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 10 部分

作品:《春色满城

    .

    .,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齐欢虽然给眼前的美景给诱惑得身体起了反应,但是脸上却是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老婆,你看你,这些年都白活了吧,穿这样的衣服你就觉得暴露了呀,你还没有见过更暴露的衣服呢,老婆,你不知道,现在这种衣服的款式可是最流行的,人家想买还买不到呢,真的,放松一点,我来帮你整理一下。”

    齐向红听到齐欢这样一说,心中稍稍好受了一点,站直了身体任由齐欢靠近了自己的身边,但是当她看到自己露在了外面的半截胸脯时,俏脸又是禁不住的一红:“老公,别,别过来了,算了,我还是穿回我自己的衣服吧,。”齐欢摇了摇头:“老婆,你看你,怎么还不好意思呢,你知道女人的自信心来自于哪里么,女人的自信心应该是来自于男人的眼光的,你看看,你穿这样的衣服,看起来是这么的性感这么的漂亮,男人看你时喷火的眼神,能增加你的自信心的,相信我,没错的,再说了,你现在不是我的女朋友么,难道连男友为你整理一下衣服,你都要拒绝么。”

    齐欢的话,每一个字都落入了齐向红的耳朵里,看着齐欢说这话的时候一脸再正常不过的样子,齐向红其妻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太敏感了,其实穿这样的衣服,并没有什么害羞的。

    齐向红想得是对的,现在的女人服饰以暴露为买点,暴露得越多,买的价钱就越高,现在外面的女孩子,谁没有几件暴露的衣服呀,穿那样的衣服,引来男人的纷纷注目,才能最大限度的满足女孩子的虚荣心。

    只是齐向红这些年一直都忙着自己的事业,根本没心想要打扮自己,等到她觉得有必要打扮自己的时候,却又觉得自己岁数已经大了,也就没有了打扮的必要了,所以,齐向红一向是以衣着保守出现在众人的面前的。

    虽然说漂亮的女人穿什么衣服都会好看,而不漂亮的女人穿什么衣服都不会好看,但是齐欢却还是想看看齐向红换上了一身性感而时尚的衣服以后的效果来,所以昨天晚上,齐欢才特意的来到了这里,给齐向红选了这样一套在大街上几乎是随时可见的衣服来了。

    但是这身衣服虽然在大街上随时可见,对于齐向红来说可就不一样了,齐向红一向衣着保守,穿间让她穿上了这么一件几乎是将大半个身体暴露在了别人面前的衣服来了,这让齐向红怎么受得了呢,所以,齐向红才会有了开始的那些娇羞而局促的举动的。

    现在听到齐欢的开解,齐向红似乎在心中并不那么排斥身上的这套衣服了,所以当齐欢走到了她的跟前,将她的披肩紧了一紧的时候,齐向红才没有做出拒绝的举动来。

    看到齐向红没有拒绝自己的举动,齐欢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乐,一边给齐向红整理着披肩,一边对齐向红道:“三姑,你看看,这样子就对了嘛,你本来就很美,再穿上这样的衣服,我敢肯定,你走到大街上的回头率一定能达到百分之百,你看看,你的皮肤这么好,这么光滑,如丝绸一样的,不露一点在外面,人家还以为你穿得那么严严实实的,是因为皮肤不行呢。”

    齐欢一边说着,一边欣赏着眼前的美景,他的眼角的余光一路向下,滑过了齐向红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滑过了她性感而微薄的嘴唇,滑过了她小巧的下巴和天鹅一样的脖子,终于在她的丰满而结实的胸脯上停了下来。

    齐欢身高在一米八左右,而齐向红的身高只有一米七不到,两人身高上的差距,使得齐欢不用怎么费劲,就可以清楚的看到齐向红的胸前的那一抹春光。

    齐欢觉得名牌就是名牌,虽然那件白色的薄薄的小背心看起来小小的,似乎用手一捅就破,但是却还有不小的塑身作用,齐欢看到,在弹性小背心的束缚之下,齐向红的玉峰看起来更加的丰满,更加的结实了起来。

    现在虽然齐向红的手已经离开了她的玉峰,少了胳膊的挤压,但是她的一对高耸入云的玉峰,却还是紧紧的贴在了一起,形成的深沟看起来还是那么的迷人,那么的深邃,尤其是从那深沟里面散发出来的阵阵芬芳,更是刺激得齐欢一阵热血。

