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 16 部分

作品:《春色满城

    .

    .,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嵌髋换兀呐滤酪彩撬赖难剑 ?

    “看你这小s…货,一脸的花痴相。我说小敏呀,你要真想被他弄,今晚就偷偷过来找他呀,反正他住的是单间独立病房,从里面把门一关,你们爱怎么弄就怎么弄,谁也不知道!”

    “不行呀,我男朋友今晚已约好了呀。要不,小莫你今晚摸进去,尝个头啖汤,看看滋味怎么样?明儿个告诉我们,我们再想办法去体验一下。”那个叫小敏的女护士说完后,突然在那个叫小莫的护士胸前摸了一把,笑道:“唉呀,小莫你对胸器这么大,那小帅哥一定会很喜欢的!你的大波刚好配他的大鸟,小文,你说是不是?”

    “要死呀你!”那个叫小莫的护士也不肯吃亏,伸手在小敏的胸前摸了一把,咯咯娇笑道:“你的也不小嘛,看来你男朋友没少给你吹气呀!”

    “你两个别摸来摸去的,小心有人经过给看到了!”另一个叫小文的护士提醒道。然后又叹了口气,说:“我说,你们两个,也就不要在这里大白天的发花痴梦了。我们又不是住院部的护士,只能是看得到吃不着呀!”

    “唉,也是,就算那小帅哥是单独病房,可是我们要摸过去,得经过住院部护士站,而且还有两个警察守着他呢。也只能在这一边,几姐妹说说笑而已了。”小莫也感叹道。

    “诶,小冰今天也看到了那小帅哥的大宝贝,你们说,今晚梁医生和她弄起来的时候,她会不会突然觉得梁医生的那玩意儿太小了而没感觉呢?”小敏突然将话题扯到了小冰身上。

    可怜的梁医生,还以为自己和小冰之间的那点事很私密呢,却不知这四个护士之间都不存在男女之事的秘密。四个人平常有空的时候,还会将各自己和男人的事以及感觉拿来交流讨论呢。

    “是呀。我看梁医生在看到那小帅哥高高竖起的那宝贝后,心里一定有些自卑,所以就把小冰给撵出去不让她再看了。他一定是怕小冰拿他的那玩意儿和小帅哥的那玩意儿进行比较呀!正所谓,人比人气死人,货比货得扔呀!”小莫接过话说道:“小敏,你呢?你今晚和男朋友上…床的时候,会不会正如你自己说的那样,突然觉得你男朋友那话儿太小没感觉了?”小莫又将话题从小冰身上扯回到小敏身上。

    “你要死呀,怎么又扯到我身上了?”小敏说着又要对小莫动手动脚。

    “jj不在乎大小,能爽就行!”一边的小文倒是挺不在意地说,“这世上可能也就是这小帅哥一个人有那么雄壮吓人的东西了,难道世上那么多女人,就不用做这事儿了?再说,你我都懂得医理知识,女人的性…快…感并不取决于男人jj的大小的。”

    “我知道虽然jj不论大小,只要硬度足够,就能带给女人。可是大一点的,毕竟看上去也养眼,摸着也好有手感,弄起来也会更舒服一些吧!特别是刚才那个叫什么何从的小帅哥,那东西那么粗壮威武,光想想,我现在都有些湿了。”小敏对小文的这番话并不表示认同,一边追着小莫要去摸她那高耸的r峰,一边反驳小文道:“就像男人,不论是美男帅哥还是丑八怪,他都是能弄你的男人,为何你却更喜欢帅哥呢?这道理是一样的嘛!”。

    小文正要反驳小敏的话,没成想此时她们已走到了过道转折处,刚好医院副院长梁淑芬迎面走过来,立即噤声,并向梁淑芬问了个好。

    小敏和小莫两人此时也发现了梁淑芬,立即停止了疯闹的动作,齐声向梁淑芬行礼问好。

    梁淑芬是西江市人民医院今年才升任的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副院长,才三十岁就弄了个副处级,而且还是女人,在华夏的现行体制下,一个三十二岁的女人能混到副处级,算是了不起了,要知道有些人终期一生,连个正科级都混不到,临到退休时才弄个副主任科员。据说,梁淑芬的背景比较硬,所以才能这么快混到副处级。也有说,梁淑芬是因为和现任市长有那么一层暧昧关系,才能靠美色上位。总之,各种说法的都有。虽然外界都传说她和市长有染,其实,她和市长并没有这种暧昧关系,那都是看她年轻貌美便在市级三甲医院身居高位,因嫉妒眼红而恶意猜测的。当然,因为她和市长夫人关系较好,两家人走得近,而又和自己老公难得有夫妻和美恩爱的镜头,倒是很多熟悉她的人,知道她和老公关系近乎路人般的冷淡,因而有这种流言传出来,也就不难理解了。而她也懒得去辩解,别人爱怎么说就说去吧,反正也不敢当着自己的面说。

