候轻松多了。”何达把自己的目光从老婆的身上强行收回来,按压着那颗已经有些燥动的心,重新将注意力放到了帐簿上。

    梁乐诗便在老公的身边坐了下来,看老公盘算帐目和人情往来。

    这个时候,楼上又开始传来动静了。渐渐地,那动静越来越让人坐立不安。听着那“啪啪”的皮r撞击声,和夹杂其中的呻;吟声,梁乐诗开始感到口干舌燥,小腹一股邪火窜动,浑身燥热,恨不得被老公紧紧的拥在怀里好好的疼爱。

    可是看看老公,似乎并没有听到楼上的动静似的,还在清算帐目。于是梁乐诗只好暂时放下这些心思,再次凝神听起来,她甚至觉得自己能听见那粗重急促的鼻息声。下面也已经春水泛滥,湿得一塌糊涂。心痒难耐的梁乐诗紧紧夹着双腿,想要阻止那深涧里春水的泛滥。可这春泉一动,岂是你一夹紧腿就能阻止的?楼上的动静似乎越来越大,梁乐诗感觉自己的脸有些发烧,下面身子湿湿的很难受,她真想伸手进去抚慰一下,舒缓这难受的感觉。可是老公就坐在一边,她又怎么能这么做呢。可是楼上传来的销;魂蚀骨的声音,让她真的很难受呀!俗话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岁坐地吸土”,她梁乐诗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怎么受得了这份煎熬?

    “老公,帐目清算好了吗?”梁乐诗实在是忍受不住了,眼里的春意浓得快要化不开了,那声音软软得像是大病初愈一般无力。

    其实何达也听到了儿子弄出的动静。但作为人父,他也是年轻过来的,所以非常理解儿子的行为。所以也就当听不到,继续埋头与数字作战。当他听到老婆那软得发颤的声音,回过头看到老婆眼里那浓得化不开的春意时,他当然知道老婆此时心理的感受了,于是便回道:“差不多了,怎么了?”

    “老公,我也想要!”梁乐诗说着便扑进了何达怀里,一手抱着何达的腰,一手便摸向了何达的双腿间,摸到了一根硬邦邦的圆柱。何达本就有些意马心猿了,被老婆这一摸,就如同往一团烈火点上了干柴,呼啦一下便点燃了满室春;光。

    何达将笔放下,抱紧梁乐诗,来了个法式湿吻,直到梁乐诗快透不过气来,才放开老婆那火热的香唇。然后站起来,将浑身滚烫发;软的梁乐诗抱到床沿边,让老婆躺下去,将她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腰两侧,做了个老汉推车的姿势,然后提气收腰,小腹向前狠狠一挺,那硬邦邦火热如通条般的老二便“哧溜”一声,刺入了一条温热的泥泞秘道。梁乐诗那原来空虚痕痒的秘道,突然被塞得满满的,这分美妙的充实感,让梁乐诗忍不住了“啊”地叫出声来,那受到刺激的蚌r突然向内一收缩,密实滚烫的挤压感让何达一阵好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何达便收挺腰,如狂风暴雨般耸动起来。快;感便如潮水一般将梁乐诗给淹没了。也许是因为儿子正在上面和林豆豆疯狂地欢爱的缘故吧,梁乐诗感觉到特别刺激,高;潮也来得特别快,两三分钟后,便达到了高;潮,并出现了平时难得一现的潮喷。那突然紧缩的蚌r,以及一阵突然喷打在龟;头上的热流,差点没让老公何达给缴枪投降。深吸了口气,何达终于稳下阵脚,开始三浅一深地抽动起来,只把个梁乐诗给弄得如蹈云端,欲仙欲死。十几分钟后,在梁乐诗已先后来了四次高;潮后,何达也终于大吼一声,那滚烫的岩浆喷涌而出,之后便趴在了梁乐诗的身上。两人便滚到了床;上,两具胴体纠缠在一起,急促的喘息声如拉风箱般。

    过了几分钟后,两人终于缓过一口气来。梁乐诗凝神听了一下,儿子和林豆豆的欢爱动静还是一如继往,只是似乎听不到林豆豆的呻;吟声了,只有皮r相交的撞击声是那么清脆。

    “老公,咱们儿子好厉害呀。都这么久了,还没完事。”梁乐诗躺在何达怀里,娇声道。

    “年轻人嘛。想当年,我们年轻的时候,我和你一天三次,哪次不得半小时以上?现在年纪大了,缺少锻炼的身体便跟渐渐退化,不能支持这么久的高强度的运动了。”何达搂着身边这具温润嫩滑的胴体,有些自豪地感叹道。同时,手也没停着,在老婆那圆润的胸房上揉弄着,揉得那白嫩的r肌不断的变幻着各种形状。

    “老公,其实你现在也还是很厉害的。我刚才竟然达到了五次高;潮呢。嗯,好舒服呀!要不,我们休息一会,再来一次吧?!”

