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 12 部分

作品:《春色满城

    .

    .,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和三个小萝莉又高兴又忐忑的心情相比,小青则是有些黯然了。她也很想体验一下林浩昌的力度和持久度呀!可惜,梁星把她给排除在外了。

    林添明、吴志雄、梁山三人乍一听到梁星将他们的小萝莉送给林浩昌随便挑着用时,心理当然有些不痛快啦。但一想到十万元,也就释然了。和十万元相比,怀里的小萝莉算个p呀!到时候去学校里再选一个不就得了。这年头,只要有钱,还怕没美眉投怀送抱?所以也就默认了梁星的安排。

    几个人的内心想法不提。现在要说最高兴的人,当然还是非林浩昌莫属了。这小子对着三个女同学左看看右瞧瞧,一边看过去,嘴里还一边评头品足:“小芳脸盘子生得不错,就是瘦了点,怕干着干着就让骨头给硌着了;小花不错,体态,干起来应该很舒服,就是腰不够细;嗯,小燕子,啧啧,你那里一定早湿透了吧?嗯,年纪不大,胸房不小,身材不瘦,还挺翘,干起来应该最舒服了。嗯,小燕子,就你了!”顿了顿,又说了一句让林添明差点没暴走的话:“添明这家伙不懂得怜香惜玉,这么美妙的可人儿,竟然舍得老大一耳刮子的扇。小燕子,过来吧,让哥好好疼爱你!”

    被林浩昌选中的小燕子立即高兴地从林添明身边跑到林浩昌身边,坐在了林浩昌的腿上并伸手揽住了林浩昌的脖子。三个女同学的竞争,她最后胜出,能不高兴吗?小燕子甚至在心里给自己暗暗打气:“等下一定要用尽十八般武艺,把林浩昌给榨出来,让他没有精力再找小花和小芳做!”

    林添明差点没给林浩昌给气得鼻子给冒出烟来,尼玛的,有什么妙计,说了半天也没说出个眉目来,倒先挑起女人来了。挑了我的女人也就罢了,还得损我一通!于是有些气急败坏地说:“林浩昌,尼他玛的办法呢?说了半天,废话倒是说了一大通,但你的办法到现在都还没出来,也不知可不可行,你到时忍不住先挑起女人来玩了?”

    梁星、吴志雄和梁山都盯着林浩昌,脸色有些不善。这小子确实欠扁,把大家的胃口给吊起来半天了,还不上正菜!

    看着那么多双眼睛都盯着自己,林浩昌还是一脸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神色,“办法可以告诉你们,而且也一定可行。只是,我绞尽脑汁为你想解决问题,总不能一个女人就给打发了吧?现在可是知识经济时代。你们作为有文化有理想的新一代流氓,也应该明白知识的价值!”

    “只要办法可行,小燕子以后就跟你了。而且,我们四人,每人还给你一万元谋划费。现在,你可以说了吧?”梁星算是服了这小子了,典型的不见兔子不撒鹰的角儿。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林浩昌内心欢呼了一声,知道自己得抖开包袱了。于是一边搂着小燕子在她的胸前揉搓着,一边嬉皮笑脸着何从说:“姐夫,不好意思,我这个办法,要牺牲一下你的个人了。”

    “这活宝怎么又扯到我身上了?”何从心想,但还是忍不住问道:“你的办法阂有关?”

    “嗯。和姐夫你有很大的关系!”林浩昌点了点头,目光在梁星等人脸上转了一圈,开实他的办法:“办法就是,让我姐夫传授你们功夫,然后每人收取十万元学费。”

    梁山听后,第一个暴跳起来:“你小子找打不是?去少林寺学功夫都不要十万元啦!”

    之前本来有些气急的林添明反而没跟着暴跳起来。作为一向自认为自己头脑比较发达的他,当然相信这办法不会就这么简单啦。

    “说具体一点!”梁星抬了抬手,止住了梁山的暴燥。

    “昨天晚上,我姐夫阂姐姐那个快活了一夜,把我姐给弄得死去活来的。我以为今天早上两人应该疲累不堪了吧,没想到两人都还是那么精神,差点再来一场‘早c’,要不是被我妈打断的话,他们估计是‘宵夜’还没消化又吃‘早餐’了。而且,我还听姐说,我姐夫前天在东区和东山狼一帮人干架,对方二十几个人拿着西瓜刀都没奈何他,被他重伤了一个,轻伤了数个。当然,他背上也挨了别人一刀,但那伤口只不过一天时间就自动愈合了。昨晚他们快活的时候,我姐在他背上就没摸着伤痕了。你们要不是不信的话,可以去东区公安分局查查有无此事。别人当然查不到,但以你们的家庭背景,应该不难吧?我姐夫的身手,你们刚才也看到了,你们那十个狗腿子,在外面也是挺能打的吧?但在我姐夫面前,也不过是土j瓦狗而已。能打,会干,还不怕受伤,你们说说,这功夫,值不值十万元?”

