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 14 部分

作品:《春色满城

    .

    .,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刀疤脸开始慢慢地向何从近,并且把双手从裤袋里抽了出来,叉开十指向外伸张,就象是倦累了指头想让它们放松一下似的用力伸展起来。虽然隔着数米远,但何从仍然能听到那种关节抖动而发出的“啵啵”声!

    而这个时候,何看小说。v。请到第一文学。从的手机又响了。何从一边盯着刀疤脸,一边慢慢后退的过程中,拿出手机一看,是东区分局女警官杨柳来的电话。那个可爱的美女警察给我来电话了?何从一边盯着面前正缓慢近过来的人,一边按下了接听键。

    “喂,何从吗?上次的事已经定了,你属于正当防卫。追着你行凶的那帮混混们都被关进去了。不过,你这段时间得小心点,我收到线报,东山狼请了个厉害人物要对你不利!”

    “美女警官,太迟了!我想,我马上就要自卫了!”何从盯着眼前因好奇何从这个时候还有心情打电话因而停下了脚步的刀疤脸,隔着手机对电话那头的何丽说道!

    下个星期将要推倒一个护士、一个中学女教师,当然,要是鲜花够给力的话,也可以推倒美女警官杨柳!

    各位兄弟们,只你们每人再给我投200朵花,这个月就能冲进鲜花榜前十了!能不能进鲜花榜前十,全看兄弟们的支持了!

    合集内容保证让你看了后,会感到很爽!由于合集里很多内容不能上架销售(原因你懂得),可是作者却不希望辛苦写作而得不到收益,因此探花郎希望各位兄弟们在这个月剩下的十天里,能将每天的所有鲜花都投给春色满城,通过十天的集中火力,让春色满城能在这剩下的十天里冲进鲜花榜前十!

    兄弟们,别犹豫了,把所有的鲜花都投给春色满城吧!

    一个新人作者的成长,全赖兄弟们的大力支持了!

    春色满城章节:第四十一章 连御六女  收集:234(:。23490。)

    林添明走出d庭湖包厢后,立即给新沙人家酒楼冯经理打了个电话,并没有按照何从的要求找那种熟透了的熟女,而是问这个为富家公子兼做皮条客的经理:“冯经理呀,你手上有没有女大学生?最好是那种待价而沽等着有人出高价来破身子的校花级的美女大学生。有的话,联系两个来!对,一个我自己用,一个给我们老大从哥用。嗯,尽快联系一下,看看价钱合不合适!”说完自己的要求后,林添明又转身进了包厢里,有滋有味的看起了林浩昌、梁星他们的性…爱表演。

    且说冯经理听到林添明的电话后,表示手上确实有这种货,不过要先联系一下,问问价钱。挂了林添明的电话后,冯经理立即给在北区的一个专职为女大学生拉皮条的朋友打了个电话。西江只有一家西江学院,是一家连二本躲不上的三流学院。

    电话那头的专职皮条客听到冯经理的要求后,很明确的告诉冯经理,这样的女大学生他掌握了几个,但对方表示只能在休息日或晚上才能接受破处的生意,而上学时间坚决不行,她们都是因为家庭困难,想通过学习改变自己的命运,但却又受到当前社会笑贫不笑的思潮影响,愿意把自己的第一次卖个高价,只是不能为了这种事而耽误了自己的学业,所以约定只能选择在休息日或是晚上才能联系她们。

    挂了电话后,冯经理又马上打通林添明的电话。林添明一看是冯经理打来的,又狠狠看了一眼沙发上的人r大战,便开门出去接听电话。他不可想让冯经理听到这房里的yin乱声。虽然大家都心照不宣,知道这房里正在上演着什么。但心里知道是一回事,给外人听到或看到那又是一回事。

    出了包厢后,林添明按了接和听键,问:“冯经理,怎么样,要多久才能过来?”

    “不好意思呀。你知道我们西江就只有北区有一家西江学院。但是那边的联系人说,愿意高价出卖自己第一次的女大学生,都不愿意耽误学业,只肯在休息日或晚上再出来。所以,现在不能马上给你们弄来呀!”

    “那怎么办?唉,算了,你有没有其他好介绍?我们从哥喜欢熟女,要一些但不能肥胖的。当然,姿色要上等的。普通的货就别浪费口水了!”