    “我都想再来一次,就怕下面的小弟;弟不肯起身呀!”男人上了年纪,不应期就特别长,基本上晚上弄了一次后,得隔几个钟才能再振雄风。所以何达才如此说。

    “不要紧,恢复一下t力后,我帮你把它唤起来就是了。”梁乐诗喜滋滋地道。同时,一只手便伸向了何达的两腿间,准备等会儿手口并用,一定要让小何达再振雄风花开二度。

    梁乐诗在之前听到儿子和林豆豆的欢爱声,被煎熬得难受得要死的时候,根本就想不到儿子的窗子外,有个女人比她更难受。至少,她煎熬了一阵,便得到了满足,现在还打算春风二度呢。

    而何从也压根没想到,自己的一场疯狂欢爱,不止是天使丽人这一个观众,窗帘没掩好的窗子外还有个观众呢!

    何从的妈妈梁乐诗说:君子坦蛋蛋,小人藏jj。

    何从不解,说:不是君子送花花,小人藏票票吗?

    呵呵,各位兄弟们,开个玩笑,别介意哦。再次求收藏、推荐票和鲜花!将本书收藏到书架里的兄弟,今晚林豆豆会来陪你爽,收藏再送推荐票的,天使丽人也来陪你做神仙,再送鲜花的,梁乐诗绝对有丰富的经验让你爽飞天,绝对的熟女哦!

    春色满城章节:第二十四章窗外偷窥的女人  收集:234(:。23490。)

    何丽感觉这天晚上是自己度过的最难受的一晚了。

    平时晚上,她都是回来后先冲个凉,然后去外面散一圈步,待到头发被风吹得差不多干了,便回来,躺在看会儿书,然后在十一钟前睡觉,以保持充足的睡眠,保证次日上班时精神状态良好。当然,老公过来后,她就会打破这一惯例,陪老公出去逛逛公园,然后回来调,尽尽夫妻义务,享受一下鱼水之欢。

    但今天晚上,由于房东家摆生日酒宴,人多吵闹,她就在外面多呆了一会,甚至还去一家大型商场里逛了一圈,到了近十点钟的时候,估算着房东家的酒宴也应该差不多散伙了,才拿起选好的几样女性用品,在收银台排队结了帐。

    回到出租屋来时已是十点半了,房东家的客人果然都散去了,美女房东和另一个青春漂亮的女人正在拖地,收拾残局。

    何丽租住的房间在二楼,此处原本是一个晾晒衣服的平台,后来何达为了多赚点房租前,不但把三楼的房间全部改成出租屋了,还把二楼这个露台也改造成了一间套房,和何从的房间对窗相望。何丽当初选中这间房子,便是看上了这个套间的独立性。由于周边没有其它出租房挨着,相对来说比较安静,晚上睡觉不怕被人吵,而且老公周末过来时,夫妻俩也可以不用压抑的尽情欢爱。虽然每次不超过五分钟,但就这五分钟的激情,何丽一样很投入一样很享受。女人毕竟要和男人互通了y阳气,才能有效美颜养气,使身体不至于那么快衰老。男人也是一个道理。

    何丽老公比何丽大了十二岁,目前在东海市工作,曾经希望何丽能辞掉这边的工作,过去东海那边找份工作,以结束这种两地分居的生活。但何丽感觉自己在这边的工作很开心,老板也很重视她,再说,东海瑚江两市虽然隔海相望,距离也不远,两三个小时车程就到了。所以就坚决留在了西江。而她老公,也只好到了周末便舟车劳顿过来西江一趟。真是来也辛苦,去也辛苦,中间的两晚也得辛苦耕耘。而如果碰上公司有急单或重要事情,周末需要加班时,就算想辛苦一趟都不行。而最近临近年底了,各地外向加工型的公司一般都进入了旺季,所以何丽的老公基本上一个月才能来一次,而且由于间隔时间长,她老公每次在第一次的时候都是三两下便泄了,而男人一过三十,泄了身子后可不像年轻人那样几乎马上又可以重振雄风,不用药的话,只得等几个小时再重整旗鼓c练。弄得何丽好不幽怨。当然这也怨不得她,你想想,这被挑起了,刚刚有点感觉了,对方却一泄千里了,还要告诉你,唉,好久没做了,所以泄得快了点儿。等过一会儿再做就不怕了。这所谓的过一会儿竟然是一等就是几个小时,让你陷入一种欲求不满被人吊在半空中上不去下不来的境地,你能不难受吗?能不没点幽怨吗?

