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 15 部分

作品:《春色满城

    .

    .,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ハ碌茸拧?

    梁星打开车窗,给何从递了支芙蓉王。何从接过来,美美的吸了口,吐了个烟圈说:“能力强,芙蓉王。你比我还抽得好嘛,我才抽五叶神。”

    “老大喜欢的话,我车后备厢里还有两条,看得起我的话,你就拿去吧。”梁星说着,就开启了后备厢,然后下车,从车厢里拿了两条芙蓉王出来,递给了何从,说:“其实这烟都是别人送的,我老爸也抽不了那么多,作为他孝顺的儿子,我就帮他分担一下这沉重的负担嘛!”

    何从接过烟来,说:“你老爸准你抽烟?”

    “不反对,也不支持。哦,也不是说不反对,看到我抽烟,还是要说的。只要不在他面前抽烟就行了。这些烟我都是和他说拿去送给老师抽的。呵呵,我们老师教学本来就够辛苦的了,每天吸了那么多粉笔灰,再吸烟就很容易去地下报到了,所以,我也就自作主张帮老师分忧,将父亲同意送给老师的烟留下自个儿抽了!”

    何从被梁星的话给逗乐了,说:“你小子,比我还精啦!看来做你老大也不是一件什么好事呀?你到时候不会也变着法子帮你老大我分担些什么人生的乐趣吧?”

    “不敢,不敢。我又不是跟着老师混的。跟着老大混,一定是女人老大先睡,金钱老大先拿,好烟老大先抽,好酒老大先喝,打架老大先上!”梁星赶忙陪着笑说。

    “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吧?”何从当然也知道刚通过武力收服的小弟,你不能指望他有多么的忠诚,所以也就当开玩笑。说着,见何丽还没下来,就对梁星说:“你们先在这里等着,我进去看看,怎么还没下来?”说着就拿了烟进了大门,上二楼何丽租住的小居室走去。

    林添明、吴志雄、梁山三人也在车上等了一会,见老大何从都进屋去了,就从各自的车上下来,聚到梁星的身边问:“星哥,老大不是说要去买车吗?怎么跑回家来了?买车的钱我们帮他出了,他还进去干什么呀?”

    “回来接一个女人呀。那女人没下来,老大就上去了。估计我们还得等半个多小时吧。”梁星弹了弹烟灰,意味深长的说。

    “干什么还要这么久呀?我们呆在这里等多无聊呀!”梁山忍不住抱怨道。

    “干什么?这还要问?你脑袋不会进水了吧?老大都愿意等的女人,肯定是老大的枕边爱好啦!老大做一次要多久,你刚才在新沙人家不是见识过了?我说半个小时,这还是我估计他可能不好意思让我们在楼下等这么久,速战速决解决战斗的最快速度了!”

    “唉,星哥,刚才在新沙人家的时候,我可是看到你好像将老大干炮的情景都给偷下来了哦!要不,拿来给我们分享一下,打发这无聊的时间,好不好?”说到老大可能要上去干一炮再走,林添明就想起了他和何从在新沙人家d庭湖包厢里努力在女人身上冲锋陷阵的时候,无意中看到梁星拿着之前放在里间的dv机偷偷地摄录何从的冲锋全过程。

    梁星平时在时,有自拍的爱好。所以就总是带个了dv随身走。估计就算没有dv,他也会拿手机拍摄。何从也确实太能干了,那东西不仅硕大得吓人,就连超持久的能力也让大家给吓到了。一个女人竟然承受不起他的恣意挞伐。最后,包厢里的所有女人,都被何从挨个采了一遍。干出瘾来的何从,竟然也不管那些个女人还是小萝莉了。“的,都被别人干过n次了,哪还能算小萝莉?早就像熟透了的水桃了!”这是何从当时给自己找个开干的借口。有了这个借口,他也就不客气地将包厢里六个女人都一扫而光,实打实地做了一个多小时,那些个小萝莉可惨了,虽然之前被梁星他们采撷过很多次了,但却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如受狂风扫落叶暴雨打芭蕉般的蹂躏呀!一个个都被他给干得爬不起身来,真正的把大家都给吓到了!

    “也不知道老大究竟会不会干一炮再下来呢!要是等下他上楼后就马上下来了,看到了怎么办?”梁星还是比较慎重。毕竟老大的,可不是什么很光彩的事。可是眼前的三个都是他的兄弟死党,也不好让他们失望,就说:“如果过五分钟,老大还没下来,估计就干上了,我们再来分享中午的精彩吧。今晚回去后,我再一人一份拷给你们!”

