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8章 扼杀

作品:《沐雪倾歌

    墨星陨一直躺在营帐之中,就这么看着帐布上影射来的篝火光亮。

    突然,二哈的小耳朵突然不断的抖动了起来,墨星陨看到这一幕,全身立刻绷紧,随时准备应付突发事件。

    不过让人很失望,因为只听到赖三在营帐外打了个哈哈,然后就见他的倒影出现在了营帐之上,随着哗啦哗啦的响声传来,一泡尿水洒在了墨星陨的营帐边缘,那股味道让人闻之欲吐。

    对于这样的侮辱,墨星陨依然没有做声,他依然在忍耐着。

    本以为赖三走后,二哈就会老实下来,但是却恰恰相反,这次二哈竟然开始发出低沉的嘶嚎,很显然是感受到了莫大的威胁。

    墨星陨心中暗惊,二哈有这样的反应,还是他在雪原上歼灭另一个狼群的时候,对于陌生的同族,二哈就像现在一样,充满了敌意,所以这种低沉的嘶嚎,就是它的抵抗。

    墨星陨没有任何犹豫,立刻抱着二哈退出了营帐,甚至退到了营地边上的林子内,就这么爬上了一棵大树,然后如夜鹰一般死死的盯着营地周围。

    突然,只见三个巨大的黑影扑进了营地,转瞬这寂静的夜晚就被撕裂了,猎户们大喊着‘熊熊熊’,然后就开始慌乱的冲出营帐,一切都变得十分热闹。

    对于若干的营帐,黑熊全当了扑击的玩具,每次熊扑过后,营帐之下都会留下一具死尸,而且五脏六腑全是被生生挤压出来的,有些甚至是从嗓子眼里吐出来的,可想而知这三头黑熊的重量。

    墨星陨只是冷冷的看着,然后又撕了块兔子肉递给了二哈,随后自己也吃了一块,即便是身下的营地再惨烈,他也没有停下喂食和吃食的动作,因为这一切根本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田余终于将猎户们组织了起来,然后开始列阵抵抗,不多的长矛只能险险挡住黑熊们的前行,但是混乱却依然如故。www.6zzw.com

    墨星陨看着看着,突然眼神一寒,只见赖三这时已经脱离了队伍,然后向着一处树林内钻了进去,现在待在林子里,明显比待在营地内安全,所以他十分聪明的逃了。

    看到这里,墨星陨收起了背包,并且将二哈装了进去,几下的功夫就从脚底下的大树荡去了旁边一棵,几个纵身就已经出现在了赖三躲藏的大树之上。

    赖三小心的蹲在草丛中,眼中全是惊慌,看着那三头黑熊不断的在破坏营地,然后不断的把人给撕碎,他只感觉上下的牙床在不断的反复撞击。

    突然,赖三有了一种很莫名的感觉,他感觉有一双眼睛正在背后看着他,而且离的非常近,近到几乎贴着自己的后脑勺。

    就在赖三刚想大声呼叫时,一只手掌就按在了他的嘴上,让他的声音只能很闷的发出,只听他恐惧的喊道:“谁谁谁,你是谁?”

    喊了几句后,赖三才发现堵住自己嘴巴的手掌十分小,瞬间他就明白了背后困住自己的是谁,于是再次闷喝道:“墨星陨,你他妈的想干嘛?”