    所以,何丽反而渐渐喜欢上一个月中除了老公来的那几天之外的平静生活,散散步,锻炼体;看百~万小!说,学点新知识。不用取悦谁,不会被吊在半空,虽然偶尔会空虚,会很想要,但还是能很快的平静下来,因为没人挑动。

    但是今天晚上,本以为回来就可以睡觉了。当她像往常一样路过何从的窗口时,却压根没想到,和自己住的套间对窗而望平时寂静无声的这间屋子里,竟然传出来让人脸红耳热心跳加速血y的声音。何丽知道这是平时女房东可没少夸的儿子回来了。这家伙一回来,就弄出这等动静,让人不得安生。何丽逃也似的钻进了自己的屋子里,洗了把桩脸,想让自己那s动的心平静下来。可是没用,已经空旷了大半月的身体根本巨法拒绝这种声音的,周身开始燥热起来,脸儿也烧烧的,不用看镜子,何丽也知道自己的脸一定被烧得红红的,心底深处渐渐涌现出一种渴望。何丽突然感觉到自己内心深处的渴望,羞得往被子里一钻,蒙住了头,想以此隔绝那令人脸红耳热的声音,但那声音如跗骨之蛆追着她的耳朵不放,让她再也无法平静下来了,两腿夹紧了被子在辗转反侧,那湿腻的感觉让她能感觉到内心燥动得更厉害了。

    何丽只好安慰自己,“待挨过这五六分钟就好了,这声音消失了,自己就可以安静下来睡觉了。”

    可是五六分钟过去了,那声音依然在往何丽的耳朵里钻。

    何丽突然对房东的儿子和女人是怎样的产生了兴趣。便起身轻轻开了房门,轻手轻脚摸到了何从的窗边,那清脆的皮r撞击声、高亢的女人声混杂着粗重急促的鼻息,便清晰的钻进耳朵里。何丽没有打开过道上的节能灯,虽然二楼这里就一间出租房,并且就她一个人租住,不用担心会有人看到她站别人的窗外竖起耳朵偷听。但毕竟偷听偷窥这种事是很不光彩的,于是何丽也就存了做贼一般的心理,摸到了何从的窗外。

    看着窗角透出的一缕灯光,何丽知道那是窗帘没有拉严实的缘故,便凑到近前,顺着窗帘没拉好而留下的那道缝隙看过去。

    这一看可不得了,里面香艳的场景像是磁石一般吸住了何丽的目光,让她好一阵晕眩,便再也迈不开步子了。

    只见房东的儿子站在一个皮肤白里透红的抓着椅子伏下腰身的女人身后,两只粗壮的手扶住女人的腰两侧,正对着圆实嫩滑的瓣下狠狠抽动着。那吓人的粗壮物事每一次往外抽出的时候,都翻起一片蚌r带出一道水花,直到刚好看到硕大的蘑菇头时,才又迅猛地往前一挺,便“啪”的一声全根没入,根部的毛毛上沾满了白色水沫。在这周而复始的连贯动作下,“啪啪”的撞击声中,还传出清晰的如狗舔水般的“滋滋”声。而每一次的抽出,那个就快趴在椅子上的女人便会抬起部后迎,生怕拔出后便不再塞进来似的。而每一次的探底深c,都让那女人的身体一阵战栗,同时口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声和深深地吸气声。

    看着这绮丽香艳的一幕,何丽小腹里一股邪火不可抑止地窜起,热流涌动,下面随即春水泛滥成灾,漫过那条大半月不曾有客光临的花径,湿透了两重薄布。湿湿的感觉,让何丽很难受,很想这个时候有个男人把她给压在身下狠狠地捣弄。

    滚烫的身子开始发软,何丽只好侧身靠在墙上,一边眼都不眨地继续盯着室里的,生怕漏过一丝细节;一边两只手也不闲着,一手握住了那的胸峰上,一手c进了裤腰里。何丽这才发现,不仅里面的小湿透了,连外面的睡裤都给弄湿了。这让何丽更是羞不可抑,本就燥热发红的脸更加滚烫起来,一直烧到耳朵根上。

