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 11 部分

作品:《春色满城

    .

    .,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光着身子的小萝莉说:“小青,咱们去里间把衣服给套上吧。别吓着酒楼里的人了。”

    那个叫小青的小萝莉一听,眼里闪着星星地说:“星哥真会疼人!”然后就和梁星赶快跑进里间去穿衣服了。其实,小青萝莉早就想穿衣服了,她不是怕吓着别人,而是现在已经是冬天了,虽然岭南这地方,冬天其实大多数时候还是不怎么冷的,但那是穿着衣服的情况下,光着身子,就算在室内,也还是有些凉凉的。但之前梁星没发话,她也不敢提出要穿衣服。现在梁星要和她一起去里间穿衣服,她当然高兴啦。

    她甚至还希望进去里间后,梁星又把她给推倒在沙发上再做一次呢。

    哪知梁星现在根本就没那个兴趣,让她只把外面的穿上就行了,里面就真空着吧。两人用了两分钟就穿好了。

    林添明看到梁星和小青进房去穿衣服了,便给新沙人家酒楼冯经理打了个电话。

    梁星和小青出来时,刚好那个叫做冯经理的男人也p颠p颠地跑过来了。看到梁星几个,便殷勤地笑道:“星少、明少、雄少、山少,你们有什么吩咐?”

    看到冯经理哈巴狗一样的神色,何从总算明白了什么,看来酒楼经理是知道这四人的背景了。刚才酒楼服务员肯定都受到过特别交待,不管d庭湖包厢里面发生什么事,都不得过来打扰客人。所以才会出现刚才这里面打生打死的也没有个服务员什么的过来过问一下的情况。

    “冯经理,给我们重新上一桌吧,这些菜都冷了,不能吃了。”林添明对冯经理说道,又转头问何从:“从哥,你看有什么喜欢吃的,我让冯经理加上。”

    “算了,我中午都吃过饭了。就随便吧。”何从对这方面,是真的无所谓。

    “那好,我就先去安排人过来收拾一下,如果没其他什么需要,再上一桌同样的热菜上来。”冯经理见何从没有要添加新菜品的意思,就接过话茬儿说道。然后用对讲机呼叫:“阿萍,你安排两个服务员过来d庭湖收拾一下,再让厨房按刚才的菜单再上一桌过来。”

    安排好后,便有两个服务员进来,手脚麻利地把里面的剩菜、啤酒瓶波璃渣之类的给收拾干净了。然后又给铺上了干净的桌布,摆上了新的餐具,并给每人斟了杯茶,就退出去了。

    冯经理又堆了一脸地笑问何从等人还有什么需要他帮忙的。何从摆了摆手,说:“麻烦你了,冯经理,其他也没什么了,你就先去忙你自己的吧!”

    冯经理知道这帮二世祖混在一起肯定没什么好事儿,转身准备走的时候,突然想起里面有六个男的,才四个女的。而且四个女的都是新沙四少那帮二世祖的,那个被新沙四少叫做从哥的人和另一个小男生,都没有带女人。能被新沙四少尊为上座并口敬为哥的人,估计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于是就又停下脚步,讨好地对何从说:“从哥是吧?你看,要不要我安排两个美女过来?像小青这般年纪的学生妹也行,如果不喜欢青涩的小苹果,或者成熟的桃般风情少妇也行。”

    何从今天上午刚被何丽给喂饱了,这时还真不想麻烦这个冯经理,就挥了挥手说:“算了吧!冯经理的好意我领了,下次再说吧。”

    这时,梁星他们叫的菜,也一溜水似的上来了。几个年轻的女服务员把菜放好后,说了声“请慢用”就退出去了。她们虽然知道眼前的几个二世祖有时候爱正们便宜,但好处也不会少。只可惜的是今天冯经理就在这里呢!

    冯经理看到菜上好了,便招呼何从等人慢用,再问一遍还有没有什么需要的话之后,便退了出去,走的时候心里还在纳闷着呢:“难不成这个从哥不喜欢雌的?小萝莉和熟少妇都不要,莫非真如那什么小说里说的三扁不如一圆,喜欢走后门的?”

    且不说冯经理心里的纳闷了。林浩昌这小子可是郁闷死了!

    冯经理刚出去把门带上,林浩昌就迫不及待地向何从发炮了:“我说姐夫,你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呀!你自己不要,也别帮我给拒绝了呀?唉,我的青涩小苹果,我的成熟桃,一个都不给吃呀!”

    何从真被这个林浩昌这个活宝给气乐了,没好气地说:“我怎么知道你眼巴巴地想要女人了?”