    过了五分钟后,果然还不见何从下楼来。梁星他们几个估计何从这个时候又干上了,晶坐在车里,看起了中午偷摄的dv。

    还真被他们给估中了。何从敲开了何丽的房门后,只见何丽光着半个过来开门,那道深深地r…沟让何从的眼都直了,愣了看小说。v。请到第一文学。一会儿,就把烟给扔到旁边的单人沙发上,一把抱住了何丽,在那道沟里狠狠地亲吻了一阵后,问:“怎么这么久都还没下去呀?”

    被何从这一吻,何丽的心就如有兔子在挠一样,一下就想到了今天早上的销…魂享受,小腹里一股暖…流倏地一下升腾了起来,娇声道:“人家先是化了妆,然后就试试看穿哪套衣服最好看,这一试,就试到你上来了呀!要不,我由里到外再试给你看一次?”

    春色满城章节:第四十六章 第一次嘛,总是有点痛的!  收集:234(:。23490。)

    刀疤脸见何从被击倒后,立即一个地龙翻身,滚到了何从的身边,就要再给何从来个一枪致命!

    何从强忍着腿上的剧痛,眼明手快的抓住了刀疤脸握枪的手就是一扭,“砰”的一声,子弹便朝天打偏了。

    刀疤脸见状,拼命扭动着手腕想将枪口对准何从,何从又岂能让他如意?在两只手短暂角力的过程中,何从借力一翻,便压到了刀疤脸的身上,然后左手剃刀往刀疤脸喉管一划,便被一股热热地血箭喷了一脸都是。

    刀疤脸张大着嘴,一脸绝望地想要说什么或是想要发出尖叫,但奈何喉管被割断,张大了的嘴想要努力发出声音来,结果却只是不断涌出血泡来,只能听到被割断的喉管里血流喷涌发出的“咯咯”声,然后那支握枪的手便软了下去,再也无力握住一斤来重的手枪。在所有的冷静和从容消失之后,他脸上挂满了普通人遭遇不测时的无助,即将失去生命的惶惑和绝望,跟求生本能的愿望剧烈冲突,交织成一种令人悲哀神态,象定格般僵化在那张因失血过多生命流失而苍白的脸上……

    何从看着身下的刀疤脸那不断喷涌出血沫的喉管,脑子突然“轰”的一声,陷入一种短暂缺氧的状态。

    “我杀人了?我真的杀人了根?”何从呆呆的瞪着已经断气的刀疤脸,眼里闪过一丝恐慌,不安……

    “啊!”吉利4s店里一个女销售员看到这一幕后,发出疯狂地尖叫声:“杀人了!啊……”

    何从和刀疤脸之间的战斗实在太快了,两分钟时间而已,刀疤脸便倒在血泊中,从他那刀头舔血的江湖生活中彻底解脱了。这时,其他的人才反应过来,这里发生血案了。

    梁星他们也给吓呆了,一脸惊恐地望着何从,喃喃地问道:“怎么办?老大,你杀人了!”

    这时,何丽才刚泊好车,听到女人的尖叫声,一看何从满脸是血,立即跑到何从的身边,双腿一软,跪了下去抱着何从失声哭喊道:“何从,你没事吧?你可别丢下我呀!你千万不要有事呀!”

    “我没事。死的那个人不是我。他想杀我。结果,被我杀了!”何从呆呆地看着还在不断冒着血沫的刀疤脸,突然感到有些失落的感伤。不管刀疤脸生前对何从抱了哪种企图,也不管他曾经给何从带来多大的威胁,可这时候只是一个被他终止的生命,刀疤脸将死之时的绝望,对何从产生的心理冲击不可谓不强烈巨大。初次杀人,各种惶恐、不安、后怕的情绪突然一下涌了上来。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这冤家,可把我给吓死了!”何丽伸出葱白玉指,一边帮何从抹去脸上的血迹,一边爱怜地看着何从自责道:“都是我害了你!要不是我今天让你陪我过来买车,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现在竟然弄成这个局面,这可是杀了人呀!怎么办?我好害怕呀!”何丽说着,眼泪便哗哗如雨而下。

    “不关你的事。该来的,迟早要来!”何从突然一下子放开了心理上的负担,整个人轻松了起来,忍着大…腿上被子弹d穿的地方传来的剧痛,抬手抹去何丽眼角的泪水,柔声道:“不要怕,没事的。我只是自卫错手将他杀死了而已。而且,他对我开了枪,严重地威胁到了我的生命,我这是正当防卫,不用担罪的!”