    虽然感觉有些羞不可抑,但何丽双手的动作却没停下来,反而力度更大了。在双手的抚弄揉搓下,一阵酥麻麻的在何丽周身升腾起来。随着两手动作的力度越来越大,何丽的越来越强烈,她的目光终于从室内何从的身上抽回来,酸软的身子靠在墙上,微闭着眼睛,一边加紧手上的动作,一边想像着何从正在自己的身体时抽动,强烈的如潮水一般席卷而来,将她全身都给淹没。为了不使自己叫出声来,何丽紧紧咬住嘴唇,将那忍不住的压在喉咙里。终于迅猛袭来,何丽周身肌r一阵般紧缩,一股从未体验过的热流喷涌而出,滑过那深入泥泞秘道里的手指,冲出花径外……

    过后,何丽无力的瘫软在墙上。

    如果这个时候打开过道灯,一定会发现何丽两腿之间光洁的地板砖上,顺着她的裤腿滴了一滩亮晶晶地水渍儿。如果再蹲下去,用手指摸一下,会有滑腻的感觉,两只手指沾在一起再分开来,就会拉出一条透明的丝线来。

    过了好一会儿后,何丽终于缓过一口气来,里面的动静还没平息。她再将将目光投向室内,这时候,何从已和林豆豆转战到了。何丽只听到清脆地撞击声,和粗重急促的喘息声,林豆豆的香唇张开着,但声却只在喉咙里打转,人都快喘不过气来了。何丽好不容易舒缓过来的身子,又再一次被点燃了。她感觉自己再呆在这个窗外,就要崩溃了。可是不止双腿软软地迈不开,连那目光镀乎被强力胶水沾在了室内那两具纠缠不休的胴体上。

    到最后,何丽都搞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又是怎么样回到睡着了,而且一直到醒来之前都是在梦里度过的。梦里自己和房东的儿子纠缠不休,要了一次又一次,不知疲倦。结果是第二天早上醒得特别晚,并且感觉周身酸软疲倦乏力,眼睛感觉有些酸涩肿痛,嘴唇也有些发干发辣,可能是昨晚为了不叫出声来而咬破了。于是何丽便以身体不适,给公司打电话请了两天假,便又昏昏沉沉睡过去了。

    春色满城章节:第二十五章 何从的极品老妈  收集:234(:。23490。)

    与何丽的疲倦不堪相比,何从和林豆豆虽然也是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但却神清气爽。

    何丽既然请了假回到新沙,总不可能学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于是便要拉着何从回家一趟。何从想想,自己也没理由拒绝。这不,人家的女儿你动了,上门去拜望一下,也是合情合理。所以,也就依了林豆豆。

    两人洗漱后,下得楼来。何达早已去铺子里打理生意了,梁乐诗嘴里哼着曲儿,正在给大厅窗台上的几盆植物浇水。可能是昨晚昨晚花开二度得到了充分滋润的缘故吧,梁乐诗的脸上竟泛着淡淡的桃色泽,全身洋溢着一种成熟女人的魅力。

    听到下楼的脚步声,知道是儿子他们下来了。梁乐诗便将小水壶搁在窗台上,转过身来,一脸疼爱地端详着儿子,然后意味深长地对何从和林豆豆:“儿子,不错呀。挺能折腾的嘛。嗯,豆豆比昨天更水润更漂亮了哦!”

    林豆豆听到这话,一丝羞色便浮现脸上。她知道自己昨晚和何从两人的欢爱,在视频直播的刺激下,太投入太疯狂了,何从父母在楼下肯定会听到动静的。但看看梁乐诗的脸色,分明昨晚也是经过了的滋润的。当然,正常的夫妻,没人听到他们的动静后还能无动于衷的。所以也就说:“阿姨也是哦。我看阿姨脸上比昨天多了两朵桃花,看起来更青春亮丽,更漂亮迷人了!”

    “还是我家豆豆会说话呀。对了,累了一晚,肚子饿了没有?妈给你们煲了r丝j粥。”梁乐诗这话一出口,才发觉有些不妥,这不是明摆着拿小两口的来说事儿嘛。

    “累倒是不累,我也没怎么饿,估计何从肚子倒是有些饿了。”

    听着妈妈和豆豆两人的对话,何从心里那个汗呀!难道自己昨晚的好事儿都被老妈在下面听去了?真是让人汗颜呀!而且,这一大一小两人女人的话,还能再雷人一些吗?