    “都到了下班时间了,你们还没换衣服准备回家呀?今晚值班吗?刚才听到你们说什么美男帅哥的,小敏你都有男朋友了,就别花心了哦!”梁淑芬刚才其实将小敏的话全听到了,但她身为副院长,可不能去和一个小护士去讨论jj大小与舒服的话题,只能意味深长地话里带到一下。

    “哦,梁院长,今晚不是我们值班。刚才给一个帅哥做完手术,送到外二科住院部,这就准备回去换衣服下班了呢。梁院长你放心,我可是很专一的哦,这不,刚才给男朋友打了电话,他说来医院门口接我呢。”小敏赶快解释道。同时心里在说,我可是真的很专一的,不过,我专一的对象就是男人,我绝对不会花心到去搞女同的,院长你就放心吧!

    “那你们就快去换衣服吧。别让男朋友在外久等哦。”梁淑芬说着,就抬脚往外二科住院部方向走去。心想,刚才听她们的话,三个小…s…货都被那个什么叫何从的小帅哥那东西给迷住了,特别是那个小敏,竟然想想都能湿了?我倒想见识见识,这个小帅哥的东西怎么个与众不同法。

    梁淑芬身为副院长,当然知道病人下肢做手术时,是要将裤子脱光的。再说,她结婚后,性生活就不和谐,特别是今年初升任副院长后,由于流言等各种原因,和老公的关系急转直下,那块肥美的花田,都荒了好久了。此时听得几个小护士竟然忍不住在过道这种公众地方,忘形地谈论那种话题,让她的春…心也不禁有些萌动了。

    春色满城章节:第四十九章 四美齐聚首  收集:234(:。23490。)

    (下面几章,将是医院里何从与护士激…情大战上演一龙多凤的爱情动作片,为了世界和谐,可能在下几章会用其他内容代替正文,原因,你懂得!)

    梁淑芬身为副院长,当然知道病人下肢做手术时,是要将裤子脱光的。再说,她结婚后,性生活就不和谐,特别是今年初升任副院长后,由于流言等各种原因,和老公的关系急转直下,那块肥美的花田,都荒了好久了。此时听得几个小护士竟然忍不住在过道这种公众地方,忘形地谈论那种话题,让她的春…心也不禁有些萌动了。于是忍不住抬脚往外二科住院部走去。

    梁淑芬来到外二科住院部护士站时,把里面的几个小护士给吓着了,心想副院长下班时间还来检查工作呀,赶忙起身给梁淑芬行礼问好。梁淑芬挥了挥手,用一种亲切的语气问其中一个叫朱丽的小护士:“小丽呀,刚才可是有个新病人入住?”

    朱丽的姐姐是外二科住院部的护士长,姐妹两人同在外二科住院部做护士,又都生得美貌如花,因此所以,梁淑芬就连带着对朱丽也有些印象。听得副院长问自己,朱丽忙答道:“是呀,有一个被枪击伤的患者,刚才取出弹头后送到了这里,被安排在701号病房里。梁院长可是要过去查看一下?”

    “好吧,你带我过去查看一下!有警察在吧?”梁淑芬又问道。

    “对,有一男一女两个警察一,在给他问话做笔录呢。”朱丽一边答着,一边做了个手势请梁淑芬先行。

    梁淑芬便抬脚往701号病房走去。这是一间设置在过道尽头的独立病房,从护士站走过去得要一分多钟的时间。

    就在梁淑芬往何从病房走去的同时,已经在分局做完笔录的梁星、何丽等人,也往西江市人民医院赶过来。由于去做笔录时,几人都是被请上警车送到东区公安分局去做笔录的。现在做完笔录了,只好打个了出租车到大岭路吉利4s店前,取了自己的车,往西江市人民医院而去。

    几分钟后,几人便到了西江市人民医院,从门卫手里拿了停车卡,将车泊好后,何丽便掏出手机给何从打了个电话,问他在哪里。

    此时,梁淑芬和护士朱丽刚好走到何从所住的病房前,听到里面一个闷闷的男声问道:“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接着便是一个略带磁性的声音响起:“有。我想要告诉你,我喜欢美女警官杨柳姐姐,希望你离她远点儿!”