    何丽便抱紧了何从,将头低下去想靠在他的胸膛上。突然,发现了何从的上有个血d,血d边的皮r似乎被烧灼过,还有着淡淡皮毛烧焦的怪臭味被掩在刺鼻的血腥味里呢。

    “啊,你的腿!你还说没事!”何丽失声尖叫道!然后又哭着问:“这么大个d,一定很痛吧?”

    “没事,第一次嘛,总是有点痛的!你的第一次,不也是有点痛嘛!”何从强忍着痛,笑着安慰何丽道。

    “呜呜,我再也不要你有下一次了!”何丽泣不成声,对于何从的打趣,她可没笑的心情。虽然两人只是今天才做了露水夫妻,但一场欢爱过后,她却将何从刻进了自己的生命里。难怪张爱玲说:征服女人的最好的办法是通过y…道!

    这个时候,人行道上不远处的一个也看到了这一幕的女行人也发出了疯狂地尖叫,而车行道上也传来了尖锐刺耳的刹车声,是一个刚才经过的司机因为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本能的踏了刹车,接着,便是砰砰砰连续撞车的声音,原来是跟着后面的一辆车的司机跟他一样,也因为这一幕惊呆了,但却忘了急刹车,结果撞上前车,并导致后面的车辆都来不及急刹车,发生了连环碰撞的交通事故。

    路上开始有些人向着这里围拢过来。华夏人有个特点,就是喜欢围观,p大点的事,只要有一两个人围观,其他的人也就会凑热闹地围上来,哪怕不明所以,不知道别人究竟在围观什么,也会瞪大了眼跟着别人围观得有滋有味的。何况这里竟然当街发生了杀人事件,还不得像苍蝇见到屎一样猛凑上来?

    “警告你们,都不要靠近现场!否则就对你们不利了!”梁星这个时候也像是醒过来了,忙大声警告那些围过来的不明真相的群众,阻止他们靠近案发现场。梁星果然不愧是做过一段时间的老大,立即指挥林添明、吴志雄和梁山三人分头阻止不断围拢过来的群众,一边掏出手机拨打了110报警电话:“喂,西江市公安局,这里是大岭路,这里刚刚发生了宗命案,我的一个朋友被一黑帮份子追杀,我朋友在正当防卫中误伤了对方。对,你们快派人来吧!”

    放下电话后,便听到了刺耳的警笛声由远渐近响起。“我靠,不会这么快吧?我刚报警,警察就赶来了?果然不愧是人民的好公仆呀!太让我感动了!”梁星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对西江市公安局的如神兵天降般的处警速度表示了极度膜拜。

    很快,一辆警车便赶到了现场,警察还没下车,医院救护车的“呜呜——呜呜”声又由远及近地传来了。

    “妈…的,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还是警察和医院早就在一边等着了?”梁星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好使了。毕竟他才刚放下电话,警车和救护车便相继而来了。这速度,也太他…妈…的匪夷所思了吧?

    赶到现场的其实是东区公安分局的民警。杨柳在何从挂断电话后,便立即将情况向局领导作了汇报。局领导一听后,大脑快速转了一圈,立即抓起电话打给刑警大队的周队长,安排处警。杨柳也马上给西江市120急救中心打了电话,让中心派一辆救护车速到大岭路,然后便和刑警大队周队等五人驾着一辆刑事现场勘查车,一起前往大岭路处警。

    一路上,杨柳总是感觉到有些心神不定,止不住的担心。心里也不断念叨着:“千万别出事儿呀!千万别出事儿呀!”

    看着杨柳那紧张而又有些慌乱的神色,作为已结婚的对女人情感有着丰富经验的周队长,哪能猜不出自己的这个美女下属此时的担心?于是忍不住打趣道:“小杨呀,伍六请人对付的那个什么叫何从的,该不会是你的小情郎吧?”

    “队长你瞎说什么呀!没有的事!”杨柳被周队这么一说,脸突然就红了。

    “哟,我说错了么?好,当我瞎说了。咦,你怎么脸儿就红了?该不会是出发前喝了酒吧?我们可是纪律队伍,公安部五条禁令可是明令禁止上班时间喝酒的哦!你不会让我这个做领导也要负上连带责任吧?”周队笑呵呵地,继续打趣道。

    “什么呀?人家脸红是因为车里热呗!”杨柳死不承认。

    “还不承认呀?车里几个人,就你一个人热得脸儿都发烧了?”