    光滑,细腻,柔软,弹性,温热,这是齐欢对眼前的美景的评价,齐欢觉得,眼前的美景虽然单调了一些,只有一抹的雪白,但是却比所有颜色都显现出来更加的激动人心。

    齐欢觉得,眼前的美景的笔划也少了一些,但是就是那连绵起伏的几笔,却将一个美艳女子的诱人犯罪的胸型尽情的勾勒在了自己的面前,哪怕就是再多的笔墨,恐怕也比不上这廖廖几笔划出来的优美孤形那么丰满动人。

    春色满城章节:第三十八章 你抓着我的jj要干什么?  收集:234(:。23490。)

    在何从狂风暴雨般的冲锋下,何丽很快就被一浪高过一浪的情潮给彻底淹没了。她感觉到自己浑身酥酥麻麻的如受电击,那种美妙滋味实在难以言喻,忍不住大声呻…吟了起来!

    汹涌的情浪欲潮一波接一波的袭来,将何丽一次又一次带上高…潮,她已经完全忘了自己身处何地,只知道自己这一辈子从来都没有这样快活过,在连续不断袭来的高…潮中,她已经完全丧失了自我意识,听凭这个比自己小好几岁的男人为所欲为,杀进杀出,并且毫无保留的迎合他。一时间,房里尽是急促的喘息声、声嘶力竭的呻…吟声、皮r撞击声和狗舌舔水般的“滋滋”声混杂在一起的美妙天籁,让人闻听后忍不住要醉倒!

    到最后,一次又一次凶猛的让何丽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呻…吟声渐趋于无,意识逐渐迷离,冷汗密布额头,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死了吗?我要死了吗?这次真的是要快活死了!”她想让何从停下来,但却无力发出声音来……

    何从正在奋力耕耘,何丽的秘道里,一次又一次的涨潮,那种舒服感觉实在是难以言喻。正享受何丽秘道里湿热油滑的r褶拼命挤压吸啄的感觉,却眼见得何丽突然周身冷汗密布,手脚冰凉,嘴唇微微张开并颤抖着,声在喉咙里嗯嗯作响,就是发不出来。就像是一条沉浸在爱潮中的鱼儿,突然被那一波接着的一波的汹涌澎湃的高…潮给冲到了沙滩上,无力挣扎后,只能瘫软在沙滩上,不停地噏动着嘴儿寻求着生命之水……

    一点灵光闪过心头,何从知道何丽已经达到极点了,是真的不行了,不能再承受他那狂风暴雨般的欢爱恩宠了。不能再继续冲刺下去了!何从想到做到,便立时停了动作,但那黑紫独眼龙依然放在何丽那湿滑秘道里,享受着如热油般的春水的浸润,以及那异常舒爽的r褶挤压感吸啄感,然后俯身压在何丽那对如成熟的水桃般诱…人的胸房上,吻上何丽的唇,嘴对嘴的渡了口津y进去。何丽似乎如沙漠里的鱼儿突然发现了一泓清泉般,拼命地汲取着那如仙露般甘甜的津y……

    半晌后,何丽终于回过一口呢气来,幽幽地道:“我这是死了么?”

    “乖乖宝贝,你这是死去又活来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何从看着身下如花似玉媚…态横生的美人儿,怜爱的问道。看着何丽那全身都泛着桃色泽的温润如玉的肌…肤,极度满足的慵懒而又娇…媚的神色,心想,果然是经受过雨露滋润的花儿更美更艳丽呀!这样的花儿采起来让人不知时日长短,完全沉醉在花香的海洋中!

    “感觉?感觉实在是太好了!我从来没有体味过,也从来没想到过,原来做…爱竟然可以做得这么舒服这般爽利,舒服得让人死而无怨只恨不得永远沉浸在这种舒服中!”何丽一脸回味无穷的迷醉神态,好好体味了一番,又幽幽地道:“冤家,你教我以后离了你怎么办?”

    “那你以后就不要离了我呗!再说,以后的事谁能管得着?还是抓紧享受现在吧!我还没完事儿呢。既然你活过来了,我们现在又继续,让你再体味一次死去活来的感觉?”何从坏坏地笑道。

    “刚回过魂来,我怕我还是经受不起呀!不如,我用嘴帮你解决吧!”何丽娇羞地道。

    何从看着她那小巧的香…唇,心想你那里行不行呀?能不能放得进去呀?但既然何丽愿意用嘴帮他解决,他何乐而不为。就将黑紫独眼龙拔了出来,平躺在一边。何丽坐起身子,然后跪坐何从大…腿边,俯下…身子,双手捧着何从的独眼龙,卖力地舔吸了起来。那动作笨拙而又生涩,显然是第一次作这样的动作。

