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 杀神般的存在

作品:《抗战之英雄血

    成功解决被诱骗至哨所营房内的小鬼子,整个战俘看守营内,唯有两名执守的小鬼子。至于其它的小鬼子,这个时候大多都进入熟睡中,丝毫不知危险即将降临。

    将先前杀戮溅到脸上的血擦拭干净,徐三刀等人将留在军营外的黄二栓招来。为了确保后续成功拿下这座俘虏营,单凭冷兵器肯定是不够的。

    在徐三刀等人更换武器装备时,走出哨所营房的胡彪,依旧跟之前一样,走路晃晃悠悠往关押战俘的地方走去。而其手上,还抱两个装饼干的箱子。

    从远处看,谁也不会想到,胡彪是来杀人的。反倒会误以为,胡彪是来还礼的。先前胡彪离开时,手里拎了小鬼子中尉送的清酒,现在回点礼物也是人之常情。

    正在战俘营外值守的两名小鬼子,看到再次晃过来的胡彪,心里也有些哭笑不得。可做为士兵,他们根本不敢指责军官。在日军中,上下等级观念极为苛刻。

    惹毛了军官,这些军官动不动大耳光甩过来,那滋味可不好受啊!

    就在两名士兵,为胡彪这种行为而倍感无奈时,抱着两箱饼干的胡彪却开声道:“士兵,过来!帮我搬一下箱子,这是我给小野君的礼物!”

    听到胡彪召唤,两名小鬼子也不敢不听。不少关在战俘营中,依旧没休息的战俘,看到这一幕也忍不住道:“这些小鬼子,看来德性也不怎么样嘛!”

    转移到小镇的临时战俘营,这些在战场上被俘的**士兵,大多都被圈在一起,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没有。关押他们的营地,只是用铁丝跟木桩围起来的篱笆墙。

    碰到下雨天,这些战俘只能挤在一起挨冻。晚上睡觉,只能挤在一起取暖。至于每天的伙食,那更是少的可怜。稍有反抗,就有可能被小鬼子拖出来打一顿。

    要是生病或受伤的话,就很有可能被小鬼子处决。这种悲惨的战俘生活,令很多士兵后悔不已。觉得有机会重来一次,或许他们会选择宁死不投降。

    虽然战俘营刚建没多久,可稍一靠近都能闻到战俘营传来的恶臭味道。swisen.com吃喝拉撒,都被关在这极小的范围内,战俘们可想而知有多受罪。

    先前胡彪入营跟离开,这些睡不着的战俘,自然也是看到的。早前胡彪拎着食物跟酒离开,他们也是看到的。小声咒骂之余,却很渴望胡彪手上拎的食物跟酒。

    现在看到胡彪又搬了两箱东西,招呼两个小鬼子过去帮忙,这些战俘虽然听不懂胡彪说什么,却知道那两箱东西,想来也是好东西,应该是拿来送人的。

    盯着胡彪跟两名值守小鬼子的战俘,正想着找点乐子看时。却惊骇的发现,跟在抱箱子小鬼子后面的胡彪,突然从身上掏出两柄利刃,猛然刺向措不及防的两名小鬼子。

    甚至极其凶残,将两名毫不提防的小鬼子给抹了脖子。看着倒下的两名小鬼子,这些睡不着看热闹的战俘,满脸难以置信的道:“这个小鬼子军官,怎么杀人了?疯了吗?”

    先前胡彪身上散发的酒气,离篱笆比较近的战俘,多少也能闻到。知道有些人喝醉,容易耍酒疯。可从来没听说,耍酒疯的人,杀人的手段如此凶残又干净利落啊!

    就在这些战俘一脸错愕时,干掉剩余两名小鬼子的胡彪,顺势朝后面招了招手。待在哨所营房内的徐三刀等人,也赶紧端着武器冲了过来。

    看到这一幕,那些亲眼目睹胡彪杀人的战俘,顿时冲到篱笆边直接喊话,结果胡彪立刻低声喝道:“禁声!我们是来救你们的,把其它人叫醒,不要吵更不要乱!”

    听着胡彪说出的话,这些醒着的战俘,瞬间有种想流泪的冲动。任凭他们怎么想,也绝对想不到这个身穿日军中尉军装的小鬼子,竟然会是来救他们的人。

    “兄弟,你们是那部分的?”

