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9章 田家村

作品:《沐雪倾歌

    当猎户们终于适应了那三头熊的攻击后,抵挡起来也更加的有效率,终于没有再出现死人的事情,如今活着的还有二十一人,他们已经抱好了团,不管黑熊从任何方向攻来,都有五六人立刻会架起长枪阻挡。7k7k001.com

    这样的游戏一直进行到了早上,三头黑熊似乎也玩腻味了,于是大嚎几声,便四肢落地向着密林深处奔了去,就此再未出现。

    田余经过这一夜的混战,只感觉老命都丢掉了半条,见黑熊逃走了立刻瘫坐于地,全身都在不断的发颤,显得十分劳累。

    至于其他猎人也没几个舒服的,人人都喘着粗气,坐在冰凉的雪地上一动不动,每人的神情都显得十分困倦,脱力的感觉袭遍了全身。

    到了中午时分,大家总算把死亡的人数统计了起来,三十人的猎人团,一共死了九人,赖三死的位置最奇怪,竟然是在营地边上的树林内,不过他向来欺软怕硬,大家立刻都猜到他当时想要逃跑躲藏,结果运气不太好,被黑熊给追上了,只看现场的痕迹就知道,他的尸体已经被熊撕得碎烂,洒的到处都是。

    田余看着手下报的人数,终于点了点头,因为数目已经对上了,不过刹那的功夫,他立刻又摇了摇头,道:“不对,还少一人!”

    一个猎户莫名的问道:“里正,不少了,出来三十个人,死了九个,剩下二十一个。”

    田余生气的跺脚道:“那个叫墨星陨的孩子呢?”

    这下所有人才反应过来,于是几人便开始放开喉咙喊了起来,只是几声的功夫,就看见营地边缘的林子旁,突然灌木抖动了几下,唬得几位猎户以为黑熊去而复返,结果因为倒退的太猛,摔了好几个大跟头。

    转瞬,就看见墨星陨背着自己的包裹,抱着小狼,安然无恙的走了出来,他的身上挂满了树上的枯藤条,不用解释大家就知道了,这个小孩子昨晚估计是躲在树上过了一夜,有几个还赞了他几句聪明。

    墨星陨返回营地后,很快就发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这些猎户似乎对于生死看得不是很重,死了九人,他们就砍倒了两棵大树,然后生起了雄火,转瞬就将全部尸体化为了灰烬。

    虽然人人脸上都带着一层挥之不去的抑郁,但是也没谁再提起那九个人,就好像他们只是去地府作客罢了。

    墨星陨冷漠的看着,心里连连称奇,这样的民风可算是彪悍到了一定境界,而这样民风下的人群,就是最容易被煽动和利用的悍卒,如果整合的好,很快就可以组织出一支强大的军伍。

    突然,墨星陨眉头微皱,脸色也变的难看至极,嘲讽的嘴角一扬,暗道:“傻逼才想做什么皇帝。”

    去除了赖三这个祸害,墨星陨接下来的路程就非常顺畅了,猎户们都比较朴实,对于他这个‘小孩’也照顾的十分好,再没有人会无故的跑来夺食,一切都变得更加安全了。

    再过一日,田余终于带着猎人的队伍归家了。

    这是一座建立在小山谷内的小村落,从远处看去,就像一个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

    弯弯的村前小道,立于道路旁的几株枯树,冒着炊烟的房舍,扛着工具正在修缮房顶的匠人,嬉戏奔跑的孩子,正在户外灶前张罗着晚饭的妇女,以及坐在屋前嗮太阳的老头子。

    安静祥和的村落。

    墨星陨如此想着,然后就跟着人群,一步一步的跨过了村前大河上的吊桥。

    如此,新生活算是开始了吧。

    村民们很热情,对待返回的男人,他们总是用笑脸相迎,这些就是保障村子可以安全的力量,所以不管是因为什么,损失了几个人,他们却依然可以保持笑容。

    田余对着天空嗷嗷的大吼了一嗓子,所有猎户随后也跟着嗷嗷叫了起来,接着纷纷卸掉了自己身上的装备,而这个时候,那些从各家各户里走出的女人们,就会带着孩子们出来将那些装备搬走。

    当然,总有那么几个女子,或是几个孩子,因为找不到可以搬运的东西,而只能空着手站在原地,他们已经清楚的知道了结果,那就是他们期待的男人回不来了。

    年纪稍微大一些的妇人们,开始将那些空手站着的妇人拉走,至于那些空着手的孩子则没人理会,因为他们还不懂什么叫作生离死别。

    墨星陨脸色没有任何变化,这种心灵上的煎熬,他在上一世就已经毕业了,他这个十二三岁的外表下,包裹着的可是一颗无情的帝王之心,所以更加的阴暗,也更加的寒冷,所以这种场面根本无法影响他分毫。

    田余没有再去理会那些躲进房内嚎哭的寡妇们,而是转向了墨星陨,然后淡淡的说道:“跟老夫来。”

    不多时,墨星陨进入了村子里最大的一栋建筑,最大的原因也仅仅是占地面积比较大而已。

    屋子的天花板很高,正中间的位置,由上方垂下来了一根铁链,铁链的末端拴着一口大铁锅,大铁锅的低下是一个被挖开的四方泥坑,甚至穿过了木质的地板,而坑里则燃烧着一些黑黑的焦炭。

    田余见墨星陨进了门,就指了指大铁锅前的位置,然后自己蹲到火坑边,利用一根空竹管开始向炭火中吹起,不时的将一些干柴也加了上去,瞬间的功夫,这间本来很昏暗的大屋就变的明亮了起来。

    墨星陨坐下之前,瞄了眼铁锅之内,只见里面是凝成块的肥肉,当火焰被田余彻底点燃后,很快锅内就开始沸腾了起来,不多时,一股子肉香就飘散了出来。

    田余安排了墨星陨坐在了铁锅旁边,他自己则坐到了对面,很快就见内堂走出一名女子,岁数中年,但是却依然遮盖不了她的美丽,甚至有一丝成熟的妖艳。

    中年女子揭掉了田余的皮子大氅,然后送上来一块被烤得十分温暖的石头,这才将锅里的肉汤舀了出来,盛在了碗里分别端给了田余和墨星陨。

    田余把妇人送来的暖石抱在怀里,然后指了指墨星陨,道:“快吃吧,天气很冻人,肉汤一出锅很快就会变冷。”

    墨星陨点点头,一口就将肉汤倒进了嘴里,转瞬他就想吐出来,因为这个肉汤真的就是肉汤,没有任何佐料,甚至连最起码的盐都没放。

    强制压抑了一下,毕竟这也是一个月来为数不多的热食,浪费掉就太可惜了,而且这样的肉汤可以提供大量的卡洛里,对于防寒非常管用,于是墨星陨屏住呼吸,就这么快速的将之喝了下去。

    没有全部喝完,还留下了一口,然后端到了早已按耐不住的二哈面前,这头小狼马上将脑袋整个伸进了碗内,就这么十分享受的舔弄起来。

    墨星陨的动作全部被田余看在了眼内,现在他更加确定了,墨星陨就是一个大家族的子弟,否则不会对无味的肉汤流露出恶心的神情。

    要知道,村里的那些野孩子要是能喝口肉汤,绝对不会有那种神情,除非这人大鱼大肉惯了,而且更加不会将肉汤喂给宠物,没有人会这么娇贵的饲养宠物的,除非家里很有钱。

    “你家还有什么人吗?”田余好像无意识的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