    林浩昌一口气把这计划的关键点给说了出来。能打,会干,还不怕受伤!这可是每个男人都梦寐以求的本事呀!

    看着众人目瞪口呆的样子,林浩昌又得意地继续说道:“你们只要回去,把我刚才说的我姐夫的事迹向你们父母说一遍,然后再告诉他们,如今,我姐夫看在学友的份上,愿意把这世外高人传给他的功夫再传给你们,只是学费最少得十万元,否则免谈!当然在说服老爸老妈的时候,得讲点技巧,先和老妈说,再和老爸说。和老妈说的时候,要结合传宗接代大业,和老爸说的时候,不但要结合传宗接代大业,还得从男人的角度出发,重点突出我姐夫高超的御女本领,并暗示自己学了后可以再传给老爸,大家一起钻研钻研。我敢保证,你们父母都会欢欢喜喜地拿钱出来的!”

    众人确实都被林浩昌话里爆出来的给惊得目瞪口呆了。这极品活宝,为了自己的利益,不仅出卖了姐夫,连姐姐也一起卖了呀!想不佩服他都不行呀!

    何从这时是一脑门的黑线,心里那个汗那个窘呀!忍不住暴跳起身,恨不得一巴掌把林浩昌给拍死,吼道:“尼玛的林浩昌,你这岂止是牺牲我的?连你姐都给牺牲了呀!梁惠芬那道门当初怎么就不关紧一点,把你这漏出来了呢!我以后没你这号小舅子,尼他玛的见了我别说我认识你!咦,你怎么对我昨晚和你姐做过的事一清二楚呢?我说今天早上的房门怎么是打开着的,莫非昨晚就是你在偷看而忘了关门?”

    “冤枉呀!姐夫,我昨晚绝对没有偷看。我只不过在吃饭前,先在你们房里装上我在网上买的,验证一下是不是水货而已。没想到,你们,你们可是让我辛苦了一晚上。现在还不让我说呀!”

    这时,梁星等四人也醒悟过来了,本来想问问何从林浩昌说的是否真的,但一看到何从的表现,就知道假不了啦。于是一边向林浩昌竖了竖大拇指表示佩服,一边对何从说:“从哥,兄弟们以后就真是铁了心跟你混了!你可别藏私,一定要将这套本事教给我们呀!别说能不能打之类的,只要练了功夫后在女人方面是一夫当关万女莫开的话,别说区区十万元,再多的钱,我想我们老爸都舍得出的。”

    何从气愤过后,也就理智下来。仔细一想,自己既然要建立自己的有效势力,就得有一支能打的队伍,这帮人既然以后铁了心跟自己混,自己迟早是要提高他们的格斗能力和身体素质的,不然,光凭他们这熊样儿,以后怎么跟自己打天下呀?如今,收服了新沙四少,不但初步建立了自己的势力,甚至还能把他们的家庭都和自己的利益绑架在一起,又何乐而不为呢?

    这时,林浩昌小子又加了一把火,说:“姐夫,你就传我两招,我现在就按你传的和小燕子做给他们看,让他们见识一下你这功法的厉害!”

    偎在在林浩昌怀里的小燕子听到后,只觉小腹处突然有一股火焚烧起来,把个脸给烧的鲜红得娇艳欲滴,耳根和脖子一并都烧红了,浑身也开始燥热不堪,下面更是春水泛滥成灾起来……

    梁星他们闻言,立即起哄表示坚决支持林浩昌这个英明伟大的提议。

    在众人起哄的热闹声中,何从也不好冷了大家的热情,只好在林浩昌耳边,悄悄给他讲授了一个简单的固精法门,然后以手按在他的小腹上,试试看能不能渡一点自己体内的那种力量过去给林浩昌。结果还真成功了!