    “原国民革命军第八十八师五二四团一营中尉军官胡彪,这军营内,还有几十名正在休息的小鬼子,我们还需要将他们干掉,才能将你们安全救出。

    从现在开始,你们把其它人全部叫醒,记住,一定不能大喊大叫,谁敢把小鬼子吵醒了,老子就把他当叛徒对待。你们当中如果有军官,负责组织一下队伍。”

    就在胡彪说完这话,很快有一名战俘道:“五二四团的?我就是八十八师,五二四团不是被关在沪上吗?你们到底是谁?”

    “你是八十八师的?我们团座谢进元,营长杨瑞符,我们就是保卫四行仓库幸存下来的。如果你不相信,那这青天白日勋章你们不会不认识吧?这是军部颁给老子的!”

    知道几句话,便要让人相信自己的身份,多少有些不可能。可看到胡彪掏出的青天白日勋章,这些战俘都知道,有资格授这种勋章的人,大多都是立有大功的军人。

    看到这些战俘终于不在怀疑自己的身份,胡彪又继续道:“时间紧迫,为了避免惊动军营内的小鬼子,我跟我的部下,必须先解决剩余的小鬼子。

    战斗没结束之前,你们暂时待在这里,这里有两箱小鬼子的饼干,等下我会让人找些凉开水来,每人先吃几块垫垫肚子。其它的事,等我杀完鬼子再说!”

    “胡连长,我们也可以帮忙啊!”

    “不用!你们还是留点力气,稍后还有一场大战等着你们。如果你们真想帮我,那就维持好战俘营的秩序。先把肚子填饱,后面的事再说!

    有句丑话说在前头,等下我手下的兄弟,会把吃的喝的给你们送来。只是你们必须待在里面,不许出来也不许喧哗。谁敢乱来,那就别怪老子心狠!

    二栓,你跟二喜留下,谁也大声喧哗或鼓动闹事,用你手上的家伙,将他们突突了。别嫌老子说话难听,救你们只是觉得你们还有救的价值。

    另外多说一句,老子虽然被军部晋升为军官,又授了老子的勋。可老子一样很窝火,我团座跟全营的兄弟,现在还被洋鬼子关在孤军营。

    所以,此次带兄弟出来作战,只是想继续打小鬼子。我们此番来前线,不是为谁打仗。你们当中如果有人觉得,军衔比我高就可以命令我,那你就真的想多了。

    总之一句话,配合老子的,老子走的时候,会把你们一起带上。谁不配合老子,还敢在这种时候添乱的,老子不介意让你们留在这,跟小鬼子做伴!”

    知道这些战俘,在小鬼子面前或许低三下四不敢吭声不敢反抗。可现在知道被人救了,他们又会端起军官的架子摆谱。对这种人,胡彪也是深恶痛绝。

    救归救,胡彪却不会纵容那些欺软怕硬之人。不听话,胡彪依旧管杀不管埋!

    抛下这么一番话,战俘营中的几名军官,表情多少显得有些不自然。好在胡彪担心的情况没发生,这些军官似乎知道,惊动其它睡着的小鬼子,后果会很严重。

    看着陆续搬进战俘营的饼干还有肉鑵头,这些战俘也很老实蹲在营地里吃东西。即便营地里味道难闻,却依旧没人敢闹腾。即便有人不满,也会被大多数人镇压。

    而此刻的胡彪,则带着徐三刀等人,进入日军休息的房间,利用冷兵器将其逐个抹杀。确认整座战俘营,唯有醉酒的日军中尉还活着,胡彪才重新回到战俘面前。

    不少吃饱喝足的战俘,看着浑身是血走过来的胡彪,都忍不住后退了几步。这种杀气腾腾的样子,确实令他们心生畏惧,面对胡彪自然显得没底气。

    拎着还在滴血的军刀,胡彪表情冷酷的道:“栓子,打开营门,让他们到操场集合!”

    “是,队长!”

    别说这些被关押数日的战俘,那怕黄二栓这些亲近之人,也能感受到此刻胡彪身上的煞气。虽然不知道胡彪今晚杀了多少人,可黄二栓知道肯定不少。

    等到黄二栓将木门打开,一众战俘在徐三刀等人的注视下,陆续来到操场上集合。即便战俘中有些傲气的士兵,此刻也乖乖低头不敢吭声。

    原因很简单,刚刚结束杀戮的徐三刀等人身上,也跟胡彪差不多浑身是血。面对这样一群杀神般的存在,这些战俘又岂敢不听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