    “妈…的,你找死呀!”雷彪真的要发彪了,举起拳头就想揍何从一顿。自己心中的女神,怎么能被眼前的这个混小子给亵渎呢?

    听了何从的话后,心里喜滋滋地赶忙喝止雷彪就要发彪的举动:“雷彪,你给我住手!你想干什么?请注意你的身份,对方有他的言论自由!你凭什么发彪?谁给你的这个权力了?”然后又转头嗔怪何从:“你这小色狼,胡说些什么呢?这是在给你录口供呢,没个正经的!”

    雷彪恨恨地放下拳头,狠狠地盯着何从,长抽了一口傍晚时清冷的空气,将自己要打人的冲动强忍下来,一字一句地对何从说道:“小子,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而且,希望有一天,你别犯在我手里,否则,我一定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何从正准备继续调侃这个大块头警察的时候,手机响了。一看,是何丽打过来的。心想,她们应该是做完笔录来医院了吧。于是就按下接听键,告诉她们自己在住院部7楼701房。挂了电话后,于是继续调侃:“呜呜,我好怕呀!杨柳姐姐,我要投诉控告这个傻大个警察叔叔。他后面的一句话,已经把我做有罪推测认定了。这是对我的名誉权的严重侵害!”何从嘴里虽然如此调侃道,但其实恨不得就是两下将这个大块头警察给击倒在地,让你的知道来挑衅自己的后果是什么。要不是对方身上穿着警服的话,何从早就懒得和他们磨嘴皮子了,而直直接用拳脚证明了。

    “我草,你说谁侵害了你的名誉权?你有什么名誉权?我就那样说了,怎么样,有本事,你就去控敢呀!”雷彪对何从的话一点都不在意,什么投诉控告,算个p呀,如果就说了句希望你今后别犯在我手里,也叫侵害他的名誉权的话,那自己以往侵害的人可就多了去!

    梁淑芬站在门口听到这些,本想推门进去,但却又觉得有些不合时宜。想要离去吧,可是里面那个略带有磁性的年轻男声,说的那些话儿却又牢牢地勾起了她的好奇心,这是个什么样的小伙子呀?竟然敢挑衅一个警察的威严!而且当着一个男警察的面说喜欢那个女警察,还叫人家男警察离那女警察远一点儿,最后面对男警察粗暴发彪的语气,竟然没有一点儿害怕,在女警的护着下,还继续调侃挑战那个男警的忍耐度。

    就在梁淑芬犹豫着是否要进去时,朱丽却提醒她道:“梁院长,后面有几个人来了。”

    梁淑芬回头一看,果然有一女四男正往这边快步走来。应该是那个枪伤患者的亲友们。梁淑芬想了想,反正明天早上还要来查房的,就不进去了吧。就说:“走吧,里面的情况你也听到了,我们就不进去添乱了。明天早上再来吧。”

    说着就转身往护士站方向走去。朱丽也赶忙跟了上来。

    何丽正心急火燎地往何从所住的病房赶的时候,就看到前面有两个女人迎面而来。这两个女人,都很漂亮,其中一个穿着护士服的,看上去清纯亮丽;另一个没有穿制服,却有一种雍容华美的气质和成熟美妇的韵味。看样子两人也是刚从何从的病房那里过来的。女人的直觉,让何丽感觉到这两个女人,似乎是和何从之间有点什么。于是忍不住打量了一眼迎面而来的两个女人。

    梁淑芬在和何丽迎面相遇时,也像是心有灵犀似的,将目光投向了眼前的这个美少妇。女人的直觉也让她感觉到,眼前的女人怕是和701病房里那个自己尚未见面的小伙子之间,有着很不一般的暧昧关系。心里不禁想道:“难道那个小伙子喜欢比她大的成熟女人?看这女人的心急神色和眼里深深的爱怜,就知道两人之间关系不同寻常了。这绝不是姐弟之间的那种关爱,而是灵r交融后的男女之间的那种关爱。难怪里面的那个女警官要说那小伙子是个小色狼。可是听那女警的语气,虽然明是嗔怪,其实心里却是掩不住的喜悦呀。这小伙子真就有这么迷人让万千女人为之倾倒吗?”

    梁淑芬带着这个疑问,和何丽对了一眼后,从容而去。

    何丽和梁星等人进到何从的病房里时,杨柳刚向周队长汇报完何从的口供以及在其里取出了一颗弹头等事宜。周队长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几十秒后,说,基本上可以判断何从为正当防卫了。不过,你等我请示一下黄局,看看黄局怎么指示先。”

    大概过了两三分钟后,周队长回电话给杨柳,通知杨柳和雷彪收队回分局,不用对何从进行看护监视了。

    雷彪听到说要收兵回营后,很是不愤地说:“为什么?这小子的嫌疑还没先清呢,怎么就能放弃监视呢?”