    之后,林浩昌便将小燕子三下五除二剥光,抱着她扔到刚才他缩着的那张沙发上,按了何从教给他的法门,在小燕子的身上努力耕耘了起来。(此处省掉2100字,要的朋友可加群向作者索要)

    梁星、吴志雄、梁山看了一会儿,也忍不住将各自的小萝莉扑倒在沙发上……。

    一时间,满室尽是春…光……

    春色满城章节:第四十一章 都给吓到了  收集:234(:。23490。)

    苏玉芳租住的房子也是一室一厅的。进了房后,苏玉芳就知道今晚肯定要发生点什么,其实,空旷已久的她,内心也渴望来点什么。但出于女性的矜持,她还是用不太坚决的语气说:“何从,都把我送到家了,你是不是也该回去休息了呀?”本来她想叫从哥的,但想想自己还大人家何从三岁呢,这从哥二字便叫不出口了。

    “芳姐,你都没请我坐坐,就迫不及待地逐客,也太让小弟我伤心了吧?”何从内心正谋想着今晚该怎么留下来,和苏玉芳成就一段佳话呢,怎么可能爽快地转身就走呢?

    “那好,你先坐会儿,我给你倒杯水。”苏玉返着,顺手打开了电视后,去给何从倒了杯纯净水。

    两个人在沙发上坐着,都想没开口说点什么,似乎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共同的话题。其实两人都知道,接下来肯定要发生故事的。只是一时不知该怎么开口,并将好事水到渠成地发生而已。由于两人内心都存了这个念想,屋内气氛一时微妙起来。

    “我去冲个凉。你先看会儿电视,想看什么频道自己调。如果要喝水,就自己去倒。”

    “好呀。你不用管我。你放心,来到你这儿我就像来到了自己家。你想想我在自己家会客气吗?”何从一语双关。

    苏玉芳便去卧室里取了套睡衣往浴室里去了。不一会,便有“哗哗”地水声传出来。

    何从坐在沙发上,听着浴室里传出来的水声,心里像长了草似的,心思全没在电视上了。他充分发挥自己的想像力,想像着苏玉芳沾满了水珠的胴体是什么样子的。想像着她的小手这个时候正在身上的哪个部位抚,摸着。越想内心就越热,根本就坐不住了。

    于是在电视声音的掩饰下,何从站起身来,轻手轻脚地来到了浴室门前。

    “上天保祜,她一定没锁门呀!”何从都能听到自己那紧张地心跳声,内心不住地祈祷着。在浴室门前站了好一会儿,何从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手轻轻地放到了锁把上,轻轻一扭,门果然没锁!好在浴室里“哗哗”的水声掩盖了门锁扭动的声音,才让何从的行为没被苏玉芳发觉。

    将门轻轻地推开了一道缝隙,何从就往里面看去,可惜只看到一片水雾,并没看到美人出浴的景像。

    见偷窥的不能得逞,何又只好无奈地又将浴室门掩上,又轻手轻脚地回到了沙发上。为了第一时间看到出浴后的苏玉芳,何从面向浴室的方向坐着。但奈何心里像猫抓似的,坐立不安。

    就在何从感觉度日如年的时候,浴室门打开了,苏玉芳已经穿上睡衣出来了。何从乍一见,差点没从沙发上跳起来。

    苏玉芳穿着的并不是像林豆豆一样的性,感,睡裙,而是一套上下两件装的无袖半透明粉红色睡衣,两只粉藕般的玉臂正往后拢着一头秀发,胸前一对小白兔随着苏玉芳的步子跳动着,上面凸起的两点蓓蕾若隐若现,下面的睡裤是条齐膝中裤,偏偏里面穿的却是一件黑色镂空花边小内,裤,一蓬黑色怎么也遮掩不住,煞是勾,引,人。

    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见群鸥日日来。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何从下意识地站起了身,脑海里突然蹦出两句诗来,狠狠地盯着下面那道蓬门,想着等下那道蓬门就要为自己打开了,那条花径就要让自己来扫了。一时间竟想得痴了,连口水流下了都不自知。

    被何从那火辣辣的目光盯得浑身滚烫的苏玉芳,一朵红云飞上了脸颊。虽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自己也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还是感觉有些羞人。

    轻移莲步,苏玉芳走到何从面前,藕指在何从的脑门上轻轻地敲了一下:“瞧你这德性。就像一辈子没见过女人似的。”

    “不是没见过女人,是没见过这么美的女人呀!”被苏玉芳一指轻敲,何从这才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了。

    “我真的美吗?”

    “美!真的很美!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被你的美给迷住了。如今,更是连魂儿都不在了!”

    “哼。就知道油嘴滑舌哄人家开心!”

    “天呀,赐给我一把刀吧!”

    “你要刀做什么呀?”苏玉芳被何从这突然的一句话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把我的心挖出来给你看看呀!天可怜见,这段时间联系不到你,我每日茶饭不思,家中小,弟,弟,更是垂头丧气不识r滋味。你可知道,我有多想你了。如今,你就可怜可怜我,用你的热情帮我把魂儿寻回来吧!”何从说着,情不自禁地但出双手,要把苏玉芳揽到怀里狠狠地亲热一番。

    苏玉芳被他的话弄得脸上火热火热的,体温也升高了不少。见何从伸手揽过来,赶忙避开身子,嗔道:“一身脏兮兮地就来抱我。难怪人家说男人都是臭男人。你快去冲个凉吧!”