    待她弄了好一会儿后,何从觉得还不如自己冲刺来得快活,便一把翻身起来,让何丽依然跪在那里,自己则跪到何丽的tun后,将独眼龙抵住那沾满露珠的花径,双手扶着何丽的腰,往前一送,便又刺入那火热湿滑的秘道里,异常舒爽的r褶挤压感吸啄感又重新回来了!何从忍不住在何丽的tun瓣上拍了一巴掌,随着清脆地一声“啪”,便如疾风骤雨般冲锋陷阵起来……

    春风两度后,一切终于归复于平静,何丽发现自己几乎连动一下脚趾头的力气都被消耗殆尽,她只能听凭何从将她搂在怀中,让自己的头枕在他坚实的胸怀中静静体味。

    两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便起身穿好了衣服,出门去把房给退了。何从本想直接去约好的地方等林浩昌他们的到来,但想到何丽刚和自己两度欢爱,便马上要一个人孤零零地中午饭,心里就有些过意不去。人家把身子都给你了,你陪人家吃个中午饭也是应有的题意呀!

    所以,何从又在何丽依偎下,搂着何丽踏进了新沙宾馆餐饮部,叫了几个菜,把个中午饭给解决了。

    吃完饭后,看看时间,已是中午12点钟了。由于早上出来未带充电器,手机还是关机状态,何从便让何丽把她的手机拿给自己,换了sim卡后,让何丽自己打个车回去睡午觉。他则打个车直奔新沙人家酒楼。

    到了新沙人家酒楼门口,不见林浩昌在门口等自己。也不知他们到了没有?何从便给林浩昌打了个电话,那小子接通电话后,告诉何从,他们十几个人在新沙人家酒楼d庭湖包厢里,不方便出来接他,让何从自己进来。

    这小子皮痒了不是?姐夫来帮他解决问题,他倒让姐夫自己进来找他们,连出来接一下都不行?

    何从转而又想到,这小子刚才在电话里说自己十几个人在包厢里,不方便出来接自己,肯定是暗示自己,新沙四少带了十多个人,而他却被控制住了,所以不方便出来接他。

    不就是十几个人吗?又不是龙潭虎x!再说,就是龙潭虎x,他何从也得闯了。所以,何从就找了个站在门口的迎宾小姐,告诉自己要去d庭湖包厢。那穿着高开叉旗袍挺着一对鼓囊囊的迎宾小姐便将何从带到了d庭湖房门前,替他打开了门后,便行了个礼示意何从进去,然后回门口去了。

    何从进门一看,就知这是那种分里外两间的大型包厢,外间里,中间一张大型的圆酒桌,三面有沙发给人坐,另一面墙上挂着一部42寸y晶大彩电。里间房里则挨墙摆有一张一米高的榻榻米和一张真皮大沙发,墙上也挂了一台32寸y晶彩电。

    此时,包厢外间里的圆酒桌上围坐了六个人,分别是三个少男搂着三个如花似玉的少女,酒桌上摆了一大堆精美的菜品,还有七八支开了的啤酒。在三男三女后面,站着十个彪形大汉,l露的手臂上都纹有刺青,一看就知不是学生,而是社会上混的人。很有可能就是新沙四少请来装门面的,也有可能是他们的保镖之类的。

    而林浩昌那小子则缩在沙发上,垂头丧气的好像死了老爹一样。

    “不是新沙四少吗?应该有四个才对呀?怎么只有三个人在场?”何从进房后,一边观察着环境,一边想道。而就在这时,里间里突然传来女子高亢的呻…吟声和男人粗重的喘息声。“我就说呢,原来还有一个此时正在里间快活着呢!靠,比老子当年在二中时强多了,连中午谈判时间都不浪费,在等人的同时先干一炮乐一乐呀?”

    何从进来时,里面的人也都看到他了。后面站着的十个纹身大汉虎视眈眈,不怀好意地看着何从。像是十条恶狗,只待主人一声令下,便要扑上来把何从撕咬成碎片似的。而缩在沙发上的林浩昌看到何从后,脸上闪过一丝兴奋的神色,立即大声叫道:“姐夫!……”可能是想到对方这么多人,己方才姐夫一个,后半截话就没说出口了,神色又委顿了下去。

    围坐在酒桌上的那三个少男对何从的到来似乎不屑一顾,一边继续搂着怀里的小萝莉,一双手在小萝莉胸前有些鼓囊囊的小r鸽上摸摸捏捏的,坐在中间的那个俊美少男眼也不抬地大大咧咧地说:“哦。是当年的新沙四虎的老大从哥来了呀?前辈请随便坐呀!”

