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 7 部分

作品:《春色满城

    .

    .,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哦,没什么,可能天气太热了吧!”梁惠芬马上找个借口道。然后又说:“饭菜都弄好了,就等你回来了。你快洗洗手吃饭吧。我去叫豆豆他们下来吃饭。”

    “豆豆回来了?中午有没有多弄几个菜呀?女儿现在要上班,很难得回来一趟。”林平望一听到女儿回来,心思便没放在老婆的脸上了,便四下一张望,没看到女儿,又问梁惠芬:“豆豆呢?”

    “哦。豆豆和从仔在楼上玩电脑。他们回来的时候,都快12点钟了。来不及准备了,我就去外面买了两个熟食。对了,我给你弄了你最喜欢吃的上豉猪r。”梁惠芬说。

    “叫他们下来吃饭吧。”林平望说完,也就径自去水龙头下洗了手。

    看到老公洗好了手,梁惠芬便转身去给老公装饭。同时,向楼上大声喊了声:“豆豆,爸爸回来了。你和何从快下来吃饭吧。吃了饭再休息。”

    好在这个时候,何从和林豆豆也刚刚完事。林豆豆听到梁惠芬喊他们吃饭,便大声答道:“好的,我们这就下来。”然后转过脸便埋怨何从:“你看你,把我弄得都快要死了,现在周身都是软的没有一丝力气,你教我怎么下去吃饭呀!”

    说着,林豆豆便叫何从赶快穿衣服,自己也躺在,将戴上。由于之前的小内;裤在楼上的时候便湿了,穿在身上不舒服,便叫何从打开衣柜给她拿条出来。

    何从闻言,便打开了衣柜里准备给林豆豆拿条。由于工作后,林豆豆便很少在家里住。衣柜里的衣服也多是工作之前买的,所以找不到现在穿的那种比较的小;,只有一摞普通的纯棉。何从也就随便拿了一条,扔给林豆豆,然后将衣服往身上一套,三两下便穿戴整齐了。而这时,林豆豆才刚刚抬起,将那条纯棉内;裤穿上。穿衣服还得扣扣子,麻烦,何从干脆又从衣柜里翻了条连衣裙出来,将林豆豆扶起来,往她身上一套,也很快就穿上了。穿上裙子后,林豆豆也抓紧时间,坐到梳妆镜前,将头发梳理好,然后搀着何从的臂膀下楼去。虽然腿还是有点软,但父母还在下面等自己吃饭呢。

    看到何从和林豆豆一起下来,林平望很是高兴。他对这个女婿也很满意,身材魁梧雄壮,相貌英俊,虽然读书的时候劣迹斑斑,打架逃学的事可没少做,以至于连大学都没考上,到现在还让二中的老师们印象犹深。可是,年轻人谁没有轻狂的时候?自己家那小子,还不是一样冥顽不灵,虽然也考上了二中,但考大学也是悬得很呢。而且,何从要是考上大学,还不一定能轮到他家林豆豆呢,大学里美女可多了去。自己家豆豆也只是中专文化,配他高中文化刚好登对。

    何从下得楼来,便给林平望打招呼:“叔叔,你好,收工回来了?你都累了半天了,就不用等我们了,先吃就是了。”

    “哦。那怎么行?饭还是大家一起吃的香。快坐下吧。”林平望对这个女婿真是满意极了,除了前面列的两个优点外,还有一个优点,就是待人礼貌呀!“嗯,你是不是没开风扇呀?虽然年近冬天了,但这天气还是有些热,坐在房里玩电脑,就开着风扇吧,别省那点电费。看把你们给热得,一个两个都是脸儿红红的。”

    话说,梁惠芬坐在一边,听着何从和老公林平望的对话,心里不禁一乐:“何从这臭小子,还会关心岳父累了老半天,你不也是累了半天,而且还是刚累完呢!老公这傻木头,怎么也想不到他们是刚做完一场剧烈运动,还以为是天气热的关系呢。哦。刚才我自己不也是找的天气热的借口吗?”想到这,脑海里又浮起刚才在楼梯口听到的声音来。

    一家子于是开始其乐融融地吃饭,席间充满了欢乐祥和的气氛。只是就在大家边吃边谈笑风生时,没有人知道梁惠芬此时心里正纠结着呢。

    在楼梯口听到女儿和何从的声音,这时就像一个挥之不去的梦魇,缠在她的脑海里,以至于令得她对众人说些什么,似乎听进去了,又似乎什么都没听进去,而且奇怪的是自己还能搭上说几句,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她此时的感觉就像是自己被分成了两个人,一个人陪着老公、女儿和准女婿他们谈笑风生,另一个人则在纠结一个问题:等下吃完饭休息的时候,到底要不要挑起老公的情;欲再像昨晚那样做一次?做吧,又怕老公太累着,没得休息。不做吧,心里又痒得难受。特别是那段混杂着声、皮r撞击声和粗重鼻息的声音,在脑海里反复回响,让她心慌慌情迷迷意乱乱,下面也湿得更厉害了。

