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章 战前动员

作品:《抗战之英雄血

    被解救的众多战俘,看着伴行的三辆汽车,还有跟在身后始终步行前进的胡彪,内心多少还是显得有些忐忑。swisen.com即便他们做出了选择,却依旧无法打消对死亡的畏惧之心。

    关押的日子里,很多战俘都渴望重获自由。可真正被营救出来,又要立刻奔赴战场,战俘的自信心依旧不高。事实上,这种不自信的心态,在抗战部队中很普遍。

    一百来号战俘组成的队伍,攻打一个日军中队镇守的县城。这样的战斗,在很多战俘看来纯粹送死。换做以往用一个团的兵力,都未必打的下一个日军中队镇守的县城。

    从松沪会战到此刻进行中的南京保卫战,日军主力师团的一个作战大队,往往就能击溃一个精锐师防守的阵地。正是无数次失败,重挫了**抗战部队的军心士气。

    带着几名解救出来的战俘军官,胡彪也看出这些战俘,距离县城越近就越沉默。伴随这种沉默情绪漫延开来,被解救的战俘身上,似乎笼罩着一种别样的情绪。

    鉴于这种情况,胡彪想了想道:“田上尉,计划实施前,我们先休息半小时。一来让兄弟们缓一缓保存体力,二来让我的人,去县城那边摸摸情况。”

    听到胡彪的建议,田思立也很直接的道:“这样的话,会不会耽误我们之前制定的作战计划?要是天亮后进攻,想拿下县城只怕会很难啊!”

    做为被解救出来的军官,田思立内心也存在畏战的情绪。可在被关押的日子里,田思立见过太多被日军折磨甚至处死的战俘,他真心想复仇,或者说宁死不愿再当俘虏。

    跟这些普通的士兵相比,做为军官的田思立眼界无疑更厉害一些。先前来城里的路上,他已经想过胡彪制定的作战计划,只要不出意外,成功机率还是很高。

    最重要的,战俘营那一仗,胡彪等人展现的能力,确实超乎他们的想象。在自身一人不伤不损的情况下,他们解决了一个小队的小鬼子,还将他们成功营救出来。

    除此之外,胡彪发给战俘们的武器装备,也给田思立不少信心。www.luanhen.com早前在战场上被日军俘虏,田思立很清楚会败的很大因素,就是他们装备不如小鬼子。

    虽说这里面战士畏惧日军的因素也有,可面对小鬼子一会天上派飞机轰炸,一会地面使用重炮覆盖,偶尔还动用坦克部队。那时负责阻击的他们,装备又如何呢?

    很多参与保卫南京的守卫部队,虽说也有炮兵部队配合作战。可**装备的炮兵,无论专业还是口径,都远不如小鬼子的炮兵部队,更别说小鬼子还有空军配合作战。

    甚至在小鬼子攻击**阻击阵地时,往往都会派出侦察机,搜索有价值的轰炸目标。这样一来,**的炮兵部队,有很多还没来的及开炮,就被日军战机给催毁。

    仅凭血肉之躯,如何抵挡钢铁洪流一般的小鬼子呢?即便再英勇的士兵,看到身边无数战友还没见到小鬼子就被炸成碎片,这种落差也会消磨士兵的士气。

    而这一次进攻县城,田思立知道守卫县城的小鬼子,短时间内很难获得大部队的支援跟配合。这些小鬼子使用的装备,应该跟他们差不多。

    虽然人数上,雪耻连依旧处于弱势。可田思立相信,只要战俘们鼓起勇气,拿出不怕死的气势来,想拿下县城还是有机会的。何况,他们在城里有后备援军。

    若是战斗打响后,他们能提前解救出被关押在城里的战俘,那么他们就会有源源不断的援兵加入。反观镇守县城的小鬼子,他们的援军短时间内,应该无法赶来增援。

    对田思立而言,他觉得此战的胜负关键,在胡彪一行人身上,更在那些被关押在城里的战俘身上。即便最后攻城失败,那也比死在战俘营里痛快些。

    随着车队行进到距离县城还有不足三里路的地方,胡彪适时下达了休息的命令。先前缴获的饼干还有肉鑵头,又被陆续搬了出来,发放到每名战士手中。

    发放饼干还有肉鑵头时,胡彪也会笑着道:“吃饱一点,稍后我们就要上阵杀敌打小鬼子了。要是不吃饱,等下杀起小鬼子来,手软脚软可不行呢!”