    前辈?何从心想,老子有那么老了吗?不就是大你们个两三岁?但既然是来谈判的,何从也就在桌上坐了下来:“好说,好说。唉,从二中毕业两年了,想不到如今又出了个新沙四少,二中果然是代有人才出呀!就是不知诸位该怎么个称呼?可以自行介绍一下吗?”

    这时,坐在中间的那个俊美少男便向何从作起了介绍。通过他的介绍,何从得知中间的俊美小男人叫林添明,今年17岁,高二学生;左手边的那个叫吴志雄,也是17岁,高二学生;右手边的那个叫梁山,今年16岁,和林浩昌同年级但不同班。他们新沙四少两年前开始跨学校发展,目前已经是新沙学生群中的领导者组织,而且由于新沙四少家庭背景变动的缘故,自去年开始,他们将新沙社会上的一部分地下势力也给接收了。

    “呵,里面此时干得正热闹呀!我说新沙四少怎么只有三个人在呢!原来还有个小王八蛋扔下兄弟,自己跑进去独自快活去了!”何从听到这里,又听得里间不断响起的男女之声,忍不住发出了挑衅。当他听到新沙四少连新沙镇社会上的小混混都开始收编时,就知道今天是不可能有什么和谈的了,双方必定要通过武力解决了。拳头大才是硬道理!要么他压制收服新沙四少,要么新沙四少压制收服他。

    “哪来的野小子,你他…妈的太放肆了!c…你…妈,敢骂我们老大是小王八蛋?今天不废了你……啊!”离何从最近的一个黑脸大汉一边骂着粗口,一边就是一拳冲着何从脑袋砸来!可是最后的狠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一声像是j蛋被捏爆的声音响起,然后这黑脸大汉便向后飞到了墙上,“扑”的一声又从墙上跌到地上,就传出一声像杀猪似的惨叫!

    当他骂出对何从老妈不敬的话时,就注定了他这悲剧的结局了!何从听到他这辱及父母的脏话时,一股怒火就冲上了脑海,一脚就断送了这个祸从口出的黑脸大汉的子孙根!骂他可以,但绝对不能辱骂他的父母特别是老妈。这就是何从不可触犯的底线!

    其他站着的九个人见状,也围了上来,对何从展开攻击。何从眼尖手快,从酒桌上捞起一个啤酒瓶,一瓶砸在当先冲上来的那名混混的手腕上,便听一声骨裂的声音响起,愤怒的何从,绝对是用上了最真实的力量。放到一个后,啤酒瓶顺势砸在桌沿上,便成了一把玻璃利器,再一回c,便c在了一个刚从后面冲上来的混混的上,随着又一声惨叫,又被放倒了一个。

    其他的人见何从瞬间便放到了三个兄弟,都有些被吓着了。但还是有一个不怕死的,趁着何从的啤酒瓶c进同伙的时,一拳对何从的太阳x打来。何从头一偏,侧身移步,顺手抄起桌上一支筷子,闪电般c进了这个混混纹着刺青的手臂上。又是“啊!”的一声惨叫。

    转眼间,十个人中,便有四个人失去了战斗力,而且伤得还不是一般的重。

    这时,随着杀猪般的惨叫声响起的同时,又传了女人的尖叫声。原来那三个被林添明他们三个人抱着玩弄的小萝莉,此时,都被眼前的景像给吓坏了,不停地发出了“啊啊”的尖叫声!

    林添明忍不住一巴掌扇在了身旁的小萝莉脸上:“s…货,叫你…妈呀!不叫会死呀!”几个小萝莉果然被吓住了,不敢再叫,只是明显的瑟瑟发抖,明显是害怕极了。这么残忍血腥的画面,估计她们也只在电视里看到过,哪会想到在现实生活中,竟然亲临现场体验,如何能不怕?

    剩下的还有战斗力的六个大汉也害怕的望着何从,不敢上前一步。开玩笑,他们平时虽然跟着新沙四少在社会上人五人六,欺男霸女,但那是没遇上过硬茬呀!今儿个终于遇上狠人了,谁都不想下一个躺在地上的是自己。

    “好,打得好,姐夫你真是太厉害了!你简直是我心目中无敌的偶像奥特曼呀!”林浩昌这小子突然一下子精神起来了!