    一餐饭终于吃完了。梁惠芬神思恍惚中,条件反s下起身将桌上的盘盘碗碗收拾到厨房里去洗。林豆豆见状,便忙去厨房里帮忙。

    见两个女人都去了厨房,何从掏出烟来,给林平望递了一支过去,然后自己也点着了一支,开始享受“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的感觉。这既是饭后一支烟,更是事后一支烟呀!何从平时后,有事后一支烟的习惯。今天刚做完,便听到林豆豆的妈妈在下面喊吃饭了,哪还有时间给他躺在床头来一支事后烟呀!

    且说林豆豆跟着梁惠芬到厨房里后,总感觉老妈有点不对劲。就像是那什么?哦,就像一个小姑娘发春动情的样子。哦。原来半老徐娘发起春也是这副糗模样呀?可是,老妈好端端地怎么会在吃饭的时候发起春来呢?总不会像小说里说的那样,被人在菜里下了c药吧?那毕竟是小说和电视里才会出现的东西呀!

    林豆豆越想越是不解,一边从老妈手上接过碗来洗,一边问老妈:“妈,我怎么感觉你一餐饭吃下来,似乎有些不大对劲呢?”

    “还说,都是你这丫头给害的!”梁惠芬心里正纠结着呢,听到女儿的问话,一时冲口而出。

    林豆豆被老妈这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一说,心里立时明镜似的,原来自己刚才和何从在上面干的好事儿,都给老妈听去了,把老妈的给勾动了!想到这里,脸上登时羞红起来。

    被老妈窥破好事的林豆豆说:“伤不起,真的伤不起!票票、鲜花、收藏,我想你想你想你想得昏天黑地!伤不起,真的伤不起!票票、鲜花、收藏,我想你想你想你想得昏天黑地!稀饭有木有?!票票有木有?!鲜花有木有?!收藏有木有?!作者的鸭梨你懂得?!”

    春色满城章节:第二十八章 有什么事我帮你摆平了  收集:234(:。23490。)

    傍晚时,林豆豆的妹妹林珍珍和弟弟林浩昌都回来了。

    林平望和梁惠芬都是农村户口,第一胎生了林豆豆后,按照岭南省的计划生育政策,夫妻双方都是农村户口的,第一胎为女孩的,可以隔几年后生育第二胎。隔了四年后,林平望和梁惠芬拿到了第二胎的生育指标,经过一段时间不采取避孕措施的努力耕耘,梁惠芬终于在代表着收获的金秋季节怀上了第二胎。

    至次年足月生产后,没想到竟然诞下个龙凤胎,便是林珍珍和林浩昌。林珍珍早一步出来,因此便做了姐姐,林浩昌晚一步出来,只得委屈做个弟弟了。

    但林浩昌只肯管大自己五岁的豆豆叫做姐姐,对于林珍珍一向都是直呼其名的。认为林珍珍是和自己一胞同出的,凭什么自己要做弟弟而她就要做姐姐呢?

    两人自小便在同一学校同一班级上读书,竟然连高中都考取了同一间学校,而且也给分到了同一班。真不知是巧合,还是老师们的故意安排。

    只是,林珍珍的成绩可比林浩昌的成绩好多了,基本上考大学没有什么悬念,而林浩昌由于老妈太宠的缘故,人越长大就成绩越差,也和何从一样,自小学起便整天惹事生非,打架逃学。

    梁惠芬可没少接到老师的投诉电话,也没少被老师请去学校做思想工作,要求配合学校管教好林浩昌。当然,老师开始请家长的时候,是请林平望的。但林平望去了一次学校后,被老师话里夹棒地损了一通后,感觉丢脸,以后就再也不肯去开家长会了,便由梁惠芬这个做妈的接过来了这种并不荣光的露脸机会。

    林浩昌读初三的时候,梁惠芬甚至都做好了让林浩昌去镇上理工学校混三年的思想准备。西江市除了几个穷镇外,其它镇都设有职业中专学校,而且大多数都是以镇名冠在前面的理工学校。比如黄沙沥理工学校。这些职业中专都是接收那些考不上高中的差生,以及那些填错第一志愿最后误了升学的学生,开展三年的职业技能教育耗化学习。