    “得令!”何从一听,知道好戏就要开场了,像打了j血似的,以最快的速度冲向浴室。只听一阵“哗哗”水声,三分钟不到,便赤身挺着一条黑紫独眼龙跑了出来。

    苏玉芳一见他这模样,差点没给吓一跳,怎么他的那话儿那么吓人呢?然后羞得往卧室里跑去。

    何从尾追而至,也跟进了苏玉芳的卧室。苏玉芳见何从跟了进来,“啊”地一声,一头钻进了被子里,娇声道:“你不要进来呀!”

    何从一把掀开了被子,说:“宝贝,我还没进来呢。现在就让我进去好好疼爱你吧!”

    苏玉芳羞红的脸庞宛如灿烂的云霞般绯红,那眼里的春意浓得就要化成一汪春水了。何从往一扑,双手一圈,苏玉芳那滚烫的身子便被他揽在了怀里,急促粗重的呼吸鼻息挟带着女性身体独有的芬芳,让何从一时间恨不得立即提枪上马冲锋陷阵。

    苏玉芳哆嗦着嘴唇如婴儿觅食一样往何从眼前凑,何从火热的吻立即覆盖上她那同样火热的唇。苏玉芳热烈地回应着何从贪婪的吻,她小腹间就有一种想要释放的冲动,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得如此肆无忌惮的放纵,长久积郁压抑的情焰如火山熔岩爆发一番倾泻而出。

    两条灵舌纠缠不休的同时,何从腾出一只手来,从那半透明的睡衣里伸了进去,捕捉到了苏玉芳胸前那丰润的玉兔。那份一手难以掌握的滑腻、、温软的感觉,简直无以言说,真让人爱不释手呀!

    当何从的手掌抚弄上苏玉芳胸房时,一阵阵的酥麻感从胸房向自己全身弥漫,苏玉芳忍不住在内心发生一声满足的声。何从的手指在苏玉芳的r肌上轻轻揉搓着,让苏玉芳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含着舌尖的嘴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声。

    何从决定再给苏玉芳加一把火,熟练地将她的睡衣给解除了,胸前那两只白兔便跃入眼帘。何从把头埋向两只白兔中间,轻轻着,灵活的舌头从边缘慢慢一路向上扫过去,最后含住了那粉剥j头r,将一颗红豆叼在嘴里啜弄。与此同时,何从的两只手也没闲着,滑过那温润平胆的小腹,伸进睡裤里,隔着蕾丝花边小内,裤,轻敲蓬门,扫玩花径,就像是一个高超的c琴者随心所欲的拨弄着自己心中的情弦,发出的天籁之音。此时,那里早已湿成一团泥泞。许久未曾有客光临的花径似乎已经迫不及待敞开蓬门迎客至了。

    在何从娴熟的手法下,苏玉芳一溃千里,身体不受控制的了一下,再也忍不住地嗯嗯啊啊起来,双手将何从的头紧紧按在自己的胸前,身子随着何从的手指动作忍不住一阵阵悸动。苏玉芳发现自己真的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阵阵潮意在体内滚动,她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花径中春泉在汨汨涌出,而这个男人的手指却总是在花径边缘逡巡不前,偶尔捻起一丝毛发,让苏玉芳羞不可抑。

    何从知道天雷已经勾起了地火,苏玉芳此时的已经被自己得难以熄灭了。于是盘坐起来,双手便扯起苏玉矾裤向腿下褪去,苏玉芳也抬起瓣配合着何从的动作。半透明的齐膝中裤被吱溜一声连同着蕾丝亵裤剥落下来,浑圆粉腻的瓣就这样活生生呈现在眼前,鸿沟隐现,草茵茸茸,露珠点点。

    深深一吸气,早已急不可耐的何从,将苏玉芳的双腿分开架在自己腰两侧,双手捧住苏玉芳的瓣,向上一抬,然后挺起青筋毕露的黑紫独眼龙奋力一刺,伴随着那“啊!”的一声尖叫,七日不曾开荤食r的小何从顿时刺入一个泥泞秘道。异常舒爽的r褶挤压感像潮水一般翻滚涌动而来,如一个密实火热的夹套层层叠叠的锁住了小何从,就这一瞬间就差一点创造了何从丢脸的历史。何从万万没有想到苏玉芳如此的r感腻质身体竟然拥有这世上难得一见的名器,他不得不猛勒意志的缰绳控制自己,险些就要一泄如注。

    稍稍冷却了一下自己的情,欲,何从稳住阵脚后,便扬鞭奋马冲锋,狂暴的冲击一波接一波。随着何从的冲锋,一地不断冲袭着苏玉芳的身心。苏玉芳感觉自己快要死过去了,就像在浪峰波谷间飞跃腾挪,时而跃上巅峰,时而坠入谷底,让她忍不住大声嘶喊。这个时候,她也顾不得隔壁是否有人会听到自己这边的动静了,只想将内心的痛快释放出来!