    不过,看了眼老妈,确实比昨天漂亮了一些,浑身透着一股成熟的女性魅力。再看眼林豆豆,也是霞飞双颊秀色可餐。豆豆不用说了,老妈和老爸昨晚上肯定也没闲着,看来确实会让女人变得更美丽迷人的呀!当然,虽然昨晚卖力耕耘了一晚,也没累着,现在不是挺精神的嘛!

    “那个……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确实有些饿了。妈,等会儿,我和豆豆上她家去,中午就不回来吃饭了。”

    “晚上回来吃饭吧?”梁乐诗一边帮儿子盛了碗粥,一边问。

    “阿姨,就让何从在我家住一晚吧。”林豆豆忙抢着回答,“晚上也就在我家吃了。”

    梁乐诗心想,让我儿子在你家住一晚没问题,我是怕你们不知收敛,像昨天晚上一样疯狂,祸害你那刚上高中的妹妹呀!不过,也许会便宜自己儿子吧。到时候说不定就弄了个姐妹双飞,共侍一夫了。

    何从要是能知道他老妈这个时候的想法,一定会高兴地抱着梁乐诗欢呼,“老妈你太伟大了!你太了解儿子并时刻在为儿子我的幸福着想呀!我真是爱死你了!”

    要是林豆豆知道了梁乐诗此时的想法,一定会被雷晕过去,这都是哪跟哪呀?何从还没盯上我妹妹,倒是这未来婆婆先帮他儿子算计着我妹妹了?

    梁乐诗看了眼儿子,像是征询何从的意见。

    “妈,今晚就在豆豆家住一晚算了。明天豆豆一早还要回去上班呢。”

    “唉。儿子大了不由娘。你这次回来,在家住一晚,就又要走了。”梁乐诗叹息道。

    “没有呀。我这次准备在家里好好呆几天,陪陪老妈你。”

    听到儿子这么一说,梁乐诗又开心起来。心里说,还是儿子疼老妈呀。今晚就让你去祸害豆豆家小妹吧,最好两姐妹以后见到我一齐叫妈,那才爽呢!

    何从和林豆豆哪知道梁乐诗此时的念头。两人吃了碗粥,便起身往林豆豆家而去。

    春色满城章节:第二十六章 等下我妈回来看到就不好了  收集:234(:。23490。)

    林豆豆的家在黄沙沥镇,和新沙镇是邻镇。骑摩托车过去,以何从的速度,也就是十分钟左右。

    何从在城区和林豆豆同居以后,那辆五羊本田就扔在家里没用。不是他不想用,而且他的摩托车是外地牌照,如果在城区使用,就等着天天吃罚单吧。城区可是随便到哪个街头都有可能碰到交警执法的。当然,在镇区就不同了,每镇就那么十来个交警,还有几个是领导。不是特别倒霉,基本上就不用担心被交警抄牌了。所以,何从回到家后就可以放心大胆地用那辆外地牌摩托车了。

    由于西江市近年经济高速发展,私车拥有量大增。市政府在前几年就对摩托车实行总量控制,当地市民买摩托车得凭指标才能上本地牌,但僧多粥少,一年才那么一点指标,怎么也不够分,一个西江市的摩托车牌照被炒到比一辆新摩托车还贵,要七八千元才能买到一个西江牌。而去年就更绝了,出台政策,自2009年也就是去年开始,以后不再新增摩托车上户指标,摩托车报废时可以旧牌换新牌。也就是,要上西江牌,你得必须先有一辆西江本地牌摩托车拿去报废。这就是典型的罔顾广大劳苦大众的政策了。你想想,早先能买起摩托车的人,现在能买起小车的人,都是先富起来的那一部分人。而那些制定政策的人,无疑也是先富起来的那一部分人。所以,他们原来能用摩托车的时候,反正穷人买不起摩托车,也没必要限制。现在他们都开上外国品牌的小车了,那些后富起来的人也能买得起摩托车了,但他们就是看不惯你们这帮穷泥腿子,或者要这帮穷泥腿子也要成为富起来的那一部分人吧,所以他们就制定地方政策大力推广小汽车,大力限制摩托车。人家广州那样一线大都市限摩还说得过去,一是公共确实比较发达,坐车也便宜,一元钱可以横穿广州了。但你西江一个二三线城市,也不看看自己的市情,就开始跟在别人后限摩了。老百姓买得起用得起小车,自然都去买小车了。谁不想坐在那小铁壳子里舒舒服服,不用日晒雨淋?这些年开始富起来的老百姓们也确实是开始将小车作为家庭必添物品,但仍有绝大部分群众只能用得起摩托车。好在不是所有的市都像西江这样限摩。比如相邻的两个市,经济不比西江差,但就不限摩,这也让西江市的老百姓们买了摩托车还能有个上牌的地方。