    最后让林平望和梁惠芬都大感惊讶地是,林浩昌这小子竟然考上了二中。二中虽然不能和市内其它几所重点高中相比,但也比起其他一些镇区高中要好一些,每年的升学率还不错。

    林珍珍回来后,给何从打了个招呼,便拉着姐姐一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了,无非就是问一些林豆豆在社会上的见闻,再说说自己学校里那点破事。

    看到林珍珍的时候,何从眼睛一亮,这小妮子和两年前相比,可是变化很大呀,出落成了一个小美人了,原来平平的胸现在都快赶上林豆豆了,傲然地挺立着,像是宣示着自己的青春。虽然还是比较小,但却圆圆的紧绷绷地翘挺着,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活力。美是够美了,只是可惜才十六岁,还得再长两年才能采摘呀!只怕两年后,她早就被别人喝了头啖汤了吧?何从心里叹惜着。

    何从不是萝莉控,对小萝莉没有什么兴趣。连年满十六岁的女孩子,何从都有些不忍心下手采摘,何况那些未满十六岁的小萝莉?严格来说,何从应该也可以归入姐控的那一类吧。只要看看他有交集并有性趣的女人,哪一个不是比他大的?林豆豆就比他大一岁,苏玉芳比他大三岁,妖精更是比他大八岁,天使丽人暂时还不知道,但一个政府公务员,怎么着也得比年方二十的何从大个好几岁吧?所以,有着姐控情结的何从,会从心底感林珍珍这朵花年龄太小不好下手采摘,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了。

    就在何从心思放在林珍珍的身上时,一旁的林浩昌挑衅似地看着何从道:“就是你这个家伙把我姐姐给拐跑了?”

    林豆豆可没少疼这个弟弟,好吃的好玩的一向都是让着弟弟的。工作后,每次回家都会给弟弟买礼物。给自己买的衣服可能都是些一般的价钱的衣服,但给弟弟买的一定是名牌。林浩昌在豆豆的宠爱下,也有些依赖豆豆的照顾。突然,姐姐就很少回家来住了,当他知道是因为姐姐有了未婚夫的缘故,他就对抢走自己姐姐的何从很是有些不满。

    “什么这个家伙?你这小子没大没小的,见到我还不叫姐夫?”何从一听便乐了,便打趣道。

    “哼。我凭什么叫你做姐夫,我姐姐都还没嫁给你呢!”林浩昌撇了撇嘴,表示不屑。

    “你姐姐迟早都得嫁给我。你凭什么不叫我做姐夫呀?”何从继续打趣道。

    “要我叫你做姐夫也不是不行,就看你给本公子什么好处了。没有好处,就免谈。好处不够大,难以令我动心,也免谈。”

    “年纪小小,倒是问我要起好处来了?那我要是不给你好处,还给你坏处,将你绑起来,不叫姐夫就不让你吃饭呢?”何从一脸坏坏地笑,继续打趣道。

    “你敢!你要是敢这样对我,我姐姐一定不会嫁给你!而且,我那帮兄弟也不会放过你!”

    “呵,你姐姐会不会嫁给我倒是不要你担心了。我很好奇,你那帮所谓的兄弟都是些什么牛角色呀?敢说不放过我?”何从更乐了。一个十六岁的小p孩,竟然说他那帮兄弟不会放过自己。现在的学生真是越来越不上道了呀,要靠放狠话来威胁人。

    想当年,自己在二中被人冠以“新沙四虎”的时候,都没有对谁说过什么“我一定不会放过你”或者“我这帮兄弟一定不会放过你”之类的话。因为,不会放过的对象,他们兄弟四人当场就给把这不能放过的对象给打趴下了。还用得着放这些狠话吗?而那些不能当场打趴下的,说这些狠话也没用。等到自己能打趴下了的时候,再直接找上去把对方给打趴下就是了,说那么多废话有用吗?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西江二中四小虎中的老四。我们四小虎可是有一帮小弟的。”

    “哦,才上高中,还就混上四小虎的称号了。这么说,你在学校里挺威风的了?”

    “那是。”林浩昌一脸的得意洋洋。

    林豆豆在和妹妹聊天的时候,其实也一直在关注着何从和自己的斗嘴。这时,见在这个昔日的“新沙四虎”的龙头大哥面前吹自己威风时,就再也忍不住了,c嘴道:“弟弟,你不得对姐夫无礼。你一小p孩,不好好读书,整天和一帮纨绔子弟混在一起还好意思在这里吹?”

