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自知之明

作品:《抗战之英雄血

    看着消失在长街的巡捕以及日籍理事,待在围观人群中的胡彪,也适时选择离开。m4xs.com今天出现在商行的这些日本人,胡彪都已经记下,稍后会再找机会收拾他们。

    相比如今退避南京的老蒋等人,一直希望得到洋人们的调停,胡彪却想让洋人跟日本人真正对立起来。最不济,也要让生活在公共租界的小鬼子提心吊胆。

    至少有一点胡彪很清楚,随着小鬼子攻陷国民革命军守护的沪上,并且占领了苏州河一侧的租界,成为沪上的实际统治者。这种变化,相信很多洋人都觉得不舒服。

    虽然洋人选择中立,可相比软弱可欺的民国政府,他们更讨厌野心甚大的小鬼子。若是这个时候,有人替他们清理在管辖区域内的小鬼子,或许私下他们会很高兴。

    有些矛盾,短时间或许看不到效果。可时间一长,彼此间的积怨增多,早晚都会爆发出来。而现阶段的小鬼子,为了完成占领天朝的企图,也需要洋人们的支持。

    没有绝对把握之前,小鬼子即使心中不爽,也必须忍着。前世跟小鬼子打过不少交道的胡彪,清楚小鬼子在隐忍方面,还是值得称道的。

    改变不了大势,就在局部给小鬼子添点乱,胡彪还是很乐意。最重要的,无论物资还是金钱,都是目前胡彪所急需的。这些东西找小鬼子讨要,无疑最合适。

    回归后方医院,胡彪也没忘记给徐三刀带酒跟肉。原本看胡彪昨晚未归,一直心存担忧的徐三刀,为此也长松一口气道:“你小子,还知道回来啊!”

    “怎么?怕我走丢了不成?这酒跟肉都要花钱的,不去赚钱怎么买啊?”

    相比离队前,胡彪言语显得有些粗鲁。此刻已经获得晋升,却没接受任命的胡彪,也需要慢慢改变一些形象。唯有这样,未来才能更好的统领手下。

    一个好汉三个帮,想在这乱世闯出一些名堂,单打独斗终归难成气候。眼前这位同袍,也是胡彪想招揽的帮手之一,自然需要拿出点气度跟气势来。

    听到胡彪是去赚钱了,徐三刀却满脸怀疑的道:“就这点酒跟肉,花的了几个钱?前番军部来人,不是赏了你不少钱吗?难不成,你全花了啊?”

    “钱这东西,谁会嫌多啊?如今这世道,想活下去,不多做些准备,只怕活不长久。老哥也不是外人,你应该知道,我接了晋升令,却拒了军部的任命。

    眼下团座跟一众兄弟,都被洋人关押在孤军营。我想留在这里,想办法找机会把他们救出来。只是想救他们出来不容易,多存点钱,终归有用到的时候!”

    虽说心中有了计划,可胡彪非常清楚,那怕他是穿越者,却没中的王霸之气,也做不到让人纳头就拜。想招揽徐三刀为己用,自然需要交交心。

    清楚将来自己要做的是什么事,胡彪也希望招揽到身边的每个兄弟,都能同心协力。若是无法做到这一点,胡彪宁愿放弃招揽,也不希望内部出问题。

    对于胡彪的说辞,徐三刀想了想道:“营座不是说,上峰正在跟洋人交涉,团座他们应该很快就会被放出来吗?若是上峰都救不了,我们咋救啊?”

    结果令徐三刀有些意外的是,胡彪很快道:“这次的事,只怕上峰也无能为力。若是大部队还在,这事还有缓和的余地。现在主力全线后撤,这沪上已经是小鬼子的地盘。

    说的简单点,租界那些洋人跟小鬼子,虽然称不上一丘之貉,却也好不到那去。最重要的,他们都习惯欺软怕硬。眼下小鬼子得势,他们敢得罪小鬼子吗?

    这几天我仔细琢磨了一下,上峰让我们撤退这件事,只怕就是租界那些洋人搞的鬼。嘴上答应放开一条路让我们撤进租界,实则就是怕被我们牵连。

    等到我们真撤进了租界,这些洋人便翻脸不认帐,担心小鬼子找借口进攻租界,便把团座他们扣下来,借此跟小鬼子证明,他们不想参与这场战事。

    况且,就现在的局势而言,洋人为了确保租界安全,在这种事情上必须顾及小鬼子的面子。为了不给小鬼子找借口,他们肯定不会轻易放人的!”

