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章 怒其不争

作品:《抗战之英雄血

    审讯完心态已经完全崩溃的日军中尉,胡彪并未将其一刀斩杀。7k7k001.com看到徐三刀等人一脸兴奋的样子,胡彪知道那三辆车运输的东西,想来还是比较值钱的。

    只是看过车上的东西,胡彪却觉得喜忧参半。一辆汽车携带的炮弹,应该是大口径火炮使用的。这种炮弹对胡彪而言,完全就是负担,用来换钱根本没人要。

    唯一的用处,或许就是在没有火炮的情况下,将这些炮弹制定成可引爆的炸弹。一枚炮弹爆裂开来,所能造成的杀伤力应该不少。

    真正令胡彪感兴趣的,还是一辆汽车上装载的大量肉鑵头跟饼干。这些肉鑵头,对很多日军而言或许不算什么美味。可对这个时代的**而言,却是非常稀罕的东西。

    至于饼干的话,味道虽然不太好,可身处战场多吃几块,也不用担心饿肚子。这年头,对很多身处战场的士兵而言,饿着肚子打仗的滋味,实在苦不堪言啊!

    另外一辆汽车运输的东西,则是日军的步枪弹及其一批倭瓜式手雷。这些物资对胡彪而言,短时间应该不用担心子弹补给跟手雷补给的问题了。

    陪着胡彪检查这些车上的物资时,秦天佑突然有些头疼的道:“队长,这么多东西,我们怎么拿走啊!都是好东西,不能带走真的太可惜了。”

    对穷怕了的秦天佑等人而言,他们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为了大量物资带不走而发愁。单单那一车鑵头跟饼干,若能带到后方去,也能换来大笔的钱啊!

    唯有听到这话的胡彪回头问道:“三刀,你们有谁会开车?”

    结果令胡彪无奈的是,听到这话的众人都摇头道:“这玩意,我们可不会!”

    “这可不行!将来身处敌后,你们都必须学会开车。你们谁想学开车,等下我教你们。其实开车,没你们想的那么难。这谷场面积不小,等下现学现开!”

    “队长,你会开车?”

    在很多人眼中,胡彪跟他们没什么区别。可这段时间,胡彪表现出来的异常,还是令众人困惑跟震惊。若非脾气跟以前差不多,他们还真怀疑是不是胡彪被人冒充了!

    实际上,这种猜测也正确,此刻的胡彪确实被掉包了。可胡彪早前跟他们经历的一切,胡彪都记得一清二楚。类似附体重生这种事,想来他们是不可能想到的。

    “先不急!先把村民安置一下!死了这么多小鬼子,这村子只怕不能住了。我们也不能在这里多待,时间耽误的久了,小鬼子也会起疑心的。”

    “明白!可这些村民,我们怎么安顿?”

    面对徐三刀的询问,胡彪很快道:“把那活着的小鬼子拉过来!”

    随着胡彪一声令下,小鬼子很快被拖到一众村民面前。看着一脸凄惨模样的小鬼子中尉,很多村民都觉得非常解气。先前还义气风发的小鬼子军官,此刻却狼狈的跟狗一样。

    就在众村民内心揣揣之时,胡彪很快道:“把那家伙拉出来!”

    手指先前在小鬼子军官面前低三下四的中年人,被胡彪指到的中年人,立马全身瘫软的道:“饶命!英雄饶命!我是好人,我是好人啊!”

    “好人!替小鬼子当奴才的好人?你是不是好人,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得由他们说了算。乡亲们,你们觉得这家伙该杀吗?”

    站在胡彪身边的徐三刀等人,大多都出身贫苦人家,对这些地主、保长、甲长之类的村霸,也没多大好感。先前这家伙讨好小鬼子军官的场面,他们都看的很清楚。

    对于这家伙的求饶,队员们也全部无视。可胡彪把决定权交给村民,确实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可细想一下,胡彪这种做为无疑很公平,也不会出现滥杀无辜的事。

    似乎知道能不能活,就看村民们替不替自己说好话,这位甲长也开始哀求那些村民。面对这家伙的哀求,很多村民眼中依旧显露仇视的目光。

    可村民都知道,杀掉这个家伙很简单。问题是,等胡彪这些人走了之后,他们又该何去何从呢?死了这么多小鬼子,传出去整个村子怕是都要遭殃啊!

