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9章 意外

作品:《沐雪倾歌

    王卓诱骗田余交代出实情非常的简单,不过是许诺今年免去田家村的劳役和兵役,这立刻让田余将墨星陨的事情交代了出来。www.6zzw.com

    对于田余而言,如果交出墨星陨就可以让村子里的青壮全部留下,那才是最大的利益,如今通过观察,墨星陨也没再做什么更好的东西,唯一还没弄明白的,就是他正在打造的那个铁家伙,不过这些都不打紧,要紧的是可以免去村里的劳役与兵役。

    现在北方正在与草原的蛮子交战,如果去了战场,估计十个能活下来四个就算不错了,而失去这么多劳动力,对于一座村子而言就是最致命的打击。

    除了兵役以外,劳役也是件苦差事,要是碰到修路架桥还好,如果去了封侯的矿坑,那可比战场死伤还重。

    田余并不是个爱民如子的人,相反,他非常的自私,不过他也是个聪明人,知道如果村里没人了,他这个里正也就没价值了,到时候别说富贵,温饱都够呛。

    这个年代的人命并不值钱,但是保障足够多的劳动力,依然是每个统治者最基本的理念,哪怕只是个村庄的统治者。

    除此之外,田余还做了一个简单的计算,自己村庄的青壮得到保存,而别的村庄可没这么好的运气,此长彼消的情况下,就可以考虑吞并周边的一些村落了,如此不用两年的光景,田家村将成为本地最大的势力。

    所以在权衡利弊后,田余觉得出卖墨星陨一个少年人,就能保证村庄的繁荣,才是最划算的买卖。

    而由这些盘算也可以看出来,田余确实区别于其他淳朴的村民,他是个有些见识和谋算的人,至于所谓的负罪感,则根本就不在田余的考虑范畴之内,即便他是一名村官,依然有一颗想要往上爬的心。www.6zzw.com

    无可厚非。

    王卓在袁云坐在了自己对面后,似乎没有一丝隐瞒,将他与里正田余进行的交易全部说出,搞的里正田余满脸尴尬,却又不好发作。

    王卓的想法也很简单,就是明摆的告诉墨星陨,你与田家村的里正已经没什么可以缓和的了,因为你被他给出卖了。

    好一条阳谋,**裸的挑拨离间。

    被出卖了自然不会怎么好受,不过墨星陨无所谓,他在很早前就做了心理准备,所以跟村子里的任何人都不是很熟,即便离开也没什么牵挂。

    只是现在要确定一下,眼前的这个王卓到底要干什么?

    “小公子年纪轻轻,倒是好本事,来了田家村短短一年,就已经将这里彻底变了个样,老夫此次前来可是吃惊不已,尤其是那些村口的水车,简直就是鲁班在世,小公子不会是公输家的传人吧?”王卓问话时,眼睛一直盯着墨星陨,他很有自信,对付这么一个小娃娃,只要对方一个表情就可以被出卖。

    墨星陨面不改色心不跳,对于王卓的逼视也是淡淡的瞧着,什么场面没见过呢?一个城令的主簿,还不够他墨星陨一瓢烩的。

    微微拱手,墨星陨才回道:“小子只是一介商贾的子孙,这些本事也是之前跟家里的长辈所学,算来都不是什么好本事,要不是里正大力支持,恐怕也没法改变的这么快,说来都该是里正的功劳。”

    象征性的回答完,墨星陨便不再说话,而对于被里正田余的出卖,也全当了没有发生过,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态度。

    这个样子的墨星陨反是让里正田余放下了一桩心事,既然墨星陨不在乎,那这脸皮子还没撕破,至少还有回旋的余地。

    王卓现在倒有些欣赏墨星陨了,一个态度就缓解了他的挑拨离间,看来眼前的少年倒是个聪慧的,只是年纪太小,如果就这么将他接去城主府,恐怕会被城主曹旦诘难。

    再三寻思了一遍,王卓最后说道:“不知道小公子可有那水车的建造图样?”

    墨星陨微微拱手,然后回道:“图样自然是有,我取来交于王先生就是。”

    说完,墨星陨站起身来就往外走,他可不想让王卓跟上来,因为磨坊内还有很多新奇的东西,如果让这个老东西看见,估计他一定又会产生别的想法。

    不多时墨星陨就跑了个来回,然后将那画了水车设计的图样交了出去,完全没有任何遗憾的神情。

    王卓看了眼图样,突然笑道:“也不是我们要强征这水车的设计,只是觉得水车安置在田家村,实在过于浪费了,毕竟田家村不事农耕,村民大部分都是以打猎为主,所以这水车被拿回去后,很快就会造出来交于田间的耕民,算来小公子与田家村可是为代城做了大贡献。”

    墨星陨见王卓放弃了打算带他返回代城的想法,也在心中放宽了些,毕竟进入城市后就没现在这么悠闲了,而对方对于水车的妙用,竟然可以不问自通,也显示了对方的才能不浅,所以对待此人必须更加谨慎才可。

    “听闻小公子全家都是经商的,不过这次来北方却遭了灾,导致如今只剩下你一人,既然如此不如索性就在田家村安家好了,至于户籍什么的也方便,老夫主理的正是这些事情,回头老夫就会给你落户。”

    王卓说这些时,眼睛一瞬不离的在看着手里的图样,他现在自然是十分得意,因为有了这水车,立刻就可以将代城周边的一些贫瘠之地变废为宝。

    那些土地往年都因为无法灌溉,所以不得不放弃,现在既然有了这种水车在,灌溉将不再需要劳力,只要修建水道,一切都可以得到了解决。

    这就是大功一件,这次即便是苛刻的曹旦,也不得不重视他这个主簿王卓了。

    王卓交代完了这些事情后,就打发了墨星陨离开,他则打算在田余家留宿一夜,毕竟此刻已经下午时分,如果上路必然要走一段夜路,而荒山野岭的,什么危险都可能发生,所以白天赶路才是正途。

    墨星陨返回自己的磨坊后,就继续安装铁炉子,他现在只想在自己的小屋中哪也不去,最好不要再有人来打扰他。

    可是事情往往不像自己想的一般,到了子夜时分,墨星陨才发现手里的铆钉不够了,必须去村里的铁匠那里再弄些,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去了村内。

    为了不再碰见不想碰见的人,所以墨星陨走的很隐秘,尽量不打扰任何人,只是去铁匠那里必须经过里正田余的家,这让墨星陨顿时有些不痛快起来,毕竟被这个老小子出卖了一回,表面虽然可以装作无所谓,心里多少还是很不舒服的。

    悄无声息的绕到了田余大屋的后面,只要翻过围栏就可以去到对面的铁匠铺,可是偏偏这个时候,墨星陨看见了不该看见的。

    只见田余家刚修建好的温水浴室内,正有一对男女****着,水声与喘息声几乎在窗户外都可以听见,而且这对男女还十分大胆,连浴室的窗户也不关紧,透着外面的寒冷,不断有水雾滚滚而出。

    在稍微分辨了一下后,墨星陨立刻有些吃惊起来,因为**的男人竟然是那叫王卓的主簿,而在他胯下欲死欲活的竟然是里正田余的老婆,那位长得很标志的中年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