    由于西江实行摩托车总量控制,而当地居民也还没富裕到家家买小车人人开小车的程度,很大一部分群众只能靠摩托车满足出行需求。在很难拿到西江牌后,群众就选择了上邻市的摩托车牌照。

    好吧,我不能控制你们上外地牌照,但我可以限制你们外地牌照在西江市内的道路上行驶。于是市政府那帮脑残官员们在实行摩托车总量控制第二年,又推出外地摩托车限行措施,先是城区全名行外地摩托车,后来各镇也开始限摩,外地摩托车只允许在国道和省道上跑。在市镇内道路上行驶的,一律按冲禁给予200元罚款。自2009年起更绝,交警部门对查获的外地摩托车,除按冲禁罚200元外,还一律以“涉嫌被盗抢车辆”扣车十五天,第十六天才可以办理放车。哪怕是你本人驾驶,有购车发票,行驶证和你的身份证、驾驶证一致,都是你的名字,也一样要被冠以“涉嫌被盗抢车辆”的嫌疑。哪怕你为此据理力争,车是我的,有发票,有行驶证,哪里来的被盗抢嫌疑?难不成我自己偷自己的车,抢自己的车?交警叔叔说,对不起,我也不想扣你车回去,但上面下了这样的通知,我们只能按上级的要求去办呀!

    确实是,你得理解一下,交警同志和你又不熟,没必要为你得罪上级而断了自己的前程。再说,如果你真的有关系,也不怕被交警叔叔给扣车啦。同样的外地车,只要有人帮你把关系递上去,找交警大队长在强制措施凭证上签个名,第二天就可以取车了。没有关系没有熟人在交警队里?哦。那真不好意思啦。兜法律不外乎人情。这年头,没点关系,你就老老实实地遵守地方那些不合理比如外地摩托车不能在本地除国省道以外的道路上行驶的法规吧。

    有人或许会站在政府的角度说,你可以坐公交车呀,为什么一定要买摩托车呢?这样你就不用被人扣车十五天,不用被罚200元。那么说这话的人一定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西江这些年公交发展和经济发展是明显脱节的。几乎在城区和镇区之间穿行的公交车,每趟都是挤满了人站都没位置,而且只是沿国道道等主干线行驶。至于镇区公交,由于公交车基本上是不赚钱的,地方政府对此明显兴致缺缺。只有那些经济较发达镇区才有自己的公交车,但也不可能保证每条街或每个村都有公交车通行。所以,最方便的出行,仍然是得有自己的交通工具。自行车速度慢踩着废力,电动自行车比摩托车更不安全,所以摩托车仍是解决温饱后想要追求更高生活质量的老百姓们的首选交通工具。

    何从将摩托车推出大门后,骑上去打着了火,林豆豆便骑到后座上,双手抱紧了何从的腰,胸前双砣柔软便压在何从的背上。何从一加油门,摩托车便向黄沙沥镇飞弛而去。

    十分钟后,便到了黄沙沥镇。两人在华润超市门前停了车,进去买了点礼品。上未来岳父家,你总不能空手而去吧?

    何从从摩托车上下来,提着一袋水果,两瓶白酒,一条五叶神,一脸风尘地和林豆豆挽着手臂踏进了她的家门。

    “妈,我们回来了!”林豆豆一进屋,便开心地叫道。

    梁惠芬正在厨房里忙活着,一听到女儿的声音,便走出来,一看,准女婿何从和女儿豆豆一起回来了。便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说:“唉呀,从仔也来了呀。死丫头,回来之前也不知道先打个电话?我好多准备几个菜。”

    “阿姨,你好。你就别怪豆豆了,我又不是来视察的领导,还用特意准备什么菜吗?”何从看到梁惠芬从厨房里走出来,但忙打了个招呼,开了句玩笑道。

    梁惠芬一眼看到了何从手上提着的东西,又说道:“唉呀,从仔,你过来就是了,买这么多东西干吗呢!”说着,便过去从何从手上把东西接过来拿到客厅里放好,然后请何从在沙发上坐下,便去给何从斟茶。

