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与军统的交易

作品:《抗战之英雄血

    从孤军营安全离开,胡彪也觉得不虚此行。能得到谢进元的认可,将来如果需要人手,或许随时可以从孤军营里补充。可如何将人救出来,还需要一点手段。

    回到后方医院,胡彪把孤军营的情况,跟杨瑞符还有徐三刀简单说了一下。得知谢进元一行生活的还不错,杨瑞符跟徐三刀也长松一口气。

    对身处战争年代的军人而言,有时能活着就值得庆幸。相比那些阵亡的官兵,谢进元等人被软禁在孤军营,至少生命安全还是有保障,还能受到各界人士赞扬。

    确认胡彪已经决定不走,杨瑞符也很关心的道:“彪子,你真决定了?”

    “嗯,营长,我不想去后方。就算让我当连长,我也未必当的来。眼下小鬼子正在准备进攻我们的首府,我打算找些兄弟,去给小鬼子添乱。”

    “你应该知道,那样做的话会很危险的?”

    “打的过就打,打不过就跑。相比于后方,我觉得躲在小鬼子的后方,反倒更安全。上峰不把咱们营救出来,我也不愿意替他们卖命。打小鬼子,我自己也行!”

    知道杨瑞符很想把自己带到后方,重新组建新的抗战部队。可胡彪非常清楚,这年头在后方组建的新部队,绝大多数士兵都是强拉壮丁。

    很多时候,匆匆组建的新部队,便被上峰下令拉到战场。这种连枪都没摸几天的兵,怎么可能打赢小鬼子呢?真当了连长,胡彪会觉得日子更难过。

    看着手下的士兵战死沙场,他这个连长心里又怎么可能舒服呢?可真去了后方当了连长,那就必须服从上级命令。抗命这种事,后果也是很严重的。

    至于找机会去北方,胡彪觉得时机不成熟。最关键的是,他现在是国*军的中尉军官。就算他想加入,已经在北方加入抗战的八路军,敢不敢收他呢?

    综合考虑之下,胡彪觉得还是自己单干来的强。找一帮值得信任的兄弟跟老兵,以小分队的形式在敌后作战。胡彪相信,这种作战方式才最适合他。

    刚跟杨瑞符聊完,走出病房的徐三刀也很直接的道:“彪子兄弟,我也不想去后方。swisen.com等我伤好了,我也留下来跟你一起干,怎么样?”

    “当然欢迎了!只不过,跟我干的话,危险确实很大。说不准,很多时候都会被小鬼子追的到处乱窜。当然,好处就是,打不打小鬼子,一切咱们自己说了算。”

    “没事!我不想去后方,也是觉得这兵当的没劲。真去了后方,指不定那天又被拉到战场,能不能活下来都不知道。待在这,至少自由一些。”

    “那当然!咱们自己干的话,一切行动我们自己制定跟实施。有便宜就上,没便宜就跑。没事打打小鬼子的秋风,相信我们的小日子,一定会过的很舒服!”

    知道徐三刀是个战场老兵,作战经验也很丰富。最重要的,对方脾气也很对味。有这样一帮志同道合的战友,才有可能干出一些大事来。

    交待徐三刀好好养伤,胡彪又离开了后方医院。趁着后方医院正在准备转移,胡彪也让徐三刀找医院的军需官,购买一批药品备用。

    至于买药的钱,自然是胡彪出。看到胡彪掏出的小黄鱼,徐三刀也很意外的道:“这玩意你都有?那搞来的?”

    “从小鬼子窝里掏出来的!这钱,你放心花,多买点药备着。伤药这玩意,有时能救命的。至于钱的话,等花了咱们再去赚。这租界的有钱人,还是不少呢!”

    看到胡彪掏出的小黄鱼,徐三刀也真正意识到,胡彪并非冲动行事。相反从现身那天起,胡彪就已经有了全盘计划。有这样一个能人领头,徐三刀觉得应该不是什么坏事。

    当天傍晚,胡彪出现在一间茶楼,看着白天见过的一名政府联络员,胡彪也适时道:“李哥,我请的客人来了吗?”

    “来了!甲字包厢!希望你不要骗我才好,那些人不好得罪的!”