    “妈的,之前老子好心帮你安排女人,你的要扮正人君子说不要。现在又要让别人来找我安排!”冯经理心里把何从给骂了一通,然后想了想,在心里物色一下合适的人选,突然想起前些日子认识的两个湖北女人。有了!于是就对林添明说:“有两个湖北的女人,年纪也不大,才二十五六岁,而且是生了孩子刚坐完月子不久的,可以说得上是熟透了的水桃。而且,姿色上等,皮肤嫩滑。最重要的一点是,她们因为刚生孩子不久,有充足的奶水,可以让你们一边消耗体内能量的同时,还可以及时补充,嘿嘿……”冯经理说着说着,不禁yin笑起来。

    “好吧,就把这两个女人弄来吧,要快点!”林添明说着就挂了电话,然后又进房去看性…爱直播大戏了!

    “c…你…妈,你们这帮二世祖迟早要死在女人身上!”冯经理忍不住又骂了一句,然后马上给那两个湖北女人打电话。

    “陈玉吗?你现在方便吗?哦,是这样的,今天我们酒楼来了几个公子哥儿,嗯,还很年青强壮的呢小伙子呢。那肯定比你们老公强多了。就你们老公两三分钟的持久度,给人家提鞋都不配呀!对呀,让你们可以享受舒服美妙滋味的同时,又能赚到钱,嘿嘿,价钱肯定不会亏了你们。一千元,怎么样?有兴趣的,我现在就安排人开车过来接你。好,好,你在家等着哦,我马上派人过来接你!”

    “王美凤呀,你现在方便吗?哦,是这样的,今天我们酒楼来了几个冤大头,嗯,还很年青强壮的呢小伙子呢。那肯定比你们老公强多了。就你们老公两三分钟的持久度,给人家提鞋都不配呀!对呀,让你们可以享受舒服美妙滋味的同时,又能赚到钱,嘿嘿,价钱肯定不会亏了你们。一千元,怎么样?有兴趣的,我现在就安排人开车过来接你。好,好,你在家等着哦,我马上派人过来接你!”

    谢天谢地,好在两个女人都方便!冯经理立即叫来司机,让他立即去指北社区接陈玉和王美凤。

    数分钟后,司机就将陈玉和王美凤接过来了。冯经理立即将她们带到了d庭湖包厢门口,一边给林添明打电话,一边叮嘱两个女人:“等会儿你们要放开点,既然都出来做了,哪怕是兼职的,也得讲究一下职业道德。而且,你们把这帮公子少爷们侍候舒服了,以后好处少不了你们的。”

    “知道啦!”陈玉和王美凤异口同声地答道。

    林添明听了电话后,就将门开了一道小缝,然后闪身出来。一眼就看到了冯经理带来的两个成熟美少妇。

    两个美妇人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紧身圆领衫,将她们优美的身材尽情的包裹了起来,但是却又恰到好处的显示出了曲线的曼妙,在衣服的包裹之下,美妇人成熟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显得十分的,一对硕大的r…房高高的耸立着,如同要将上衣撑破一样的,在胸前划着优美的孤形。下面一条短裙只到了中部,虽然不是超短裙,但也是很短的那种了,两条而又的玉…腿,让人恨不着把目光顺着那玉…腿探进裙底,看看里面是什么风光!

    “这个是陈玉,今年二十五岁;这个是王美凤,也是二十五岁。两人之前除了老公之外,没有被其他的男人干过。但在怀孕的时候,老公都在外有了女人,坐完月子后,到现在都还没碰过她们的身子,所以,她们现在正是处在难耐的时候。等下你们可以痛快地玩个尽兴了!”冯经理给林添明简单介绍了一下两个美少妇的情况。

    “果然是正在哺r期的美少妇呀!这对也太吸引人了吧!奶水足不足呀?等下我要好好地吸个饱!”林添明一看就满意了,脸上满是yin荡的神色。

    “这位少爷,我们的奶水很足的,包你吸得过瘾!”陈玉风情万种地接上话来,然后就和王美凤一人一边的揽住了林添明。

    “祝你们玩得尽兴!”冯经理见状,说了句就识趣地走开了。

    林添明便马上将两个成熟美少妇带进了包厢里,王美凤和陈玉一进来后,就发现房里沙发上正有几对男女光着身子正努力的干得欢呢。受此香艳的情景的刺激,两人立即感觉周身燥热起来,情…欲大动,眼光迷离,脸色潮红。

    林添明将两个面色潮红的美少妇带到何从跟前,说:“从哥,你是老大,请你先挑选一个吧!”

