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真·亲妈

作品:《木叶之开局转生眼

    白看着缓缓向外挪的诗织,感觉怎么好像有一些奇怪,为什么出去的时候不麻溜点?

    就在白疑惑的时候,诗织转身又回来了,白瞬间感觉不妙。swisen.com

    “老娘装可怜装了那么长时间,你竟然不为所动,你不是应该叫回老娘把你的秘密全说出来的吗?”

    感情你全是装的!日向白震惊了,就连被诗织拧着的耳朵也没有感觉了。

    看看,这是什么亲妈吗?这绝对是亲妈啊!

    白忽然想起来自己昨天可是遇见日向日足了的,要是要印笼中鸟日足会不提醒自己吗?这妥妥的是又被母亲大人给骗了啊!

    “母亲大人,骗我好玩吗?”

    诗织看着双目含泪,一脸幽怨的白,白的幽怨可做不到让诗织起鸡皮疙瘩什么的,毕竟是自己的儿子。

    “超好玩啊!”

    白沉默了,这是亲妈的本性暴露了吗?为什么我只是出去一天,世界就变成了这个亚子。

    就在这时,外面的门响了,诗织打开门一看,是几个不认识的分家,来往不多的那种。

    “各位有什么事吗?”

    站在门口的分家互相看了一眼,虽然有些犹豫,但是依旧出来了一个人。

    “是这样的,宗家的长老们通知日向白去祠堂一趟,至于什么你应该知道。”

    日向诗织感觉十分,刚刚还在骗白印笼中鸟,现在正主找上门来了。

    “能不去吗?”

    诗织很不想让白印笼中鸟,谁都知道笼中鸟就不是个好东西,但是谁让白是分家呢?

    对面的几个分家一脸懵逼,你这样直接问出来真的好吗?

    “你说能不能,这种事情咱们都经历过,一闭眼睛就过去了。m4xs.com”

    诗织也很无奈,就是因为经历过,才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去受罪啊!

    “我知道了,他现在不方便行动,等他恢复我会让他去的。”

    分家的几个人感觉很无奈,这种事情就凭几个分家怎么能做主呢?但是昨天晚上的声音确实够大的,至少左邻右舍的都听到了。

    “但是这个宗家不同意啊!我们也是没有办法的,抱歉。”

    在床上的白动了一下,感觉好像应该能走了吧,仙人体果然强大,这么快就恢复到能走的地步了。

    白缓缓移到地上,虽然能走了,但是屁股还是不能碰床,明天估计就能全好了吧,多运动运动才能好的更快。

    在诗织核平的劝说下,鼻青脸肿的分家的人勉强答应了过几天再说,但就在这时,某个觉得自己已经能走路的主角走了出来

    “母亲大人,是谁来了。”

    鼻青脸肿的分家面无表情的看着脸色僵硬的诗织,诗织缓缓转过身体,一脚踹了出来。

    “额——噗。”

    轰——准备带走白的分家看着被踹进墙里的日向白不禁冷汗直流,要不让宗家来解决?这种事情臣妾做不到啊!

    而日向白一脸懵逼,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打我?我难道又犯错了?犯错三连jg。

    “你看,现在又不能动了。”

    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尴尬,来带白的分家目瞪口呆的看看诗织,又看看还在墙里挣扎的白,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诗织看着依旧不离开的分家,一时之间也有些着急,要不是不能打死,这些家伙怎么可能还能活着站在这里。

    “你也是知道违抗宗家的后果的,如果是宗家的人过来可不是客客气气的说话了,这件事你自己想想吧。”

    诗织有些犹豫,如果只是将痛苦降临在自己身上那倒没什么,但是我的儿子坚决不能受到伤害。

    日向诗织忘了昨天发生的事情,也忘了刚刚是谁踹飞了白。

    白卡在墙里大概知道了诗织为什么这么做,但是这一脚有点狠啊!

    “怎么了,白你怎么进墙里了?”

    本来在床上休息的俊被这声巨响吵醒,看着被卡在墙里的白和拦着外面的人的诗织一脸懵逼。

    难道是有人要欺负白?然后诗织奋力反抗?对,一定是这样的。

    “诗织!我来帮你!八卦·三十二掌!”

    诗织看着被打飞的分家感觉更懵逼了,下手这么重要是惊动宗家就麻烦了。

    当然,诗织打的时候没有使用查克拉,没有使用查克拉就对忍者没有多少伤害,最多力气大一点有些皮外伤。

    但是俊直接使用了柔拳,这下性质可就不同了,要是不能摆平估计宗家就要插手了。

    “俊,你故意的吧?还是你认为老娘打不过这群弱鸡!”

    俊被诗织揪着耳朵,脸上写满了大写的懵逼!

    这件事确实不怪俊,毕竟自己的儿子被打的卡在了墙里,不管是谁都会着急的,而俊只是少问了真正的凶手而已。

    “卧槽,终于出来了,疼死我了。”

    白看着马上就要掐起来的父母不,应该是马上就要被母亲吊打的父亲,要是打起来说不定还会牵扯到白身上,毕竟打嗨的诗织是六亲不认的。

    “父亲大人,母亲大人,其实这个笼中鸟是肯定要印的,就算拖再晚也是迟早的事情,不如我现在就去吧。”

    诗织惊讶的看着白,没想到白竟然有如此觉悟,很好,这辈子都别给我下床了,这种错误的思想是不可取的。

    白看着将手指揉的咔咔响的诗织,感觉就好像末日马上就要降临了一般。

    “等等等等,听我解释啊!母亲大人!”

    求生欲极强的白,赶紧出声阻止诗织,要是不阻止估计这辈子都要和床一起度过了,要是这样我的大后宫梦该怎么实现啊!

    “这个,这个,笼中鸟吧,这个东西反正是迟早的事情,就算我是普通人也是要印的。”

    俊大概知道了事情的原因,也赶紧上前拦着诗织,虽然俊也讨厌笼中鸟,但是这笼中鸟如果不印估计能直接凉凉了。

    “诗织你冷静一点,这个笼中鸟是必须要印的,这件事就算是日差也没办法。”

    诗织的气势渐渐弱了下来,诗织何尝不知道笼中鸟是必须印的,但是这笼中鸟一旦印上,那不就失去了自由了吗?

    “但是,但是这笼中鸟呜呜呜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