    “刚才听到星哥和小青在里间快活的声音,我就想要了。你看,到现在还没软化下来呢!”林浩昌说着站起身,下面果然支起了一个小帐蓬。

    其实梁星和小青在里间快活的时候,别说林浩昌了,林添明他们又何尝不是一个个枪举旗张硬邦邦地憋得挺难受的?如果只是新沙四少兄弟四人间,他们也就在房里沙发上一齐上阵了。之前也不是没有试过大家一起互相交流竞赛的。但今天,除了有林浩昌这个外人在场外,还有十个面对女色也是如狼似虎般的手下呢。看那十个夯货,一个个支着小帐蓬站在身后,你还能当着他们的面刺激他们吗?

    但后来的冲突,何从的血腥手段把他们都给吓得偃旗息鼓了。林浩昌也不例外,在冲突发生后,下面原本不老实的家伙也老实起来了。但刚才给冯经理的一番讨好何从的话,又勾起了林浩昌肚里的馋虫儿,血气翻涌之下,下面又支起了小帐蓬。

    四个小萝莉听到林浩昌这么说,也都忍不住偷偷打量了一下林浩昌的小帐蓬,内心暗暗丈量着,看是不是比自己身边的帅哥要强壮一点?在打量的同时,心里也不禁思量起来,这小帅哥,那小帐蓬支了这么久都还没软化下来,一定很厉害了。要不,以后自己找个机会和他试试,看看滋味怎么样?

    特别是那小青,心思比其他三个女的更活络。本来她在四个女同学中,就是最具媚…态在床…上最会讨男人欢心的一个。虽然年方二八,但十八般武艺估计不会比德艺双馨的苍井空老师差了,所以梁星才经常让她陪床。此时闻言,内心不禁跳了一下,这也太持久了吧?我和星哥都做完出来半晌了,他还硬邦邦挺着不倒呀?那要和他做起来,岂不是比和星哥做更舒服?嗯,他是从哥的小舅子,以后得好好利用他们之间的这种关系,在不得罪星哥的情况下,和他好好做几次,也算是体验不同的生活嘛!

    且不说几女各怀心思。梁星对林浩昌的表现可是嗤之以鼻,妈…的,想玩女人不会自己带呀,真没出息!如果是何从进来之前,梁星一定会好好地教训他一番,让他明白女人是要靠自己的本事去弄的,不是靠别人安排的。但是现在嘛,就当没听到吧。于是举杯劝酒:“来来,大家都满上举起来,以后从哥就是我们的老大了,我们大家一起敬从哥一杯吧!”

    众人赶忙把自己面前的酒杯倒满,站起身给何从敬酒。何从也不推却,爽快喝了。酒过一巡,大家又坐下来放开肚子吃起来。

    才吃两口,林浩昌又放了个冲天炮:“不行。我这邪火升腾得厉害,一定得找个女人灭灭火。虽然冯经理的青涩苹果和成熟水桃都没了,但眼前不是还有四个小桃吗?星哥你们随便谁就让一个出来给我玩一下吧。虽然说不上尝鲜了,但解解馋还是可以的嘛。”

    眼看梁星四人就要暴走了,活宝林浩昌又扔出了一个现在相对新沙四少来说,比重磅炸弹还要厉害百倍的诱饵来。

    “你们刚才不是为了四十万元而头疼么?只要满足了我的要求,嗯,我可以帮你们圆满的解决,并且让你们父母欢欢喜喜地每人拿十万元出来!”林浩昌一边自顾自的吃着,一边摇头晃脑地说:“你们也不必去上演那什么车祸撞人又是醉驾又是无证的憋脚戏了!更加不用为了谁去开车撞人而兄弟离心!一举多得的事,傻瓜才会拒绝呢!”

    “你说的是真的?”梁星直勾勾地盯着林浩昌,郑重其事地问道。其他三人也立即被林浩昌的一番话吸引了全部注意力,叽叽喳喳地问起来:

    “你该不会骗我们吧?”

    “你真的假的呀?”

    “还有比我更聪明的脑袋长在你脖子上了?”

    “是真是假,等下我把我的办法说出来后,你们分析一下不就明白了?”林浩昌被众人一番追问,得意的道。

    “昌仔,你真有两全其美的办法?”何从也忍不住了,问道。如果能够让新沙四少家里痛快地每人拿十万元出来,傻瓜才不乐意呢!

    “姐夫,我这人虽然有点贪花好色,当然,和你老人家相比,我又算是纯洁的小羔羊了,但脑瓜子还是有些好使的。我这办法绝对比你们那车祸的办法好使!”

