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四章 中尉,别生气!

作品:《抗战之英雄血

    黎明即将出现时,笼罩大地的夜色似乎显得更黑更浓。swisen.com负责城门警戒的哨兵,也显得有些昏昏欲睡。辛苦了一夜,他们都在期盼接岗的哨兵早点过来。

    就在这些哨兵打算趁机眯一会,等待白天接岗哨兵到来时。待在机枪阵地中的两名小鬼子,很快看到城门前方出现的灯光,还有越来越清晰的发动车声。

    在漆黑的夜色映衬下,那些灯光显得格外刺眼。加上发动机的轰鸣声,警惕性不低的小鬼子,很快将窝在哨所木屋中的军曹给叫醒。

    “军曹,有情况!”

    正在木屋中休息的军曹心有不满道:“纳呢?发生什么事了?”

    “前面好象有车队出现!你看,有灯光跟汽车发动机的声音!”

    被叫醒的军曹,站在哨所前看了看不远处,也很意外的道:“怎么回事?这么早有汽车出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所有人员,保持警戒!”

    “嗨!”

    等到哨所前的小鬼子,全部清醒盯着灯光射来的方向时。借着车灯发出的余光,这些哨兵很快看到,有一支队伍正在朝哨所这边靠近。

    汽车行驶的速度并不快,似乎有意给行进队伍提供照明。在军曹观察时,不时能听到行进队伍中,有人用日语说道:“八嘎!走快一点!”

    听着前方队伍中传来的这些话,还有熟悉的语言跟军装,军曹也很纳闷的道:“好象是押送战俘的队伍!他们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还派汽车护送?”

    总觉得这支队伍有些诡异的军曹,依旧示意哨所旁边的机枪手做好警戒。同样看到这支在夜色中向哨所行进队伍的哨兵们,内心却稍稍放松了下来。

    事实上,从他们驻守小城那天到现在,根本没碰到所谓的敌人。整个占领区,除了一些**的溃兵外,根本没碰到什么有威胁的反抗力量。

    况且,距离小城不足一百公里,日军的主力作战部队,正在猛攻天朝的首府。早前推进的过程中,所有敢于抵抗的军队,都被他们的主力部队给击溃。

    过了没一会,行进的汽车终于在哨所前十米处停了下来。看着从车上走下来的中尉,担任哨所指挥官的军曹,也很快上前道:“中尉阁下!”

    “嗯!这是刚从前线押送下来的一批支那战俘,我是辎重部队的河川中尉,奉命运送一批重要物资返回沪上。因为顺路,便跟运送战俘的队伍一起过来,这是我的证件!”

    简单说明一下情况,河川中尉也很尊重正在执勤的军曹。看着河川中尉递来的证件,军曹嘴上道着歉,手还是伸出去接过证件翻了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河川中尉又道:“城里有休息的地方吗?我们走了一天一夜,所有人都很饿也很困。交接完这批支那战俘,我们会在这里休息一天!”

    “有的,中尉!只是城里的监狱,关押的俘虏已经超员了。这批战俘,只怕要送到三十里外的小镇去。在那里,我们新建了一个战俘营。”

    “纳呢!你的意思,我还要护送这些支那战俘去三十里外的小镇吗?”

    望着突然变脸的河川中尉,军曹也赶忙道:“中尉阁下,你们可以先行进城休息,押送战俘前往小镇的事,由我们负责即可!”

    听完军曹说出的话,河川中尉这才稍显满意的道:“哟息!前面领路,我正好想见见你们河谷中队长。说起来,我跟河谷大尉,已经有段时间没见面了。”

    “中尉认识我们中队长?”

    “当然!他还好吧?”

    “好!这个时候,他应该还在休息!”

    “他应该在军营吧?别打扰他休息,我还打算给他一个惊喜呢!”

    “中队长不在军营,他住在城卫所!”

    让军曹引领走向城里的河川中尉,看着身边的随行军曹道:“传令部队,看好那些支那战俘,等交接完毕之后,所有人可以在城里休息一天,清楚吗?”

    “嗨!”

