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打鬼子能赚钱

作品:《抗战之英雄血

    狡兔三窟的道理很多人都懂,为了安顿营救出来的秦天佑等人,胡彪不光在租界核心区租了房子,在租界边缘的贫民区也买了一幢房子,专用做为安全落脚点。

    这是一幢临河临街的商铺,在租界转悠的这些天,胡彪最终选定了这间房子。开店自然是愰子,更多还是为了安顿人,另外在租界有个落脚点。

    若是带着秦天佑等人进租界,胡彪也担心引起租界方面的注意。反观在这种贫民窟的商业街道,人流量还是比较密集,这种杂货铺也很不起眼,并不引人注意。

    早前在街市上,为了管理自己租赁的别墅,胡彪找了一位据说替人当过管家的落魄先生。眼下管理这间杂货铺的人,也是这位管家的儿子。

    至于管家跟其老婆,则被胡彪安排在租界的别墅区。将对方一家人都打包,在胡彪看来更便利管理。这个世道,在沪上若是找不到工作,真有可能会饿死。

    一家人能找到这样的工作,无疑是这家人的幸运。出身大户人家,这一家人比谁都清楚,好好做事莫问主家事的道理。有胡彪照应,也没人敢找什么麻烦。

    位于杂货铺的临河后院中,一桌接风宴已经准备多时。洗漱之后入座的秦天佑等人,看到胡彪准备的这些,心里自然还是觉得很暖,对胡彪的搭救也心存感恩。

    落座之后,胡彪也举杯道:“这第一杯酒,祝我们逃脱生天,终于重获自由,干一杯!”

    同样举杯的秦天佑也很认同般道:“不错,为自由干杯!”

    待在孤军营吃穿虽不愁,可天天关押在营房内,终归跟坐牢没什么区别。那怕谢进元依旧执行军队的规矩,可看到营门口那些持枪的洋鬼子,谁心里会舒服呢?

    而眼下,秦天佑这些人终于逃脱牢笼,确实值得庆贺一下。那怕他们心里明白,胡彪将他们救出来肯定有原因,可他们都觉得终归不会是什么坏事。

    喝完第一杯,胡彪又继续道:“虽然我很想把团座还有其它兄弟都换出来,可你们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下,几乎没多大可能。m4xs.com而我一个人,终归力量有限。

    徐哥,之前已经给你们介绍过,他早前也是营侦察排的好手。其它兄弟,跟我打交道的时间都不短。往后咱又要一个锅里捞饭吃,有什么做的不对,也请各位兄弟见谅!”

    听着胡彪说出的话,早前在机枪连担任五班班长的陈强也好奇道:“彪子,之前出来的时候,连长也交待过,让我们出来之后都听你的,有什么话你直说。

    咱们能活到今天,已经是福大命大造化大。原以为被洋鬼子关押,这辈子估计没啥指望。现在能活着出来,也是你费心营救,这个恩咱们都要还的!”

    “五班长,恩不恩就免了。其实把你们救出来前,我也想这事究竟做的值不值。待在孤军营虽说失去自由,可吃穿啥的不愁,暂时也没什么危险。

    现在把你们救出来,自然也是想干一番大事。这就意味着,包括我在内,咱们都有可能死在战场上。命只有一条,我不想白白送命,更不想兄弟们送命。

    可眼下这世道,咱们这种人想活下去,只怕也不容易。虽说咱们都在鬼门关走过,可我觉得能活着总比丢命来的强。请你们出来,也是希望有个帮衬。”

    “彪哥,你准备做啥子?除了扛枪卖苦力,我会的好象不多啊!”