    “唉!人家说肥水不流外人田。我说杨柳,你可是我们队里的一朵花呀,千万不能肥水流向外人田呀!你看我们队里小伙子也不少嘛,高大帅气的还是有那么几个嘛!”

    “杨柳,我看,你也不要想着那个什么叫何从的小家伙了。不如就找我算了。我黄江明也算得上是一个令万千女人倾倒的帅哥了,警屈一下自己,留住你这一潭肥水在自家田里得了!”

    “这主意不错呀,我支持!”

    “对,我们都支持!”

    其他的同事见周队拿杨柳打趣,也就跟着起哄打趣起杨柳来。你一言我一语地,把个杨柳说得脸儿更红了。

    “你们都胡说些什么呀!人家只是对那个叫何从的家伙有些好感而已嘛,哪能算得上情郎呢!还有,黄江明,就你那花花公子哥的德性,我呸,还委屈自己呢!今儿个回去后,晚上睡觉时把枕头垫高点吧!”

    “唉,杨柳你太打击人了吧?如果伍六请的那个人,真如你得到线报里所说的,是一个负案累累的在逃通缉犯,我怕我们今儿个连枕头都摸不着,哪还有好觉睡呀?”

    杨柳被黄江明的这句话,弄得更加担心了。虽然她不承认自己喜欢何从,但从警察的角度出发,也不希望何从出什么事呀!

    正说着,车已到了现场。以周队为首的六个警察便立即下了车,便见到现场一滩血泊,一个人倒在血泊中。旁边,则坐着一个年轻帅气的男子,正被一哭泣着的美少妇抱得紧紧的。

    看到这一幕看小说。v。请到第一文学。,杨柳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原来自己的担心都是多余的了,人家正有美人在抱呢!哦,此时的何从已经从何丽怀里解放出来了。何丽看到有警察过来时,赶快放开了抱着何从的手。可是此前两人抱在一起的样子却被我们的美女警官杨柳给看了去,所以,我们的美女警官杨柳心里还是老大不舒服。

    春色满城章节:第四十七章 这小色狼,到哪里都不老实!  收集:234(:。23490。)

    到现场后看到何从被一个美少妇给紧紧抱着,杨柳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原来自己的担心都是多余的了,人家正有美人在抱呢!哦,此时的何从已经从何丽怀里解放出来了。何丽看到有警察过来时,赶快放开了抱着何从的手。可是此前两人抱在一起的样子却被我们的美女警官杨柳给看了去,所以,我们的美女警官杨柳心里很是老大不舒服。

    “亏人家一路过来,还在为你使劲地担着心呢。你倒好,软玉在侧,温香在怀!真是个没良心的小色狼!哼!”杨柳心里不禁有些气愤地想道。

    “大家干始干活!”周队长一看现场,便立即吩咐下属们。于是几个刑警们便忙活开了,封锁现场,并按照例行程序进行现场处理。他自己则给分局打了个电话,要求马上派出法医和痕迹物证人员到场勘查取证。然后和杨柳来到何从跟前,一看,躺在血泊中的刀疤脸喉管被割开了,早断气了。而坐在一边的何从,腿上受了伤,看样子,是被枪击伤的。而刀疤脸的垂在一边的右手边,有一支看上去是77式的制式手枪。

    “你竟然把他给杀了!”杨柳这时也看了躺在血泊中的刀疤脸,满脸都是不敢相信的神态,一脸惊异地问何从:“是你杀死了他?”

    “哦,我在自卫的过程中,一时失手,就不小心割开了他那一点都不结实的喉管。”何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什么喉管能够结实到割不百破的?”杨柳被何从的一句话给气乐了,说:“你用什么割开了他的喉咙?”

    “剃刀。”何从老老实实地答道。

    “剃刀?”杨柳还是第一次听说过用剃刀杀人的,就快吼出来了,“你没事拿着剃刀干什么嘛!”

    “我早上刮了胡子,就随手放在裤袋里了!”何从还是带着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说道。

    “然后,你刚才就顺手从裤袋里拿出剃刀割断了他的喉管?”