    三分钟不到,苏玉芳就迎来了自己生命中的第一次。她感觉到全身一阵紧缩,然后全身的骨头似乎都被抽去了似的酥软无力。而何从的冲锋还在继续,毫无罢兵歇战的迹象。

    也不知经历了几次,苏玉芳已经无力发出声音了,全身密布了细密的汗珠,那只在喉咙里打转,间偶传出来却也似若有若无地天籁之声。这个时候,何从也终于到了临界点,那深入岩浆中的龙头感受到强烈地吸啄感,然后似乎一阵热乎乎的水流兜头浇下,何从再也忍不住了,龙涎如汹涌的岩浆喷s而出。

    足足过了一刻钟之后,苏玉芳才幽幽醒转,长舒了一口气:“好舒服!原来做,爱,可以这么的舒服!”

    苏玉芳当然不是了。所以才会发出如此的感叹。

    何从也没奢望一个从大学里出来的女人还是。现在很多初中生都成双入对享受鱼水之欢了,何况一个读完大学的美女?再说,他对那层膜也不是很在意。他在意的是跟了他之后,就绝对不得有对不起他的行为发生。

    听到苏玉芳的感叹,何从心里不无得意。同时也在心里恨恨地鄙视那个要去了苏玉芳的男人,“草,真是好东西都给狗糟蹋了!拥有这样的绝世名器,那个废物竟然都没法给她高,潮!真是废物!浪费了好东西。尼玛的,给我遇上非打残你这个废物不可!”何从暗想着什么时候从苏玉芳嘴里套出这个人的资料来。他也不想想,就连同样拥有绝世名器的他,刚才也差点一触即发溃不成军了,更何况别人。而且,如果别人能满足并守住这个绝世名器,那还有他何从今天晚上的好事?

    “很舒服吗?那还要吗?”何从坏坏地看着一脸潮红的苏玉芳。

    “还要。”苏玉芳眼里的春意快要滴出水来,期待着再一次的沦陷。

    何从也不废话,挺枪上马,继续冲锋陷阵,胡天胡帝起来。何从和苏玉芳都不知道自己这一场欢爱持续了多久。只知道,在一的高,潮侵袭下,食髓知味的苏玉芳一次次地索需,在何从的枪下婉转承欢。直到双方都感觉疲累了,才地相拥着睡去。

    第二天早上,何从很早就醒来了,而苏玉芳已经先他一步起来了,正赤着身子站在梳妆镜前梳头发哩。可能经过昨晚的激;情后,苏玉芳也就不在乎和何从坦城相对了,所以早上起来便没有穿衣服。

    何从躺在,欣赏着苏玉芳背后的春色。得到极度滋润的苏玉芳皮肤透出一股温润如玉的色泽,两条的上,浑圆粉腻的瓣翘挺着,下芒微敞开,高高坟起的丘地上,花径微露。

    这是何从第一次从背后认真欣赏苏玉芳的美。本来早上醒来后就一柱擎天的何从,看到那微露的若隐若现的花径时,就更受不了,小腹一股热流冲上来,那昂扬而立的小何从一时间竟有一种要拔地而起刺破苍穹的豪气。

    何从迅速从弹起来,贴到苏玉芳的身后,小何从顶在了瓣下的花径上,双手则伸到前面,握上了苏玉芳的胸房,轻轻揉弄着。从镜子里可以看到,苏玉芳的胸房在他的双手下,不断地变幻着各种形状。

    “这么快就醒了?”苏玉芳感受到何从的火热,嗔道:“昨晚那么多次,你还没够呀?这事做多了伤身体的。今天晚上再做吧。我等会儿还要去上班呢。”说着扭动着身子,就要扳开他的手。

    苏玉芳没想到,她这一动作,非但没打消何从的欲;念,反而挑动得何从的欲;火,烧得更旺了。

    “我现在就要干你!”何从轻轻咬着苏玉芳的耳朵,说道:“我等不及今晚了。反正你要八点半才上班。现在才8点钟不到呢。我们还有时间再干一次。宝贝,我要进入了!”