    “阿姨,别客气,我自己来。”何从看到梁惠芬给自己斟茶,赶忙站起身,去抢梁惠芬手上的茶壶。开玩笑,把人家的女儿都给睡了,还要人家作为一个准岳母的长辈来给你这小辈斟茶,说出去多不好听呀。

    这时,林豆豆已经伸手从梁惠芬手上将茶壶接了过去,给梁惠芬和何从各倒了一杯茶,然后再给自己倒了一杯。

    “你们先坐会儿。我去买只烧鸭。”梁惠芬说着,就解下了围裙,出门去了。

    何从本来想说不用那么麻烦了,不就是一茬饭吗?随便对付一下就行了。可是梁惠芬已经出门了,他总不能把她硬给追回来吧?也就算了。坐在沙发上,闲着无聊,便四处张望了一下,家中除了他和林豆豆两人,便是连苍蝇也不见一只。

    准岳父林平望要赚钱养家,肯定没那么快回来。林豆豆的妹妹和弟弟也不见。哦,对了,今天才星期四,他们要读书,自然在学校里。

    “怎么不见你妹妹和弟弟的?这时候都12点了,学校也放学了呀。”何从没话找话说。

    “他们都在你们新沙二中读书,中午在学校饭堂里吃,晚上才回家来。一些远的学生晚上都在学校留宿呢。你也是二中出来的,又不是不知道。”林豆豆给了何从一个白眼。这家伙话里怎么就给人不安好心的色色的感觉呢?

    “哦,我忘了,他们已经读高一了。”何从讪讪地道。

    “哼,你心里除了自己、漂亮女人,哪还会有别人!”林豆豆表示不屑。

    “这个,你好像也不漂亮嘛,我心里也有你呀!”

    “何从,你敢说我不漂亮,你找打呀!”林豆豆马上被气到了,张牙舞爪地说。是呀,女孩子只喜欢别人说她漂亮的,哪有人喜欢别人说她不漂亮的,特别是自己心爱的男人。哪怕知道你是开玩笑的,自己也要装个被气到的样子。于是,气呼呼地林豆豆便给了何从一粉拳。

    “唉哟,好痛呀!有没有人呀,林豆豆打死亲夫了呀!”何从继续捉弄着林豆豆。林豆豆的粉拳呢,也就继续落到了何从的身上,两人便就这样纠缠在一起。反正家里没人,梁惠芬买烧鸭总得要点时间吧,何从便捧起林豆豆的脸,吻上了她的唇,双条舌头便如灵蛇一般纠缠不休起来。只一会儿,林豆豆的鼻息便急促粗重起来。何从一边亲吻着,一边将一只手从林豆豆的衣服下面伸进了胸前,将往上一推,便握住了那温润的r鸽起来。随着血y的加速,下面的小何从猛然跳了起来蠢蠢欲动。“豆豆,其实,我以前没觉得漂亮,但现在发现你其实也很漂亮,嗯,比以前漂亮多了!”何从嘴里说着便一手c进了林豆豆的裤头里。

    林豆豆早已被何从得浑身燥热,听了何从这一句话,更是神;魂;颠;倒,云里雾里飘飘然起来,瘫软在何从怀里,任由何从玩弄,嘴里也哼哼唧唧地迎合着何从的动作。可是突然感觉下面的瓣突然被一根硬碰硬的棒子顶着了,接着一只手便从裤头里伸了进来,探向了花径玉门。林豆豆知道何从这家伙又要干坏事了。

    “嗯,嗯,啊,啊,快把你的手收回来。不要呀,不能在这里做呀!等下我妈回来看到就不好了!”林豆豆也被挑起了性;欲,虽然很想要,但还是存在着一丝理智。

    开玩笑,你以为这是在东区自己租住的房子里,随时都可以上马开战呀?这可是在自己家里呀,且不说老爸中午会不会回来吃饭,就说老妈可是在家的,虽然此时出去买烧鸭了,但分分钟就可能杀进家门看到这羞人的一幕呀!

    又狠狠亲吻了好一会儿,何从才放开气喘吁吁的林豆豆,说:“走,我们去你房里!”

    林豆豆还在犹豫着是不是该和何从上自己房里完成这桩美妙事儿,毕竟等会儿自己的老妈就要回来了。何从这家伙入港后做起来一般没有个三四十分钟是不会结束的,要是自己老妈买烧鸭回来后,看到自己和何从不在,肯定会想到什么。那多羞死人呀!

    林豆豆还在犹豫着,可何从忍不住了,拉起林豆豆就要往楼上走去。可这个时候,梁惠芬回来了。看到何从拉着自己的女儿似乎正准备去哪里,便问:“就快要吃饭了,你们还去哪呀?”

