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30. 二十七岁

作品:《飞越泡沫时代

    与其原地等待一个随时会出现变化的可能,当然是先行动起来,进行相关的探索。

    何况,滨崎步就算条件再得天独厚,如果没有找准推销她的路线与方式,最终也只会白白浪费了她的这份条件,让一个本有可能成为巨星的人泯然艺能界。

    有这样的一份意识,那么,岩桥慎一就在心中自认,假如有朝一日,真的能将滨崎步纳入自己的唱片公司——那样的话,自己应当对滨崎步的前途,负起某种责任来。

    像滨崎步那样洋气精致,像个洋娃娃的女孩子不好找。这样的新人既然难寻,那么,就要从另一个角度来考虑问题。

    如果找不到能够被追随者视作超级偶像的新人,那么,就要去选择普通人里的美女。这就像是制作产品广告册。要么让顾客看了,觉得那是来自梦想中的产品,值得自己为了这样产品去付出。要么就要让顾客看了之后,觉得这是和自己的生活有关的产品,欣然购入。

    艺能界里,歌手最有机会成为“时尚教主”这样的角色,尽管演员的事业生涯似乎更为稳定,但是,对演员来说,务必保持些许神秘感,在大众面前,也尽量不要有一个跟他本人牢牢联系在一起的标签——这是基本的。

    歌手的职业生涯如果经营得当,会创造出惊人的价值。唱片、以及唱片销售之外的。

    ……

    两個被选中,打算作为solo歌手出道的女孩子,是岩桥慎一想要进行的尝试。这既是在为一个尚且不确定的未来做准备,也是在为接下来必然要到来的时代总结可用的经验。

    因此,借着两个女孩被发掘,岩桥慎一又是挖角了有时尚杂志工作经验的工作人员入职,又是要求团队跟时尚流行界打交道,又是计划让工作人员去培养两个女孩的品味,送她们出道前去米国培训……把想得到的点子都记下来。

    在这种事情上,岩桥慎一连一知半解都没有,好在家里有个时尚达人,回家去跟中森明菜请教,听一听她这个时尚达人的意见。

    真要说的话,论起潮流时尚,歌手之中,有谁能比得过中森明菜。

    一时之间,中森明菜成了岩桥慎一藏在家里的军师。当然,岩桥慎一想知道的不是今年流行什么颜色和款式,而是想知道中森明菜是如何捕捉时尚元素的。

    中森明菜又要忙着拍电视剧,又要去录音室,还得参加今年巡演的碰头会,空档里回了家,却被男朋友缠住,问起了这样的问题,第一反应,先觉得好笑,乐个没完。

    岩桥慎一叫她笑得有点不好意思,“我问了奇怪的问题吗?”

    中森明菜抿着嘴,笑眯眯地摇头,告诉他,“只是觉得这样的情形很有意思。”

    “像故意逗人寻开心?”岩桥慎一也笑了。

    中森明菜声音轻快地飞快回了一句,“我可没有这么想。”

    “那就是在故意戏弄人了。”他装模作样点头。

    可惜,只有十一分的演技,在如今这个专业女演员面前,更是混不过去。中森明菜板起一张小脸,教训他,“现在说这些话,才是在故意戏弄人。”

    都要二十七岁的人了,回了家,卸了妆之后,素颜看着还怪孩子气的。

    用这么一张脸,一本正经教训人,岩桥慎一就不得不克制住想抱一抱她的念头。至少先虚心接受了教训之后,再把她搂进怀里。

    “一百分。”这个中森明菜装模作样,评价他这一番行动。

    岩桥慎一忍俊不禁。

    两个人嬉闹了一顿,这才排排坐。岩桥慎一往两个人的杯子里倒酒,慢慢喝一点儿,慢慢聊他的计划,以及想要从中森明菜那里知道答案的问题。

    在为了如何呈现出好的舞台效果、如何让自己与众不同的时候,在购物时眼睛也不眨一下的时候,以及更早之前,不想穿和别人相同的衣服、做相似的打扮,努力争取个性的时候……

    中森明菜不会想到,有朝一日,这些都能够成为帮得上岩桥慎一的经验。

    岩桥慎一越来越多地,会把唱片公司的事说给她听,也把面试过的新人的资料也拿给中森明菜看,听一听她的想法和意见。一起生活以后,这些事更是不瞒她。岩桥慎一招了什么新人,接下来有什么计划,中森明菜都清楚,并且把自己的想法都说给他听。

    更重要的是,岩桥慎一询问她的看法,并且认认真真听着。

    渡边万由美常把“外行不指点内行”这样的话挂在嘴边,即使参与唱片公司这边的企划,往往也是以普通听众自居,送上作为普通人的听后感想。但是,从小耳濡目染,又在业界经营这么多年的渡边万由美,谁也不会真的以为她是个外行人。

    同样的,到了中森明菜这个程度的桃浦斯达,其实,也早就已经不再仅仅是个台前的明星。她有着许多宝贵的工作经验,也有着属于登上了业界顶点的人所拥有的眼光。

    除了这些之外,中森明菜还有属于她自己的想法与品味。

    关于这些,在岩桥慎一和中森明菜合作,两个人在录音室里因为意见不同而大吵特吵的时候,他就有所意识到。而当他开始邀请中森明菜参与自己的工作之后,更是确定了这一点。

    两个人有问有答,气氛轻松,像在玩问答游戏。

    但是,偶尔拖长了声调思考的中森明菜,以及时不时点头的岩桥慎一,两个人之间所聊着的,是正经的公事无疑。

    “要是明菜你今年十七岁,我务必一定要把你签下来。”

    正经的话题暂停的时刻,岩桥慎一往两人的杯子里添酒,忽然有点放肆的说了句戏言般的话。

    “很可惜,十七岁的明菜是个很普通的女孩子。”中森明菜给他泼冷水。

    岩桥慎一为她的话发笑,“不是又可爱,又有主见吗?”

    “不许把别人当成傻瓜。”中森明菜轻轻碰他的肩膀,“还有,什么‘要是明菜今年十七岁’这样的话,太轻浮了。”

    “明菜我,”她瞄了岩桥慎一一眼,“今年要二十七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