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8章 排除隐患

作品:《沐雪倾歌

    大门被踹开的时候,油灯立刻被大风吹的激烈晃动,这让屋内的几人都没法看清杀入的墨星陨,接着屋内的几人突然就感觉眼前一黑,所有灯都灭了,一种很恐怖的感觉油然而生。

    当屋内瞬间漆黑下来时,墨星陨第一个目标就是何冲的大儿子何凋,只是让人比较意外的是,何凋竟然躲开了墨星陨的致命一击。

    见何凋躲开了自己的攻击,墨星陨稍微一怔,这时才发现这位何凋确实有两下子,果然是个练家子,难怪陈丰会看中这人,甚至不惜坑死他爹,好利用其报仇的心理去刺杀王卓。

    有何凋这样的好手在,王卓的处境确实非常不乐观。

    何凋在黑暗之中只感觉一阵风刮来,以他的经验已经清楚明白,油灯灭的瞬间,他就已经被刺客盯上了,所以他立刻趴在了地上,然后一个翻滚来到了大堂的角落。

    到了此刻,何凋反是不怎么惊慌了,因为他明显感觉到,刺客仅仅是一人罢了,现在一击没有得手,对方立刻暴露了出来,接着就是联合几个手下将其剿杀便是。

    就在何凋如此计较的时候,黑暗的大堂上不断传来阵阵惨叫,转瞬这些声响就安静了下来,然后又进入了一片静默之中。

    当一个火折子再次亮起时,何凋瞬间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点燃火折子的竟然是墨星陨,而自己的那些手下,此刻都趴在了地上,只看大片的血迹就可以猜到,这些人已经没法活了。

    何凋实在无法想象,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为何会有如何强大的能力,这一屋子的人不敢说是顶尖高手,但是各个壮年,绝对不是弱鸡,却连一炷香的时间都支撑不了。

    稍微扭头看了眼大堂内的另一扇窗户,何凋刚想爬起窜出,就发现自己的衣领被人狠狠抓住,接着向后一带,他整个身子立刻腾空而起,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板上。

    “你到底是人是鬼……”

    咔嚓!这一次何凋没有幸运的躲开,他在发声的同时,右大腿已经被墨星陨一脚踹中,直接就连着骨头被踹断,使得他再没了逃跑的机会。

    大堂内没有一人逃出,短短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全部被墨星陨放倒,利用手里的火折子扫视一圈,结果却不是那么令人满意。

    因为至少有三个人还活着,墨星陨皱了皱眉,觉得自己虽然保留了强大的怪力,但是毕竟此刻身材变得矮小了,加之兵器也不趁手,所以杀起人来并不是那么得心应手。

    未作多想,墨星陨将短刀再次攥在了手里,先是刺破了就近一人的心脏,转手又将一个奄奄一息的家伙割断了喉咙,当来到哀嚎的何凋身边时,倒是停了一下手。

    “我们无冤无仇,奈何留你下来,早晚会威胁到我,所以抱歉了。”墨星陨说完就提起短刀准备下手。

    “王卓倒是安排的好把戏,请了你这么一个少年高手回来,也确实没人会怀疑,我何凋全家算是倒霉好了,咳咳……”

    何凋说到这,稍微咳嗽了两声,然后又接道:“你到底是什么路数?王卓又给了你什么……”

    还没等何凋问完,墨星陨就结果了对方的性命,跟一个死人解释的过多,就是一种无意义的浪费,这不是演戏,需要人在临死前交代剧情,而且他墨星陨的目的就是去除后患,而不是为了打探情报。

    随手将一个账簿塞进了何凋的胸口,这才吹熄了手里的火折子,墨星陨走到了门口,并且十分有礼貌的替主人将酒肆的大门关了起来,然后就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看了眼远处街边的行人,墨星陨压低了些脑门,然后匆匆的向着那条水道尽头的闸口奔了过去,现在不能耽搁时间,必须早些察勘完水道,然后悄无声息的返回玄月轩才是。

    等到墨星陨重新通过三楼翻回厢房时,那两个田家村的护卫还在床上翻云覆雨,几位妓子的叫声依然震耳欲聋,对上山野里的猎人,她们今天赚的皮肉钱,一定会非常幸苦。

    返回前堂时,田七已经喝高了,此刻声音异常大的在那吆喝,嘴中的‘老虎棒子鸡’则被他喊成了‘老夫棒子急’。

    墨星陨故意揉了揉眼睛,然后打着哈欠又走去了窗台边,推开窗户的一刹那,立刻发现一只玉手探出,然后将推到半截的窗户拉了回来。

    “墨公子刚睡醒,现在可吹不得寒风。”月奴的声音依然很轻柔,只是眼神之中却怪怪的,富家子十五六岁出来招妓的自然大把人在,可是墨星陨看着却最多十三四岁,也不知道他可不可以办到。

    “无妨。”墨星陨随口回了一句,照样将窗户推了开来,然后继续坐在了窗台处。

    墨星陨没有多少心情理会月奴,即便是到了现在,他也没看清对方到底长什么样子,就觉得是个还算清秀的人儿。

    刚才杀了何凋,明日天一亮,代城估计就要热闹了,只要那本陈丰受贿的账簿落在曹旦手里,受益最大的应该就是王卓,这些日子观察下来,墨星陨明显可以感觉到,陈丰代表的是曹旦的旧臣势力,而王卓则是新家臣的领头。

    目前为止,王卓这边的新家臣因为实力不足,所以都表现的非常克制,很少与陈丰的旧家臣起冲突,但是今晚一过,这个城主府内微妙的平衡估计就要打破了。

    王卓算是不错的人才,陈丰受贿的事情被揭开,他必然会立刻开始抓权,然后清算那些以陈丰为首的旧臣,而陈丰也不可能坐以待毙,如此代城恐怕就要天翻地覆了。

    等到这两股势力开始正面刚的时候,相信就没人会来找他墨星陨的麻烦了,因为没人会在乎一个工匠,何况这个工匠不过十三四岁罢了。

    只要修缮好城主府衙,后面就可以继续过自己悠闲的日子,墨星陨如此打算着。

    透过窗户看向了城墙下的那条水道,墨星陨心中总算踏实了下来,水道下的闸口不过是一些不粗的铁条,真到需要利用那条水道逃出城时,相信他只要用些力气,就可以在水下将之掰开。

    想完这些,墨星陨稍微将手伸进了袖口,那里还装着最后一块二两的金锭,这是何修之前送的贿赂,目的就是要他守口如**,对于建材采购一事保持缄默。

    看着两位田家村的护卫从内厢房中走出,墨星陨随手就将最后一块金锭抛出,正好落在了月奴的手中,接着只听他淡淡的说道:“打赏。”

    说完这些,墨星陨已经带头走出了这间上房,而田七却只能被两位刚舒爽完的护卫搀扶着,才可以勉强走下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