    见那些人不上前动手了,何从也就坐下来,抽了几张纸巾,慢慢擦干手上的啤酒汁,说:“你们新沙四少,是谁主事?非得要玩这一出么?看看你们都请的一帮什么废物?除了外表吓吓人外,就只剩下为医院财政多作贡献的作用了!”

    何从一边表现得毫不在意的样子,但心思却在快速转动,想着这事该怎么善后。让人奇怪的是,里面闹的动静这么大,房子隔音再好,外面也应该能听到一些呀,怎么就没人前来过问一下呢?不过,也好在没人前来过问,否则一报警,乐子就大了!

    其实,刚才还搂着小萝莉的林添明他们,哪会想到场面会闹成这样,也早就吓坏了,不知该怎么面对眼下的局面。见到何从问话了,便不约而同的指着里间的门纷纷嚷道:

    “老大在里面干炮呢!”

    “老大在里面快活呢!”

    “老大,你干完了没有?快出来呀,要人命了!”刚才扇小萝莉耳光的林添明此时内心特别的害怕,声音都快哭出来了!

    “妈…的,一个个都是废物!让老子干个炮都不得安生!”此时,里间的门开了,一个大个子帅哥胯下吊着一条晃荡荡的r虫,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搂着一个同样赤着身子的小萝莉走了出来。看着躺在地上不断呻…吟叫痛的几个跟班混混,又忍不住骂道:“这几个废物,快点找人送医院去吧!啊,对了,你们几个,脱了衣服遮一下他们的伤处,别让酒楼里其他食客看了生疑,弄出不必要的麻烦来!”

    那几个虽然生得高大威猛但实际上也就是跟班小弟的混混们,马上应了声是,将几个伤号弄医院去了。

    看到那十条废柴出去后,刚走出来还赤着身子的新沙四少的老大,便一p…股大大咧咧地坐到了何从的对面,把那同样赤着身子的小萝莉搂在怀里,盯着何从看了好一会儿,说:“从哥,好久不见,没想到两年不见,你一见面竟然给我送份这么大的礼,我这个月收的保护费,都得乖乖地送给医院赚了!”

    “梁星,原来新沙四少带头大哥是你!你都知道我当年新沙四虎的名气不是靠吹出来的,而是靠拳头一拳一脚打出来的。你还弄这么十条废柴来给我下马威,这不是自找麻烦么?”

    “哼。新沙四虎已是过去式了!你既然都从二中毕业两年了,干嘛还要c手我们二中的事务呢?现在不是你们新沙四虎的时代了,现在是我们新沙四少的时代!而且新沙四少除了我是高三学生外,他们三个也都是高一和高二生,就算我毕业后,新沙四少在二中的影响力将一样存在!但你呢?你们新沙四虎既然退出了二中这个圈子甚至都离开了新沙镇,干嘛还要回来呢?”梁星一边漫不经心地说着,一边在怀里那光溜溜的小萝莉胸前的一对小r鸽上着,弄得那个小萝莉不住哼哼着,很是享受的样子!

    “因为林浩昌是我小舅子,哦,虽然是未来小舅子,但也是小舅子不是?我小舅子被人欺负了,你说我这个做姐夫的,能不出头吗?”何从真对眼下的一幕没眼看了。难道自己真的落伍了,怎么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个德性?好像自己也就才大他三岁吧!

    “哦,浩昌跟着我混,也未必会差到哪里去,说不定还会比以前活得更滋润呢!真的,从哥,别看你能打,但我说,新沙四虎真的已成了历史了!我们新沙四少,不止是统治西江二中,还统治着整个新沙的小混混们!你再能打,一个人能和整个新沙镇的地下势力对抗么?你能随时护住身边的每一个人么?”梁星说着,手又探到了小萝莉的腿间,在那还挂着露珠的芳草地上来回摸索着。

    小萝莉被梁星的手指弄得“嗯嗯啊啊”的呻…吟起来,嘴里还不忘问一句:“星哥,这叫从哥的帅哥什么来头呀?新沙四虎,听上去好像很猛诶!”

    “小萝莉,从哥我不但听上去很猛,做上去更猛。不过,对于你这种还未完全的小萝莉,从哥我可没兴趣!也只有梁星这种不上道的才会喜欢!”何从实在被眼前这对活宝的表现给气乐了!接着梁星的话说:“你威胁我?你敢威胁我?”

    “有什么不敢的?在新沙,还没有我不敢威胁的人!也没有我不敢对付的人!”梁星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仿佛何从在他眼里就如一只蚊子般微不足道。

    “哈哈,你凭什么敢威胁我?两年前,没被我打怕,跟在我后面像条狗似的!两年后,倒威胁起我来了?”何从真是气乐了,威胁他的人,到现在为止,好像还没有一个没受到终身难忘的教训的!