    随着河川中尉一摆手,先前跟他一起从车上走下来的随行军曹,很快向后面押送俘虏的队伍走去。而此时的哨所卫兵,大多都放松了警惕。

    等到河川中尉在军曹带领下,渐渐消失在城门口时。押送俘虏的队伍,也已经通过了一部队。先前传达命令的随行军曹,也一直待在押送战俘队伍的最后面。

    因为城门面积有限,看近战俘的日军士兵,大多端着枪从哨兵的阵地前经过。看着负责押送的士兵,衣服大多都有硝烟跟血迹,哨兵们觉得这些押送部队应该刚从战场下来。

    就在所有哨兵觉得,今天军营又有热闹可看时。负责殿后的几名军曹,也很快出现在他们面前。看着这些军曹从口袋掏出香烟,示意道:“抽一根?”

    始终待在机枪阵地中的士兵,也赶忙起身道:“谢谢!”

    令这些士兵意想不到的是,就在他们起身,手指离开先前紧握的机枪时。靠近他们掏烟的军曹,却在他们接烟时,突然从身上掏出一柄锋利的匕首。

    当匕首刺进这些哨兵身体时,这些哨兵依旧一脸错愕的道:“为什么?”

    “嘿嘿!这些小鬼子,还真是蠢的可以啊!真把我们当小鬼子!”

    解决掉负责城外警戒的哨兵,先前传达命令的军曹徐三刀,也很快道:“老陈,这里就交给你们负责,我先过去。城里还有硬仗等着我们呢!”

    “行,这里交给我就行,你们一定多加小心,记得保护好队长!”

    做为火力组副组长,通过这两次奇袭之战,陈强对胡彪已经心服口服。甚至陈强非常清楚,他们这支队伍没有谁都可以,一定不能没有胡彪这个队长。

    有胡彪在,这支队伍就不会散。如果少了胡彪,这支队伍谁也指挥不了。先前制定作战计划时,胡彪特意让他接管城外机枪阵地,无疑也是对他的信任。

    只要控制住城外的机枪阵地,后续如果有人进城,陈强也能将其阻击在城门口。相应的,如果胡彪等人撤退时,陈强等人在城外,也能及时负责接应。

    当徐三刀解决完城外的哨兵,再次出现在胡彪身边时。看着徐三刀打出‘成功’的手语,胡彪也知道夺城计划第一步,也宣告完成。

    先前把负责执守的军曹带在身边,看到完成任务返回的徐三刀,再次冒充河川中尉的胡彪又道:“渡边君,战俘营在那里?先把战俘交接,我们也好放心休息!”

    “战俘营就在军营旁边,我现在带你们过去!”

    看着身后垂头丧气的战俘,还有那些满脸煞气,军装有些破烂血腥的士兵。前番上过战场的军曹,也知道负责押送的这些士兵,应该刚从战场下来没多久。

    从始至终,这名军曹都没怀疑胡彪一行人的身份。因为军曹觉得,没人敢这么大胆,带着这么多人来骗他。入侵以来,日军无往不胜的战绩,让日军上下都有一股傲气。

    三辆进城的汽车,并未开到军营这边来,唯有押送战俘的部队,跟在胡彪还有领路的军曹身边,朝着关押战俘的营地而来。在战俘营前,也有士兵值守。

    看到这么一群人走过来,负责值守的哨兵也稍稍吓一跳。等看清来人,他们也赶紧走了过来。得知前线又送来一批战俘,负责看守的卫兵也有些头疼。

    直接道:“战俘营已经容纳不下这么多人!里面已经很挤了!”

    “八嘎!士兵,你想违抗命令吗?”

    就在士兵小声跟渡边军曹汇报时,待在旁边的胡彪却突然生气,甩了这名士兵一巴掌。挨打的士兵一脸委屈,却又不敢多说什么。

    充当引路人的渡边军曹只能道:“河川中尉,别生气,我跟他们说一下!这些战俘,先把他们关进去。等中队长醒了,我们再请示是否将这些战俘送到小镇那边去!”

    “哟息!渡边军曹,你很优秀!这一路上,我都被这些支那战俘烦死了。若非顾及军令,我真想把他们干掉。真想不明白,这些战俘留着有什么用呢?”

    听着胡彪说出的话,负责看守战俘的士兵中,有人觉得这个河川中尉太过凶残,也有人觉得这个建议非常靠谱。对于战败者,日军士兵是非常瞧不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