    “从哥你别听我弟弟胡吹。他们四小虎其实并没有多少小弟,而且马上就要被学校里的‘新沙四少’给收编成为跟班跑腿的了。”林珍珍也突然c嘴爆料。

    被林珍珍这么一说,林浩昌马上就垂头丧气了。确实是,他现在很不开心呢。刚和几个朋友在一年级的新生中闯出个“四小虎”的名声,并且也拥有了一批小弟,当然都是些一年级的新生了。哪知道,就在前天,高三年级的“新沙四少”突然找上他们,要求他们降服在麾下,日后听从“新沙四少”的命令行事,不然就要将他们四小虎打成四小虫,从此在二中抬不起头来。当然,用“新沙四少”龙头大少的话说,他们要以德服人,所以给了他们四个人三天时间考虑清楚。

    “哦,现在二中里竟然有了个‘新沙四少’?”何从从二中出来两年了,此间一直没回过学校,对学校里的一些人和事当然也就不了解了。正愁该怎么发展自己的势力呢,现在似乎是有点眉目了。虽然学生和社会上的混混比起来,无论是身手胆气还是血腥残忍的程度都差了一些。但学生总是要走上社会的嘛,而且从学生中发展起来的势力成员,其忠诚度也会比直接在社会招纳的好些。

    “你在二中,可曾听说过‘新沙四虎’的名头?”何从想了想,便问林浩昌。

    “听过,但不是很清楚。高三的人应该更清楚一些。因为现在是‘新沙四少’风头正劲,好像之前听有些师兄说过,‘新沙四少’也就是仗着有个好老爸,和当年的‘新沙四虎’比起来算个p,p都不是。‘新沙四虎’要是还在学校里的话,哪轮到他们‘新沙四少’威风?可是仔细一问起‘新沙四虎’来,那些师兄们都避而不谈了。因为‘新沙四少’在学生中下了命令,今后只得弘扬他们新沙四少的威名,不得提及那些老前辈的组织。如果被他们知道谁违反这个规定了,就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不但是你姐夫,我还是‘新沙四虎’的龙头老大。你只要以后见了我乖乖叫姐夫,并且听我的话,学校里有什么事,我帮你摆平了。什么四少,在我眼里就是渣!”

    “是不是呀?你别唬我啊。吹牛也不带这样吹的。”林浩昌一脸的不相信。

    “弟弟,你姐夫确实没骗你。他就是‘新沙四虎’的老大。你以后有什么委屈,就找姐夫帮你摆平吧。”林豆豆听到林珍珍说,弟弟似乎有什么麻烦,要么以后被人当枪使,要么就要被人打得父母都不认识。一向宠爱弟弟的林豆豆,怎么能看着自己弟弟被人欺负呢?

    这时,梁惠芬已经弄好了一桌菜,招呼大家坐好开饭了。

    由于今晚一家子齐聚了,再加上准女婿何从也来了,梁惠芬特别开心,因此特意弄了一桌丰盛的晚宴,有姜丝焗r蟹、白灼桂虾、红炆驴r、白果猪肚、清蒸鲫鱼、盐水白切j、椒盐牛仔r、上汤生菜炸鱼球等八味,再加一煲虫草菌竹丝j汤。

    坐在大圆桌前,看着满桌丰盛的菜肴,何从只感觉到食指大动。身边坐着美女,面对如此美食,真是人生一大美事呀!梁惠芬又将何从中午买过来的一支茅台迎宾酒开了,给老公林平望、何从、豆豆和自己各斟了杯酒。

    “妈,怎么不给我斟杯酒呢?我也要喝!”看到老妈给姐姐都斟了酒,却不却给他斟酒,林峰不乐意了。

    “你还在读书,喝什么酒?”林平望见儿子要酒喝,就没好气地喝斥了一句。

    “他在读书的时候也经常喝酒,凭什么我就因为读书不能喝酒呢?”林峰一点都不怵林平望。作为家中唯一的儿子,老爸要是发脾气了,还有老妈救驾呢。

    何从那个汗呀,要喝就喝呗,干嘛把我给扯进去呀!

    林平望正要发脾气,林浩昌又对何从说:“姐夫,你不是说只要叫你姐夫,我有什么事都帮我摆平了吗?现在我想喝酒,但我老爸不让,你看怎么摆平我老爸吧!”

    春色满城章节:第二十九章 何从的坏心思  收集:234(:。23490。)

    何从刚好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酒,闻言差点没给呛死。敢情这个小舅子是个活宝来的呀。当着的面,要我摆平他?这岂不是把我架在火上烤吗?但之前他已经夸了口,现在面对小舅子的发难,他还真不好意思食言而肥。

    “那个,嗯……”何从一脸为难的样子,把求助的目光投到了林平望的脸上,“阿叔呀,浩昌也满16岁了,要是放在古代,也是一个可以做爹的成年人了,你看,是不是开恩,就让他喝一杯吧?难得今晚高兴呀!”