    “放心,我敢让你把他们找来,自然有我的理由。我先过去,等下咱们再聊!”

    眼前这名中年人,也是政府撤离沪上之后,安排在租界的政府联络员。虽然级别不是很高,但人脉还是很广。甚至跟租界的洋人,也能搭上话。

    早前从孤军营出来,胡彪也找机会让他帮忙递个话。至于递话的对象,便是潜伏在租界的军统情报站负责人。至于总负责人戴笠,即便胡彪想见也见不到。

    走进甲字包厢,看着两名便衣在门外看守,胡彪也适时上前道:“我是胡彪!”

    “你好!我们队长在里面,你可以进去了!”

    从这些便衣警惕的眼神,胡彪也能感受到,军统情报人员在租界行事,也会显得格外小心。虽然租界巡捕不怎么管,可小鬼子特高课跟军统,也是死对头。

    双方一旦发现彼此,都会想办法铲除对方的情报站跟情报员。这次若非胡彪托人递话,只怕军统在沪上的负责人,也不会轻易答应跟胡彪见一面。

    走进包厢的胡彪,很快看到正在里面喝茶的一名中年男子。从对方敏锐的眼神里,胡彪也能看出对方很谨慎。做为情报人员,这种谨慎也是必须的。

    “你是胡彪?听说你有重要情报,想当面跟我谈?”

    “不错!关于我的情况,相信你应该有所了解。事实上,我想跟你谈一笔交易。当然,这笔交易你们肯定会感兴趣。而我这边,有点事需要劳烦你们帮忙。”

    令胡彪意外的是,对方听了胡彪的话,却冷笑道:“区区一个中尉,也敢跟我谈条件。你知道军统是做什么的吗?说吧!到底有什么事?”

    对方言语中的嚣张,丝毫没有吓到胡彪。甚至待对方说完,胡彪直接拎起茶壶,往自己面前的杯子倒了一杯茶道:“军统很厉害吗?我怎么没觉得?”

    这话令对方表情一僵,突然笑了笑道:“胆子不小!看来我调查的情况,还真的没错。你这家伙,还真是一个二愣子。看在你是抗战英雄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计较。

    只是有一点希望你记住,跟军统的人玩心眼,后果也是很严重的。要不然,就冲你先前说的那些话,只怕你走不出这间茶楼。你知道吗?”

    “是吗?我倒没觉得!茶楼门口那两个黄包车夫,应该也是你们的眼线吧?楼下靠窗那两个喝茶的,应该也是你的手下吧?加上门口这两个,就是你的底气?

    既然你已经调查过我,相信应该知道,我这人脾气也不太好。而且你根本不知道,我手里的东西,相信你们会非常感兴趣。甚至我相信,往后你会对我很客气的。”

    “哦!那我还真想见识见识!”

    一番言语交锋过后,这名军统的代表也终于正视起胡彪来。单说胡彪在他面前如此镇定,那就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谁都知道,军统的人不是什么善类。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也是军统的行事作风呢!

    在对方的注视下,胡彪也没多说废话,从口袋掏出一个本子道:“虽然不知道,你是不是军统在租界的负责人。可我觉得,你的身份应该不低。

    做为专业的情报人员,这个本子是什么,相信你应该能看懂。商业街稻田商行的凶杀案,相信你应该有所了解吧?这本子,就是在那间商行找到的。”

    一听这话,对方果然眼神瞬间变得凌厉起来道:“稻田商行的案子,是你做的?”

    “偶尔为之!谁叫他们惹到我了呢?他们派人监视孤军营,刚好被我逮个正着。顺藤摸瓜之下,我才发现这间商行,是日军特高课的一个情报站。

    找了个时间,我就顺便摸了进去,宰了几个小鬼子,顺便问了些口供出来。这个密码本,也是从地下情报室找到的。至于那部电台,我有用,就不上交了!”

    电台密码本,而且是日军特高课的密码本。这样的密码本,对军统而言自然非常重要。有了这个密码本,军统便能监听特高课的电台通讯,翻译对方传送的情报。

    正是清楚这个密码本的重要性,胡彪才选择跟军统交易。用这个密码本,请军统替他做点事。胡彪觉得,军统应该不会拒绝这种明显有好处的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