    “周队说,根据现场目标者的证供,以及现场痕迹猴证,基本上已经可以证实吴明有故意杀人的主观性,何从在自己生命安全受到威胁的时候进行了正当防卫。你说,我们还有必要留下来么?”

    雷彪虽然心里很不痛快,但也没说什么了。顶头上司要求撤了,他还能违令不听?于是什么也不再说了,黑着一张脸走了出去。

    杨柳见雷彪走了出去,就对何从说,“刚才你也听到了,你这情况,基本上可以认定为正当防卫了。现在,你先好好休息一下,保重自己的身体。过两天我有空了再来看看你。对了,被你杀了的那个人,是公安部悬赏20万元的a级通缉犯,到时候看看能不能帮你拿到悬赏。你要是没杀死他,这20万元就好办多了。”

    “美女姐姐,我当时要是没杀死他,你觉得你现在还有机会阂在这里说话讨论这20万元吗?就算200万元,我也没命去拿呀!”

    “好了。我先走了,还要将你的口供以及物证拿回去交差。到时候,有什么情况,我再联系你!”杨柳说着就要往门外走。

    “杨柳姐姐,你真的很美!”何从冲着杨柳的背后大声说道:“去吧,我会想你的!”

    杨柳的脚步突然一滞,然后回眸一笑,说:“你不仅是小色狼,还是小坏蛋!”说完就脸儿红红地出去了。

    这个时候,梁星几个人闪了进来。冲着躺在床…上的何从挤眉弄眼地大声说:“老大,你对那美女警官怎么了?”然后又尖着嗓子学着杨柳的语气说道:“你不仅是小色狼,还是小坏蛋!”

    说完以后,新沙四少都忍不住大笑起来。连何丽都忍不住跟着咯咯笑了起来,走到病床前,弯下腰看着何从的脸说:“小坏蛋,还能干坏事,就说明你是真的没事了。你可吓死姐姐我了!”顿了顿,又俯子,在何从的耳朵边小声地说道:“看来你的坏事还没干成哦。那美女警官如果知道你那宝贝儿的厉害,就不会说你是小坏蛋,而是大坏蛋了,咯咯,超级大坏蛋!”

    林添明这个时候也凑上来,神秘兮兮地说:“老大,你这次怕是又要上电视露脸了吧?我听说,被你干掉的那个刀疤脸,是全国通缉犯呢!啧啧,还是悬赏20万元的a级通缉犯哦。别的a级通缉犯才悬赏5万,怎么这家伙的身价特别高呢?这次,老大很有可能名利双收呀!”

    “别把事情想得太美好了!这事儿肯定不会上电视的。那家伙身上有枪,听说还是制式手枪,闹市杀人,如果新闻播出去,怕会引起市民恐慌。”何从淡淡地道。他可不想上电视,到是那20万元,还是可以想一想的。上电视,还是算了,到时候出街干个坏事,都很容易被人认出来。

    “如果那家伙没死,我相信百分百不会上电视报道。但现在那家伙死了,就有可能上电视大肆宣传报道了。一是将你树为见义勇为的典型,二是东区公安分局可能借此邀功,三是报道出来后,反而可以打消市民的恐慌,毕竟这个有枪的杀人如麻的家伙现在已横尸街头,市民们不用再担心这家伙哪天窜出来。”梁星倒是和林添明持同样的看法,并且将理由一条条地分析出来。

    何从还没找到理由反驳,手机又响了,是苏玉芳打过来的:“何从呀,你怎么还没买好车呀?我都在家等你好一会儿了。等下,我们是出去吃饭,还是我做好等你过来吃呀?”

    何从这才想起,自己出事,还没通知苏玉芳和林豆豆她们呢。于是就说到:“不好意思,玉芳姐,今晚我是过不去了。现在我在人民医院躺着呢。”

    “啊,你出什么事了?”

    “没事,就是遇上一个全国通缉犯,把他给干掉了。自己也受伤进了院。”

    “你在人民医院几楼,我马上过来。”电话那头苏玉芳的声音很焦急。

    “住院部701号房。”

    挂了电话后,梁星也想到什么似的,问何从:“老大,要通知伯父伯母他们吗?”

    “不用了。免得他们担心。嗯,既然都告诉苏玉芳了,也顺便告诉豆豆吧。”何从说着,又给林豆豆打了个电话,告诉林豆豆自己受枪伤现在西江市人民医院住院。

    林豆豆在那头一听,眼泪马上就流出来了,哭着说:“老公,你可别吓我,没事吧?你等等我,我马上过来!”