    何从说着,双手从苏玉芳的胸房上滑下,握着她的腰,往后轻轻一带,苏玉芳上身便微微前倾,瓣后挺,她赶忙用手抓紧了梳妆台站稳身子。,感受着那顶在自己花径上的火热,一泓春泉不受控制地汩汩涌出。见苏玉芳弓腰抬后,何从吸气收腰,往前轻轻一送,那本就顶在花径上的青筋毕露的独眼龙便“哧溜”一声,刺入了那温热湿滑的花径,那层层叠叠的紧密的r褶就如一个密实火热的夹套,粗壮火热如通条一般的独眼龙立即感受到了挤压感,让何从感觉到异常舒爽。

    “果然是绝世呀!”何从深吸了一口气,便扶着苏玉芳的腰,开始了的冲击。

    苏玉芳没想到,何从竟然采取这种姿势,从后螟入了自己的身体,这让她感到异常的刺激。随着何从毫无章法的狂冲乱撞,苏玉芳耳朵里不断传来r;体结合处发出的清脆的撞击声,快;感像潮水一般翻滚涌动而来,瞬间将她给淹没了。

    苏玉芳没想到,这一波的高;潮来得是如此之快。仿佛被抽空了所有力气,苏玉芳感觉周身软软的,站也站不稳了。

    何从知道这种情况下,苏玉芳确实难以为继了。可他正在兴头上,为了不让好事中断,继续完成欢爱大业,便让苏玉芳将身子转过来,然后双手捧着她的瓣将她抱起来,并让苏玉芳将双腿缠在自己腰上,独眼龙继续熟门熟路地探入了桃源d里。

    何从就这样抱着苏玉芳,做了个走马观花的姿势,向床;上一路走去,下面小何从的动作也丝毫不拉下,边走边冲刺。到了床边,何从将软面条一样的苏玉芳摆在床沿,将她双腿架在腰两侧,大开大合的冲撞起来。在一波接一波的高;潮冲击下,苏玉芳感觉自己快要死过去了的时候,何从也终于达到了至高点,趴在了苏玉芳的身上。

    休息了一刻钟后,苏玉芳感觉到自己恢复了一些体力,便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这个时候已经超过八点半了。

    “糟了,迟到了。”急忙起身穿衣服。下得,苏玉芳感觉自己的双腿还是有些发软,但今天还有个重要的会议要开,她又不好请假在家休息。

    “我送你去上班吧。”这个时候,何从也穿好了衣服。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过去就行了。你从昨晚累到了现在,早点回去休息吧。”

    回到林豆豆租住的房子里,何从意外地发现,林豆豆今天竟然没去上班。

    “你怎么没去上班呀?好像今天不是星期天吧?”

    见到何从回来,林豆豆的内心充满了复杂的情绪。昨天晚上何从没回来睡,她就知道自己先前担心的事果然发生了。何从一定是在那个叫苏玉芳的女人那里过夜的。想着何从这个时候,可能正在那个叫苏玉芳的女人身上努力耕耘,而本应该躺在下面享受那无尽的欢愉的自己,如今却换成了一个自己从未谋面的女人。想到这些,林豆豆感觉下面湿湿地很难受,辗转反侧,难以成眠。

    今天早上,她本来是准备去上班的,突然想起今天是何从的母亲的生日。便给公司打电话请了个假,躺在等何从回来。

    只是她没想到,何从竟然这么早就回来了,还不到9点钟。看着何从一脸舒畅的样子,林豆豆就知道何从不止是昨晚上了一夜,今天早上肯定也来了一场美妙地早c。想了想,林豆豆还是收拾起自己的不良情绪,说:“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今天什么日子呀?”何从摸了摸脑袋,实在想不起来,今天有什么特别。

    “今天是阿姨的生日呀!”

    “哪个阿姨呀?”何从心想,阿姨生日,关我p事。

    “你这人怎么这样呀!连自己老妈的生日都不记得!”

    “那个,嘿嘿,实在不好意思,把我妈的生日都给忘了。”何从心里那个惭愧呀!大大咧咧地他连自己的生日到了都记不住,何况别人?

    “昨晚辛苦了一晚,早上又c劳了一顿吧?吃早餐了没有?”林豆豆便没有再责怪的意思,转而关心起何从来。

    何从那个汗呀,这你也能知道?自己昨晚确实是c劳了一晚,今天早上的早c也没拉下,没想到林豆豆连这个都能看出来。

    听到林豆豆的问候,何从这时也感觉到确实有些饿了,就老老实实地说:“还没吃早餐。”

    “我给你熬了你最喜欢吃的j粥。嗯,这个时候温度刚刚好,我给你装一碗吧。”

    林豆豆说着,便走到餐桌前,拿起早放在那里的小瓷碗,给何从舀了一碗香喷喷地j粥。

    从背后看着林豆豆舀粥的动作,何从突然感觉到,林豆豆其实也是很美的,自己以前怎么就从来没发现她的美呢?

