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1章 老道

作品:《沐雪倾歌

    田七不仅送了米粮过来,还特别留下几套换洗的衣物,甚至帮着墨星陨打理起了屋子,两人花了一个早晨的时间,总算把屋内收拾的可以住人了。www.6zzw.com

    当中午临近时,墨星陨看着田七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刷牙呢。

    “墨大哥,你真的一个人在雪原上晃荡了一个月?”田七有些八婆,这是他唯一的毛病。

    墨星陨摇了摇头,道:“只有二十几天,没到一月。”

    田七呵呵一笑,道:“是啊,一个月三十天,确实差了几天,不过能一个人在雪原上活这么长时间,你也算是第一人了。”

    墨星陨现在至少弄明白了,这个时代已经有完整的纪年制度。

    接着墨星陨开始利用语言中的一些小问题,然后从田七那里获得更多的信息,很快他就将之全部归纳了一遍。

    这是一个铁器时代,除此之外,国家一样有封王,有封地,所有人都分了三六九等,法制也相对健全。

    比较遗憾的是,田七只能算是村子里的一个小孩,对于外界的信息所知甚少,他见过最大的城市,就是五十里外一个叫代郡的地方,他甚至连城主令是谁都不知道,更别说如今的天子了。

    田七帮着墨星陨收拾完了屋子,他便返回里正那里回报去了,临走还特别交代道:“明日一早,村里会开几天的宴会,除了祭奠那些死去的猎人,更重要的是会举办募亲会,到时候还会邀请别村的人过来,咱们年轻的男子与女子可都要盛装出席才行。”

    墨星陨听到这个消息后,随意的点点头算是明白了,这估计就是一种相亲会,只是不知道会不会像云贵高原那边的习俗般,需要男女面对面的唱山歌。

    田七走后,墨星陨的工作就轻松许多了,门口小院子的栅栏已经歪歪斜斜了很久,所以全部需要重新修整,对于他来说,不过是扶住一根木桩,然后另一只手狠狠砸下去,瞬间就能搞定,甚至连铲土的功夫都省了。

    第二日午时,村里果然变得热闹了起来,周边村落很多人都有跑来,尤其以年轻人最多,当然也有些不正经的中年人,虽然红着脸,却依然不打算放过这种相亲的日子,毕竟谁也不愿意一辈子打光棍。

    这一天,墨星陨都在自己的屋子里忙乎着,除了打扫卫生,修缮院子,他甚至建了一个通向河道的沟渠,如此一个简易的卫生间就建在了小屋外。

    这次村里的庆典竟然需要持续三天,墨星陨至始至终不想参与,外面热闹非凡,他只是静静的待在自己的小屋内,累了就这么躺着,然后看着什么也没有的天花板,身边唯一陪伴的,就是那只叫二哈的小狼。

    已经连续好多晚上了,墨星陨只要真正的睡着,总会梦见上一世的那位皇后,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自己的皇后竟然长得如此倾国倾城,可是那个时候,他的眼里只有一张雕着龙纹的椅子。

    “我到底想要什么?”墨星陨自言自语一句,然后冷笑了起来。

    卷缩在一旁的二哈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很快就爬了起来,然后坐在了它的专属座位上,墨星陨肚子上最柔软的部位。

    看着小狼就这么四肢一伸趴在了肚皮上,喉咙里甚至还发出了咕噜咕噜很享受的声音,墨星陨也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倦意,像这样什么也不做的躺着,原来如此的舒服。

    外面依然热闹,各种男女的欢声笑语,就好像故意传出来般,让墨星陨听得不住皱眉,不过转瞬他就释然了。

    这辈子什么也不想,活着就好了,什么也不争,什么也不抢,活着就好,两世的经历,实在是太累了,即便是此刻想要片刻的安宁也无法得到,何必再去奢想那些更远的东西。

    无止尽的**,最终只会让所有的一切崩塌、毁灭。

    墨星陨已经证明过了一次,他现在不想再证明一次,两手空空又如何,那才是真正的我,没有最开始的拥有,就不会还想拥有更多。

    人什么都没有时,就是最淳朴的,他们淡然,他们高洁,他们大自在,一旦拥有的越来越多,就会发现越来越堕落,越来越苦难,然后发现越来越害怕失去,越来越胆小。

    从一块泥巴就能开心一天,到拥有天下都无法满足,变得小心翼翼,变得患得患失,总感觉站在悬崖边,总感觉危险临近,最后还是坠入了深渊。

    那样的生活真不是人过的,现在墨星陨深深这么觉得。

    “无量天尊……”屋外突然传来的一声道号,顿时让墨星陨眼睛一亮,然后是满脸的意外。

    这个世界看来也有道士,只是不知道有没有和尚?

    除了苦笑以外,墨星陨已经爬起了身来,他并不是什么教派的信徒,但是他却很清楚,在没有心理医生的古代,道教与佛教有很大一部分在充当着这个角色,那些彷徨的人,那些需要寄托的人,他们会相信,甚至很虔诚。

    斜靠在小屋的门口,看着村里热闹的场面,墨星陨手里仅仅是端着一碗清水,他依然不想加入其中,此刻就连看着也觉得非常无聊,甚至充满了厌恶。

    “墨大哥,咱们一起去逛逛。”

    说话的是田七,此刻他果然是一身干净整洁的装束,只是谈不上华丽,估计家里也没什么钱财,只是他脸上浓浓的笑意,倒是让其整个人看着精神很多。

    墨星陨本想摇头拒绝,却已经被田七一把抓住,然后带着跑进了人群,这一下就让墨星陨没辙了,因为人群确实非常多,大家脚尖顶脚跟,摩肩擦踵的在村里的主道上流动着,即便想要脱离也非常困难。

    墨星陨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道路两边的摊位上,那些小金属挂件,还有一些陶土容器,都可以透露出很多关于这个时代的信息。

    不多时,墨星陨终于看见了一名贫道,身边还跟着一个道童,刚才那一声道号,就应该是他们发出的。

    贫道似乎正在给人摸骨算卦,而且这位贫道好像还有些名气,因为找他算卦的人很多,一次他也只收取一文钱。

    看到铜钱货币后,墨星陨嘴角立刻带笑,他之前猜测这个时代的商业物流应该很发达,此刻看见村庄内也在使用货币,证明他的观点是对的。

    “墨大哥也去算一卦吧,我请你。”田七的声音再次传来。

    墨星陨没有赞成也没有反对,看来他即便想要拒绝也不可能,因为田七已经拽着他排进了队伍。

    队伍不算短,估计要好几炷香的时间才可以轮到他两,这时田七就开始了各种叽叽歪歪的啰唣起来,墨星陨也只是象征性的听着,至于对方讲的是什么,就不太关心了。

    “这位少年郎想要算什么?”

    贫道突然问了一句,墨星陨顿时一怔,因为贫道正用手指着他,而他前面还有好些人在排着,大家纷纷向后方投来了异样的眼神。

    田七倒是感觉非常欣喜,于是立刻上前在道童手里放了一枚铜钱,就这么推着墨星陨去了最前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