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我日向白是不可能被印上笼中鸟的

作品:《木叶之开局转生眼

    “眼睛的事情,不要乱说,你不能使用白眼的能力。7k7k001.com”

    日向白感觉很奇怪,日向日足好像知道什么啊!要不然也不会这么说的吧?

    就在白疑惑的时候,忽然想起来要是自己是个废物,虽然依旧会被印上笼中鸟,但是没人管自己啊!要是自己是天才,那么一旦印上笼中鸟,岂不是成了宗家手下的奴隶。

    “是,我明白了。”

    日向日足叹了口气,虽然白的眼睛日向日足大概知道一些,日向一族对转生眼有着一点记载。

    如果白被印上笼中鸟,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把白拉到自己这边,那些长老有些迷糊了,日向日足可不想日向家想宇智波一族一样被排斥。

    “你回去吧,你的父母差点就要出来找你了,幸好雏田身边有我的人。”

    雏田表示自己十分不高兴,怪不得父亲没有来找自己,原来一直都有人监视啊!

    但是那群人估计要惨了,雏田对那些监视自己的人很不满意,被欺负的时候一个人都没有,一会和父亲说一下吧。

    “雏田,还愣住干嘛?还不快进去?”

    雏田低着头一脸委屈的走进了日向大宅,外面的树上也出现了三个日向分家的人走了进去。

    白感觉自己差劲极了,别人家的主角都是一两岁都能发现偷窥的三代目了,但是白呢?别说三代目了,连身边的人都没发现,好像还是中忍。

    感觉很没面子的白和鸣人道别后就使用蜉蝣之术离开了,要是直接走回家说不定会碰上父母,一顿男女混合双打估计免不了。www.6zzw.com

    而鸣人看着“掉”进土里的日向白感觉一脸懵逼,蜉蝣之术是什么,鸣人可不知道,要不是日向白表情从容,鸣人还以为他被土给吃了呢。

    白潜伏在土地里面,果然不出白所料,父母果然在门口等着自己,看样子还开着白眼来着,哼哼,不过白眼也不可能发现我的蜉蝣之术的。

    就在白得意的时候,忽然发现父母竟然一个瞬身包围了自己所在的这片土地,难道白眼能发现蜉蝣之术?不可能吧?

    只见俊冷笑一声,那种表情白表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因为这是恶梦的开端。

    “臭小子,给我出来吧!你在门口的时候就已经被我们发现了,出来吧,我不会怪你的。”

    俊和诗织对白的忍术很好奇,要不是在门外就已经发现,估计还真让白回家了呢。

    白从土里探出了头,俊和诗织还没骗过白,所以白对他们还是可以相信的,肯定是说不追究就不追究。

    “这个其实是我一个特殊能力吧,刚修炼查克拉就觉醒了,隐秘很强的。”

    俊和诗织很欣慰,谁不想自己的儿子成为忍者?又有那个父母不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

    俊和诗织笑眯眯的将白从地里拉了出来。

    “回家吧,大餐已经准备好了。”

    诗织在白身上点了几下,封住了白的查克拉,白感觉有些不妙,除了那种大餐之外,还有什么大餐要封查克拉的吗?白表示自己真的不知道。

    (因场面太过血腥,作者不便描述。)

    第二天早上,趴在床上的白着某个不讲信用的老爸老妈是怎么虐待自己的孩子的。

    “等我转生眼完全能够使用,我一定能逃跑的,昨天都是因为查克拉被封印了,不然我要跑没人能拦得住。”

    就在白抱怨的时候,忽然感觉身后寒风阵阵,这种充满杀气的感觉没跑了,绝对是母亲大人。

    果不其然,诗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白的身后,端着一碗汤笑眯眯的看着白。

    “我可爱的白刚刚说什么呀!我好像没听清楚,转生眼什么的又是什么东西呢?”

    嘤,好气哦!最大的秘密要暴露了吗?不行,我日向白就是被打死,死在这里,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说关于转生眼的一点点消息的!

    诗织见白不说话,便把汤放在一边,撸起了袖子。

    啪——诗织笑眯眯的一巴掌拍在白的屁股上,白的脸色瞬间青了,我到底是不是亲生的啊!我的屁股还没好啊!

    “诶呀呀,你看你这孩子,真是不老实,昨晚要不是我拦着,你估计就被你爸打的只剩一口气了。”

    白的脸上写满了我信你个鬼,至于原因要不是俊拦着,估计诗织就要拿刀了,至于俊为什么不在?当然是昨晚被打上瘾的诗织一个八卦·空掌打晕了。

    没错,就是打上瘾了,诗织亲口承认本来想要象征性的教育一下就完了,但是啊,诗织后来又说:这屁股真软,在多来几下。最后成了诗织一个人打日向白和日向俊两个人。

    就这样,白有着仙人体才勉强没被打晕,白很不服气,不就是出去逛了一会吗?至于这样欺负我吗?

    果然家长说的那种你出来,我不打你都是假的,绝对不能相信我不打你这句话,往往相信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算了,我也不问了,昨天宗家的人来通知了,要你去印笼中鸟,唉,希望这样能拖延一下吧。”

    白抖了抖嘴角,对于笼中鸟这个术,白心里虽然没底,但是白真的不觉得笼中鸟对转生眼有用。

    对于笼中鸟奴役分家这件事,白觉得极有可能是宗家将笼中鸟用错地方了。

    笼中鸟被称为保护分家的咒印,但是却只有奴役一个作用,但如果把巨大转生眼的制作方法和笼中鸟结合起来,笼中鸟好像确实是一种保护手段,如果白的猜测是正确的,那么笼中鸟绝对不会对转生眼有效果。

    但是要知道剧场版可不是疾风传啊!到底是不是白也很慌,万一猜错了岂不是要凉?

    “只能一次次的拖延了,虽然我们和日差关系不错,但是啊唉,不说了,反正我们是为你好啊!昨天绝对不是打上瘾了,真的哦!我已经提前和你爸说让你装病。”

    白闭上了眼睛,白真的害怕自己忍不住拿出那把镰刀,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甩锅都不会甩,你怎么不去和三代学习一下甩锅技巧啊!这样好歹我心里也舒服一点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