    何从看了一下林添明带过来的两个美妇,姿色都差不多,穿着也一样,年纪也相仿,只是陈玉似乎比王美凤的风情更足一些,眼里的媚意很浓,应该是那种天生媚骨的女人。于是就一把搂过了陈玉,手就顺便摸上了陈玉那胸前那对鼓囊囊的高峰。

    “亲亲小老公,你要吃奶吗?”陈玉咯咯地娇笑着,在何从怀里扭动着身子,狐媚地问何从。

    何从被她这话一下就给点燃了小腹里那股邪火,把陈玉的圆领衫一下就从头上掀了出来,然后手伸到陈玉的背后,摸着文胸的搭扣,轻轻地一挑,便熟练地将陈玉的胸…罩给解开了。陈玉也配合着何从的动作,屈起双手将胸…罩给取了出来,胸前那对硕大的溢着奶香的r峰便如解除了束缚的大白兔般跳了出来。何从便将头埋到了陈玉的胸前,含着那肿涨的j头r吸了起来。

    奶水果然很丰富!初时吸了两口,感觉味道有些怪怪的,还有股子臊味。但吸多了几口后,何从就很快习惯了这种味儿,更觉得甘如仙露,便像饿急了婴儿一般,如饥似渴地吸了起来。

    当然,手也没停着,一只手抚…摸着另一座浑圆的r峰,一只手就顺着光滑的后背抚…摸了下去,顺着腰脊突然上向隆起的曲线,摸上了陈玉那浑圆丰腴而又温润的tun瓣,那种触手的温润感,让何从忍不住轻轻地在陈玉的tun瓣上了一把。陈玉的tun瓣虽然不是很硬实,但弹性很好,摸起来手感特别舒服。

    陈玉被何这轻轻地一揉,忍不住“嗯”地一声呻…吟,伸出双手搂紧何从的脖子,将他的头紧紧地按在自己的胸房上,嘴里不停地发出轻轻地“嗯嗯”声。

    何从的手指就像弹钢琴一样,在陈玉温润的tun瓣上弹弄起来,轻轻扫动着,指尖偶尔扫过tun瓣下高高坟起的花丘,中指就在那道隐在茂盛的芳草下的花径上端轻按一下,每按一下,陈玉身子就颤抖一下。何从的弹弄轻触让陈玉特别受用,随着那指尖移动传来的,陈玉止不住的轻轻起来,鼻息也慢慢粗重起来!

    林添明有样学样,将何从的动作复制过去用在了王美凤的娇躯上,把个王美凤也是给弄得哼哼唧唧呻…吟个不停。林添明一边爱…抚着王美凤,一边偷眼向沙发上那些正享受鱼水欢爱的梁星他们看过去。一边看着别人做,一边玩弄怀里的女人,多爽呀!

    此时,梁星正把头钻到小青的两条嫩腿之间,在她的白玉般的馒头上美美一吻。小青怕痒地把双腿一夹,双手著他的头说道“星哥,痒死人了你要弄就来弄嘛,别再把我瞎折腾了呀!”

    “我还未回气嘛!”梁星指著对面沙发上正在玩着“69”花式的林浩昌和小燕子说道:“如果你肯像小燕子那样,我很快就行的。”

    小青望了望对面,只见林浩昌正趴在小燕子身上,双手拨开小燕子的花径,用舌头戏弄她的花蒂。而小燕子也把林浩昌刚放过水的软软的水管儿含在嘴里。小青便说道:“我替你含,但是你不要弄我。我会受不了的。”

    梁星不依,小青只好也如法仿效,她让梁星躺在沙发上,然后趴在他身上,把梁星的龙头含入她的樱桃小嘴。梁星也一边抚…摸著白嫩浑圆的粉tun,一边舔吻小青那一个尚未生出芳草而光洁可爱的花丘。初时小青不很习惯,扭腰摆tun地想要避开,但是梁星吻得很有技巧,把她吻得春水津津地流入他的口里。小青开始享受起来,并不再扭动身子了,她一边享受著梁星带给她的快…感,一边认真地着梁星的独眼龙。

    另一边的小燕子,已经把林浩昌的独眼龙得坚硬似铁。她把嘴里的龙头吐出来,转过头对林浩昌说道“昌哥,你的铁棒已经好硬了!现在你想不想到我的火炉里淬淬火呢?”

    林浩昌闻言便立即翻身,扶起小燕子的双腿,就把那火热坚硬的通条c入小燕子油滑湿热的火炉里,并马上由中国联通转换成中国移动,移动几十下之后,小燕子体贴地对林浩昌说道“昌哥,你刚弄过一次,一定好累了。不如这次你躺下来,让我在上面套弄你好不好呢?”

