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 现在怎么办?

作品:《抗战之英雄血

    相比小镇的战俘营完全是露天牛栏式的,关押在县城的战俘,住的条件稍好一些,至少头顶有遮风挡雨的屋顶。只是面积不大,以至关押不了太多战俘。

    考虑到这次押解来的战俘人数不算太多,负责看守的日军士兵,最终决定让他们先挤一挤。反正等天亮之后,这批战俘经过筛选,应该会被押解到三十里外的小镇去。

    原本正在休息的战俘,看着牢房的大门被打开,有些醒来的战俘也睁眼,打量着陆续被送进来的新战俘,旁边有小鬼子不时警告道:“不许说话!”

    待在外面看着俘虏交接的河川中尉,似乎饶有兴趣般道:“渡边军曹,我能进去看看吗?”

    “河川中尉,因为里面关押的战俘过多,以至气味有点难闻。所以???”

    “没关系!虽然我一直在辎重部队服役,可我也上过战场。连死人都不怕,还怕一点难闻的气味吗?士兵们都能在此坚守,我难道连他们都不如吗?”

    面对表情再次变化的河川中尉,渡边军曹只能苦笑道:“河川中尉,请!”

    走进关押战俘的监视时,河川中尉又对身边的军曹道:“你们在外面等着,我去里面看看,很快就出来。让士兵们列队,不要打扰正在休息的守城勇士!”

    “嗨!”

    负责看守战俘营监狱的小鬼子,听到河川中尉说出的话,也觉得非常满意。只是这些小鬼子并不知道,河川中尉说话时,手上的动作似乎有点多。

    这种说话方式,看上去有点手舞足蹈一般。让人觉得有趣之余,也觉得这个一嘴东京口音的河川中尉,在国内的家世应该很不错,是来部队混资历的。

    类似这种出身好,能够担任军官,却不敢亲临一线战场,安排在辎重部队服役的年青军官,来前线纯属捞点战功。碰到这种有背景的军官,谁都不敢过多得罪。

    被押解来的战俘,陆续交接到看守战俘营的士兵手中。为了确保监狱安全,看守监狱的小鬼子,大多都进去里面了。而监狱外面,只保留几名士兵。www.83kxs.com

    正当这几名小鬼子,好奇这些押解战俘来的士兵,为何都沉默不说话时。他们却没发现,身边已经多了至少一到两个押解战俘的士兵。

    就在监狱大门被押解战俘的士兵挡住时,先前待在河川中尉身边的军曹,突然开腔道:“动手!”

    话音刚落,留在监狱门口的几名小鬼子,立刻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有些可惜的是,没等他们反应过来,站在身边的押解士兵,已然扑了上来。

    两三个押解士兵,负责一个看守监狱的小鬼子。有人捂嘴,有人捅刀子。眨眼间的功夫,留在监狱外的小鬼子,便被押解战俘的士兵给解决。

    唯有冒充军曹的徐三刀,非常冷静的道:“把尸体拖走,我带几个人进去。把剩下的小鬼子解决掉,我们就能安全救出关押在里面的兄弟,都别出声,保持安静!”

    同样冒充日军少尉的田思立,先前领着队伍进城时,手心一直在冒汗。在他看来,这种夺城计划太过冒险。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导致全军覆没。

    好在打头的一直都是胡彪在负责,由胡彪冒充的小鬼子中尉,似乎深得小鬼子的信任。安全拿下城门口的哨所不说,现在又将监狱外的哨兵给干掉了。

    知道监狱里面,胡彪身边只有两个人。而监狱里面的小鬼子,却有七八个之多。为了确保解救战俘过程中,不惊动正在休息的小鬼子,唯有近身格杀剩余的小鬼子。

    “行,外面的事交给我,你赶紧去帮胡队长吧!”

    如果说先前被解救出来,田思立还有点不服胡彪这个新进提拔起来的中尉。那么此时此刻的他,对胡彪已经深感佩服。这种作战方式,真心太过刺激了!

    将先前从战俘营中,挑选出来身手好的战士,徐三刀带了四个走进监狱。而此刻监狱中,那些小鬼子正在喝斥监狱中的战俘,让同样还在睡觉的战俘站起来。

    不站起来,有些监室就容不得多出来的人。看到又有新战俘被关进来,早前待在监室的老战俘,内心也忍不住哀叹道:“唉,看来又打败仗了!”