    “好吧,你过来的时候,路上小心点。”何从说着就挂了电话。

    “你这小色狼,碗里的锅里的,你倒是都不放过呀!这就有两个女人急着过来了,还会有第三个吗?等下,她们过来后,姐姐我该如何自处?”何丽在何从的耳边幽幽地道。她知道林豆豆是何从的未婚妻,心里正有些忐忑不安,等下不知如何面对林豆豆呢。毕竟你将人家嘴里的肥r偷吃了一口,总是有些不好意思面对人家的。她本来打算现在离开,在还没有做好思想准备的情况下,避免两人过早的相遇。但是想到何从在告诉林豆豆之前,还有一个什么玉芳姐的,听起来和何从也是这层暧昧关系,那就不是自己一个人面对林豆豆了,还有一个同阵线的呢,心气又壮了起来,所以,就打消了要避开林豆豆的念头了。

    梁星几人也听到了何从的电话,以及何丽的话,心说,等下有好戏看了。老大的几个女人要聚首了,不知老大能不能让她们和谐相处呢?于是一个个存了看热闹学经验的念头。

    “哦。目前好像我暂时也只拥有你们三个女人。豆豆那你放心,我现在担心的就是玉芳姐能不能接受这个要和数个女人分享一个男人的现实。”何从看着何丽脸上的担忧,以及梁星等人脸上的yin…荡、幸灾乐祸的神色,想到等下几女聚首,也觉得有些头大,挠了挠头,说:“不去想这些烦人的东西了。车到山前自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就别先在这担忧了。梁星,你们几个也别以为几个女人聚首就会火星撞地球,而存了看好戏的心思。等会,就让你们看看老大我是怎么同时摆平三个女人的,嘿嘿!”

    何丽被何从这么一说,心里的担忧便去了一半了,心想,是呀,何从他还是未婚自由之身,爱和哪个女人在一起,完全是他自己的自由。既然他说了豆豆没问题,这说明他和其他女人的关系林豆豆是知道而且不反对的。那个苏玉芳肯定是不知道何从同时和几个女人保持关系。不过,如果她真的爱何从的话,也就不会太计较了。毕竟她还不是何从的法定妻子,可是没权利对何从和女人的交往进行束缚的。如果她要束缚何从这种人,也就是自己失去何从。如果她聪明的话,是不会这么做的。想到这里,何丽心里的担忧就完全去掉了。转而又开心起来,就对何从说:“今天早上的那个笑话很不错。还有没有?再给我们讲一个笑话吧!”

    梁星几人一听何丽要何从讲笑话,立即起哄支持,还嚷嚷着,要求笑话要带点荤的,这样才更有气氛。何从想着,反正闲着也是无聊,就给你们讲个笑话吧。

    于是,何从就给几个讲了一个笑话。

    话说,环球小姐进入总决赛后,主持人给各国佳丽们出了最后一道题,分别考核各国小姐的急智和生活经验。

    主持人首先问美国小姐:“美国小姐,请形容贵国男性的性器官!”

    美国小姐微笑着答道:“美国的男性器官象绅士。”主持人问:“为什么呢?”美国小姐:“因为只要一看到女士,他们就会起立……”主持人听到台上的嘉宾和台下的观众们都在鼓掌表示通过,于是又问西班牙小姐:“西班牙小姐,请形容贵国男性的性器官!”西班牙小姐骄傲地答道:“西班牙的男性器官象斗牛!”主持人问:“为什么呢?”西班牙小姐答道:“因为只要看到有d就会出击!”

    下面的嘉宾和观众又拼命鼓起掌来。

    于是主持人又走到菲律宾小姐面前问:“菲律宾小姐,请形容贵国男性的性器官!”菲律宾小姐棉情怀地答道:“菲律宾的男性器官象流言。”主持人问:“为什么呢?”菲律宾小姐有些不好意思地答道:“因为它从一张嘴里传到另一张嘴里。”嘉宾和观众们一听,鼓掌的有,起立喝采的有,一时间掌声雷动。

    主持人又来到伊朗小姐的面前问:“伊朗小姐,请形容贵国男性的性器官!”伊朗小姐耸耸肩,无奈地答道:“伊朗的男性器官象贼。”主持人问:“为什么呢?”伊朗小姐:“因为他们总爱走后门!”

    台上的嘉宾和台下的观众们忍不住大笑起来,并且拼命地鼓掌,气氛一时高涨起来!