    林浩昌喜出望外,但他没有把通条从小燕子油滑湿热的火炉里拔出来。他笑着拦腰把小燕子的娇躯抱起来,小燕子也知趣地把双腿缠住他的腰。林浩昌手捧著小燕子的tun部站立起来,然后再坐到沙发上。俩人遂成“坐怀吞g”的花式继续。

    这时梁星的独眼龙已经在小青的樱桃小嘴里苏醒过来,并且开始膨涨发大。小青也被梁星舔吻得飘飘欲仙。她吐出嘴里的龙头,回头对他说道“星哥,还是让我帮你弄出来吧!”

    说罢又继续把梁星的独眼龙含入小嘴里吞吞吐吐。梁星终于忍受不了这种刺激,灌了小青一嘴豆浆,在他喷涌而出的一刹,小青更加努力地着,像小孩吃奶似的把梁星赐予的豆浆全部吞食下肚。事毕,梁星感激地把小青紧紧抱在怀里,小青也让梁星拿他那条尚有几分硬度的独眼龙塞进自己的桃源d里回气。

    对面沙发上的林浩昌和小燕子,此时也到了最后的阶段,小燕子隐约感觉到一股热流喷s入她的小火炉里。“这条硬邦邦的大铁棒终于给融化了!”她说着便停止了套弄,让林浩昌被她的小火炉烧锻得开始发软的通条,深深地c在她的小火炉的深处,痛快地释放滚烫的铁水。

    林添明看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了,就搂着王美凤往沙发上一躺,说:“美凤,我们也来趁热打铁吧!”

    王美凤娇声道:“这位少爷,我要不要把裙子脱下来呀?”

    “不要少爷少爷的叫了,你就像陈玉叫从哥一样,叫我‘亲亲小老公’吧。裙子你爱脱不脱吧,我无所谓。”林添明有些忍不住了,恨不得立即c进王美凤的身体里狠狠干起来。

    王美凤依言就骑到了林添明的身上,将裙子往上一撩,好嘛,里面是真空的,一逢乌黑厚实的芳草随着裙子的撩高立即呈现在眼前。撩起裙子后,王美凤就用手扶着林添明那硬涨的铁棒,对准自己的火炉口,向下一坐,“哧”地一声就全根没入了,然后就上下起伏着套弄起来!

    这时,何从已经停止吸奶了。别人都干上了,他怎么还能无动于衷呢?怀里的陈玉,也在何从把嘴从峰尖上离开后,就知道何从要奔主题了,便将裙子退了下来,的胴体便呈现在何从眼前。

    当何从看到恢复自然的她那全身赤…l…l的,不由发呆了起来,这不是上帝的杰作吗?胸房那样高耸、又圆浑又修…长、皮肤细白、花径狭小、白中透红,一溜露水沾满了花径旁的芳草上。

    何从的黑紫独眼龙立即膨涨起来。比平时更加粗大,他已不能再忍耐地忙将身上的衣服脱得赤…光。

    “啊,怎么那么大呀!”陈玉被何从的黑紫独眼龙给吓到了,忍不住尖叫了一声。

    房里其他人被陈玉的这一声尖叫,也都给吸引了过来。大家这一看,都像陈玉一样,被吓到了。

    只见何从那条高昂的巨大独眼龙,在血流的带动下,一颤一颤的,黑紫色的龙体上面青筋怒张,几条特别粗大的青筋竟如蚯蚓隆起,那硕大的龙头张着口,像是要吃人似的,有一丝晶亮的涎水顺着口角挂了出来。妈的,也太吓人了吧?

    梁星忍不住看了下自己的宝贝儿,和从哥的巨大独眼龙一比,起码小了一个号呀。自己的宝贝可是比同学们的大多了,但和从哥还是没得比呀!

    “难怪姐姐被他干得欲仙欲死的,原来姐夫他的宝贝竟是如此雄壮,如此吓人!女人被他干过后,别人还能满足吗?”林浩昌看到何从的怒目狰狞的黑紫独眼龙后,也不禁感叹道。在场中的男人,原来只有他和梁星的宝贝最大,没想到何从一掏出家伙来,就把大家给吓到了!

    “不过,我好喜欢呀!比我老公的那对我也视若珍宝的物事,起码粗了三公分,长了四寸。妈呀,这要干起来,人都要被爽死了吧!”陈玉又再一次尖叫了起来!

    何从听得满心欢喜,忍不住上下其手,一手按在陈玉胸前高耸的上,捏弄。一手伸到那芳草茂密的花丘上,探入芳草从中细嫩的花径里扒弄着。陈玉被何从给扒弄得哼哼唧唧地,春水泛滥,也老实不客气地握著何从那吓人的黑紫独眼龙,上下套弄它。陈玉心中又惊又喜,这东西这么吓人,今天非得好好玩死它!