    “嗯,我要是不拿剃刀割断他的喉管,你现在站在这里就没法阂说这么多废话了!”何从这次不再是一脸的不好意思了,而是一脸的理所当然。

    何丽这才发现,血泊中的刀疤脸确实有一支77式的制式手枪。她一过来,心思就全放何从身上了。

    周队长就像没听到杨柳和何从的对话似的,在早就断气的刀疤脸上仔细查看着。

    “死者我好像有些印象!”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刀疤脸,周队突然一拍额头,像是想起什么来似的,说,“嗯,我想起来了,他就是公安部重金悬赏20万元的a级通缉犯吴明。好家伙,这个吴明可是作案累累了,手上已查明在案的就有8条人命,作案场所涉及十三个省份,没想到却栽在了我们西江!”周队有些感慨地道。忍不住又看了一眼何从,然后提醒杨柳:“他受伤了!需要送院救治!”

    “这里有个人受伤了!”杨柳忙招呼刚赶到现场的急救人员,把何从给弄上救护车,然后随着何从一起上了救护车。何从受伤了当然要第一时间救治,但他作为涉案人员,在未洗脱犯罪的嫌疑前,警察应该对他进行看护的,而且,还需要给他做笔录呢。所以,杨柳就当仁不让地承担起了上医院看守何从并作询问笔录的责任。

    何丽本来也要跟着一起去医院的,但周队长把她给留下来了,说是要了解相关情况做份笔录。于是,何丽、梁星、林添明、吴志雄、梁山等五人,以及吉利4s店里的员工、附近的行人,都被周队给请到了东区公安分局,分别进行询问了解现场情况。

    何从被送到了西江市人民医院后,因为被枪击中大…腿,便被送进了手术室取弹头。在给做了局部麻醉后,何从躺在了手术台上,等着医生给他把s进大…腿里的子弹头给取出来。

    由于子弹s在大…腿上,在手术前,主刀医生让护士把何从的裤子都给脱了。当最后的遮羞的底…裤也被脱下后,何从的那条黑紫独眼龙像是被突然解除了束缚感觉到特别轻松,雄立而起!

    “啊!”何从的这一反应,把旁边为他脱裤子的女护士差点没给吓一跳,不禁轻叫出声。另外正在准备手术用具的三个女护士闻声也都看了过来,也都不约而同的张大了小嘴,倒吸了口冷气,好大呀!

    她们在手术室里为主刀医生打下手,各类患者的大大小小的性…器…官可是看了不少,但这么雄壮的巨根,还是第一次见到。

    而且,别的患者在手术台上时,不管清醒的还是不清醒的,腿间那条东西都是软…软…的缩在三角洲的乱草丛中。哪像眼前的这个小帅哥,尽管躺到了手术台上,下面的那东西竟然雄立而起一柱擎天。虽然没有麻醉,但你也用不着有这样的反应呀!

    可是,那东西怎么就像磁石一样呢?四个女护士都感觉到自己的眼睛有些不好使了,没法将自己的目光从那高高擎起的圆柱上移开来。

    “这东西怎么能生成这样呢?你比别人大一些也就算了,怎么那青筋还隆起得那么高呢?”

    “要是弄进去,自己承不承受得起呢?”

    “他这宝贝可比梁医生的那玩意儿大多了,要是c进去,会不会把自己那里给弄坏呢?”

    “可惜,这么雄壮的宝贝儿不是属于自己的。唉,要是我男朋友的能有这么一半大,我就得爽死了!”

    四个女护士一时心慌意乱,心弛神迷,各有心思,都呆呆盯着何从那得意的擎天而起的黑紫独眼龙,忘了自己的本职工作了。

    主刀医生梁文看到这情况后,也不禁被何从的那宝贝儿给弄得愣了一下,好大呀!难怪这四个小姑娘会失态。他都从事外科二十几年了,临床中男男女女的性器官见得多,按说都早麻木了,但此时还是让何从的这巨大的宝贝儿给触动了情绪。

    “小伙子本钱不错呀!受了枪击还能这么精神有力,好身体呀!”梁文不禁赞了一句。

    “那个,我也不想的,可是他在下面不听话,我也没法使唤他呀!”何从有些不好意思了。

    “嗯嗯!”梁医生轻嗯了两声,提醒几个小护士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不要在患者面前失了礼数。开玩笑,你一个女护士,老盯着人家男患者的下…体干什么?哦,特别是小冰,你就不能做到非礼勿视,明知道我在这,你还当着我的面盯着别的男人的那宝贝儿看?只差没流口水了!