    林平望也被他家小子给气乐了。这衰仔这种话竟然也能说出来?而且,还竟然给自己和女婿都出了个难题。自己要是不同意他喝酒的话,何从就会显得没面子,答应小舅子的事竟然第一件就做不到,对以后的关系影响不好。要是答应这小子喝酒吧,岂不是正遂了他的意?那以后自己说话他还得听?

    思前想后了一下,何从作为自己未来女婿,难得来一趟,自己这个做岳父的,也不好意思不给他个面子。就便宜了自家衰仔吧!反正他以后出来社会上混,也总是免不了要交际应酬,免不了要喝酒的,现在就当为将来锻炼一下酒量吧。

    “好吧。我就看在你未来姐夫的面子上,今晚就破例吧。明天还要一早起床去上学,你喝一杯就算了哦!”林平望还是答应了何从的请求,同意这个让他头疼又无奈的儿子喝酒。

    农村的酒杯可不是酒店里那种四钱的牛眼杯,最小的也是用的二两杯。对于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来说,喝一杯,已经够了。林浩昌也就高兴地让老妈给他倒酒。

    “珍珍,你要不要也喝点酒?”梁惠芬见丈夫同意儿子喝酒了,臼女儿是否也要喝酒。而且心里很希望女儿珍珍也趁机要求喝一杯。最好是这两个小家伙都喝醉。一想到何从和女儿豆豆一做起爱来的疯狂投入,她实在怕会影响到这个还未经人事的女儿,连中午一点时间都不放过,你想想今晚那么多时间,这小两口会安安份份地睡觉吗?而且,貌似自己昨晚喝了点酒,和老公做起爱来也很疯狂的说。今天下午,自己可是怜惜老公辛苦,干熬了一个下午,别提多难受了。今晚还不得加倍补回来?

    儿子她倒不担心。一是因为儿子之前曾经带过几个女朋友回家来,男女之间该做的事,他早就做了。但小女儿到现在可还没谈过男朋友,也没听说她和哪个男孩子要好。二是正所谓知子莫若母,丈夫既然准许这衰仔喝酒,他不想法子喝醉,那才叫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呢!

    所以,梁惠芬担心要是珍珍今晚要是睡在隔壁听到了一些她不应该听到的东西,可能就会一门心思地对男女感兴趣起来,从而影响了学业。大女儿只有中专文化,儿子也是不指望能考上大学的,家里就指望珍珍能争口气,考个比较好的学校。所以,她才心里希望珍珍也喝点酒,最好喝醉了,一觉睡过去,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不知道。哪怕醉到明天早上不知醒,也不要紧,最多自己明天早上早点起来叫醒她上学就是了。

    “好吧,难得大家高兴,我也陪大家喝点吧。”林珍珍见大家都喝酒,早就有点嘴馋了,只是作为女儿,她可不敢像弟弟那样敢向老爸提出喝酒的请求来,现在突然听到老妈主动问自己要不要喝点酒,高兴死了,哪能不同意。平时可是只有重大节庆日,或是喜庆日,老爸老妈才会允许他们姐弟俩喝酒。林浩昌那小子还可以和一帮狐朋狗友在外面喝两杯,她可没那胆儿在外喝酒。现在一闻到那酒香味儿,胃里的馋虫早被钩出来了,心里巴巴的,现在老妈竟然主动提出来,她岂有不打蛇随杆上一口应下来的道理?

    林平望见老婆竟然让小女儿也一起喝点酒,哪会想到老婆此时心里转过了这么念头。他以为老婆只是看到大家都喝酒,不想冷落了小女儿一个,所以就让她也喝点酒。反正豆豆工作后,加上有了男朋友何从,兜女生外向,便很少回家来住了。今天既然豆豆回来了,准女婿何从也一起回来了,难得一家人聚齐了,既然大家都高兴。俗话说,一只羊也是放,一群羊也是放。就让他们姐弟俩陪着一起喝点吧。如果给喝醉了,大不了自己明天早上早点起床,把姐弟俩给叫醒不耽误上学时间就行了。

    随着林平望的禁酒令松绑,一时间,皆大欢喜,席上气氛也开始活跃起来。众人一边吃饭喝酒,一边拣一些开心的话来说,一时间你敬我我敬你的,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一场饭吃下来,果然不出所料,林珍珍和林浩昌姐弟俩都给喝醉了。林浩昌比林珍珍还不济,竟是第一个醉倒的。林平望和林豆豆父女俩也有了五分醉意。梁惠芬由于一心想着今晚的好事,虽然高兴,在何从的频频举杯劝酒下,也保持了只有三分醉。看着老公脸上的酒意,梁惠芬内心暗自侥幸,“还好,没被灌得烂醉,不然,今晚就更折磨人了!只有五分醉,嗯,这个程度的醉意,更加助性,更有激…情。”