    两人爱…抚了一阵后,就靠坐在红木椅子上干了起来。何从把暴涨如铁柱的龙头向她那神秘地方戮去,陈玉也把张开得大大的,左手配合扶住龙身往自己的桃源d里钻去,刹那间两人就贴紧了在一起。何从搂住娇躯,一上一下,由深入浅,渐次用力,陈玉在他有节奏抽送之下,那春水从d底源源不断地向外涌出,一阵从没有过的快…感冲向陈玉的四肢百骸,将她给淹没,她的喉咙也发出了浪潮声。

    显然,陈玉的叫声刺激了何从,他的冲刺动作在兴奋之下,越来越狂暴了,只见他一上一下,上下起伏,如奔马,如迅雷。在这风急雨骤中,何从感到陈玉的秘道深处似有一朵宝莲升起,莲心将他侵入深处的龙头裹紧了并强力著,而两侧紧窄的d壁也不断的挤压着侵入的黑紫独眼龙,那种舒服感真是难以言喻呀!

    两人在椅子上干了七八分钟后,陈玉竟来了五六次高…潮。之后两人又倒在了地毯上,扭在一起纠缠不休。何从被缠得邪火翻腾,于是便让陈玉像狗一样四脚伏地,p…股高高翘起,然后站起来从后面狠狠地侵入。一边狠命挞伐,一边弯身前倾,用手伸过去摸美凤挂下来吊在胸前晃荡的两只大白兔。陈玉背对著何从,但背后的嫩r,葫芦形的身材,和又白又浑圆丰润的tun瓣,都令到何从那股邪火愈烧愈旺,那杆冲锋陷阵的大枪也是越c越快,陈玉在这种高强度的快…感刺激下,产生了如在云端荡漾的美妙感,如海水涨潮一般,呻…吟不觉越来越大声起来。

    梁星见状,忙从小青身上爬起来,跑到里间去,将之前放在里面自拍和小青做…爱的dv拿了出来,偷偷地拍摄着何从冲锋陷阵的雄姿。

    何从浑没觉自己和陈玉干得正欢的时候,有人在一旁用dv在给他做声像记录。又是十几分钟过去,陈玉已经被何从干得不行了,连连求饶。何从看着陈玉确实不行了,就放开了他。但那条黑紫独眼龙还没喂饱,怎么办?于是就将目光投向了其他女子。

    小青一见,自己的机会来了。梁星已躲在一边拍dv去了,自己正好空着,就向何从招了下手,娇声道:“从哥,刚才星哥把人家里面弄得还在痒着呢,你要不要帮小青止止痒呀?”

    何从闻言大喜,立即跑过去,将自己的黑紫独眼龙c进了小青那细嫩的花径里,冲开玉门深入秘道。那空虚的秘道顿时被何从这突然刺进来的一枪给塞得满满实实的,小青忍不住倒吸了凉气:“太涨了!涨得有些痛呀!”然后就用力拉开双腿,让何从的黑紫独眼龙能长驱直入直捣龙庭,下下著实、根根到底,同时疯狂的扭转小圆tun。不一会儿,小青娇躯一阵抖索,接着手足一松,像死蛇一样,瘫痪不动了。才干了十来分钟,小青就爽到受不了,只好告饶。

    在放开小青后,何从又看到了小燕子,原来是林浩昌见姐夫还没有过瘾得到满足,就让小燕子来救急。此时,小燕子倒在何从的身边,她的双腿曲张,开得很大,三角洲白白净净的如一个大馒头,花丘上芳草才刚刚露头,底端那条半开的花径微含露水,这三处构成了一幅美妙的画卷,令人爱不释手。

    何从急不可待的扑了上去,毫不客气的动起手来。只见他上下其手,左手下探三角洲抚过一片毛绒绒的嫩草,探入花径,沾了一手花后,就在花径上端的蚌珠上捻动起来,而右手则上攀脸前那对小r峰,不住地份那温软,把个小燕子给弄得气喘吁吁娇声不停,不停地扭动着身子,央求何从快点直奔主题。于是何从就挺着黑紫独眼龙,对住小燕子的香嫩的花径玉门处,用力的一下刺了进去!