    看着这些村民冷漠又忐忑的表情,胡彪忍不住长叹一声道:“你们当中,还有男人吗?村里孩子被杀了,人也被小鬼子杀了,你们就不敢吭一声吗?

    知道你们为什么受欺负吗?就是因为你们总是怕这个怕那个,凡事觉得忍忍就过去了。先前小鬼子都差点屠村,你们还要忍吗?你们要忍到什么时候?”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在胡彪看来这些饱受欺凌的百姓,大多已经失去了血性。很多时候,不把他们逼上绝路,他们总想着忍一忍,继续苟且偷生的活下去。

    怒其不争的胡彪,才会说出这样一番令很多村民无地自容的话!可在胡彪看来,能让这些村民觉得羞愧,至少说明这些人还有救!

    话音落下没多久,一名满头白发的老人,最终走了出来道:“英雄,朱甲长虽然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可对村里人,他还算公道。若非为了活着,我们也不想忍。

    老朽知道,你们都是打鬼子的英雄好汉,老朽也很佩服。若是能再年青一回,老朽也想上阵杀敌。这世道是真的乱了,我们这些平头百姓,除了苟活又能指望什么呢?”

    听完老者说的话,胡彪沉默了一会道:“老先生,你的话有道理,可晚辈依旧不敢认同。若是人人都想着苟活一生,这世道还有救吗?

    相比早年的战乱,那是自家人关起门打内战,不论谁获得胜利,终究还是咱炎黄子孙当家。可现如今,小鬼子入侵那是冲着灭国灭族而来的。

    今天你们忍了,或许能够活下去。可你们想过没有,你们这样忍辱偷生,又有什么意义呢?就算你们不会自己想,那总要为子孙后代想想吧?

    好好的人不做,偏偏要当小鬼子的奴才。自己当奴才不说,还要自己的儿子、孙子去给小鬼子当奴才吗?说到底,小鬼子敢欺凌我们,就是有些人骨头太软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处事原则跟生存之道,胡彪这种宁死不投降的生存之道,其它人未必会认同。对很多人而言,或许‘好死不如赖活’,才是他们的生存之道。

    替小鬼子当奴才,对这个时代的很多国民而言,其实也没想象中那样难以接受。早年被推翻的大清王朝,本身就给很多天朝族裔灌输了奴性思维。

    “英雄,老朽已是知天命的人,国家大事懂得不多。可老朽想说,英雄今日确实救了我们全村人。可英雄一旦离开,我们又该如何是好呢?”

    “老先生的意思,我们多管闲事了?”

    “英雄言重了!老朽说了,若非众英雄相救,或许老朽等人,也会死在这些倭寇之手。可老朽还是担心,英雄们一走,这些倭寇会找我们报复啊!”

    其它村民听到这话,似乎也很认同。先前小鬼子打死村里人,他们确实很生气也想反抗。可他们更清楚,反抗只会白白送命。能活着,谁会想死呢?

    让这些村民意想不到的是,胡彪看着跪在地上的甲长道:“想死还是想活?”

    “想活!想活!还请英雄饶小的一命!”

    “现在给你一个选择,杀了这个小鬼子,我就饶你一命!你不杀他,我就杀你!”

    此话一出,众村民愣住了,徐三刀等人也愣住了。谁都知道,这甲长只要把小鬼子一杀,就再也没有给小鬼子当走狗的资格。一旦小鬼子知晓此事,他必死无疑。

    瘫坐在地的甲长,满脸惊恐的道:“英雄,饶命啊!小的从未杀过人,小的真的不敢啊!”

    “不敢没事!那我把你杀了就是!”

    一个眼神,徐三刀立马掏枪顶在他额头上道:“看来你真是小鬼子的走狗!狗*汉奸,死有余辜!”

    “英雄饶命!我杀,我杀!”

    或许知道这种情况下没有选择,甲长最终还是求饶答应动手杀那名奄奄一息的小鬼子军官。看着胡彪递到手中的三棱军刺,这名甲长也觉得浑身发抖。

    反观那名小鬼子中尉,满脸是血的面孔上,一双眼睛却死死盯着这名甲长。或许在这名小鬼子中尉看来,死在这样无能的家伙身上,对他也是一种极大的羞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