    结合早前在纪念馆看到的一些介绍,综合亲自经历的这些事,胡彪才做出这些分析。换做附体之前的胡彪,只怕也琢磨不出这些东西来。

    以至听完胡彪的分析,徐三刀也是一脸难以置信般道:“彪子,这些都是你琢磨出来的?”

    做为一营的老兵,关于胡彪是个二愣子的情况,徐三刀多少听过一些。只是打过几次交道后,徐三刀完全不相信,胡彪这样精明的人,会是一个二愣子。

    如果胡彪是二愣子,那他们这种人,不就成傻子了吗?

    “嘿嘿,瞎琢磨!以前脑子不好用,后来被小鬼子炮弹崩了一下,好像开窍了!总之,经历过这些事,我不太相信上面那些当官的,还是觉得自己干比较好。

    只要能立功能杀小鬼子,相信上面依旧会给我加官进爵。没人约束,自己干更潇洒自由些。往后打起小鬼子来,想打就打,想撤就撤,全凭自己拿主意,多畅快?”

    这种听上去有些特立独行的想法,确实令徐三刀很意外。但他必须承认,待在部队的话,即便当上军官,依旧要听从上峰命令,根本没太多自由可言。

    军队,本身就讲究纪律跟服从意识。那怕有时上峰命令是错的,很多基层军官跟士兵,也只能盲目服从。擅做主张的下场,往往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就在徐三刀思索之时,胡彪又接着道:“老哥,别想太多,这只是我的一点想法,能不能做成还另说呢!但有一点我很清楚,咱们去其它部队,只怕不太好混。

    之前在咱们营,我有连长跟班长他们照顾,倒也活的自在。可眼下连长他们被关在孤军营,咱们如果去了其它部队,就算当官也是个芝麻小官。

    时间一长,谁又记得我们这种小人物呢?指不定那天,上峰一声令下,咱们又要上战场。别人都说我福大命大,可上了战场,谁敢说一定能活下来呢?

    以前咱们是大头兵,死了也就死了,不会有谁在乎。若是当了官,咱们真要临阵脱逃,丢人之余还容易丢命。真要宁死不退,那还有活命的机会吗?”

    或许对很多大头兵而言,能提拔为军官,确实是件很荣幸的事。可对胡彪而言,未来的抗日战场,无数的抗战将士浴血沙场,能活命幸存的又有几人?

    这种想法看上去有些丢人,可胡彪觉得怕死其实并不丢人。胡彪真正在意的,就是死的没有价值。相反,如果他选择单干,或许更容易为抗战贡献一份力量。

    遥想目前身在北方抗战的八路军,采取的游击作战策略,令小鬼子疲于奔命。此刻的南方主战场,国民革命军在敌后作战的部队真心不多,且大多不懂游击战精髓。

    前世看过不少抗日影视剧的胡彪,知晓八路军在敌后组建过多支武工队。这些武工队人员虽少,却为大部队跟抗战做出巨大的贡献,更令小鬼子头疼不已。

    最重要的,胡彪很清楚自身的能力跟实力。前世胡彪虽然也当过军官,却也只是一名中尉特战军官。他的指挥作战水平,充其量能担任一个团长就很不错了。

    真正的大兵团作战,胡彪根本不懂。相比待在后方指挥作战,胡彪更热衷于亲上战场。特种作战以及小分队作战,才是胡彪真正擅长的作战模式。

    俗话说‘做人要有自知之明’,扬长避短这种道理,胡彪又岂能不懂?

    结果很显然,听完胡彪说的这些话,原本打算等伤养好,便跟营长去新部队上任的徐三刀,也变得有些犹豫不决。一将无能,害死三军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扪心自问,徐三刀突然觉得,让他当个排长也未必能当好。当个上士,他比普通大头兵身份更高一些,还能摆点老兵油子的资格。当个排长,那就是最底层的军官。

    真上了战场,上峰有什么任务,一级级压下来,最终执行命令的,往往都是他这种军官。相比普通士兵的伤亡数字,排级军官的阵亡数字,同样很少被统计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