    主持人又走到印度小姐面前问:“印度小姐,请形容贵国男性的性器官!”印度小姐倒是很朴实地答道:“印度的男性器官象农夫。”主持人问:“为什么呢?”印度小姐:“因为它们日夜劳‘做’”。台下的嘉宾和观众也抱以热烈的掌声。

    主持人又来马来西亚小姐面前问:”马来西亚小姐,请形容贵国男性的性器官!”马来西亚小姐神情有些沮丧:“马来西亚的男性器官象proton牌轿车(马来西亚国产车)。”主持人问:“为什么呢?”马来西亚小姐:“看起来很硬(造型类似honda)其实很软(一撞就变形)。”

    台上嘉宾和台下观众忍不住都大笑起来,并致以热烈的掌声。

    之后,主持人又问站在旁边的新加坡小姐:“新加坡小姐,请形容贵国男性的性器官!”新加坡小姐:“新加坡的男性器官很像中国足球队。”主持人不解地问:“为什么呢?”新加坡小姐:“每次都兴冲冲地急着冲进场,但却很少能s进的败下场来。”

    台上嘉宾和台下观众闻言皆起立鼓掌。

    最后,主持人来到中国小姐面前问:“中国小姐,请形容贵国男性的性器官!”中国小姐自豪地大声答道:“中国的男性器官象火箭!”主持人问:“为什么呢?”中国小姐自豪地说:“虽然不大,但几分钟内就可以把你送上云端!”

    听到这里,何丽忍不住在何从的胸口粉拳轻捶,娇羞地道:“你这坏蛋,果然坏死啦!”然后又压低声音:“你那东西还叫不大?那黑人都要惭愧而死了!”

    梁星、林添明、吴志雄、梁山四人也算是听出味儿来了,一个个地捧着肚子yin笑起来,吴志雄甚至还去抓梁山的下…体,说:“梁山,让我看看你的像不像火箭?”

    这时,病房的门被人打开了,一个美女走了进来。梁星等人的目光立即如同铁钉遇到强磁石给吸引了过去。这个女人五官娇美,中等个儿,里面穿白色尖领衬衣,外面穿着一套黑色小西装,和何丽的超级胸器比起来,她的胸器不是那么大,但是很挺,丰腴而不肥胖,曲线浮凸的身材很有一种成熟的女人韵味,属于那种越看越好看的内蕴美。但是全身却透着一种可以远观不可近玩的清冷气质。

    一见这个女人进来,何从的嘴巴顿时可以放一个鸭蛋进去。这是一个他绝对没想到的人。没错,你猜对了,她正是何从原来非常迷恋的网络红颜——天使丽人。此时的她,和那晚视频里的人,绝对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果然不愧是政府公务员,人前人后不同样呀!

    “天使丽人!你,你怎么来了?”何从有了片刻的短暂失神,不敢相信似的轻声问道。此时的何从被一种巨大的惊喜给填满了心田。她怎么会知道自己在这里住院呢?现实中的天使丽人,比网络上的更让我喜欢呀!

    “哦。今天我去东区办点事。临走时,刚好在座的东区公安分局黄局长接到下面一个大队长关于一宗案子的汇报。才知道,原来我的猪猪小弟见义勇为,在与一个全国a级通缉犯搏斗的过程中,受伤住院了。我给东区蓝书记说了,这绝对是见义勇为的好男儿,要重奖,还有要尽快落实那20万的悬赏金额。当然,姐姐虽然听到说你没事了,但心里还是放不下,所以就来看望你了。怎么样,没想到吧?”天使丽人眉梢往上一扬,俏声说道。

    “是没想到。怎么说呢?算是一个惊喜吧!在网上,我恋了你那么久,没想到,我们的第一次见面,会是在这样一个环境下!但是,我还是很高兴,终于见到你了,我的天使丽人!”何从还是感觉有些恍若梦里,“我不是在做梦吧?”

    “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流泉水下滩。水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天使丽人款款走上前来,伸出一只温润白嫩的手指压在何从的嘴唇上,幽幽地道:“你不是在做梦。这一切都是真的!”

    这是那天晚上他们视频里的话,绝不会有第四个人知道了。何从于是接过来道:“三青高岭峙东西,岭上风光一望齐。千顷绿畴平似掌,蒙蒙春雨动春犁。我记得我说过什么时候要去犁犁你那块肥美的春田,可是现在的环境好像不允许呀!”