    “凭什么?你知道我爸是谁吗?”梁星斜着眼睛问道。

    “难不成就是传说中的李刚?”何从真的快无语了。

    “姐夫,他爸现在是镇长。去年新上任的!”这时,缩在沙发上的林浩昌,刚才的精神又不见了。

    “镇长?我靠,确实了不起呀,在新沙这个小地方,镇长确实就是一尊土皇帝了!那又能怎么样?他还能吃了我不成?”

    “我爸确实吃不了你,但动用国家暴力机器吃掉你,似乎也很容易!就像捏死一只蚂蚁般容易!”梁星一副吃定了何从的样子!

    这确实是事实,镇上公安分局都是镇财政供养的。镇长想要收拾一个老百姓,有n种方法黑白两道都玩残你!

    何从突然站起身来,一巴掌就扇在梁星的脸上。所有的人都被何从这一巴掌给扇蒙了!全都呆在了原地,张开大口却又说不出话。

    “你敢打我?”梁星似乎不相信,真就挨了何从一巴掌。要知道,他可是镇长公子,在新沙镇,这两年来还真没人敢打他呢!

    “我一定要把你玩残!”在确定了脸上火辣辣的感觉后,梁星恼羞成怒,指着何从的鼻子骂了起来:“…你…妈,你敢打我!我一定要把你玩残了,还要把给压在身下狠狠的c弄,对了,还要把你的女人也都压在身下狠狠地c弄,让林浩昌这小子每天叫一百二十遍梁星姐夫快c我姐!”

    何从一把扯过梁星来,又是狠狠扇了几嘴巴,一边扇一边说:“你这女人我就不c了,但,我会看看,嗯,我记得不错的话,梁星你今年十七岁吧,那个风…s无比的s…货二十岁上就生了你,今年也就三十七岁,到时候看看还有没有风情,要是我一闭眼,也警屈一自己给c了吧!”

    “你会为今天的事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梁星发着狠道,“天上地下,没有人再救得了你!我要你跪在我面前,看我着狠狠c…你…妈!然后把你给投到监狱里去,让你躲猫猫,喝凉水,一百种死法等着你!”梁星快要疯狂了!

    何从突然一把捏住了梁星胯下那条r虫儿,轻轻地用了一下力,快要疯狂地梁星立即清醒了:“你要干什么?你快放手!”

    “我要干什么?你说呢?你老爸是镇长是吧?镇长了不起是吧?可以把我投到监狱里躲猫猫喝凉水死是吧?你还说过要c…我…妈是吧?”此时的何从,眼眶红红的,很是吓人!

    梁星被他的这发红的眼神给吓到了,“你要干什么?啊?你抓着我的jj要干什么呀?你快快放手呀!”

    “我想看看,你那做镇长的老爸,有本事黑白两道用n种办法把我弄死。但有没有本事,帮你再生一条jj出来!唉,梁星呀,你说,你是该痛快点,一刀将你这小r虫给斩下来,还是用打碎的啤酒瓶慢慢割下来呢?而且,你说我把你的jj给弄下来后,法院会判我多少年刑呢?好像自首可以减轻量刑的哦?我算算,在监狱里呆个几年出来后,你老爸会用了多少种方法试图让你再生一条jj出来?也许科技会发达到断j重生的地步吧?要不然,你就一辈子做太监吧!”何从的眼虽然红得吓人,但语气也同样平静得吓人!

    “从哥,我求求你饶过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威胁你了!我收回刚才说过的话,也不再林浩昌做我小弟,你就放过我吧!你大人有大量,行行好吧!”

    “放过你?你原来也跟过我一段时间,你应该知道,凡是敢骂我妈的,没一个好下场!你刚才怎么骂的来着?”

    “是我该死,从哥,我该死,你放过吧。我发誓,你放过我,我以后还做你小弟,任你差遣,上刀山下火海,什么见不得光的,或者需要国家机器力量的,我都尽心尽力帮从哥你去做。如果有违此誓,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看着手里吓得就快瘫软的梁星,何从慢慢地冷静了下来,想了想,他确实犯不着拿自己的生命前程去和这种小角色换。但由不能轻易放过他们,就说:“好,以后做我小弟还以后,眼下,总得有些表现让我消消气!这样吧,你们四个,家里都是非富即贵,嗯,我也不太狠了,就一人十万吧。立马写欠条,然后让你…妈她们送钱过来!至于理由和借口,你们自己想办法!但要是谁敢把这事弄出麻烦惹出差佬来,我就豁出去在监仓里呆上几年,也得让你们一辈子做太监。”

    新沙四少听到何从提出的这个条件,四个人的脸一下子就绿了。十万元,让他们找什么借口向家里要钱呢?可是如果不给钱,那以后可能就一辈子失去性福了。那人生还有什么乐趣?