    “啊!好涨!从哥,轻点儿,有点痛!”小燕子忍不住大声尖叫了起来。

    何从可顾不了那么多了,此时才只进去了一个龙头呢,那粗大的龙体还在外面没进去呢,说:“等会你就知道好处了!”然后就继续向前挺进,奋力一c,只听“吱咕”一声,七寸多长的独眼龙,全根没入在小燕子的桃源d里。

    小燕子的桃源秘道十分狭窄,何从的独眼龙一闯进去,即被湿滑的蚌r给紧紧地裹住狠狠地挤压,何从的心神为之一快,开始卖弄起他的功夫来,黑紫独眼龙如臂指使,一收一放,一轻一紧,把那紧裹着龙体的湿滑蚌r给带得一凹一凸地翻出翻进,每次都带出一股浪花。

    小燕子便在何从的忽轻忽重忽深忽浅的冲刺下,欢快地叫了起来。

    渐渐的,何从的动作越来越快,十来分钟后,小燕子就哑火了,也被何从干得冷汗淋漓,昏死了过去。

    这时候,何从又把下一个目标放在了比较的小花身上。

    一翻身骑在了小花身上,吻上了小花的唇。随着何从贪婪的着小花的,两人的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与此同时,何从双手轻车熟路的按上了小花的。

    娇嫩细滑的胸房在何从大手中不断变幻着形状,小花个子虽然不大,但是因为,胸房和小青她们比,就大了许多,刚好一手可以掌握,何从欢喜地揉弄个不停。

    将小花的胸变幻着形状揉搓了一番后,何从又俯下头,火热的嘴唇也在小花的胸前寻找到了目标。只见他如婴儿一般叼住小花的两颗小葡萄轻吮慢戏的,从舌尖轻轻打着旋儿磨擦到最终疯狂的,小花死死地抱住何从的头颅,将他紧紧压在自己的胸前,“大哥,别再折磨我了,快要我吧!”难以抑制的声伴着沉重急促的鼻息,让何从的双手忍不住滑向了小花的下腹。

    何从的手直接滑过平坦的小腹,进入那片湿热的芳草地,钻过草从,顺着湿意探入了那香滑温热正汩汩流出清泉的谷地,摸上那粒蚌珠。

    “啊!”小花忍不住长吸了一口气,下面那微微张开正分泌汁水的蚌r,也忍不住刺激,像金鱼嘴儿一样一张一合地。她的手也迫不及待地抓向了何从的那条昂扬耸立的黑紫独眼龙,轻轻捋动着。

    何从这时也忍不住了,深吸了一口气,从小花身上下来,站在沙发前,双手抬起小花圆滑的tun瓣放到沙发的扶手上,让小花头低脚高的横躺在沙发上,然后架起她的两条长腿,那条昂首怒目的独眼龙向前轻轻一送,“哧溜”一声,便进入了那条熟悉的金鱼嘴儿,粗壮火热如通条一般在小花身体甬道内往返冲刺,每次都翻动着蚌r并带出一片水花泡儿。地撞击发出清脆地响声,浪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如涨潮的海水一样将小花瞬间淹没……

    小花虽然比起小燕子了一些,但却更不禁何从如狂风暴雨般的欢爱,只十来分钟,便再也承受不起,如死蛇般瘫软在沙发上。

    可是何从这个时候还没有得到满足,于是又将目标放到了小芳和王美凤身上。

    接着,何从又轮流把小芳和王美凤都给放倒了。

    小芳也和小青、小燕子她们一样,都是小萝莉,虽然之前都和梁山、吴志雄他们干了很多次了,但还是受不了何从的这种长枪大炮狂猛的攻势,十分钟不到,就败下阵来了。

    倒是王美凤,毕竟是少妇,生了孩子的,承受能力强多了,和何从纠缠了二十几分钟后,才开始讨饶。在王美凤的讨饶声中,何从突然感到背脊如蚂蚁在啃咬,知道自己已经到了快活极点,于是更加狠命地冲刺了一阵,接着龙头一阵酥麻,龙身猛然一抖,岩浆如火山喷发全数涌进了王美凤的桃源深宫内。

    这时再看王美凤,只见她浑身冷汗淋漓,大张,崩紧的身子一动不动,原来也给何从干晕死过去了。何从软软地压在王美凤的上,黑紫独眼龙仍留在她的桃源d里,捧着王美凤的唇,渡了口津y过去。王美凤就如一条被困在沙滩上渴了好久的鱼,突然有津y灌进嘴来,就拼命地起来,半晌后总算是回过了一口气,幽幽地叹道:“亲亲小老公,你差点把人家给干死了!嗯,好舒服呀!虽然孩子我都有了,但却从没享受过如此美妙的滋味!原来,这才是做女人的快活真谛!”

    这时,梁星和林添明他们都围了上来,交口称赞道:“老大!你太厉害了!从此后,老大你就是我们的楷模!我们的榜样!我们的偶像!以后上刀山,下火海,哪怕粉身碎骨,我们都要坚决跟定老大你!老大你可千万得将这一身本事传给我们呀!”