    “先等一下,等效发作了,再做手术。你们几个,做好准备。等下不要乱了手脚。”梁医生吩咐道,想了想,又说:“唉,小冰呀,这种手术也不是很麻烦,不需要这么多人,你就先出去休息吧。”

    那个叫小冰的护士,就是和这个梁医生有着不为人知的私密关系。见梁医生叫她出去休息,满心里不痛快,但也只好再狠狠地看了一眼何从那依然高高竖起的宝贝儿,遗憾地离开了手术室。心里不禁愤愤地想:“哼,不让人家看,梁医生一定是自卑了吧?看他今晚还好意思弄我!”

    站在手术室门口的杨柳,忽然见到手术室的门开了,接着有个女护士头低低地走了出来。便忙上前去问:“怎么样,弹头取出来了吗?会不会对他的腿造成今后的影响?”

    见杨柳一脸关切的神色,心里还有些不痛快的护士小冰本来不想回答,但抬头一看,见是个美女警官后,却又不敢不回答,于是便愤愤地说:“哼,那个家伙坏死了!还能有什么影响?这子弹还没取出来呢,他那东西倒不老实了!”

    杨柳被护士的话弄得一头雾水,毕竟还是没有经验的雏儿呀,对护士小冰的话隐隐约约…似乎有些明白,却又说不上明白在哪里,便问:“怎么个不老实了?那小色狼调戏你了?”

    “调戏我倒是没有。”护士小冰老老实实地答道:“由于做手术的需要,我的同事给他把裤子脱掉后,他下面那东西竟然弹了起来竖得老高!我还没见过这么吓人的东西呢!别的病人在手术前那东西都是老老实实地软缩在腿间,他倒好,你东西大一点也就算了,还不老实,竖那么高干吗?还不让人干活了?”说着说着,小冰又来气了,说完就气呼呼地转身走了,把个杨柳晾在手术室门口不管了。

    听了护士的话后,杨柳感觉到自己的脸儿有些发烧,如果有镜子,肯定可以看到自己的脸羞红如花。她虽然23岁了,毕业工作了一年了,刚拿到三…级警司的衔。虽然她还是一个未经人事的黄花大闺女,但听到护士小冰说的那些话,她哪还能不明白?于是不禁就羞红了脸。

    “哼,这个小色狼,到了哪里都不老实!”杨柳也只能跺跺脚,恨恨地小声骂了一句。

    “哦,哪个小色狼敢对我们的师妹不老实了?看我不揍趴他!”突然一个声音在耳朵边响起,把内心正羞赧的杨柳差点没给吓一跳。一看,原来是刑警队里的师兄,人称雷老虎的雷彪。

    “你瞎说什么呀?”杨柳白了雷彪一眼,嗔道。

    “嘿嘿,那个,师妹呀,我这一过来,就听到你说什么‘这个小色狼到了哪里都不老实’,怎么就是瞎说了呢?而且,看你的脸色红得那么厉害,应该是确有其事呀?我还想着为你出口气呢,反被你骂了一顿!”雷彪搓着手,嘿嘿一笑,说道。

    “得了得了,别说这些没营养的废话了。你过来干什么呀?”杨柳不想就这个问题纠缠不休,便转过话题问道。

    “哦。周队安排我过来,和你一起给那个受伤的何从做笔录,顺便接替你,看着他呀。”雷彪解释了自己为什么到来的原因。

    “人还在手术室里没出来呢。”杨柳想到刚才那个女护士的话,不禁又有些担心起来了,这小色狼竖着那么一条坏东西,会不会对他的手术过程造成影响呢?看刚才那个出来的护士的表情及话语里的意思,照我的推断,应该是被这小色狼的那坏东西给迷着了,影响了工作状态,而被医生给撵了出来,所以满心地不高兴呢。那别的护士呢?会不会也受到影响?最怕的是,主刀医生会不会也受到影响?要是主刀医生也受到影响,那可就麻烦了!想到这里,杨柳心里不禁有些烦燥起来。

    “小师妹,外面过道里有不锈钢条椅,你要不要过去坐坐,休息下?有我在这里候着就行了。”雷彪见杨柳的脸色变幻不定,似乎有些不舒服的样子,便带着关心的语气讨好地道。

    其实,自打杨柳从省警专毕业后分配到队里时,他就被杨柳那份如出水莲花般的美丽和率真不做作的气质,给吸引住了。之后便找各种借口接近讨好杨柳,以图能和杨柳发展成恋爱关系。

    本来雷彪之所以被人称为雷老虎,就是因为他不但会两下子散打,而且脾气有些暴燥。但有着雷老虎之称的雷彪在杨柳面前,却像一只温顺的猫儿一样。诗经有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雷彪作为一个也是刚入警队不久的热血青年,对美丽的女子产生爱慕之心,并且因爱慕而在心仪的女子面前脾性大变,表现得与以前不同,也是很正常的。没见那些雄性动物在雌性动物发…情期到的时候,都会展现自己最好的一面来求得雌性的青睐吗?动物尚且如此,何况身为万物之灵的人!

