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章 以下犯上

作品:《抗战之英雄血

    随着日军占领的城卫所被攻陷,清晨抵达小城的胡彪一行,总算可以稍稍松上一口气。为了避免提前走漏消息,胡彪还是下令全城实施封锁。

    安排在城门口值守的哨兵,依旧穿着一身小鬼子的军装。可城里的百姓想出城,依旧会被阻拦下来。如果有人想进城,哨兵检查确认没问题便会放行。

    只是这些进城的人,再想出城的话,就必须等到胡彪一行离开之后。许进不许出,便是胡彪下达的城防政策。趁着这个时间,胡彪也命人赶紧准备饭食。

    无论是昨晚被解救的战俘,还是今天清晨解救的战俘,体力大多都有些问题。被关押在战俘营的日子里,这些战俘基本没吃饱过,每天吃的只能维持消耗。

    现在翻身做主人,胡彪也不介意打开小鬼子的仓库,让人多做些白面馒头,多烧些有油水的菜。反正他们在城里待不了多久,物资太多最终也无法全部带走。

    看着统计过后送到身上的物资清单,召集军官开会议事的胡彪,略显遗憾的道:“从缴获的武器数量来看,我们暂时还无法做到人手一枪,这还真有点遗憾!”

    听着胡彪说出的话,田思立却笑着道:“胡队长,这已经很不错了。加上前番在小镇缴获的武器弹药,我们现在光步枪就有四百余支。

    除此之外,轻重机枪也有不少,稍加整编的话,应该能组建一个加强营。剩下暂时没武器的,刚好让他们加入后勤部队,负责运输物资跟制作饭食。”

    让田思立有些意外的是,听完他说的这些话,胡彪却摇头道:“田兄,你能保证这些兄弟,都愿意跟我们走吗?小镇的事,你应该没忘吧?

    虽说暂时我们已经脱险,却依旧处于危险当中,小鬼子的主力部队,距离我们并不远。加上附近的城防部队,应该正在赶来的路上,咱们接下来的路依旧不好走啊!”

    相比田思立乐观的态度,胡彪却不敢大意。刚刚解救出几百名战俘,胡彪需要为他们的生命考虑。稍有不慎,便有可能将所有战俘葬送于小鬼子之手。

    即便胡彪知晓,这些战俘如果没被营救,等待他们的下场会生不如死。可此刻的战俘们,至少还是活的好好的。既然把他们救出来,胡彪就要尽可能确保他们活下去。

    这番话落下,受邀过来参加会议的众军官,表情多少显得有些凝重。他们做为军官比士兵更清楚,接下来想安全撤到后方,势必还需要经历几场血战才行。

    出身黔军103师的少校参谋许明志也开口道:“胡队长,此番我等幸蒙你搭救得于出牢笼,我们都欠你一条命。这往后仗怎么打,胡队长尽管明言,我等一定全力配合。”

    “没错!能活到现在,已是侥幸!胡队长,我等能重获新生,都全赖你舍命相救。这往后是打还是撤,我们都绝无二话。能死在战场,或许也是我等的荣幸!”

    此刻开声的军官,出身于东北军所属的112师的胡敏义,虽然只是一名少尉排长。可被关押的这段时间,胡敏义已经深刻领悟到,苟且活着真心不如战死。

    随师部阻击进攻南京日军主力的胡敏义,其所在的团被彻底打残。他所指挥的步兵排,原本仅剩十余人被俘。可关押的这段时间,他再没看到那些部下。

    此番获救之后,他终于看到本排的一个兵,才得知那些部下,无一例外全部被小鬼子杀了。有人在被俘的路上被杀,有人在关押期间生病被杀。

    得知这个噩号,胡敏义觉得很自责。原因是,当初日军攻破阵地,那些部下原本打算绝死不投降。可胡敏义觉得没必要做无谓牺牲,才下令部下缴枪投降。

    可他绝对想不到,原本为了保全部下性命做出的决定,却成了部下的催命符。眼下全排仅剩他跟那名老部下,胡敏义觉得他有责任跟义务,替那些部下报仇雪恨。

    伴随许明志跟胡敏义开口声援,其余军官虽然有点看不起胡彪这名新近提拔的中尉。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也不好说出反对的话。