    “我很色吗?”何从闻言那个汗呀,“这里四个美眉不说,酒楼冯经理的好意,我都拒绝了!倒是你,纠缠不休地一定要现在给你弄个女人解决,竟然还能自称是纯洁的小羔羊?你皮痒了是不是?”

    “尼玛,有什么好办法快说出来!”梁星可没什么兴趣听林浩昌废话了,指着除小青以外的三个小萝莉,说:“办法可行的话,她们三个,你任挑一个干吧。当然,你要是有本事,把她给干哆嗦了而你还不泄的话,可继续干第二个。怎么样?快说吧!”

    那三个小萝莉一听到梁星的话,内心顿时高兴起来,都盼着林浩昌选中自己。刚才听着小青在里间和梁星的声,以及林添明他们的上下其手,一个个早就湿得一塌糊涂浑身很是不得劲,巴不得立即有一条火热坚硬的通条c进自己的泥泞秘道狠狠搅动起来。

    和三个小萝莉又高兴又忐忑的心情相比,小青则是有些黯然了。她也很想体验一下林浩昌的力度和持久度呀!可惜,梁星把她给排除在外了。

    林添明、吴志雄、梁山三人乍一听到梁星将他们的小萝莉送给林浩昌随便挑着用时,心理当然有些不痛快啦。但一想到十万元,也就释然了。和十万元相比,怀里的小萝莉算个p呀!到时候去学校里再选一个不就得了。这年头,只要有钱,还怕没美眉投怀送抱?所以也就默认了梁星的安排。

    几个人的内心想法不提。现在要说最高兴的人,当然还是非林浩昌莫属了。这小子对着三个女同学左看看右瞧瞧,一边看过去,嘴里还一边评头品足:“小芳脸盘子生得不错,就是瘦了点,怕干着干着就让骨头给硌着了;小花不错,体态,干起来应该很舒服,就是腰不够细;嗯,小燕子,啧啧,你那里一定早湿透了吧?嗯,年纪不大,胸房不小,身材不瘦,还挺翘,干起来应该最舒服了。嗯,小燕子,就你了!”顿了顿,又说了一句让林添明差点没暴走的话:“添明这家伙不懂得怜香惜玉,这么美妙的可人儿,竟然舍得老大一耳刮子的扇。小燕子,过来吧,让哥好好疼爱你!”

    被林浩昌选中的小燕子立即高兴地从林添明身边跑到林浩昌身边,坐在了林浩昌的腿上并伸手揽住了林浩昌的脖子。三个女同学的竞争,她最后胜出,能不高兴吗?小燕子甚至在心里给自己暗暗打气:“等下一定要用尽十八般武艺,把林浩昌给榨出来,让他没有精力再找小花和小芳做!”

    林添明差点没给林浩昌给气得鼻子给冒出烟来,尼玛的,有什么妙计,说了半天也没说出个眉目来,倒先挑起女人来了。挑了我的女人也就罢了,还得损我一通!于是有些气急败坏地说:“林浩昌,尼他玛的办法呢?说了半天,废话倒是说了一大通,但你的办法到现在都还没出来,也不知可不可行,你到时忍不住先挑起女人来玩了?”

    梁星、吴志雄和梁山都盯着林浩昌,脸色有些不善。这小子确实欠扁,把大家的胃口给吊起来半天了,还不上正菜!

    看着那么多双眼睛都盯着自己,林浩昌还是一脸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神色,“办法可以告诉你们,而且也一定可行。只是,我绞尽脑汁为你想解决问题,总不能一个女人就给打发了吧?现在可是知识经济时代。你们作为有文化有理想的新一代流氓,也应该明白知识的价值!”

    “只要办法可行,小燕子以后就跟你了。而且,我们四人,每人还给你一万元谋划费。现在,你可以说了吧?”梁星算是服了这小子了,典型的不见兔子不撒鹰的角儿。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林浩昌内心欢呼了一声,知道自己得抖开包袱了。于是一边搂着小燕子在她的胸前揉搓着,一边嬉皮笑脸着何从说:“姐夫,不好意思,我这个办法,要牺牲一下你的个人了。”

    “这活宝怎么又扯到我身上了?”何从心想,但还是忍不住问道:“你的办法阂有关?”

    “嗯。和姐夫你有很大的关系!”林浩昌点了点头,目光在梁星等人脸上转了一圈,开实他的办法:“办法就是,让我姐夫传授你们功夫,然后每人收取十万元学费。”

    梁山听后,第一个暴跳起来:“你小子找打不是?去少林寺学功夫都不要十万元啦!”