    但不知怎么的,杨柳就是对雷彪没感觉。而且,分局百来个警察里,未婚的小伙子也有二三十个,喜欢她的可不只是一个雷彪。但这些想追求她的师兄们,却没有一个能成功打动她的芳心,更别提俘获她的芳心了。连她自己也弄不明白,为什么就和那些师兄们不来电呢?她有些女同学还在学校里的时候,就开始谈恋爱了,甚至和男友悄悄同居的都有。照理说,像她这种校花级的美女,应该感情生活更丰富才对,但大学四年,她的情感世界,却仍如一张白纸般干净,不曾有人闯进她的心房。而毕业后参加工作一年来,也仍是如此。

    尽管这一年来,雷彪使尽了十八般手段,但愣就是没能俘获杨柳的芳心。可雷彪却一直没死心,不断给自己打气,只要杨柳还没有找对象,自己就还有机会!所以这次听说杨柳在一个刑事现场,随一个受伤的案件当事人进了医院后,便向周队长主动请缨来医院,做他平时不愿意做的看护案件当事人的事。其实,依照他的脾气,他宁愿去和犯罪分子进行真刀实枪的搏斗,也不愿守在医院里。但为了杨柳,哪怕是让他扫厕所他也会去呀,何况是来医院给当事人做笔录,顺便在住院期间看好他,防止他逃跑或是被人给做掉。

    杨柳岂能不知道雷彪的心思,不禁没好气地说:“你爱坐就自个儿去坐吧!”

    正说着,却见手术室的门再一次打开了。躺在医用移动床…上的何从,被两个女护士给推了出来。后面跟着梁医生以及一个托着医用托盘的女护士。

    看到何从出来了,杨柳便把雷彪给忘到一边去了,也懒得再和他废话,便迎上去,紧张地问道:“医生,怎么样?”

    春色满城章节:第四十八章 三个护士和西江史上最年轻的医院副院长  收集:234(:。23490。)

    看到何从被护士给手术室推出来了,杨柳便迎上去,紧张地问道:“医生,他怎么样?”

    梁医生看到美女警官问自己,就把口罩给摘了下来,心情很愉快地说:“弹头很顺利地取出来了。这小伙子的身体素质确实很好,看那枪伤,应该是近距离的s击,按道理来说,子弹应该是会s穿造成更大的伤害的,但这小伙子的肌r纤维特别发达,骨质的密度也比常人的要大很多,竟然把弹头给卡在腿骨处了,而且很令人惊奇地是,并没伤及腿骨。当然,他运气也够好,子弹没伤到腿动脉,不然就会危险了。现在只要住院休养个几天,应该就可以出院了。”

    “没事就好!”杨柳内心不禁欢呼起来。连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就对何从的健康这么上心呢?她可不承认自己是喜欢上了何从的。

    “哦。那取出的弹头呢?”

    “知道你们要拿去做物证。所以,我让护士给拿出来了。”梁医生说着,就让旁边的小护士把托盘递给杨柳。

    杨柳忙拿出一个透明塑料袋石,用托盘里的一把医用镊子,将染血的弹头夹起放到了塑料袋里,然后扎紧口子放回警用勘查包里。

    “对了,医生,我们现在给他做笔录,不会有什么影响吧?”杨柳又问道。

    “病人精神状态看上去很不错,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最好不要太久,还是要给他休息的时间,伤口愈合得会快一些。”梁医生说道。

    “美女警官姐姐,问话做笔录也不要急着这一时嘛。再说,刚才来医院的途中,你都口头做了一次了,现在都还不让我休息一下?又要接着做?”何从躺在移动的病床…上,色色地盯着杨柳那娇美的俏脸,语义暧昧地说。

    “小子,你叽叽歪歪地干什么?让你做笔录,你就得老老实实配合我们做笔录。你现在还是涉案嫌疑人呢!”雷彪心中早就存了不痛快了。此时见何从语带暧昧,哪还能忍得住,一步跨上前来,暴喝道。

    “这位警察叔叔,请注意你的态度!我现在是爱害者,又是伤者,你这么大声喝斥我,要是把我吓得伤情加重了,或是把我给吓坏了,你对得起你身上穿的这套制服吗?”何从可没将雷彪话在眼里,语带讥诮地调侃道。

    雷彪额头青筋鼓涨,差点没被何从的话给气得跳起来,杨柳就是美女姐姐,老子就是警察叔叔,叔叔?老子有那么老么?还有,知道我是警察,还用这种语气阂说话?要不是看你是受了伤,老子还真得好好修理修理你!