    怀着这种心理,何从走上前去,从背后抱住了林豆豆。当然,那双手也不客气地爬上了林豆豆胸前那高耸的。早上在苏玉芳那里还意犹未尽的小何从,也像打了j血似地,硬邦邦地顶在了林豆豆的瓣间。轻咬着林豆豆的耳垂,火热的鼻息喷在林豆豆的脖子上,弄得林豆豆的一颗芳心如在云雾里。

    “我想要你!”何从贴着林豆豆的耳朵边轻轻地说道。

    林豆豆闻言,身子一颤,眼泪便止不住地哗哗往下流,“他终于又恢复雄风肯要我了!”

    何从并没发现林豆豆流泪了,双手还在林豆豆的胸前肆意地揉弄着,可能是昨晚到今晨,下面的小何从差不多被喂饱了的原因吧,并不像在苏玉芳面前显得那样猴急。

    “我们是到床;上去做呢,还是就在这里就地解决呢?嗯,我们还没试过在餐桌上做,要不现在就试一下?”

    林豆豆抬起手,轻轻地擦干了眼泪,柔声道:“老公,我们不急在这一时,你从昨晚到今晨,这样的过度放纵,容易伤身子呀。先吃粥吧,等会都冻了。”

    “粥冻了等下再加热。你瞧,我的小弟;弟现在都硬邦邦的了,它也需要到你那火热的炉子里去淬淬火呀!”

    林豆豆被何从一番动作和话语弄得早就浑身酥软了,于是也就顺水推舟的说:“随你喜欢吧!”

    何从便将林豆豆的衬衣从裙子里拉出来,一只手手从背上伸进去,摸着文胸的钩子熟练地一挑,那便解了开来。然后双手伸进胸前,将往上一推,那失去束缚的两只肥硕嫩滑的小白兔便跳了出来。何从一手掌握一只,肆意地玩弄着,胸房上的两点蓓蕾随着他的手指肿涨起来。

    林豆豆在何从的下,星眼迷蒙,嘴里哼哼唧唧地个不停。她感觉到自己的下面已经泛滥成灾,泥泞不堪。恨不得何从马上将他那滚烫的通条刺进来!

    何从似是知道林豆豆的心意,双手下滑,c进裙带里,向下一剥,将裙子连同网状连裤丝袜以及黑色蕾丝花边小一并给剥了下去。林豆豆趴在餐桌上,非常配合何从的动作,当下面的障碍物清除后,便将瓣向后迎去。

    何从也三下五除二地将自己的皮带解开,快速地将裤子褪下。摸了一把林豆豆的泥泞湿滑的花径,然后双手扶她的腰两侧,向前一挺,那条青筋毕露的黑紫色独眼龙便“哧溜”一声刺入了那条火热湿滑的泥泞秘道。

    林豆豆被这填满的充实感刺激得忍不住“啊”的叫了一声,然后随着何从的冲刺,瓣不断向后迎配合何从的撞击。那空旷了七天的桃源d,此时仿佛历经寒冬后又迎来的自己的春天,在独眼龙风暴雨似的肆虐下,春水泛滥成灾,蚌r随着火热通条的抽动,不断被翻出来又带进去,每次都带出一片水花。

    不知是不是悲喜转换得太快的缘故,还是因为在餐桌上做特别刺激,林豆豆这次的高;潮来得史无前例的快,两三分钟时间,便一溃千里,花心紧紧吸啄住何从的独眼龙,一股滚烫的水流喷在了龙头上。

    何从被林豆豆的潮;喷刺激得好一阵哆嗦,差点没缴枪投降。

    那股热流喷出后,林豆豆便如被抽去脊骨的水蛇,周身软成一团趴在了餐桌上,胸房都被压得变了形。

    何从见状,便将林豆豆抱起来放到餐桌上仰面而躺,然后将她双腿架在自己肩膀上,跃马提枪,继续冲刺。

    室里一片春意盎然。持续了一个小时之久,林豆豆感觉自己都已经被榨干了,魂儿都离体了,何从才收兵回营,将头埋在了林豆豆的胸房沟壑里。

    过了好一阵后,林豆豆才回过魂来,轻轻地拂弄着何从的头发,心疼地道:“也不知道疼惜自己的身体。那么卖力,出了一身大汗吧?去换件衣服吧,我帮你把粥再热一下。”