    之前本来有些气急的林添明反而没跟着暴跳起来。作为一向自认为自己头脑比较发达的他,当然相信这办法不会就这么简单啦。

    “说具体一点!”梁星抬了抬手,止住了梁山的暴燥。

    “昨天晚上,我姐夫阂姐姐那个快活了一夜,把我姐给弄得死去活来的。我以为今天早上两人应该疲累不堪了吧,没想到两人都还是那么精神,差点再来一场‘早c’,要不是被我妈打断的话,他们估计是‘宵夜’还没消化又吃‘早餐’了。而且,我还听姐说,我姐夫前天在东区和东山狼一帮人干架,对方二十几个人拿着西瓜刀都没奈何他,被他重伤了一个,轻伤了数个。当然,他背上也挨了别人一刀,但那伤口只不过一天时间就自动愈合了。昨晚他们快活的时候,我姐在他背上就没摸着伤痕了。你们要不是不信的话,可以去东区公安分局查查有无此事。别人当然查不到,但以你们的家庭背景,应该不难吧?我姐夫的身手,你们刚才也看到了,你们那十个狗腿子,在外面也是挺能打的吧?但在我姐夫面前,也不过是土j瓦狗而已。能打,会干,还不怕受伤,你们说说,这功夫,值不值十万元?”

    林浩昌一口气把这计划的关键点给说了出来。能打,会干,还不怕受伤!这可是每个男人都梦寐以求的本事呀!

    看着众人目瞪口呆的样子,林浩昌又得意地继续说道:“你们只要回去,把我刚才说的我姐夫的事迹向你们父母说一遍,然后再告诉他们,如今,我姐夫看在学友的份上,愿意把这世外高人传给他的功夫再传给你们,只是学费最少得十万元,否则免谈!当然在说服老爸老妈的时候,得讲点技巧,先和老妈说,再和老爸说。和老妈说的时候,要结合传宗接代大业,和老爸说的时候,不但要结合传宗接代大业,还得从男人的角度出发,重点突出我姐夫高超的御女本领,并暗示自己学了后可以再传给老爸,大家一起钻研钻研。我敢保证,你们父母都会欢欢喜喜地拿钱出来的!”

    众人确实都被林浩昌话里爆出来的给惊得目瞪口呆了。这极品活宝,为了自己的利益,不仅出卖了姐夫,连姐姐也一起卖了呀!想不佩服他都不行呀!

    何从这时是一脑门的黑线,心里那个汗那个窘呀!忍不住暴跳起身,恨不得一巴掌把林浩昌给拍死,吼道:“尼玛的林浩昌,你这岂止是牺牲我的?连你姐都给牺牲了呀!梁惠芬那道门当初怎么就不关紧一点,把你这漏出来了呢!我以后没你这号小舅子,尼他玛的见了我别说我认识你!咦,你怎么对我昨晚和你姐做过的事一清二楚呢?我说今天早上的房门怎么是打开着的,莫非昨晚就是你在偷看而忘了关门?”

    “冤枉呀!姐夫,我昨晚绝对没有偷看。我只不过在吃饭前,先在你们房里装上我在网上买的,验证一下是不是水货而已。没想到,你们,你们可是让我辛苦了一晚上。现在还不让我说呀!”

    这时,梁星等四人也醒悟过来了,本来想问问何从林浩昌说的是否真的,但一看到何从的表现,就知道假不了啦。于是一边向林浩昌竖了竖大拇指表示佩服,一边对何从说:“从哥,兄弟们以后就真是铁了心跟你混了!你可别藏私,一定要将这套本事教给我们呀!别说能不能打之类的,只要练了功夫后在女人方面是一夫当关万女莫开的话,别说区区十万元,再多的钱,我想我们老爸都舍得出的。”

    何从气愤过后,也就理智下来。仔细一想,自己既然要建立自己的有效势力,就得有一支能打的队伍,这帮人既然以后铁了心跟自己混,自己迟早是要提高他们的格斗能力和身体素质的,不然,光凭他们这熊样儿,以后怎么跟自己打天下呀?如今,收服了新沙四少,不但初步建立了自己的势力,甚至还能把他们的家庭都和自己的利益绑架在一起,又何乐而不为呢?

    这时,林浩昌小子又加了一把火,说:“姐夫,你就传我两招,我现在就按你传的和小燕子做给他们看,让他们见识一下你这功法的厉害!”

