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7章 曹氏天下

作品:《沐雪倾歌

    墨星陨听到洛阳二字后,心里微微一动,只是地名虽然对上了,但是时代却还不清楚,于是继续说道:“我小时候也跟着家人去过洛阳一次,当真是个繁华的大都市,可惜才待了不到三天,如今想来依然恋恋不舍,只是不知道这两三年过去了,洛阳可有什么新的变化?”

    张初知一点没感觉到墨星陨是在套话,要是继续笑着回道:“洛阳都是几百年的古城了,哪里还能时时刻刻有变化,在当年曹氏从汉室接过了这天下,洛阳作为曹氏的都城,一直到现在就基本没怎么变化过,无非就是不断的往外扩展罢了。7k7k001.com”

    洛阳如今还是曹氏的都城,这就太奇怪了,至少与他所知道的历史是完全不同的,不过穿越两次后,墨星陨也很清楚,自己所处的也许就是所谓的平行世界。

    虽然依然是一肚子的困惑,眼下也只能与这个老郎中慢慢闲聊,然后慢慢的将信息集中整合,最后得到的答案,果然与之前那位士子所说差不多。

    曹操在这个时空里,竟然打赢了赤壁之战,随之而来的是天下的统一,而让人意外的是,曹丕不是继位者,继位的是宛城大难不死的曹昂。

    曹昂虽然也选择了洛阳为大魏的都城,但是却没有像曹丕一般实行九品中正制,他继承了曹操的遗志,继续打击大氏族,并且建立了最早的科举制,从此保障了汉族持续性的壮大,依然是这片土地上最强大的存在。

    五胡乱华没有发生,接着就是三四百年的长治久安,汉文化持续发酵,并且得了长足的发展,如今北方虽然依然有外族作乱,但是这三四百年间,魏朝一直都可以良好的压制,盘踞在大魏周边的匈奴、鲜卑、羯、氐、羌,如今依然俯首称臣。

    现在的天子乃曹氏的第十一代子孙,名曹坚,年近六十多。

    大魏就像所有其他王朝一样,子孙越来越不成器,不过到了曹坚这里却起了变化,他摒弃了先皇的种种恶习,励精图治,一扫大魏的颓势,使得整个国力再次提高到了一个层次,成为了大魏真正的中兴之皇。

    “虽然不可妄论天子,不过咱们这位天子也六十几了,现在都城却因为太子之位的问题闹得不可开交,天子却依然有些犹豫,迟迟不能做出决定。”张初知说到这里,又夹了一块排骨放入嘴中,他今日的食量大涨,几乎就没停过咀嚼。

    墨星陨听到这里立刻失去了兴趣,夺嫡争位,这些破事他现在十分反感,田家村很不错,除了一年有六个月都是大雪天外,该有的一样都不差,所以即便是在这里终老,也是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张初知今天似乎非常开心,所以继续唠叨道:“现在朝廷一定是风云变幻,听闻高宰相已经被贬官了,对了,他老家就是代城,估摸着很快就会返乡,很好的一个老头,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被贬官了,现在朝堂上的事情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

    说到这里,张初知突然一怔,发现墨星陨正遥望着远处的一片白雪山林,眼中流露的神情,绝对不是一个少年人该有的。

    十三四岁的少年人,眼中应该充满了好奇与向往,而不该像墨星陨这般,流露的却是坚毅与决然,甚至有一丝若隐若现的哀伤。

    除此之外,墨星陨给张初知的印象,更像是一个同辈的人,不仅是言谈,他的举止也显得非常威严大器,怎么瞧都像一位丄惯了战场的将军。

    眼前的一切,都让这位老郎中脑内充满了困惑,他常年在四处行医,见过的人形形色色,所以绝对不会看错,只是他也无法解释的通,这到底是为何?

    等到墨星陨将一块吃剩的骨头丢给了桌子边的小狼二哈时,张初知这才反应过来,对方似乎对于朝堂完全不感兴趣,这么想着又是一乐,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人,能对朝堂有什么兴趣,当真是自己孟浪了,可笑。

    于是张初知也不再说什么朝堂上的事情,而是开始说起了一些医理,这可是他的看家本事,所以自然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墨星陨只是淡淡的陪着,也不插话,也不排斥,对方说什么都只是点头听着,因为对于他而言,面前的一对父子已经利用完了,一顿可口的饭菜,换来想要的情报。

    很公平。

    接着就是等着散场,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这种无聊的时间,墨星陨更喜欢看着远处的雪景,层层叠叠的山峦之间,点缀着一些早已枯萎的树木,映衬着茫茫的白雪,仿佛一副水墨图,这总能让他感觉到内心的平静,虽然思绪连他自己也不知道飘去了哪里,但是一切都显得如此安然。

    而在其他独处的时间里,总会想起前两世的一些不快,墨星陨甚至觉得自己有些神经质,那些不过是已经逝去的存在,与其紧抓不放,不如放她们离去,也放自己可以再次重生。

    但是……

    又谈何容易……

    那些不断划过的眼神,还有那个女人的脸庞,却固执的停留了下来,每每想到,墨星陨就会不自觉地眺望远处的雪景,认为这样就可以找到一个让自己平衡的支点。

    这不过是一种没有办法的自我安慰罢了。

    如此而已。

    曾几何时,墨星陨在第一世时,面对庞大的企业,面对需要养活的几万人,总是在不停的奔波,当同龄人都在享受生活的时候,他却在每个城市间转换,与不同的人交际、博弈,真的是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

    企业逐渐变大,开始不断的兼并蚕食同行时,墨星陨也同时觉得野心开始膨胀,他努力的在壮大,通过企业来证明自己。

    不断的工作,不断的努力,一切都显得那么辛苦,但是却又那么的具有吸引力。

    可笑的是……

    当墨星陨终于决定给自己放一次长假时,他却在北方的雪原之中迷失了,当寒冷夺取他最后一丝体温时,他依然没有选择放弃,直到什么也不知道为止。

    接着就是上一世,野心继续驱使着墨星陨前进,去争取,去奋斗,只是这次他要做的不是经营企业,他想要成为天下的共主,一位九五至尊的天子。

    穿越让他意外获得了强大的力量,虽然不能劈山填海,但是百八十斤的大剑却可以轻松的舞动,借着这股怪力,加上比当世之人先进两千多年的头脑,墨星陨一直奋斗了无数个年头,终于登上了天子的宝座。

    结果?

    一夜梦去,在他最害怕失去的时候,却失去了所有。

    而那一天,空中也飘起了白雪,直到结束的夜幕降临时才变得晴朗起来,甚至可以看见完美的月色,纯白的让人如此迷醉。

    原来满足感不过是如此简单罢了,只要抬头看见一轮明月,心中就已经拥有了无数。

    从那以后,墨星陨发现自己才会如此喜欢看着远处的雪景发呆,如果在夜晚能配上一轮明月,那么他就可以一晚不睡,就这么痴痴的呆立在窗前。

    想着那些事,想着那些人。

    是追忆也好,是悔恨也罢,他来到这一世后,早已习惯了独自发呆,也同时学会了接受一切,只是悔恨的心理却时有发生,却不在是什么王权富贵,而仅仅局限在了某些已经故去的人身上。

    就在墨星陨打发无聊时间的时候,一瘸一拐的田七拄着拐杖来了,看到墨星陨在招呼客人本想离开,但是当闻到饭桌上的味道后,他就怎么也挪不动脚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