    虽然春色满城还是月点击、周点击和日点击都排第一,但这两天的票票和鲜花都有些疲软,特别是推荐票。实在有些惨淡呀!如果春色满城不好看,点击怎么会那么多?如果兄弟们觉得好看,为什么票票和鲜花却不够坚…挺!

    昨天晚上,通过和一个订阅本书的读者朋友交谈,得知这位兄弟,竟然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朵花,有多少张推荐票。也不知道如何一次性投完,只会按网站默认的1票来投。在此,我希望那些不会投票和投鲜花的兄弟们学会如何投推荐票和鲜花:

    首先,登录后点击网站最上面的“查看资料”,打开后,可以在下面看到自己有多少朵鲜花,以及每日的最大推荐数。然后在投推荐票和投鲜花时,将框里的“1”改成你想要输入的数字,比如你有90朵鲜花,每天最大推荐数为8,你在投鲜花时就可以将框里的1改成90,在投推荐票时,将框里的1改成8点投票确定就行了。

    鲜花当月不投,下月就清零了。各位兄弟们,千万别浪费了哦!每天都记得将将花花和票票投给春色满城吧!

    好了,兄弟们,有什么不明白的,欢迎加群交流!同时,继续恳求推荐票和鲜花!春色满城月点击榜排行第一,但在月鲜花榜上却排在二十几名了,连鲜花月排行榜前十名的零头都不到!我希望各位兄弟们能与探花郎共同努力,让春色满城在鲜花榜上挤进前十!

    我们的口号:要坚…挺,不要疲…软!

    兄弟们,雄起来!狠狠地砸鲜花和票票吧!

    春色满城章节:第三十九章 解决之道  收集:234(:。23490。)

    听到何从提出要每人必须拿十万元出来给他消气后,以梁星为首的新沙四少脸一下就绿了。虽然四个人的家庭在新沙镇里来说是属于非富即贵的那种,家里每月给的零花钱也都有数千上万元,但他们平时花天酒地惯了,也没多少钱存余。就算这两年收了不少保护费,但最近想要赚得更多急于扩大势力,那点保护费基本上都给花出去了。现在要他们一下子每人拿出十万,这岂不是要他们的命吗?如果去问家长要,该找什么理由?而且一次性要拿这么多,家长还不得追问个明白,甚至暗中调查,到时候岂不是穿了帮,万一惹火了何从这个煞星,自己的命根子可荆险了!他们深知,何从既然说得出,就肯定做得到的。他们还真不敢拿自己的命根子去赌。毕竟,这可深深关系到每个男人一生的性福呀!想想,要是没了这宝贝,还不如死了好过!

    “从哥,恐怕有点难呀!你知道,我们平时虽然有比其他同学多得多的零花钱,但我们平时也花天酒地惯了,所以也没什么钱剩下来。如果问家长拿的话,不管找什么理由,恐怕都会引起家长怀疑,可能就因此牵出麻烦来。”梁星嗫嗫嚅嚅地向何从解释道。

    “我知道有困难。但有困难,就想办法克服困难呀!你们号称新沙四少,都是新沙镇的精英人才,都快把新沙镇的地下势力给整合起来了,这么难做的事都能做到,而四十万的区区小事,不会就真的把你们给难到吧?”何从铁了心一定要狠狠地放放这四个不开眼的东西的血,所以毫不松口,一定要四个人想办法筹钱。

    “从哥,要不,你看先这样吧,我们四个先给你凑起十万元,剩下的三十万,我们在一个月内想办法筹好给你,怎么样?”心眼比较活的林添明见何从不肯松口,但想了个折中的办法。现在让他们每人拿个两三万出来,还是可以做得到的。就算身上现金不够,差下的钱随便找个借口问家里人就能要到了。

    “好吧。毕竟你们以后还要跟着我混,我也就不太难为你们了。有个美女约了我下午去买车,你们就一起去吧,老子正好拿了驾照不久,也就弄个十万元左右的车先开着吧,你们四个过去顺便帮我将车钱给付了!”何从想了想,目前也只有采取林添明的办法了,不然,真的急了,到时候可能还真有些麻烦。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何况这四个太子爷。

    “好呀。从哥,说到买车,转不是我吹,都玩了几年的车了,车好不好,也有点经验了,到时候帮你们把把关,免得以后车辆经常出毛病让人闹心。”吴志雄是四少中家里最有钱的一个,老爸虽然只是一个社区居委会书记,但有家族企业,而且这几年土地价钱大涨,村里的卖地款经过他的手后还能弄得少吗?