    春色满城章节:第二十七章 都是你这丫头给害的  收集:234(:。23490。)

    梁惠芬这突然走进来的当头一问,差点没把两个心里有鬼的人给吓了一跳。

    “这个……”何从一时窘住了,是呀,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呀?尼玛,这当儿,我们还能去哪?当然是上楼去呀!

    “妈,何从说想要上去上会网,反正你还没煮好菜嘛。等你煮好了,等老爸回来再一起吃吧。我们先上去了呀!”倒是林豆豆很快反应过来,忙找个借口解释道。

    然后和何从便像做贼似的溜到楼上去了。何从要上网玩电脑,你跟着上去干吗?也不知去厨房帮老妈做饭!

    看到林豆豆的衣衫凌乱,作为过来人的梁惠芬,哪会不知道这小两口刚才在这客厅里做了什么,现在又要去做什么?只是笑了笑,便进厨房里去了。

    一边做菜,一边想着两个小家伙刚才一脸惊吓的样子,梁惠芬就觉得好笑。连中午这点时间,都忍不住要做一次,昨晚可没少折腾吧?现在的年轻人呀,也真是的,一点都不爱惜身子。嗯,等下吃了饭后,两个小家伙肯定也会到楼上去休息,到时自己看老公有没有性致,和老公再像昨晚那样好好亲热一回。想到老公在外忙碌工作,梁惠芬又想,中午的休息时间还是算了吧,老公在外工作也累,就让他好好休息一下,晚上喝点酒再弄吧。

    昨晚不知是不是自己喝了点酒特别艳丽的缘故呢,老公特别卖力,把自己都给干哆嗦了。一想到昨晚,自己喝了点酒,有些醉意,也有些情动,在老公面前便表现得万分。结果老公就像一个受到狐狸精勾;引似的,像个饿汉似的把自己一下就剥光仍到,然后像饿狼一样扑上来,那粗糙火热的唇把自己全身的敏感点都给吻了一遍,待自己就像发透了的面条一样浑身发软时,老公就挺起他那粗大的家伙狠狠捅进了自己那早就泥泞不堪的秘道里,然后就吭哧吭哧在自己那片肥田上卖力耕耘起来。把自己弄得好不爽快,好不舒服。

    一想到这,梁惠芬又感到身子热热的了。心里像吃了一样,甜得不行。做起菜来也就特别用心了。由于买了烧鸭和叉烧两个熟食,她也就只弄了一个上豉五花猪r(上豉是粤语的叫法,也就是豆瓣酱,甜甜的那种,这种菜是粤菜,用普通话我也不知该怎么说,只好用粤语“上豉猪r”的说法了)一个荤菜,再炒了两个素菜,又滚了个鱼头豆腐汤。

    弄好菜后,看了看表,嗯,12点半了,老公也差不多该回来了。梁惠芬想到这,便支好餐桌,将三荤二素一汤给端到餐桌上,就准备叫何从和林豆豆下来准备开饭了。走到楼梯口时,却被女儿那压抑不住的呻;吟声给弄得止步不前。这个时候上去打断人家正在进行的好事,绝对是不道德的。她梁惠芬可不是这种不道德的人。孔夫子曾说过,非礼勿视,非礼勿听。貌似听别人做;爱叫;床也是件不怎么礼貌不怎么道德的事吧?梁惠芬便想走开,去门外看老公回来了没有。

    可是那种令人脸红耳热心跳加速血y的声音,怎么那么大的吸引力呀?自己就像是被磁石级吸住似的,咋就挪不动脚步呢?梁惠芬感觉自己的一颗心就快跳出胸膛,那种偷听的紧张刺激的感觉,让她血行加速,脸红脖子烧。自己赌十出头的人了,听到这种事怎么还像个小女孩子一样的反应呢?

    就这样,屏气凝神地站在楼梯口听了能有七八分钟吧,下面的小早就湿了一大块。直到听到老公的摩托车声响起时,梁惠芬才像做贼似的逃离了楼楼口,倚在门口看老公推着摩托车进门来。

    林平望一回来,便看到老婆倚在门口,脸蛋儿布满红晕。一边停好摩托车,一边问:“怎么啦?脸那么红?”

    “哦,没什么,可能天气太热了吧!”梁惠芬马上找个借口道。然后又说:“饭菜都弄好了,就等你回来

    b春色满城最新章节 103619春色满城ab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