    偎在在林浩昌怀里的小燕子听到后,只觉小腹处突然有一股火焚烧起来,把个脸给烧的鲜红得娇艳欲滴,耳根和脖子一并都烧红了,浑身也开始燥热不堪,下面更是春水泛滥成灾起来……

    梁星他们闻言,立即起哄表示坚决支持林浩昌这个英明伟大的提议。

    在众人起哄的热闹声中,何从也不好冷了大家的热情,只好在林浩昌耳边,悄悄给他讲授了一个简单的固精法门,然后以手按在他的小腹上,试试看能不能渡一点自己体内的那种力量过去给林浩昌。结果还真成功了!

    之后,林浩昌便将小燕子三下五除二剥光,抱着她扔到刚才他缩着的那张沙发上,按了何从教给他的法门,在小燕子的身上努力耕耘了起来。(此处省掉2100字,要的朋友可加群向作者索要)

    梁星、吴志雄、梁山看了一会儿,也忍不住将各自的小萝莉扑倒在沙发上……。

    一时间,满室尽是春…光……

    春色满城章节:第三十九章 解决之道  收集:234(:。23490。)

    听到何从提出要每人必须拿十万元出来给他消气后,以梁星为首的新沙四少脸一下就绿了。虽然四个人的家庭在新沙镇里来说是属于非富即贵的那种,家里每月给的零花钱也都有数千上万元,但他们平时花天酒地惯了,也没多少钱存余。就算这两年收了不少保护费,但最近想要赚得更多急于扩大势力,那点保护费基本上都给花出去了。现在要他们一下子每人拿出十万,这岂不是要他们的命吗?如果去问家长要,该找什么理由?而且一次性要拿这么多,家长还不得追问个明白,甚至暗中调查,到时候岂不是穿了帮,万一惹火了何从这个煞星,自己的命根子可荆险了!他们深知,何从既然说得出,就肯定做得到的。他们还真不敢拿自己的命根子去赌。毕竟,这可深深关系到每个男人一生的性福呀!想想,要是没了这宝贝,还不如死了好过!

    “从哥,恐怕有点难呀!你知道,我们平时虽然有比其他同学多得多的零花钱,但我们平时也花天酒地惯了,所以也没什么钱剩下来。如果问家长拿的话,不管找什么理由,恐怕都会引起家长怀疑,可能就因此牵出麻烦来。”梁星嗫嗫嚅嚅地向何从解释道。

    “我知道有困难。但有困难,就想办法克服困难呀!你们号称新沙四少,都是新沙镇的精英人才,都快把新沙镇的地下势力给整合起来了,这么难做的事都能做到,而四十万的区区小事,不会就真的把你们给难到吧?”何从铁了心一定要狠狠地放放这四个不开眼的东西的血,所以毫不松口,一定要四个人想办法筹钱。

    “从哥,要不,你看先这样吧,我们四个先给你凑起十万元,剩下的三十万,我们在一个月内想办法筹好给你,怎么样?”心眼比较活的林添明见何从不肯松口,但想了个折中的办法。现在让他们每人拿个两三万出来,还是可以做得到的。就算身上现金不够,差下的钱随便找个借口问家里人就能要到了。

    “好吧。毕竟你们以后还要跟着我混,我也就不太难为你们了。有个美女约了我下午去买车,你们就一起去吧,老子正好拿了驾照不久,也就弄个十万元左右的车先开着吧,你们四个过去顺便帮我将车钱给付了!”何从想了想,目前也只有采取林添明的办法了,不然,真的急了,到时候可能还真有些麻烦。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何况这四个太子爷。

    “好呀。从哥,说到买车,转不是我吹,都玩了几年的车了,车好不好,也有点经验了,到时候帮你们把把关,免得以后车辆经常出毛病让人闹心。”吴志雄是四少中家里最有钱的一个,老爸虽然只是一个社区居委会书记,但有家族企业,而且这几年土地价钱大涨,村里的卖地款经过他的手后还能弄得少吗?

    “对了,我有办法在一个月内弄到足够的钱而家里人又不会怀疑了!”林添明突然兴奋地叫道。

    “哦,你有什么办法?”何从和梁星几乎是同时问道。

    “你们不说到车,我还真得好几天睡不着觉,一个月内筹集三十万元,可不是个小数目。靠收保护费,一个月肯定收不了那么多。再说,以后我们跟着从哥了,保护费也肯定是从哥拿大头了。所以,保护费基本上不用考虑了。所以,这三十万元还真让人发愁呀!”林添明侃侃而谈。