    才刚骂出一句,赖三就感觉腹部一疼,拼命的低下眼睛去瞧,顿时被吓得魂飞天外,只见肚皮已经被硬生生的撕破,用的工具竟然是墨星陨的另一只小手。

    忽然,只见那小手由掌变成了爪状,随后轻轻的横向一拉,立刻将赖三的肚皮扯开了一个更大的口子,内里的肠子就好像从柜子里滚落的被褥,眨眼的功夫就全部流了出来,飙射而出的鲜血却并不是很多。

    墨星陨控制的很好,爪子插进赖三肚皮时,手掌就挡住了血液的喷涌,所以此刻赖三还没有因为失血过多而昏迷。

    赖三这一刻是真的怕了,流着一脸的眼泪鼻涕哀求道:“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救救我,救救我……”

    墨星陨一只手捂住赖三的嘴巴,另一只手已经停下了动作,慢慢的握拳后只伸出了食指,然后送到嘴边,这才低声道:“嘘,嘘,嘘……不要那么大声,否则你的肚子会更疼的,只要坚持一会,一会就好,很快你就会失去知觉,那样就不疼了,我也好弄的更像些,至少让你看起来挣扎过。”

    赖三依然留着鼻涕眼泪,嘴中还在哀求着:“墨小爷,是我赖三愚蠢似猪,您就当我是个屁放了吧,您一定是里正故意安插进来的吧,想要对付他的是村里的二当家,可不是我赖三,您行行好,放我一马。”

    说话的时候,赖三还在不断的踢腾着双脚,弄得周围的白雪地一片狼藉。

    墨星陨很满意赖三的反应,这个好似被熊袭击过的现场算是成形了,接着他捂住赖三嘴巴的手指突然一伸,立刻插进了赖三的双眼之中,眼球就好像两个灯泡,破碎时甚至发出了噗的一声响。

    墨星陨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仇视赖三的想法,不过弄瞎对方的眼睛显得很多余,完全没有必要,转瞬他就明白了过来,因为那双眼睛正逐渐冒出一股仇恨的意味,这种眼神让他感觉似曾相识,所以心里十分不痛快。

    赖三现在发现自己必死无疑,反是振作了几分,也不管周身传来的疼痛了,十分恶毒的说道:“你杀了我,一会他们必然会发现端倪,都是经验老道的猎人,你瞒不过去的,老子会在下面等着你,,哈哈,嘿嘿……”

    唰!

    赖三还没笑完,突然发现自己的胳膊竟然被墨星陨整只拽了下来,特别交代一下,是拽,硬生生的拽,而不是折断或是砍断。

    鲜血喷出去了十步之远,赖三只是嘴中发出咕咕的响声,他依然被墨星陨的胳膊圈住了脖子,完全无法动弹,不一刻的功夫,终于吐出了最后的一口气,就这么被活活生生的疼死了。

    墨星陨松了口气,就像刚才赖三说的一般,这些猎户可不好糊弄,他必须制造一个合理的现场。

    于是他稍微加力,将赖三的头颅直接从脖子上扯了下来,接着往边上随意一扔,最后是腿和躯干,还有散发着怪味的内脏。

    做这些的时候,墨星陨尽量小心,免得血液溅射到身上,等一切布置妥当,他才把双手插入了雪地搓洗起来。

    再看一眼现场,反复确认了几遍后,墨星陨立刻翻身爬上了大树,几个起落就到了营地的另一面,而这个时候猎户们还在与那三头黑熊搏斗着。

    墨星陨很无聊的坐在开始的大树之上,二哈此刻已经从背包里钻了出来,来到了他的腹部,然后圈成了一团,这让墨星陨感觉肚子上就好像升起了一个小火球,十分舒服受用。

    “不是我想杀那赖三,是这人留不得,他后面必然会对我们使坏,一个不好,我们可能就被他害了,危险必须排除在最开始的时候,二哈你可要记下了。”

    墨星陨说完,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有些病态,这大半月下来,他无法跟任何人说话,自言自语又让他觉得很奇怪,所以就总是有事没事的跟小狼二哈像这样聊天,虽然每次话都不多,但是却一直保持着。

    “喏,这是给你的封口费。”墨星陨再说话时,随手地上了一条上赖三身上撕下来的嫩肉。

    二哈只是象征性的甩了甩尾巴,就当做回应了,现在它更关心的是眼前的人肉,对于这种新鲜的食物,它自然非常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