    然后又想到何从刚才频频举杯劝酒灌人,梁惠芬不禁暗自腹诽起来:“这坏小子,看不出来一肚子坏水,竟存了这等坏心思呀!频频劝酒,把珍珍和浩昌灌倒也就算了,毕竟你要和豆豆做好事怕他们给听到难为情,但你也不该差点把个岳父我老公给灌倒了呀!要是你把我老公给灌倒了,等会儿你和豆豆在上面快活,让老娘我在下面找谁折腾去?你自己要快活,也不能不让别人快活是不是?存了心想让我今晚难受呀?好悬老公还能撑得住!不然就让这小子的坏心思得逞了!哼!”

    “今晚老娘偏不让你俩小家伙独美,也要在下面放开了心思来做,也年少轻狂一把,让你知道你岳父的宝刀也还是未老的!”梁惠芬看着醉倒在沙发上睡着的一对小儿女,心里如长了草似的,心思不知不觉又飞到了等下马上就要开始的激…情大戏上了,“嗯,今晚得缠着老公,把那些羞人的姿势都给做一遍,总得要比昨晚还舒服爽快才过瘾!”一想到这里,梁惠芬就感觉到自己下面又开始湿了起来。

    春色满城章节:第三十章 姐夫不老实  收集:234(:。23490。)

    梁惠芬一边腹诽着何从的坏心思,一边想像着今晚和老公该怎么疯狂,将那些姿势都给试一遍才好。想着想着,就感觉浑身燥热起来,下面春回地暖,暗流滋生,湿湿得很是不得劲。

    可是看着珍珍和浩昌姐弟俩醉倒在沙发上睡着了,作为母亲和家庭主妇的她,梁惠芬只得按捺下自己那颗燥动的春心,总得先把一对醉了的小儿女搀上楼,安顿好了后,并且收拾好杯盘狼藉的桌面,才能和老公好好地快活一番吧?

    但何从似乎知道岳母大人从中午煎熬到现在,内心早就巴不得马上和岳父大人滚到床上去快活了。既然没把准岳父给放倒,就不如成全了他们那早就火烧火燎的欲…望了吧。

    所以何从就自告奋勇地站出来,向岳母提出由他和林豆豆一起来帮忙,把弟弟妹妹们给扶上楼安顿好。梁惠芬也确实恨不得早点飞到床上去了。所以也就接受了何从的好意,以最快的速度去收拾那些杯盘碗筷了。

    林豆豆家的房子只有两层半,三楼的半层有两间房子,平时用来放些杂物,房子外面是二楼的楼顶,如果有亲戚朋友来聚会,可以在楼面上搞烧烤。二楼的格局和一楼一样,都是三房一厅。三间房子中,林浩昌是儿子,占了主房。林豆豆和林珍珍是女儿,各用一间客房。左边的房子是林豆豆的闺房,右边的房子是林珍珍的闺房。两间客房是挨着的,和主房隔厅相望。一楼的主房当然是林平望和梁惠芬夫妻俩住着,两间客房就是平时为一些亲戚留宿准备的。

    何从把林浩昌扶到二楼的主房里,将这小子给扔到了床上,然后豆豆废力的帮弟弟把衣服和鞋子脱下来,拉床被子给他盖上。

    看着林豆豆给她弟弟脱衣服和鞋子时,这小家伙可能真醉得狠了,竟然没一点反应。何从嘴角不由浮起一丝坏笑,说:“豆豆,今晚上我们又可以好好大干三千回合了。为了咱俩今晚的快活事业,看你老公我把他们一个两个都给灌得烂醉如泥,隔壁没有碍事的耳朵,今晚咱俩想怎么折腾都行,你叫多大声都没关系!嘿嘿,差点把你爸都给灌倒了,让你妈今晚差点就没得快活,只能像中午一样听着咱俩的欢爱声干着急,有得听,没得做,啧啧,那滋味儿不好受呀!”