    何从很开心,忍不住打趣道。

    “你这坏家伙。脑子里都想些什么呀?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以后有的是机会的!”天使丽人浑然忘了房里还有其他人似的。和何从卿卿我我,好不羡煞人。

    连何丽都有些受不了自己被无视了。更别提梁星这帮热血上涌的家伙了。但奈何这是老大的女人,他们也只能暗暗腹诽呀!倒是何丽忍不住了,嗯嗯两声,打破了两人那种眼中无他唯有你我的郎情妾意的美好梦境。天使丽人这才醒悟过来,笑了笑,说道:“猪猪,这些都是你的朋友吧?嗯,这位大美女,应该是你的弱水三千其中一瓢的红颜了吧?”

    何从还未来得及介绍,门又再一次被打开来了,这次进来的不是一个美女,而是一对美女。

    是苏玉芳和林豆豆同时赶到了。

    下面内容和谐了,找作者鲜花换领呀!

    何从一把掀开了被子,说:“宝贝,我还没进来呢。现在就让我进去好好疼爱你吧!”苏玉芳羞红的脸庞宛如灿烂的云霞般绯红,那眼里的春意浓得就要化成一汪春水了。何从往一扑,双手一圈,苏玉芳那滚烫的身子便被他揽在了怀里,急促粗重的呼吸鼻息挟带着女性身体独有的芬芳,让何从一时间恨不得立即提枪上马冲锋陷阵。苏玉芳哆嗦着嘴唇如婴儿觅食一样往何从眼前凑,何从火热的吻立即覆盖上她那同样火热的唇。苏玉芳热烈地回应着何从贪婪的吻,她小腹间就有一种想要释放的冲动,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得如此肆无忌惮的放纵,长久积郁压抑的情焰如火山熔岩爆发一番倾泻而出。两条灵舌纠缠不休的同时,何从腾出一只手来,从那半透明的睡衣里伸了进去,捕捉到了苏玉芳胸前那丰润的玉兔。那份一手难以掌握的滑腻、、温软的感觉,简直无以言说,真让人爱不释手呀!当何从的手掌抚弄上苏玉芳胸房时,一阵阵的酥麻感从胸房向自己全身弥漫,苏玉芳忍不住在内心发生一声满足的声。何从的手指在苏玉芳的r肌上轻轻揉搓着,让苏玉芳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含着舌尖的嘴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声。何从决定再给苏玉芳加一把火,熟练地将她的睡衣给解除了,胸前那两只白兔便跃入眼帘。何从把头埋向两只白兔中间,轻轻着,灵活的舌头从边缘慢慢一路向上扫过去,最后含住了那粉剥j头r,将一颗红豆叼在嘴里啜弄。与此同时,何从的两只手也没闲着,滑过那温润平胆的小腹,伸进睡裤里,隔着蕾丝花边小内,裤,轻敲蓬门,扫玩花径,就像是一个高超的c琴者随心所欲的拨弄着自己心中的情弦,发出的天籁之音。此时,那里早已湿成一团泥泞。许久未曾有客光临的花径似乎已经迫不及待敞开蓬门迎客至了。在何从娴熟的手法下,苏玉芳一溃千里,身体不受控制的了一下,再也忍不住地嗯嗯啊啊起来,双手将何从的头紧紧按在自己的胸前,身子随着何从的手指动作忍不住一阵阵悸动。苏玉芳发现自己真的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阵阵潮意在体内滚动,她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花径中春泉在汨汨涌出,而这个男人的手指却总是在花径边缘逡巡不前,偶尔捻起一丝毛发,让苏玉芳羞不可抑。何从知道天雷已经勾起了地火,苏玉芳此时的已经被自己得难以熄灭了。于是盘坐起来,双手便扯起苏玉矾裤向腿下褪去,苏玉芳也抬起瓣配合着何从的动作。半透明的齐膝中裤被吱溜一声连同着蕾丝亵裤剥落下来,浑圆粉腻的瓣就这样活生生呈现在眼前,鸿沟隐现,草茵茸茸,露珠点点。深深一吸气,早已急不可耐的何从,将苏玉芳的双腿分开架在自己腰两侧,双手捧住苏玉芳的瓣,向上一抬,然后挺起青筋毕露的黑紫独眼龙奋力一刺,伴随着那“啊!”的一声尖叫,七日不曾开荤食r的小何从顿时刺入一个泥泞秘道。异常舒爽的r褶挤压感像潮水一般翻滚涌动而来,如一个密实火热的夹套层层叠叠的锁住了小何从,就这一瞬间就差一点创造了何从丢脸的历史。何从万万没有想到苏玉芳如此的r感腻质身体竟然拥有这世上难得一见的名器,他不得不猛勒意志的缰绳控制自己,险些就要一泄如注。稍稍冷却了一下自己的情,欲,何从稳住阵脚后,便扬鞭奋马冲锋,狂暴的冲击一波接一波。随着何从的冲锋,一地不断冲袭着苏玉芳的身心。苏玉芳感觉自己快要死过去了,就像在浪峰波谷间飞跃腾挪,时而跃上巅峰,时而坠入谷底,让她忍不住大声嘶喊。这个时候,她也顾不得隔壁是否有人会听到自己这边的动静了,只想将内心的痛快释放出来!三分钟不到,苏玉芳就迎来了自己生命中的第一次。她感觉到全身一阵紧缩,然后全身的骨头似乎都被抽去了似的酥软无力。而何从的冲锋还在继续,毫无罢兵歇战的迹象。也不知经历了几次,苏玉芳已经无力发出声音了,全身密布了细密的汗珠,那只在喉咙里打转,间偶传出来却也似若有若无地天籁之声。这个时候,何从也终于到了临界点,那深入岩浆中的龙头感受到强烈地吸啄感,然后似乎一阵热乎乎的水流兜头浇下,何从再也忍不住了,龙涎如汹涌的岩浆喷s而出。足足过了一刻钟之后,苏玉芳才幽幽醒转,长舒了一口气:“好舒服!原来做,爱,可以这么的舒服!”苏玉芳当然不是了。所以才会发出如此的感叹。何从也没奢望一个从大学里出来的女人还是。现在很多初中生都成双入对享受鱼水之欢了,何况一个读完大学的美女?再说,他对那层膜也不是很在意。他在意的是跟了他之后,就绝对不得有对不起他的行为发生。听到苏玉芳的感叹,何从心里不无得意。同时也在心里恨恨地鄙视那个要去了苏玉芳的男人,“草,真是好东西都给狗糟蹋了!拥有这样的绝世名器,那个废物竟然都没法给她高,潮!真是废物!浪费了好东西。尼玛的,给我遇上非打残你这个废物不可!”何从暗想着什么时候从苏玉芳嘴里套出这个人的资料来。他也不想想,就连同样拥有绝世名器的他,刚才也差点一触即发溃不成军了,更何况别人。而且,如果别人能满足并守住这个绝世名器,那还有他何从今天晚上的好事?“很舒服吗?那还要吗?”何从坏坏地看着一脸潮红的苏玉芳。“还要。”苏玉芳眼里的春意快要滴出水来,期待着再一次的沦陷。何从也不废话,挺枪上马,继续冲锋陷阵,胡天胡帝起来。何从和苏玉芳都不知道自己这一场欢爱持续了多久。只知道,在一的高,潮侵袭下,食髓知味的苏玉芳一次次地索需,在何从的枪下婉转承欢。直到双方都感觉疲累了,才地相拥着睡去。

