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二章 祭旗出征

作品:《抗战之英雄血

    随着被解救的战俘完成整编,选择留下或者说退出的战俘,胡彪每人给了三块大洋当做遣散费,让他们自寻出路。能否逃出生天,就看他们各自运气。

    先前还觉得胡彪穷凶极恶准备的战俘们,此时却觉得胡彪太过仁慈。可胡彪非常清楚,只给食物不给钱,这些留下的战俘,很难活着离开战区。

    面对众人的不解,胡彪也很直接的道:“不给他们钱,穿着这样一身破烂军装,你们觉得他们能走多远?这是敌后,随时有可能碰见小鬼子,一旦被发现他们就完了。

    这点钱足够他们买身衣服,装成老百姓逃到安全的地方。就算吃完发给他们的食物,好歹有钱能买点吃的。人都放走了,何不再送他们一程,以全我们的战友之谊呢?”

    一味的冷酷铁血,虽然能震慑众人,却很难让人心服口服。眼前这些留下的,胡彪也不敢确信,他们都能够不怕死。放人给钱,更多也是买个好名声。

    这年头,名声很重要,尤其对这些大多没文化的普通士兵而言,他们信服别人的道理很简单。首先要看跟的人强不强,其次跟的人值不值得跟。

    通过先前清剿战俘营的小鬼子,胡彪已经向众人展示了他的战斗能力。现在送食物还送钱,礼送那些怕死的战俘离开,说明胡彪做人很地道,并未蛮不讲理之人。

    经过临时整编,愿意跟胡彪一行攻击县城的战俘,总共有一百六十多人。鉴于这种情况,胡彪将其整编成四个排,每个排四十余人。

    打扫完战场,胡彪得到近八十支三八式步枪,两挺重机枪,十挺轻机枪及数量不少的弹药。另外还有十多具掷弹筒,胡彪全部将其发放到战俘手中。

    看着衣衫单薄的战俘,胡彪叫来任命的连长田思立道:“田上尉,这里有一百多件小鬼子的衣服,你挑六十个身手好的兵,还有军官队全部换装。

    多出来的衣服,让战俘们先披着。缴获的枪橹子,等下也一并交给你。至于原因的话,路上我会跟你慢慢细说。重机枪跟轻机枪放到一个排,集中使用!”

    “好!”

    虽然不知道胡彪为何让他们换上小鬼子的衣服,可先前胡彪等人伪装小鬼子拿下战俘营,他们也是亲眼目睹的。www.kmwx.net况且,小鬼子的军装质量,确实要比他们身上的强多了。

    都是大老爷们,也顾不上洗澡什么的,被选出来的战士,很快换上了一水的日军军装。连同那些有染血的军装,胡彪也没放过,将其一并发放下去。

    等到众人换装完毕,胡彪才示意道:“三刀,把那小鬼子中尉拉过来,祭旗出征!”

    听到这话的徐三刀愣了愣,很快便将依旧还处于醉酒状态的小野中尉拉到操场。随着一勺冷水泼到脸上,小野中尉浑身一抖道:“啊!八嘎!是谁?”

    当其睁开眼,看到集结完毕的一众战俘,原本那点醉意瞬间化成冷汗冒了出来。看到身边浑身是血的胡彪,表情有些呆滞的道:“你是冒充的?”

    “小野君,看来你的酒终于醒了!不错,真正的河川中尉,已经跟你们的八岐大神报道去了。站在你面前的我,真实身份是天朝国民革命军中尉军官胡彪!”

    “八嘎!你死定了!等天亮之后,你们都会死的!”

    随着胡彪说出真实身份,看着那些双眼喷火的战俘,小野中尉再傻都知道,他麾下的小队已然全军覆没。即便胡彪留其一命,等待他的结局依旧难逃军法严惩。

    对于小野中尉的咒骂,胡彪并未理会看向一众战俘道:“兄弟们,古代将士出征,都喜欢杀敌祭旗以显决心。今天我们也跟老祖宗学一回,用这小鬼子祭旗。

    从田上尉开始,每人扎这小鬼子一刀,也算开开血见见荤。若是连这个都不敢,那等下上路后,这种人还是留下,省的到了战场碍事。田上尉,请!”

    “好!”

    被当众点名的田思立,虽然觉得有些残忍。可想到关起战俘营,那些小鬼子做过的事,田思立觉得千刀万剐这些小鬼子都不过份。杀小鬼子祭旗,又算的了什么呢?