    “就知道你一肚子坏水没个好念头。哼,看我今晚不把你给榨干,让你明天走路腿都是软!”林豆豆脸儿红红地嗔道。

    “没问题呀。有本事你就把老公我给榨干吧。就怕你早早就投降了,让我不得尽兴!”何从真恨不得马上就在林浩昌的身边,把林豆豆给就地正法了。想想在一个做弟弟的身边,和他的姐姐行那云雨欢爱之事,一定刺激得不得了吧!当然想归想,林豆豆可以配合他做a视频给天使丽人这个女网友看,不代表她就会同意和他在自己弟弟身边做。这毕竟对于任何一个思维正常的人来说,都是有些心理障碍的。何从也只是想想,真要他这样做起来,也是有心理障碍的。

    安顿好林浩昌后,何从和林豆豆又转身下楼,将林珍珍给扶上二楼右边的那间房子里。林珍珍的闺房里充满了一股女儿清香味,床上堆着几个大大毛绒玩具,墙纸上贴着林珍珍的一些大大小小的照片,书桌上堆着一摞书籍课本,房子里面显得很整洁。

    梁惠芬在楼上的动作也很快,何从和林豆豆将林珍珍扶上二楼后,她已经从厨房里钻了出来,一头扎进了自己的房子里,然后紧紧抱着早已回房剥光了的老公,疯狂地亲吻起来。深吻了好一会儿之后,才不得不松开,要不然一口气可就喘过不过来了。

    “老公,嗯,我亲爱的老公,快好好地疼我!”梁惠芬脸上和眼里全是浓浓地春意,偎在林平望的怀里,喘着粗气,一边说着,一只手在林平望的胸上摩挲着,一只手探到了他的腰下,握住了那条火热粗壮的通条,不住地把玩着。

    林平望也早就欲…火焚身了,被老婆这一亲一握,哪还忍得住,一把就将梁惠芬的外衣给扯了下来,然后将那黑色花边胸罩往上一推,梁惠那对硕大的小白兔便挣脱束缚跳了出来。林平望一手抓住一只狠狠揉弄着,同时将嘴唇凑上去另一只,含住了那早已肿涨的j头r,不断的吮吸舔弄j头r上那颗紫葡萄。梁惠芬便忍不住哼哼唧唧呻…吟起来,下面原来涌动的春水暗流,此时早已泛滥成灾。林平望的另一只手也没闲着,在梁惠芬的呻…吟声中,撩起梁惠芬的短裙,隔着那黑色蕾丝花边内k,摸上了那馒头一样高高坟起的花丘。那里早湿透了!由于勒得太高太紧的缘故吧,那湿透的黑色蕾丝花边内k竟然嵌入了那条花径里。林平望的手指便隔着那层湿透的薄布,在那条显露出来的花径里抠动着。梁惠芬受此刺激,身子忍不住战栗了一下,大声叫了出来:“啊,不要这样!啊,我受不了啦!”那握着林平望的枪杆的手也不由自主用力抓紧了。

    被梁惠芬这大声一叫,用力一抓,林平望的欲…火被彻底点燃了!让梁惠芬站在床边,双手支着上身挺起臀部趴在床沿,然后一手将她的短裙撩到腰上,一手将那早湿透的底裤扯了下来,自己则收臀挺腰往前轻轻一送,那火热粗壮的通条便“哧溜”一声穿过玉门刺入了那条早已泥泞不堪的湿热秘道里。“太爽了!”两人同时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便随着“啪啪”的皮r撞击声开始大战起来。

    不提梁惠芬和林平望已经先行一步进入了火热的战局,且说何从和林豆豆将林珍珍扶进她的闺房后,在把珍珍往床上放的时候,何从看着那红红的可爱脸蛋儿,以及胸前那微微起伏的两座小高峰,一时春心荡漾,借着酒意,忍不住在那小脸蛋上亲了一口,并摸了一下那两座小r峰,“处子的果然不同呀,挺硬扎的。”何从真有些舍不得放开那隔着衣服传到手心的温润感觉,忍不住隔着衣服轻轻摩挲起来。林珍珍的呼吸也跟着变得急促起来。

    林豆豆发现何从吃自己妹妹的豆腐,忍不住在何从腿上捏着一点皮r,然后狠狠一掐,把个何从疼得直抽冷气。马上把手从林珍珍的胸上抽了回来,狠命揉着刚才被林豆豆捏着的地方。

    没成想这个时候,似乎睡着了的林珍珍突然发出一句呓语:“姐

    ……姐夫你好坏哦,摸……啊,别,别松手呀!”

    春色满城章节:第三十一章 要命的冤家(1)  收集:234(:。23490。)

    何从被林豆豆一把掐得缩回那只在林珍珍胸口摩挲的咸猪手时,似乎睡着了的林珍珍突然发出一句呓语:“姐,姐夫你好坏哦,摸……啊,别,别松手呀!”