    “只要你们对我忠诚,我绝不会亏待你们!当然,要想做到御女如吃饭,百战不败,你们以后还得下苦功勤加练习!毕竟这是一项高强度的全身运动,没有强壮的身体素质,没有过硬的体力,又靠什么支持连续作战呢?”

    “老大,只要能做到像你这样御女如吃饭,我们不怕辛苦!”几人纷纷表态。

    “好啦,你们刚才也都剧烈了运动了一场,就都休息一会儿吧。等下你们四个阂一起去买车。小青、小燕子她们就自己打车回去吧。”

    于是众人又像最初一样,各自抱着自己的女人躺在在沙发上休息起来。当然,小燕子现在是属于林浩昌的了,所以,林添明抱着的就是刚刚找来跑龙套的王美凤。

    休息了一阵子后,何从让大家都起来把衣服穿好了。然后让小青、小燕子、小芳和小花四女自己打车回去,又叫吴志雄给陈玉和王美凤一人数了两千元作为补偿。

    陈玉和王美凤本来想不要钱,只要今后何从能多点找她俩来做这种高强度的剧烈运动就好了。但是又想想,她们只不过是被找来临时上场跑龙套的而已。对于他们这些公子哥儿,还会缺少女人吗?所以,最终还是收下了钱。临出门时,陈玉又跑到何从身边,在何从脸上亲了一口,娇声说道:“亲亲小老公,以后,你如果有需要,尽管找我,看小说。v。请到第一文学。免费为你服务!”

    “呵呵。好说,好说!”何从打着呵呵,就是不应承下来,心里却在想,“究竟是你为我服务,还是我为你服务,很难说得清啦!”

    大家都收拾妥当后,何从便则叫上梁星几个一起出去,准备去东区买车。

    春色满城章节:第四十五章 终于给s中了  收集:234(:。23490。)

    从新沙人家酒楼出来后,梁星他们给学校班主任打了个电话请假,说下午有事不去学校了,然后就去停车场取车了。这时,何从的手机也响了起来,何从从裤袋里拿出一看,是苏玉芳打过来的。何从就按了接听键。

    “何从,你没事吧?”手持电话里传出芳玉芳略显心急而又担忧的声音。

    “我能有什么事?”何从被苏玉芳这突然的一句,给问得满头雾水。

    “你这个没良心的冤家,去了两天都不给我打个电话,出了这种事也不告诉我。我要不是在新闻里看到你被那么多人追砍,我还蒙在鼓里呢!可让我担心死了!”电话里苏玉菲埋怨又似心疼。

    何从这才明白过来,苏玉答返的是什么事了。“没事。就被西瓜刀那么轻轻划了一下,能有什么事?现在我背上伤伤痕都找不到了!”何从宽慰道。接着又像想起什么似的,问道:“哦。我都上新闻里成名人了?你看新闻的时候,能看清我的脸吗?”

    “哼!人家都担心死了,你倒关心自己有没有在电视上露脸的事了?”苏玉芳在电话里娇嗔道。

    “不是这个意思。你知道我这人喜欢低调,如果电视新闻里能清晰地看到我的脸,你说我以后还用出去逛街吗?还不得被人围观到烦死呀?”何从有些懊恼,想想以后出去逛街时,突然一大帮人发现你就是新闻中被追砍的“英雄”式人物,然后一拥而上让你享受明星般的待遇,问长问短,要签名求合影,你说多烦呀!

    “哦,那倒是不怕。电视台采用的是群众用手机拍的视频,由于你们当时都是高速度高强度的动作,而手机毕竟像素有限,因此不太清晰。不是特别熟悉你的人,我想应该认不出来是你。”苏玉芳在电话那头回想了一下电视里的画面,肯定地道。

    “哦。那就谢天谢地了!”何从感叹道,又问:“新闻里还透露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么?”

    “有。新闻里记者去采访了东区公安分局的负责人,该负责人说那帮黑恶势力当街行凶,影响极其恶劣,目前已被刑事拘留,正在接受进一步的调查。记者还问到你的行为是否属于正当防卫,该负责人也表示了肯定,说在那种被十几二十个不法份子拿着西瓜刀追砍的情况下,虽然你重伤了对方一人,轻伤了数人,但仍然属于正当防卫范围内。哦,对了,记者还去采访了那家被你抢了椅子的街边冷饮亭呢。你这冤家,什么时候给人家赔把椅子哦!”

    何从这才想起,自己当时说过要赔那个胖胖的老板娘一把椅子的。就笑着说:“不就是一把椅子吗?我下午看看有空就过去赔给她就是了!”