    “对了,我有办法在一个月内弄到足够的钱而家里人又不会怀疑了!”林添明突然兴奋地叫道。

    “哦,你有什么办法?”何从和梁星几乎是同时问道。

    “你们不说到车,我还真得好几天睡不着觉,一个月内筹集三十万元,可不是个小数目。靠收保护费,一个月肯定收不了那么多。再说,以后我们跟着从哥了,保护费也肯定是从哥拿大头了。所以,保护费基本上不用考虑了。所以,这三十万元还真让人发愁呀!”林添明侃侃而谈。

    “重点!说重点!我都和你说了多少次了?说话要拣重点的说!”梁星第一个不耐烦了,让林添明直接说出解决的办法来。

    “重点就是车呀!反正我们现在手下那么多混饭吃的小混混,到时候找个靠得住的弄个车祸出来,当然不要弄死了,然后我们就得赔钱呀!而且,我们得狠狠灌点酒,然后和家里人说,醉酒驾车撞人了。我们现在又没有驾驶证,又是醉酒驾车,如果当事人硬要追究我们的责任就麻烦了,老妈肯定不愿意让我们留个刑事案底,一定会愿意多花点钱私了,这钱不就来了么?”林添明兴奋地一口气说完,不禁为自己的聪明有些得意起来。

    “那到时候让谁来开车?这办法存在一定的风险,弄不好真把人给撞死了,就更麻烦了!”梁星对于这个办法还是有些担忧。但他又想不出其他办法,臼梁山:“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梁山吃了一样的拼命摇头,“大哥,我没办法,你们怎么说就怎么做。你们先帮我把十万元垫上,我最多以后节衣缩食,再问家里多要点零花钱,慢慢凑起给你们。”这小子倒是油滑得紧,这话就摆明了,他可不愿意做那个开车的人。开玩笑,虽然他会开车,但要如何把握好将一个人撞飞而不是撞死,他自认为自己还没这个本事。弄不好撞死人了,以后睡觉的时候还不得经常发恶梦?

    “嗯,这个办法确实不错,有可行之处。先就这么说吧,如果一个月内找不出其他更好的办法,你们就用这个办法从家里骗出三十万来!”何从一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帮他们,就同意了林添明的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梁星四个人见何从发了话,也就没什么异议了。毕竟何从给了他们一个月时间嘛,要是这一个月时间里再想出一个好办法来,就不用这么冒险了。

    既然这事儿和平解决了,梁星四人的脸色又一下子由绿转红,变得好了起来。虽然弄巧成拙,想着给何从一个下马威,结果反而把自己给套进去,每人一下子就损失了十万元,这可不是个小数目,所以内心还是很有些悲痛的。人家说什么来的?哦,对了,是化悲痛为食欲!梁星四人便决定狠狠地吃一顿大餐,消除这份割r般的悲痛。既然认为了何从做大哥,当然得请何从坐上座啦。这时候,他们才发现,还有个今天的导火索林浩昌,被他们给遗忘在沙发上了。

    林浩昌这小子也是个活宝,别人在那里为了四十万元急得抓破脑袋,他倒好,继续缩在沙发上看好戏。这时候,听到叫他过来上桌一起吃饭喝酒时,乐得一下就从沙发上窜了下来,跑到桌上,挨着何从坐了下来。一脸涎笑地对何从说道:“姐夫,你买了车,以后也借我玩玩呀!”不等何从回答,又自语道:“这车和女人比起来,不知哪样好玩点呢?”

    “当然是女人好玩啦!”吴志雄很有些看不起林浩昌似的,白着眼球对林浩昌说:“看你这鸟样,车肯定没玩过,估计女人也没玩过几个吧?”

    林浩昌也不答吴志雄的话,夹了一筷子菜,刚放到嘴里,又给吐了出来,说:“这菜都冷了,怎么吃呀?你们该不会请我姐夫吃冷羹残肴吧?”

    “哦。我倒忘了,这菜是真的冷了。叫他们经理过来,重新换热菜上来吧!”梁星对林添明吩咐道。然后又对身边的那个光着身?

    b春色满城最新章节 103619春色满城ab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