    众军官的表情,胡彪也很清楚看在眼中,内心冷笑之余胡彪装作没看到,继续道:“谢谢诸位抬举!此番营救,也只是适逢其会,诸位也无需这般客气。

    根据早前我所了解到的情况,距离我们最近的日军城防部队,也要赶来支援,至少需要花费三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如果步行前进的话,他们花费时间会更多。

    从目前的情况看,这座县城我们肯定不能久待。真让小鬼子堵在城里,到时想撤也会很麻烦。唯有到城外,咱们才能获得一线生机,找机会跟前线主力部队汇合。

    为了便于稍后作战指挥,有些丑话我也打算说在前头。愿意跟我一起打小鬼子的,稍后便跟我一起出城。不愿打小鬼子,我也不会强求,同样会礼送诸位离开。

    这一点,如果诸位不信,尽可去问田上尉。说实话,我虽然有军部任命的中尉之职,却并非**所属的军官。我现在所做一切,只是想尽一个军人本份。

    可有些话我必须现在说,那就是既然愿意留下,那就必须服从命令听从指挥。说句难听一点的,即便上峰有命令。在敌后战场,你们也必须全听我的。

    等安全突围跟大部队汇合,你们愿意回老部队就回老部队,愿意去其它部队担任新职,那也随你们心意。至于我的话,只要活着便会跟小鬼子战斗到底!”

    这种有点大逆不道的话说出,立刻有军官道:“胡队长,既然你是军人,那更应该明白,服从命令听从指挥才是军人的本份。上峰有令,你也敢不听吗?”

    “没错!早前营救田上尉等人时,我就跟他们说过,我现在所做的一切,并非上峰命令,一切全凭自愿。包括营救你们出牢笼,也是我个人决定,并非奉谁的命。

    在场的诸位,应该有参加或听过松沪会战的。我原本只是八十八师五二四团的一名上士,在保卫四行仓库战役中,有幸立功才获得军功授勋提拔。

    可你们应该知道,我们团最后撤出战场,却被洋鬼子关押在租界。全团上下,包括团座谢进元在内,目前还被关押在沪上的孤军营,而上峰又在做什么?

    如果什么都能靠谈判解决,我们也不至于沦落至此。你们当中,若是有人觉得,听命于我太过委屈,那你们可以另谋高就。但有一点,武器不能带走。

    总之一句话,我现在带人打鬼子,从来不是听人命令行事。说的简单点,老子现在带领的队伍,吃的穿的甚至发的饷,都是老子一刀一枪从小鬼子手里抢来的。

    此番营救你们,也是看在你们同为抗战军人的份上。可缴获武器如何分配,那都必须由我说了算。想离开,我可以给钱给粮食,却唯独不能给你们武器弹药!”

    “没武器,我们怎么离开!你这样做,实属大逆不道!”

    当胡彪说出这番有些离经叛道的话,很快有军官提出异议,甚至直言胡彪此举大逆不道,结果胡彪也很干净利落的道:“三刀,进来!带他离开,暂时看管起来,不许虐待!”

    腰间挂着冲锋枪的徐三刀,一直待在会议室外担任警卫。听到胡彪的召唤,徐三刀表情冷酷的道:“这位长官,请吧!兄弟是个粗人,最好别逼我动手!”

    “你们想造反吗?老子是少校,你们想以下犯上吗?”

    这名被俘的少校,在被营救出来后,便试图掌控这支部队的指挥权。做为被解救战俘中,军衔最高的军官,少校觉得他才是指挥官的最佳人选。

    原本打算趁开会的机会,他便想鼓动其它军官,罢免胡彪的指挥权。结果许明志跟胡敏义声援,让他这个想法彻底落空,为此他还觉得有些沮丧。

    等到胡彪说出那种无视上峰的话,少校又觉得机会来了。大义凛然般抨击胡彪一番,试图挑拨其它军官的情绪。结果话音刚落,徐三刀直接一个大耳光便扇了过来。

    “少校!老子只知道,半小时之前,你只是任凭小鬼子鱼肉的俘虏。没我们队长营救,你是个屁的少校!你再敢废话,信不信老子立刻把你突突了?”

    跟在胡彪身边时间久了,徐三刀性格也变得剽悍许多。杀的小鬼子多了,徐三刀比任何人都知道,胡彪是个被埋没的天才指挥官。一个被俘虏过的少校,狂个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