    “你下午要回来东区?”苏玉芳惊喜地问道。

    “是呀。有个朋友约我下午陪她去买车。我答应她之后,想想自己也没车用呢!所以,我也准备跨入有车一族,买辆十万元左右的车来用。你知道,在我们西江,那些汽车4s店大都集中在西区和东区。”

    “那你今晚会留下来吗?我想你了!”苏玉芳的声音像是糯米做的,何从甚至能听出那浓浓地掩饰不住的春意。

    “好吧,我今晚就留在东区吧!我也想要你了!”何从坏坏地笑道。

    这时,梁星已经开着他那辆丰田锐志“吱”地一声停在了何从的身边,从车窗里探出个头来,大声地说道:“老大,在泡妞?先上车吧!”

    “好了,我先不和你说了,晚上再好好地和你沟通沟通交流交流!来,亲一个,挂了!”何从意味深长地对苏玉返道,然后对着电话“啵”地一声,算是亲了一下,就挂了电话,上了梁星的车。

    这时,吴志雄也开着他的那辆日产颐达“吱溜”一声停在了梁星的车后,林添明和梁山随后也开着各自的车跟了出来。

    “先去我家接个人,我和她一起去买车。”何从说着,便报了自家地址,然后给何丽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现在回去接她一起去东区买车,叫她准备好。

    “你们这些官商子弟,就没一个爱国的,怎么买的全是日货?难不成当年小日本侵华时留下了太多的血统?我看你们真该去验难dna,看看你们骨子里流的是不是日本人的血,这么喜欢日货!”看着梁星熟练地c纵着丰田锐志往前驶去,何从忍不住打趣道。

    “不是我们不爱国呀,实在是那帮子国货不争气呀!弄出来的车,不是这个毛病,就是那个毛病,而且舒适性和人家外国品牌车没得比呀!”梁星叹了口气说道:“你看我们岭南的道路上,有多少车不是日货?你看政府机关的车,有多少不是日货?连政府机关都选择日货了。官员们都坐日本车,我们老百姓当然也不能特立独行啦。”

    “唉,也是的。当年小日本侵略我中华失败了,现在又换一种方式卷土重来,并且成功了!看我中华大地上,果然是有路就有日本车。我们岭南尤甚,满大街基本上都是日本车!”何从也忍不住感叹世风日下,“人家韩国民族就拒绝外国特别是日本品牌车。当年韩国的车也阂们的国产车一样很差劲,但是因为韩国人的支持,买车只买国产车,才造就了现代、大宇等世界品牌。”

    “哼,不仅满大街都是日系车,就连电视里都被日本漫画和肥皂剧给充斥了荧屏。电视台可是官方的传媒机构。你阂都是看日本漫画长大的,也知道国产的确实没得比,难道还看不开?”梁星一边开着车,一边应和着何从,其实内心不以为然,想了想便将话题往女人身上引,说:“别说这些没意思的东西了。爱国谁都可以叫得很响,但又有几个能用实际行动来证明的?而且,爱国又不止是买车这一条路可以证明,还可以通过其他途径来证明你爱国嘛!比如,有人就发明了曲线爱国法,就是就去日本征服那些日本女人,骑在她们的身上,让她们舔你的脚趾头。”

    “呵呵,这主意不错,等我将整个西江的地下势力都给统一了的时候,就带你去日本爱国吧!现在嘛,你老爸是镇长,可是有机会去日本出差考察什么的。到时候你和说,让他先过去日本好好地曲线爱国一下吧!”

    “我可不敢说。呵呵,老大,你真想把整个西江的地下势力给重新洗牌?”梁星被何从的雄心给引起了豪情壮志,“看来我以后跟你混,是跟对了人呀!他…妈…的,我也是这么想的,先利用我老爸的影响力,把新沙的地址势力先给收服了,然后再慢慢发展壮大自己的势力,进一步将整个西江的地下势力都给控制住。以后我再考个公务员,在西江的仕途上也要弄个市长什么的做做,到时候我就黑白两道通吃,真正做到西江以我为王。”

    “我可不想只困在西江这塘浅水里。我的目标是走向世界!不过,饭得一口口的吃,路得一步步的走。以后,你们几个就是我的骨干力量,我得制定一个训练计划,提高你们的实战能力。”何从雄心万丈地说道。

    这时,车已到何从家门口。但却没看见何丽。

    “这女人,这都过了五六分钟了,都还没下楼来?”何从一边嘀咕着,一边拿起手机又给何丽打电话,告诉她自己和朋友在楼下等着。

    梁星打开车窗,给何从递了支芙蓉王。何从接过来,美美的吸了口,吐了个烟圈说

    b春色满城最新章节 103619春色满城ab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