    做为被营救七人中的一员,黄二栓无疑兵龄最短,从入伍到上战场,也不过半年左右的时间。在后方训练不足三月,便被送上战场随后又被分配到了机枪连。

    早前在四行仓库,黄二栓一直跟在胡彪身边,也很佩服胡彪打仗的本事。虽然当兵的时间短,可黄二栓非常清楚,在战场上跟在高手身边,活命的机会更大。

    此番得知被营救者中有自己,黄二栓即激动又忐忑,激动的是能重获自由,忐忑的是出来之后,他究竟能做什么呢?无用之人,终究会被淘汰的。

    面对黄二栓的询问,胡彪笑着道:“天生我才必有用,你小子脑瓜子灵,眼力劲也不错,往后多历练一下,也能派上大用场。最重要的,你们都是我的兄弟。

    不瞒诸位兄弟,原本凭前次立的功,上面给我提了个中尉,可以去后方带兵当连长。可我觉得,当那样的官没意思,依旧什么都要听上峰的指示。

    正如二栓说的那样,咱别的本事真不多,唯有当兵打仗还算精通。眼下小鬼子横行,在咱们地盘上烧杀抢夺无恶不作,咱们总不能当怂包避而不战。

    把几位兄弟请出来,也是想组支小队伍,咱们在敌后打小鬼子的黑枪。有便宜打的过时咱们就打,打不过时咱们就跑。真去前线,咱们几个人还不够小鬼子塞牙缝。

    可待在后方的话,咱们能做的事一样不少,打探小鬼子的军事情报,伏击小鬼子的运输部队,抢劫小鬼子的补给。即能打鬼子,还能赚点卖命钱,这事为何不做?”

    就在众人消化胡彪这些话时,胡彪又继续道:“诸位兄弟应该知道,之前我跟你们一样,都是姥不疼舅不爱的大头兵。可为何这次,军统那帮大爷会帮我呢?

    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手里有他们需要的东西。除此之外,在外面这段时间,我赚了不少钱,在租界租了幢房子,跟洋鬼子当起了邻居。

    那怕这间杂货铺,也是我花钱置办下来,暂时充当我们休息的地。别的不敢说,只要诸位兄弟真心跟我打小鬼子,我保证你们往后不用担心没钱花。

    虽然我是孤家寡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可你们老家应该都有亲人在。早前当兵吃粮,领的那点饷,怕是根本救济不了家人。自己干,赚多赚少就看自己努力。

    等赚到足够的钱,你们也能把家人安置到没有战乱的地方,置办上一些家业跟田地,也让家人过上一些安生的日子。到时你们想走,我也绝不阻拦!”

    拿钱说事,多少显得有些下乘。可在胡彪看来,秦天佑等人无一不是家里的顶梁柱或男丁。有些人,当兵前甚至成了亲有了家世,也算‘上有老、下有小’的人。

    若是当兵扛枪打小鬼子,还能赚钱的话,这事为何不做呢?赚到了钱,去小鬼子打不到的地方当个小地主,相信也是很多普通士兵的梦想跟心愿。

    过了一会秦天佑才好奇道:“彪子,这钱你怎么整来的?”

    “打鬼子啊!咱们没钱,小鬼子有钱啊!这些小鬼子,在咱们地盘上强取豪夺,个个都腰缠万贯。找准机会,杀几个小鬼子抄他们的家,这钱不就来了吗?

    这租界有钱的小鬼子不少,等过两天我置办好家伙,我就带你们干一票。用赚来的钱,咱们再置办点好东西,跟踪在小鬼子身后打小鬼子的黑枪。

    虽说咱们都是粗人,可咱们都是九死一生活下来的。早前被小鬼子打死的那些兄弟,他们的仇咱们不能忘。被小鬼子杀的那些百姓,他们的分咱们也不能忘。

    送死的事,咱不会干。具体怎么打,等去了战场,我自有主张。还是那句话,肯留下来一起干的兄弟,咱们往后就生死相依。不想干,我也不强求,还送路费让你回家!”

    相比后世军队士兵的文化素养,如今这个年代的很多大头兵大字不识一个。保家卫国这种大道理,说的再多他们也听不懂。可这个年代的兵,依旧单纯且热血。

    替战死的兄弟报仇,也是这些士兵肯跟小鬼子拼命的原因之一。见到小鬼子欺压良善百姓,这些大道理不懂的士兵,依旧会义愤填膺,依旧会心存热血。

    现在胡彪又给他们灌输打小鬼子能赚钱的道理,他们自然不会拒绝。说到底,大头兵无文化粗鲁,可很多大头兵都讲义气,信奉‘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的忠义。

    结果很显然,面对胡彪的邀请,秦天佑等人也没有拒绝。对他们而言,即便现在让他们回家,只怕他们也不会回去。真选择离开,那会让他们觉得很没义气很丢人。

    而胡彪经过这次接风宴,很自然成为小队的领头人。当然,想当好这个领头人,胡彪在接下来的时间,也要拿出真正让他们敬畏的本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