    林珍珍似睡似醒的一句呓语,让何从立即举枪致敬,心里好一阵激动,差点就没扑上去把林珍珍给就地正法了。可是大腿上刚才林豆豆掐过的地方,那丝丝痛感提醒着何从,别忘了她可是林豆豆的妹妹。虽然俗话都说,“姐夫戏小姨,世上常有的”,又说:“小姨子有一半是属于姐夫的”。但那也只限于成年了的小姨子,而且还要是在适合的环境下。眼下,林珍珍才十六岁,虽然不是法律规定的幼女了,但也没达到目前公认的十八岁成年标准。而且,她姐姐林豆豆就在眼前虎视眈眈呢!环境明显不适合上演姐夫小姨激情戏。

    要是林豆豆不在场的话,何从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把持住不提前采摘这朵含苞欲放的玫瑰花。虽然自己平时对十五六岁的萝莉是不屑一顾的,但面对发育良好并且因酒意上涌显得娇媚动人的林珍珍,何从不相信自己能保持清醒的头脑,只做一个观花人,而不是一个采花人。当然,观花人和采花人也只有一线之差,只要那花儿够娇艳,让观花人一时心动,而刚好周边并无他人时,观花人就会立即成为采花人的。

    且不说何从被林珍珍的一句呓语弄和旗枪高举,思绪万千。

    林豆豆也被妹妹林珍珍的这句呓语,差点没给当场吓坏。

    何从这要命的冤家,祸害别怕人家女子也就算了,怎么还来祸害自己妹妹呢?这小妮子,喝了点酒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竟然说这种胡话,这不是自己赶着往狼窝虎口里送呀!

    林豆豆转而又想到,“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少男不多情?”十六岁的少女,正是怀春的豆蔻年华,遇上何从这种身高一米八,雄壮有力且又长相英俊的青年小哥儿,心里肯定是充满了爱慕之感。再借着一点酒意,说点出格的话,做出点什么大胆的举动,又有什么出奇的?没看现在的学生们,很多初中时就已经出双入对,早早的把成年男女之间才能做的事,给做了。有些甚至十二三岁就去频频做人流了。林珍珍到了十六岁才开始怀春,已经算是乖乖女了。

    林豆豆由妹妹的怀春又想到了自己身上,当年自己十六岁的时候,比起林珍珍现在的表现也好不了多少,至少林珍珍今晚因为自己在场,不会给失了身子。貌似当初她也是在读中专的第一年,也就是十六岁,喜欢上了三年级的一个堪称校草的英俊学哥,并在那学哥的欢言相哄下失了身子,只是那时懵懂无知的她,还没真正尝到性a的销魂乐趣,那个破了她身子的负心人就有了新欢而弃了她这个旧爱(当然人家也许就只是纯为了摘她这朵初绽蓓蕾的,既已摘到手,便也可以随手扔了),让她好伤心了好长一阵子。

    直到中专毕业后,林豆豆在一次酒宴上看到了何从,那颗受伤的少女心才又重新焕发春光悄然而动。

    让林豆豆没想到眼前让自己一眼就为之心动的帅小伙,竟然是妈妈的同学兼好朋友梁乐诗阿姨的儿子。虽然小时候两人也见过几次,但那时都是小p孩,又不是经常在一起玩的,互相没什么印象。当林豆豆痴痴的目光盯着那帅小伙时,没想到竟然被梁阿姨给发现了。梁乐诗便过来告诉林豆豆那个帅小伙就是自己儿子何从,并问她是否喜欢自己儿子时,林豆豆竟然毫不知羞的点头承认了。

    于是梁乐诗和梁惠芬便决定将两人的同学朋友关系升级为亲家关系。正所谓你好我好大家好嘛。

    何从呢,高中毕业,十八男儿,正是血气方刚有着性冲动的年龄,以前在学校形象恶劣,整天打架惹事生非的,女生们避都还嫌来不及呢,哪有几个女生愿意喜欢他,而他也不喜欢用强把学妹弄上床,再说有着姐控心理的何从,青涩的同龄学妹对他也没有多大吸引力,倒是那个高三新来的英语老师让何从怦然心动,恨不得把这个比自己大了几岁的风韵少妇给推倒了。只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何从也只能把她当成自己的性幻想对象,做着“娇鬟堆枕钗横凤,溶溶春水杨花梦”,并且“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醒来后,才发现“碧野朱桥当日事,人不见,水空流”,凭白要多洗一条内k。

    因此,何从高中三年下来,竟然很失败很没面子的保住了处男身。而同为“新沙四虎”的三个死党刘涛、黄飞、张志伟,在三年高中生活里,都先后失了身完成了由男孩子向男人的转变。这让作为虎首的何从情何以堪呀?所以高考落榜后,何从甚至将结束自己的处

    b春色满城最新章节 103619春色满城ab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