    有新战俘,意味着又有部队被小鬼子击溃了。这些新战俘,肯定是新战败部队的士兵。就在战俘们发牢骚跟感叹时,胡彪却饶有兴趣的看着。

    不时询问道:“渡边军曹,这里关押了多少支那战俘?”

    “十二个监室,共计关押近六百名战俘。原本还有一百多个,实在关押不了,就送到旁边的小镇去了。这些支那战俘,也是帝国的战利品,是最好的劳动力。”

    “哦!这些战俘,后续都会被送到矿场去吗?”

    “是的!他们打仗虽然不行,做些体力劳动还是可以的。若非如此,我们又何需浪费粮食,把他们关押在这里呢!等前线战事结束,他们都会陆续被送走。”

    看到身边的河川中尉,似乎对战俘一事很感兴趣,渡边军曹也饶有兴趣的介绍一番。若能结交到这位应该有来头的中尉,对身为军曹的渡边而言,也是件好事啊!

    军中有人好当官,军曹虽然也是官,可并非军官而是士官。如果有人帮忙,或许就能从士官晋升为军官。那样的话,在军中各种待遇都会有所提升。

    新押解进来的几十名战俘,被陆续分配到各个监室,自然把所有战俘都吵醒了。即便有战俘抱怨太挤,却依旧不敢惹恼持枪的小鬼子。

    在被关押的这段时间,这些小鬼子的凶残,已经令这些战俘习惯屈服忍让。反观看着这一幕的胡彪,脸上依旧表现的很平静,可内心怒火却在不断升高。

    等到徐三刀带人走进来,胡彪随即打出手势道:“这些支那战俘,真是乌合之众啊!”

    “不错!河川中尉这话,说的太对了!”

    就在渡边军曹说着奉承话时,看到已经布署到位的队员,胡彪举手握拳道:“干!”

    话音落下,刚刚走进监狱的徐三刀等人,纷纷从身上掏出匕首,刺向近在咫尺的看守士兵。突如其来的一幕,令被吵醒的战俘,也看的目瞪口呆。

    正当渡边军曹准备开腔示警时,一柄军刀直接贯穿他的喉管。望着满脸杀气的河川中尉,捂着喉管的渡边军曹一脸难以置信的伸手指着道:“呃,呃,呃!”

    随着守卫监狱的小鬼子全部倒在血泊中,面对那些惊呆的战俘,抹掉溅到脸上的血,徐三刀大步向前道:“队长,外面的小鬼子都解决了,现在怎么办?”

    “把田上尉叫进来!让他负责接下来的战俘整编,我们准备进军营,解决掉驻守在县城的其余小鬼子。争取在小鬼子援兵赶来前,撤到安全的地方。”

    “是!”

    看到这一幕的不少战俘,终于有人开腔道:“兄弟,你们是那部分的?”

    “所有人禁声!谁是军官,站出来,其它人,保持安静!”

    听到胡彪说出的话,关押在监室中的军官,陆续说出自己所在部队番号跟职务走出监室。一直待在外面的田思立,得知胡彪让他负责整编,也赶紧走了进来。

    “田上尉,整编的事交给你负责!鉴于情况紧急,由你暂时担任战俘营的营长。这些军官,暂时担任排长,按照各自部队所属,立刻进行整编。

    鉴于暂时武器短缺,所有人先分两枚手雷。等战斗打响后,缴获的武器,再补充给他们。机枪排跟步枪排,等下我要带走。你在这里整编,我去攻打小鬼子军营。

    只要拿下小鬼子的军营跟军火库,剩下的小鬼子便翻不了天。现在已经天亮,我们必须速战速决。拖延的时间越长,我们就越危险,明白吗?”

    “明白!”

    “好!那这里的事,我就交给你负责。你们都是军官,甚至有人军衔比我跟田上尉更高。可现在是特殊时期,我希望你们配合我们的工作,能做到吗?”

    先前从监室走出的战俘中,甚至还有两名少校级军官。可在胡彪看来,为安全起见,他不会让这两名少校担任战俘营的营长。再怎么说,田思立也更值得信任一些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