    “这位警察叔叔,你是不是不舒服呀?看你脸色潮红,青筋鼓涨,气色晦暗,要不要找梁医生帮你检查一下,看看是心脑血管有问题,还是前列腺有问题?你们可是人民的好公仆,得保重身子更好地服务群众呀!”何从似乎不把雷彪给气死。

    何从一被从手术室里推出来时,就看到了杨柳和雷彪。而且本能地感应到了杨柳的关心和雷彪淡淡的敌意。之后,更是看到雷彪的眼睛一直饱含深情地在杨柳身上徘徊,是傻子才看不出来雷彪对杨柳的爱慕之意。

    对杨柳早就起了色心的何从,虽然还没推倒杨柳,但却早已将杨柳视为自己的禁脔了,岂能容别人有非份之想?

    “小子,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别怪我没提醒你,不然休怪我对你不客气!”雷彪恨恨地低吼道,但由于他的噪门实在是天生就大了一点,尽管是低吼,还是如一道低沉的闷雷在手术室门口响起,把一众人弄得目瞪口呆,这两人有什么深仇大恨呀?

    “好了,你们这是干什么呢?雷彪,别忘了你的身份!”杨柳虽然率真,但也不是傻妞,她从两人的话语交锋里,闻出了明显的醋酸味儿。能让两个男人为自己争风吃醋,没有女人会不高兴的。所以,杨柳也不例外。但是,雷彪明显说不过何从。这小色狼,倒是牙尖嘴利的。

    何从像是没有听到杨柳的话,挑衅似的看着雷彪,说:“怎么,你想怎么个不客气法呀?对我不客气,你以为这还是十年前呀?现在可不是警察可以便随便打人的时代了!哦,看你块头长得这么大,倒是挺吓人的哦!难怪你要威胁吓唬我!”说到这里,何从又向梁医生等人说:“梁医生、各位护士姐姐们,还有美女警官姐姐,你们刚才都听到了,这位警察叔叔威胁恐吓我,要对我不客气呢!我要控告他,还烦请你们到时候给做个证呀!”

    梁医生和几个女护士被何从给弄得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接话。

    杨柳正想说话,雷彪倒是抢先说道:“呵,你小子,连人都敢杀,还怕我吓唬你?”

    呼啦一声,似乎有一大片人的后退脚步声响起。几个小护士听到这个大个子警察说何从杀了人后,吓得忍不住倒退了两步。因为此时是手术室门口,此时因为何从和雷彪的针尖对麦芒,也有不少病人家属转过来围观了,此时听到那个躲在称动病床…上的帅小哥竟然杀了人时,也都同时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

    杨柳见突然围了这么多人,就恨恨地瞪了一眼雷彪,然后让护士赶紧把何从给送到病房里去。

    由于何从现在还是一宗命案的涉案当事人,所以,杨柳要求医院给他安排了一间单人病房,这样方便做笔录,同是也方便警察的监视看护。

    进了病房后,住院部的两个护士便过来替换了原先的几个手术室的护士,将何从安顿好,又是给他量体温,又是给他吊针水。

    手术室的几个小护士恋恋不舍得向何从的腿间狠狠看了一眼后,转身离去。几个人在走到无人的过道里时,忍不住小声交谈起来。

    “那大个子警察说他杀了人呢。你说,那么帅一个人,怎么就能杀了人呢?”

    “诶,我说呀,他下面那条东西那么大,会不会是用那条东西把一个女人给弄死了呢?”

    “这也很有可能哦!我们下面那d儿,平时也只能最多放两条手指时去,他那东西有婴儿手臂那么粗大,硬塞进去捣弄的话,还真可能把人给弄死呢!”

    “就是,我男朋友那东西也就只有两条手指这么大,弄进去也很舒服。他那东西真要弄进去,怕真是会把人给弄死呢。不过,要真是被他那东西弄一回,哪怕死也是爽死的呀!”

    “看你这小s…货,一脸的花痴相。我说小敏呀,你要真想被?

    b春色满城最新章节 103619春色满城ab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