    从身边的士兵手中,配手枪的田思立借来步枪,走到小野中尉面前怒声道:“小鬼子,你也有今天!二娃,苦伢子,今天我替你们报仇了!”

    端起刺刀无视小野中尉的怒骂,田思立双手用力将刺刀捅向被控制住的小野中尉。看着发出惨叫弓起腰的小鬼子,一众战俘都觉得非常解气。

    刺刀往回一抽,小野中尉再次发出惨叫。可田思立看着旁边的军官,却拍拍对方肩膀道:“别扎要害,别让这小鬼子死的太快,兄弟们还要拿他祭旗呢!”

    “是!”

    就这样,所有战俘排着队,依次上前拿小野中尉练刺刀。从最开始哼哼惨叫,到最后彻底失去呼吸。即便如此,胡彪依旧让人扶着小野中尉,让每人士兵刺其一刀。

    在胡彪看来,**当中很多基层士兵,就是缺乏血性。打顺风仗,他们或许很行,一旦战事不利,很多士兵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如何保命如何逃跑。

    眼前这些被解救的战俘,胡彪不知道有多少人,是抱着保命心态最后被俘的。可现在刺向小鬼子中尉的这一刀,将彻底断绝他们再当俘虏的念头。

    沾了小鬼子中尉的血,即便他们想投降,小鬼子也不会饶恕他们的。这一招,某种意义上,就是胡彪将战俘逼上绝路,让他们上了战场,不得不跟小鬼子玩命。

    等到所有人都捅了一刀,胡彪却呲牙笑道:“兄弟们,捅小鬼子军官的感觉,爽吗?”

    “爽!太爽了!”

    “爽就对了!记住这种感觉,其实小鬼子也是一个脑袋两条腿,挨发子弹多捅几刀,一样死翘翘。现在城里还有一百多号鬼子,几百号弟兄等着我们去杀去救,怕吗?”

    “不怕!怕个球!杀一个赚本,杀两个赚了!”

    “好!要的就是这个士气!这里距离县城,还有三十多里路,咱们这么多人,三辆汽车根本拉不下。从一排开始,每走半个小时换人乘车,争取天亮前赶到县城。

    伤员跟身体不舒服的,等下记得说,这车不会开太快,可你们必须跟上。打下县城,老子请你们喝酒吃肉。缴获的财钱,老子分文不取,全给你们发赏钱,要不要?”

    “要!”

    “好!田上尉,让一排登车,弹药跟重机枪都放车上,所有人轻装前进,出发!”

    伴随胡彪一声令下,田思立开始指挥士兵登车。在这个过程中,胡彪却带着徐三刀等人,将杀死的小鬼子尸体,全部摆在操场中,并在尸体下安放爆炸装置。

    几枚重炮炸弹,堆放在几枚触发式诡雷上。一旦有人搬动这些尸体,相信这个爆炸装置,会将周边几十米范围内的人,全部送上天,那场面一定很壮观!

    反观看着胡彪布置这种陷阱的田思立等人,也觉得胡彪太过阴险。想想炮弹被引爆的场面,估计这些尸体等爆炸结束,应该找不到一具完整的尸体。

    布置完陷阱,胡彪笑了笑道:“搞定收工!走,我们路上边走边聊!”

    随着三辆汽车再次启动,负责开道的司机成了徐三刀。至于最后一辆车,则由一个被解救的战俘开。这个战俘在部队时开过车,驾驶技术还是不错的。

    除了一排的战士坐车,抓紧时间休息外,其余的三个排,则分成两路随车前进。有汽车灯归路,这些战士也不用担心看不见路。行进速度,也称不上太快却也不慢。

    跟在队伍后面行进的胡彪,则跟田思立还有几名代理排长,讲述接下来他想到的攻城计划。听完之后,田思立等人觉得虽凶险,却也有很大成功的机会。

    如果真能把关押在县城的战俘解救出来,那么他们这些被俘的官兵,就能趁小鬼子没反应过来前,将小鬼子后方闹个底朝天,减轻防御部队的压力。

    若能活着回到部队,相信他们不会被治罪,反倒会被上级嘉奖。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此刻胡彪跟一众战俘需要做的,就是解救关押在县城的战俘。

    解救出来的战俘越多,战俘营的力量就越强。到时候,即便小鬼子派兵围剿,战俘们也有跟反抗的实力。去县城救人,何尝不是自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