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沈筱筱刁难

作品:《一胎三宝:裴爷宠妻如命

    二十多分钟以后,娄曼宁又去3号化妆间。

    之后就是各种给演员补妆。

    今天另外两名化妆师请假了,她多了很多工作。

    演员补妆的频率太高了,喝了水,要补妆,有时候吻得太狠了,得补妆,有时候打斗的时候刮蹭了,也需要补妆。

    一个上午,娄曼宁忙得脚不沾地,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

    一直到一点多钟,九哥怕她饿坏了,给她端了个盒饭过来。

    娄曼宁接过盒饭,还没有开始吃,林姐那边就开始催促:“娄曼宁,十分钟以后车子出发转场地。”

    “好的,林总。”娄曼宁立即快速的往嘴里扒饭。

    几分钟的时间解决了盒饭,她赶紧拎着化妆箱往车上赶。

    半小时以后,车子到了新的场地。

    林姐在车上的时候就和娄曼宁说了下午的工作,她需要给新晋小花沈筱筱化妆。

    沈筱筱要拍的是一个饮品广告,饮品主要功效为提神醒脑,所以需要前后化两个对比明显的妆,一个疲惫,一个精神。

    先画疲惫的妆。

    在车上的时候,娄曼宁就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她要怎么把这个妆化好。

    大家下车,林姐、九总几人带着娄曼宁和一个化妆师助理迅速往化妆间赶。

    还没进化妆间,就听到里面就有女声发脾气,开始砸东西了:“化妆师死了吗?这个时候还没有来。”

    又有女声卑微的劝着:“沈小姐,化妆师会准时到的,应该马上就到了。”

    “是觉得我不配让他们等吗?”

    “沈小姐,我现在立即催催。”

    化妆间外,九哥掐着兰花指,抬腕看了一眼时间,一点五十,他不禁翻了个白眼,压低声音,G声G气的说:“啊唷,现在的小花儿真是喜欢耍大牌,距离约好的两点还有十分钟的时间呢。”

    林姐睨了九哥一眼,意思是让他闭嘴,九哥又翻了个白眼表示不满。

    林姐伸手拍了拍娄曼宁的肩,给她打预防针:“亲爱的,新晋的明星往往都有点傲,而这位明星,她大有来头,你要有心理准备。”

    娄曼宁双手拎着化妆箱点头:“林姐放心,我不会得罪客户的。”

    九哥掐着兰花指夸赞道:“我宁宁就是棒,一会儿我画完了过来给你打下手。”

    今天的广告拍摄,需要化妆的有七个人,除了男女主角以外,还有五个配角。

    娄曼宁负责女主角的前后妆,九哥负责男主角的妆,助理负责五个配角的妆。

    配角妆不用太重视,过得去就行,反正镜头也是一晃而过。

    男主角的妆主要得帅。

    女主角的妆最有难度,前后两个对比妆都有大镜头特写。

    娄曼宁拎着化妆箱敲了敲VIP1室化妆间的门。

    门吱呀一声打开。

    一个助理模样的人客气的问娄曼宁:“你是今天的化妆师?”

    “是的,你好。”娄曼宁客气的打招呼。

    倏的一件东西飞过来,娄曼宁迅速歪头避开。

    只听砰的一声响,东西砸到了墙上,碎裂开来,液体和从墙上流到地上。

    原来刚才飞出来的是一瓶Lamer的精华露。

    娄曼宁下意识的微微蹙眉,这么大的力道,要不是她大学的时候被战廷诺强行要求练了几年跆拳道,只怕那瓶子就直接砸到她的脸上了,搞不好鼻子都要砸歪。

    她这些年与各路明星打交道,也见过耍大牌乱发脾气的,但极少有人这样拿东西砸人。

    她一抬眼,蓦的瞳孔微缩。

    这女人,不就是那天差点开车撞到她,后来对她颐指气使还推了柒宝的女人么?

    这个女人当时是开车载着彦宝,所以,她和裴今澈是什么关系?

    “是你?!”沈筱筱一眼就认出了娄曼宁,她脸上突然就扬起嘲讽的笑容来,“原来你是化妆师?”

    她轻视的眼神上上下下的打量娄曼宁:“化妆师,就穿这样?”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脾气又上来了,冲着助理喊:“立即给我换化妆师。让这么low的人给我化妆?怎么的,是看不起我吗?”

    助理急了:“沈小姐,之前我和广告方沟通过,这是他们派出来的最优质的化妆师,绝对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

    现在圈内的人基本都知道沈筱筱是沈家的千金小姐了,谁敢看不起她啊?

    娄曼宁对工作有着天然的敬畏之心,她不去想那天彦宝为什么会在沈筱筱的车上,她只想把今天的工作做好。

    她客气的说:“你好,我叫娄曼宁,是你接下来的化妆师,你放心,我会尽心尽力做好我的工作,努力把妆化好。”

    “贱人,你也配?”沈筱筱骂起来。

    要不是这个贱人从马路上突然冲出来,她也不会突然急刹车,也就不会被彦宝看到她跋扈的一面,也就不至于被裴今澈淘汰出局。

    她现在仍然清晰的记得,当时裴今澈把彦宝带走了以后,她立即联系了朱助理。

    朱助理说裴总裁有事,晚点他会与她联系。

    晚上六点,朱助理给她打电话,对她说,以后不用她接送彦宝了。

    她急问为什么,朱助理说,因为她没有机会成为彦宝的妈妈了。

    想到这里,沈筱筱一双眼睛更是喷火一样的射向娄曼宁。

    娄曼宁下意识的拧了拧眉。

    为了工作,她不卑不亢道:“沈小姐,我们现在开始化妆吧。”

    “哼!”沈筱筱哼了一声,眼珠子溜溜转了转。

    想要化是吗?那就让她化,要是用了她的化妆品到时候导致脸部过敏,她告死她,告到她把牢底坐穿。

    见沈筱筱没有再反对化妆,只是态度有点不好。娄曼宁也不计较她的态度,把化妆箱打开来,将里面的化妆品取出来,开始化妆。

    “你瞎了吗?戳到我脸上了。”沈筱筱挑刺。

    实际上,娄曼宁手里虽然夹着好几把刷子,但是一支都没有接触到沈筱筱的脸。

    她已经在剧组化妆好几年的时间了,一路从新手到现在的顶梁。尽管工资不是特别高,但是她的化妆技术是十分娴熟的,又怎么可能犯这样低级的错误。

    娄曼宁将手里的刷子拿得远了一点,不卑不亢道:“抱歉,我注意。”

    她知道很多新晋的明星都有架子,因为被很多人追捧,难免有些膨胀。所以,遇上脾气不好的明星,哪怕她没有做错,一般不涉及到原则的事情,她也不会去争辩。

    看到娄曼宁这副死样子,又想到朱助理的话,沈筱筱突然火气上涌,转身就扬手一巴掌狠狠的抽向娄曼宁,骂道:“贱人,你戳到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