    听着胡彪说出的话,有些胆子大的战俘也直接道:“长官,城里有近两百号小鬼子,我们这点人,真能打赢他们吗?我不是怕死,我只是不想白白送死!”

    面对这些战士说出的顾虑,胡彪走到战俘们聚集的中间,继续笑着道:“兄弟们,我知道你们不怕死,你们都想替死去的战友报仇,都想洗刷被俘的耻辱。

    虽然我们来自不同的部队,可我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那就是中**人。身为军人,有些责任我们必须承担,有些事情也无法避免。打小鬼子,便是我们的责任。

    来南京之前,我跟你们一样,都是大头兵一个,想的就是扛枪吃饭。可松沪会战一战下来,我身边的战友换了一茬接一茬,无数战友都死在小鬼子的枪炮之下。

    看着那些活生生的战友,一个个死在自己面前,这种感受有多不是滋味,相信你们都应该清楚。原本我可以不来,可最终我还是来了,我想替那些死去的战友报仇。

    因为我知道,如果我怕了退缩了,即便我能活着,我依旧会觉得很丢脸,我更怕死后没脸去见那些战友。他们虽然死了,却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那怕没人记得他们。

    如果连我们都把他们给忘记了,他们还能指望谁替他们报仇呢?苟且偷生的活着,我们心里就会好受吗?我宁愿像他们一样英勇战死,也不想跟怂包一样活着!”

    相比讲些保家卫国的大道理,胡彪觉得跟这些普通的战士,讲替死去战友报仇的道理,更容易激发他们的士气。即便这些战士不懂大道理,却知道当怂包很丢人。

    做为男人,被人看成怂包很丢人。要是连自己都觉得自己是怂包,那就更丢人了!

    趁着一众战俘思索之时,胡彪又继续道:“来的路上,我听田上尉跟其它几位军官,讲述过你们被俘的经历,也知道你们被俘其实都有苦衷,并非你们怕死才投降。

    跟你们一样,我也经历过松沪会战,知道小鬼子的武器装备,远比我们厉害。他们有飞机有大炮还有坦克,而我们的装备,比他们差太多,很多仗打的很窝囊。

    可眼下我们要进攻的县城,里面虽然有近两百号小鬼子。可他们短时间没有援军,更没有飞机、大炮跟坦克支援,他们的装备跟我们差不多。

    最重要的,在城里还关押着几百号,跟我们一样被俘的战友。如果我们能把这些战友救出来,你们觉得谁会是胜利的一方呢?小鬼子是很强,可他们真能刀枪不入吗?”

    待在胡彪身边的田思立等人,知道胡彪此刻跟战俘们交流,更多是种战前动员。可他们必须承认,胡彪没讲大道理,讲的都是一些直白易懂的事实。

    看着沉默的战俘们,眼神慢慢变得亮起来,田思立等人也知道,胡彪这番战前动员很有效。至少在计划实施时,不用担心这些战俘因为害怕,而提前曝露攻城计划。

    在战俘们短暂休息进食补充体力时,先前负责开车引路的徐三刀,已经带人抵达小城外,对小城展开了战前侦察。看到城门口的警戒哨,徐三刀并未太过靠近。

    隐藏在暗处仔细观察了一会,徐三刀带着其余两名队员,从旁边潜入小城内。而此刻的小城,依旧笼罩在黑暗中,整座小城都显得很寂静。

    虽然是第一次来这座县城,负责侦察的徐三刀,却很容易发现关押战俘的地方。原因很简单,相比城中百姓居住的地方,唯有小鬼子的军营有灯光提供照明。

    看到小鬼子的军营外,一样有士兵把守,徐三刀跟其余两名队员,绕着县城有灯的地方走了一圈。摸清小鬼子在城里的布防情况,一行三人很快离开。

    眼看天色即将放亮,如果不尽快展开进攻的话,真等小鬼子起床出操,那时再进攻的话,就很有可能增加进攻难度,同时增加进攻部队的伤亡。

    唯有趁这种天色尚未放亮的情况下,打小鬼子一个措手不及,才能确保以最小代价,拿下这座被小鬼子占领的县城,解救关押在城里的战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