    “重点!说重点!我都和你说了多少次了?说话要拣重点的说!”梁星第一个不耐烦了,让林添明直接说出解决的办法来。

    “重点就是车呀!反正我们现在手下那么多混饭吃的小混混,到时候找个靠得住的弄个车祸出来,当然不要弄死了,然后我们就得赔钱呀!而且,我们得狠狠灌点酒,然后和家里人说,醉酒驾车撞人了。我们现在又没有驾驶证,又是醉酒驾车,如果当事人硬要追究我们的责任就麻烦了,老妈肯定不愿意让我们留个刑事案底,一定会愿意多花点钱私了,这钱不就来了么?”林添明兴奋地一口气说完,不禁为自己的聪明有些得意起来。

    “那到时候让谁来开车?这办法存在一定的风险,弄不好真把人给撞死了,就更麻烦了!”梁星对于这个办法还是有些担忧。但他又想不出其他办法,臼梁山:“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梁山吃了一样的拼命摇头,“大哥,我没办法,你们怎么说就怎么做。你们先帮我把十万元垫上,我最多以后节衣缩食,再问家里多要点零花钱,慢慢凑起给你们。”这小子倒是油滑得紧,这话就摆明了,他可不愿意做那个开车的人。开玩笑,虽然他会开车,但要如何把握好将一个人撞飞而不是撞死,他自认为自己还没这个本事。弄不好撞死人了,以后睡觉的时候还不得经常发恶梦?

    “嗯,这个办法确实不错,有可行之处。先就这么说吧,如果一个月内找不出其他更好的办法,你们就用这个办法从家里骗出三十万来!”何从一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帮他们,就同意了林添明的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梁星四个人见何从发了话,也就没什么异议了。毕竟何从给了他们一个月时间嘛,要是这一个月时间里再想出一个好办法来,就不用这么冒险了。

    既然这事儿和平解决了,梁星四人的脸色又一下子由绿转红,变得好了起来。虽然弄巧成拙,想着给何从一个下马威,结果反而把自己给套进去,每人一下子就损失了十万元,这可不是个小数目,所以内心还是很有些悲痛的。人家说什么来的?哦,对了,是化悲痛为食欲!梁星四人便决定狠狠地吃一顿大餐,消除这份割r般的悲痛。既然认为了何从做大哥,当然得请何从坐上座啦。这时候,他们才发现,还有个今天的导火索林浩昌,被他们给遗忘在沙发上了。

    林浩昌这小子也是个活宝,别人在那里为了四十万元急得抓破脑袋,他倒好,继续缩在沙发上看好戏。这时候,听到叫他过来上桌一起吃饭喝酒时,乐得一下就从沙发上窜了下来,跑到桌上,挨着何从坐了下来。一脸涎笑地对何从说道:“姐夫,你买了车,以后也借我玩玩呀!”不等何从回答,又自语道:“这车和女人比起来,不知哪样好玩点呢?”

    “当然是女人好玩啦!”吴志雄很有些看不起林浩昌似的,白着眼球对林浩昌说:“看你这鸟样,车肯定没玩过,估计女人也没玩过几个吧?”

    林浩昌也不答吴志雄的话,夹了一筷子菜,刚放到嘴里,又给吐了出来,说:“这菜都冷了,怎么吃呀?你们该不会请我姐夫吃冷羹残肴吧?”

    “哦。我倒忘了,这菜是真的冷了。叫他们经理过来,重新换热菜上来吧!”梁星对林添明吩咐道。然后又对身边的那个光着身子的小萝莉说:“小青,咱们去里间把衣服给套上吧。别吓着酒楼里的人了。”

    那个叫小青的小萝莉一听,眼里闪着星星地说:“星哥真会疼人!”然后就和梁星赶快跑进里间去穿衣服了。其实,小青萝莉早就想穿衣服了,她不是怕吓着别人,而是现在已经是冬天了,虽然岭南这地方,冬天其实大多数时候还是不怎么冷的,但那是穿着衣服的情况下,光着身子,就算在室内,也还是有些凉凉的。但之前梁星没发话,她也不敢提出要穿衣服。现在梁星要和她一起去里间穿衣服,她当然高兴啦。

    她甚至还希望进去里间后,梁星又把她给推倒在沙发上再做一次呢。

    哪知梁星现在根本就没那个兴趣,让她只把外面的穿上就行了,里面就真空着吧。两人用了两分钟就穿好了。

    林添明看到梁星和小青进房去穿衣服了,便给新沙人家酒楼冯经理打了个电话。

    梁星和小青出来时,刚好那个叫做冯经理的男人也p颠p颠地跑过来了。看到梁星几个,便殷勤地笑道:“星少、明少、雄少、山少,你们有什么吩咐?”