    “不用麻烦了,就这也一样的吃。”何从说着,把头从林豆豆的胸前抬起,一手压在林豆豆的胸房上,一手端起旁边的小瓷碗,咕嘟咕嘟一口气便将里面的粥给倒进了肚子。

    林豆豆见何从喝完后,便挣扎着起身给何从舀粥。何从见状,便把林豆豆给抱下了餐桌。

    两人便进了浴室,在林豆豆的一双妙手下,两人很快便坦诚相对了。林豆豆将何从那破损了的沾有血渍衣服,扔到垃圾桶里。然后仔细地帮何从擦洗起身子来,在擦到后背的时候,由于怕伤口沾水而恶化伤势,林豆豆格外小心。

    何从透过浴镜,饶有兴趣地欣赏着林豆豆那专注的样子。此时,林豆豆脸上那几颗微小的“雀屎”在何从的眼里也格外生动起来。

    擦洗完后背后,林豆豆又转到何从身前,踮起脚尖给何从擦脸,那鼓囊囊的两座高峰便随着她的动作,在何从的胸前磨蹭起来。受此刺激,下面的小何从立即举枪致敬,顶在了林豆豆的小腹上。

    林豆豆突然被一条粗壮火热铁棒似的东西顶在小肚子上给吓了一跳,“你这家伙真不老实!它就不能安生一点?”林豆豆说着,便扯过花洒,便要给何从冲洗下面。

    何从突然一把抱住林豆豆,火热的唇便压在了林豆豆的同样火热的唇上,然后两条灵蛇便纠缠在一起了。直到林豆豆快透不过气了,才松开,咬着林豆豆的耳边说,“既然它不安份,你就狠狠地夹磨它!直到它安份为止。”

    虽然眼里的春意浓得快要滴出水来了,林豆豆还是有些犹豫地说:“你一做起来就很疯狂,我怕等会儿扯动你的伤口呀。”

    “不要紧,我们换个地方换个姿势不就解决了。”

    何从说着就坐在了马桶上,然后让林豆豆张开双腿骑将上来,林豆豆温软湿滑的桃源d口对准何从青筋鼓涨刺向天穹的独眼龙向下一坐,“哧溜”一声便严丝密缝了。何从双手有力的扶着林豆豆的两片圆润嫩滑瓣,配合自己忽深忽浅地运动起来。

    林豆豆飞散的秀发随着她疯狂地骑乘动作,在因极度兴奋而鲜红如血一般的脸庞两边飘动;胸前的那一对白兔,也随着林豆豆的激;情上下蹦跳着,简直是太香艳了。何从忽然低下头凑到林豆豆的胸前,将一座峰尖含在了嘴里,吮磨着。而下面的动作丝毫没有放缓。也许是第一次在这种环境下欢爱,林豆豆几分钟后便达到,像是被耗尽了全部精力,瘫软在何从怀中一动不动。

    “我还没s呢,怎么办?”看着林豆豆一脸地满足再也不想动的样子,何从急了。

    “我用嘴帮你弄出来吧!”

    何从便站到了浴镜前,林豆豆便跪坐何从身前,温润的香唇含上了那独眼龙的蘑菇头。

    好一幅香艳的仕女含春图呀!何从看着镜子里林豆豆那生涩的动作,忍不住感叹道。在这种心理和生理的双重刺激下,何从终于达到了至高点,滚烫的蛋白物质便喷入了林豆豆的喉咙。

    春色满城章节:第四十二章 由里到外再试给你看一次?  收集:234(:。23490。)

    从新沙人家酒楼出来后,梁星他们给学校班主任打了个电话请假,说下午有事不去学校了,然后就去停车场取车了。这时,何从的手机也响了起来,何从从裤袋里拿出一看,是苏玉芳打过来的。何从就按了接听键。

    “何从,你没事吧?”手持电话里传出芳玉芳略显心急而又担忧的声音。

    “我能有什么事?”何从被苏玉芳这突然的一句,给问得满头雾水。

    “你这个没良心的冤家,去了两天都不给我打个电话,出了这种事也不告诉我。我要不是在新闻里看到你被那么多人追砍,我还蒙在鼓里呢!可让我担心死了!”电话里苏玉菲埋怨又似心疼。

    何从这才明白过来,苏玉答返的是什么事了。“没事。就被西瓜刀那么轻轻划了一下,能有什么事?现在我背上伤伤痕都找不到了!”何从宽慰道。接着又像想起什么似的,问道:“哦。我都上新闻里成名人了?你看新闻的时候,能看清我的脸吗?”

    “哼!人家都担

    b春色满城最新章节 103619春色满城ab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