    第二天早上,何从很早就醒来了,而苏玉芳已经先他一步起来了,正赤着身子站在梳妆镜前梳头发哩。可能经过昨晚的激,情后,苏玉芳也就不在乎和何从坦城相对了,所以早上起来便没有穿衣服。何从躺在,欣赏着苏玉芳背后的春色。得到极度滋润的苏玉芳皮肤透出一股温润如玉的色泽,两条的上,浑圆粉腻的瓣翘挺着,下芒微敞开,花径微露。这是何从第一次从背后认真欣赏苏玉芳的美。本来早上醒来后就一柱擎天何从,看到那微露的若隐若现的花径时,就更受不了,小腹一股热流冲上来,那昂扬而立的小何从一时间竟有一种要拔地而起刺破苍穹的豪气。何从迅速从弹起来,贴到苏玉芳的身后,小何从顶在了瓣下的花径上,双手则伸到前面,握上了苏玉芳的胸房,轻轻揉弄着。从镜子里可以看到,苏玉芳的胸房在他的双手下,不断地变幻着各种形状。“这么快就醒了?”苏玉芳感受到何从的火热,嗔道:“昨晚那么多次,你还没够呀?这事做多了伤身体的。今天晚上再做吧。我等会儿还要去上班呢。”说着扭动着身子,就要扳开他的手。苏玉芳没想到,她这一动作,非但没打消何从的欲,念,反而挑动得何从的欲,火,烧得更旺了。“我现在就要干你!”何从咬着苏玉芳的耳朵,轻轻说道:“我等不及今晚了。反正你要八点半才上班。现在才8点钟不到呢。我们还有时间再干一次。宝贝,我要进入了!”何从说着,双手从苏玉芳的胸房上滑下,握着她的腰,往后轻轻一带,苏玉芳上身便微微前伏,瓣?

    b春色满城最新章节 103619春色满城ab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