    看到冯经理哈巴狗一样的神色,何从总算明白了什么,看来酒楼经理是知道这四人的背景了。刚才酒楼服务员肯定都受到过特别交待,不管d庭湖包厢里面发生什么事,都不得过来打扰客人。所以才会出现刚才这里面打生打死的也没有个服务员什么的过来过问一下的情况。

    “冯经理,给我们重新上一桌吧,这些菜都冷了,不能吃了。”林添明对冯经理说道,又转头问何从:“从哥,你看有什么喜欢吃的,我让冯经理加上。”

    “算了,我中午都吃过饭了。就随便吧。”何从对这方面,是真的无所谓。

    “那好,我就先去安排人过来收拾一下,如果没其他什么需要,再上一桌同样的热菜上来。”冯经理见何从没有要添加新菜品的意思,就接过话茬儿说道。然后用对讲机呼叫:“阿萍,你安排两个服务员过来d庭湖收拾一下,再让厨房按刚才的菜单再上一桌过来。”

    安排好后,便有两个服务员进来,手脚麻利地把里面的剩菜、啤酒瓶波璃渣之类的给收拾干净了。然后又给铺上了干净的桌布,摆上了新的餐具,并给每人斟了杯茶,就退出去了。

    冯经理又堆了一脸地笑问何从等人还有什么需要他帮忙的。何从摆了摆手,说:“麻烦你了,冯经理,其他也没什么了,你就先去忙你自己的吧!”

    冯经理知道这帮二世祖混在一起肯定没什么好事儿,转身准备走的时候,突然想起里面有六个男的,才四个女的。而且四个女的都是新沙四少那帮二世祖的,那个被新沙四少叫做从哥的人和另一个小男生,都没有带女人。能被新沙四少尊为上座并口敬为哥的人,估计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于是就又停下脚步,讨好地对何从说:“从哥是吧?你看,要不要我安排两个美女过来?像小青这般年纪的学生妹也行,如果不喜欢青涩的小苹果,或者成熟的桃般风情少妇也行。”

    何从今天上午刚被何丽给喂饱了,这时还真不想麻烦这个冯经理,就挥了挥手说:“算了吧!冯经理的好意我领了,下次再说吧。”

    这时,梁星他们叫的菜,也一溜水似的上来了。几个年轻的女服务员把菜放好后,说了声“请慢用”就退出去了。她们虽然知道眼前的几个二世祖有时候爱正们便宜,但好处也不会少。只可惜的是今天冯经理就在这里呢!

    冯经理看到菜上好了,便招呼何从等人慢用,再问一遍还有没有什么需要的话之后,便退了出去,走的时候心里还在纳闷着呢:“难不成这个从哥不喜欢雌的?小萝莉和熟少妇都不要,莫非真如那什么小说里说的三扁不如一圆,喜欢走后门的?”

    且不说冯经理心里的纳闷了。林浩昌这小子可是郁闷死了!

    冯经理刚出去把门带上,林浩昌就迫不及待地向何从发炮了:“我说姐夫,你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呀!你自己不要,也别帮我给拒绝了呀?唉,我的青涩小苹果,我的成熟桃,一个都不给吃呀!”

    何从真被这个林浩昌这个活宝给气乐了,没好气地说:“我怎么知道你眼巴巴地想要女人了?”

    “刚才听到星哥和小青在里间快活的声音,我就想要了。你看,到现在还没软化下来呢!”林浩昌说着站起身,下面果然支起了一个小帐蓬。

    其实梁星和小青在里间快活的时候,别说林浩昌了,林添明他们又何尝不是一个个枪举旗张硬邦邦地憋得挺难受的?如果只是新沙四少兄弟四人间,他们也就在房里沙发上一齐上阵了。之前也不是没有试过大家一起互相交流竞赛的。但今天,除了有林浩昌这个外人在场外,还有十个面对女色也是如狼似虎般的手下呢。看那十个夯货,一个个支着小帐蓬站在身后,你还能当着他们的面刺激他们吗?

    但后来的冲突,何从的血腥手段把他们都给吓得偃旗息鼓了。林浩昌也不例外,在冲突发生后,下面原本不老实的家伙也老实起来了。但刚才给冯经理的一番讨好何从的话,又勾起了林浩昌肚里的馋虫儿,血气翻涌之下,下面又支起了小帐蓬。

    四个小萝莉听到林浩昌这么说,也都忍不住偷偷打量了一下林浩昌的小帐蓬,内心暗暗丈量着,看是不是比自己身边的帅哥要强壮一点?在打量的同时,心里也不禁思量起来,这小帅哥,那小帐蓬支了这么久都还没软化下来,一定很厉害了。要不,以后自己找个机会和他试试,看看滋味怎么样?

    特别是那小青,心思比其他三个女的更活络。本来她在四个女同学中,就是最具媚…态在床…上最会讨男人欢心的一个。虽然年方二八,但十八般武艺估计不会比德艺双馨的苍井空老师差了,所以梁星才经常让她陪床。此时闻言,内心不禁跳了一下,这也太持久了吧?我和星哥都做完出来半晌了,他还硬邦邦挺着不倒呀?那要和他做起来,岂不是比和星哥做更舒服?嗯,他是从哥的小舅子,以后得好好利用他们之间的这种关系,在不得罪星哥的情况下,和他好好做几次,也算是体验不同的生活嘛!

    且不说几女各怀心思。梁星对林浩昌的表现可是嗤之以鼻,妈…的,想玩女人不会自己带呀,真没出息!如果是何从进来之前,梁星一定会好好地教训他一番,让他明白女人是要靠自己的本事去弄的,不是靠别人安排的。但是现在嘛,就当没听到吧。于是举杯劝酒:“来来,大家都满上举起来,以后从哥就是我们的老大了,我们大家一起敬从哥一杯吧!”

    众人赶忙把自己面前的酒杯倒满,站起身给何从敬酒。何从也不推却,爽快喝了。酒过一巡,大家又坐下来放开肚子吃起来。

    才吃两口,林浩昌又放了个冲天炮:“不行。我这邪火升腾得厉害,一定得找个女人灭灭火。虽然冯经理的青涩苹果和成熟水桃都没了,但眼前不是还有四个小桃吗?星哥你们随便谁就让一个出来给我玩一下吧。虽然说不上尝鲜了,但解解馋还是可以的嘛。”

    眼看梁星四人就要暴走了,活宝林浩昌又扔出了一个现在相对新沙四少来说,比重磅炸弹还要厉害百倍的诱饵来。

    “你们刚才不是为了四十万元而头疼么?只要满足了我的要求,嗯,我可以帮你们圆满的解决,并且让你们父母欢欢喜喜地每人拿十万元出来!”林浩昌一边自顾自的吃着,一边摇头晃脑地说:“你们也不必去上演那什么车祸撞人又是醉驾又是无证的憋脚戏了!更加不用为了谁去开车撞人而兄弟离心!一举多得的事,傻瓜才会拒绝呢!”

    “你说的是真的?”梁星直勾勾地盯着林浩昌,郑重其事地问道。其他三人也立即被林浩昌的一番话吸引了全部注意力,叽叽喳喳地问起来:

    “你该不会骗我们吧?”

    “你真的假的呀?”

    “还有比我更聪明的脑袋长在你脖子上了?”

    “是真是假,等下我把我的办法说出来后,你们分析一下不就明白了?”林浩昌被众人一番追问,得意的道。

    “昌仔,你真有两全其美的办法?”何从也忍不住了,问道。如果能够让新沙四少家里痛快地每人拿十万元出来,傻瓜才不乐意呢!

    “姐夫,我这人虽然有点贪花好色,当然,和你老人家相比,我又算是纯洁的小羔羊了,但脑瓜子还是有些好使的。我这办法绝对比你们那车祸的办法好使!”

    “我很色吗?”何从闻言那个汗呀,“这里四个美眉不说,酒楼冯经理的好意,我都拒绝了!倒是你,纠缠不休地一定要现在给你弄个女人解决,竟然还能自称是纯洁的小羔羊?你皮痒了是不是?”

    “尼玛,有什么好办法快说出来!”梁星可没什么兴趣听林浩昌废话了,指着除小青以外的三个小萝莉,说:“办法可行的话,她们三个,你任挑一个干吧。当然,你要是有本事,把她给干哆嗦了而你还不泄的话,可继续干第二个。怎么样?快说吧!”

    那三个小萝莉一听到梁星的话,内心顿时高兴起来,都盼着林浩昌选中自己。刚才听着小青在里间和梁星的声,以及林添明他们的上下其手,一个个早就湿得一塌糊涂浑身很是不得劲,巴不得立即有一条火热坚硬的通条c进自己的泥泞秘道狠狠搅动起来。

    和三个小萝莉又高兴又忐忑的心情相比,小青则是有些黯然了。她也很想体验一下林浩昌的力度和持久度呀!可惜,梁星把她给排除在外了。

    林添明、吴志雄、梁山三人乍

    b春色满城最新章节 103619春色满城ab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