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 老子不要了

作品:《木叶之开局转生眼

    在学校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自从上次和团藏交过手之后,三代目再也没有找过白,团藏也如同销声匿迹一般,被三代目派出去执行任务了。

    毕业考试已经近在眼前,鸣人坐在座位上愁眉不展,如果毕业考试考其他的话,就算是加上其他科目,鸣人觉得以自己现在的能力,最少也能及格,但是偏偏只考分身术,就连手里剑都不考。

    雏田看着愁眉不展的鸣人,犹豫了一会之后好似下定了决心,听说白和三代目关系很好,还帮木叶处理过一块陨石什么的,如果让白去三代目那里说说,说不定可以改一下考核内容吧?

    鸣人在被别人嘲笑的时候没有愁过,没有朋友的时候没有愁过,因为鸣人坚信那都是暂时的,但是分身术这个忍术就好像和鸣人有仇似得,不管鸣人多么的努力,但就是学不会。

    放学的铃声悄然响起,雏田很罕见的拉着白跑了出去,本来准备和雏田一起走的鸣人感觉自己的心好像碎了,和雏田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加上白还经常撮合鸣人和雏田,就算鸣人是情感白痴也知道雏田喜欢自己。

    但是现在,竟然拉着白跑了!鸣人感到很绝望,难道我最好的朋友不!这不是真的!!!

    雏田将白带到一个没人的地方,白有点疑惑,雏田这小妮子怎么不和鸣人一起走了?

    “那个白那个我想”

    白无语的看着结结巴巴的雏田,这话谁听得懂?

    “你想干嘛?”

    雏田的双手在胸前点啊点啊!白挑了挑眉毛,为什么胸大的都喜欢在胸前点手指?难道是在炫耀?

    本来有些紧张的雏田想了想鸣人,如果自己今天不能拜托白,那么鸣人很有可能过不了考试!

    “那个我想拜托你帮助鸣人君过了考试。www.6zzw.com

    白还以为雏田有什么事呢,原来就是这么一个小事啊!

    “这个啊!用不着我帮忙的啊。”

    雏田很不高兴,以鸣人的分身术绝对过不了,白有能力竟然不帮?看来是时候让白体验一下宗家大小姐的威严了!

    很明显,雏田理解错了白的意思,以为白是不想帮忙,至于为什么会理解错?恋爱中的男女智商无限接近于零。

    “既然这样,那就只能这样了,对于朋友,这点事情必须要做的。”

    雏田缓缓走到白身边,白一阵疑惑,雏田一般很少和其他男生这么近的啊!就算是白也没有这么近过,难道

    “如果你不同意的话,那就只能打到你同意了。”

    白:!!!这是雏田?

    只见雏田单手握成拳,蓄力之后大喝一声:“柔拳!”

    白漫不经心的伸手抵挡,连白眼都懒得开,这种攻击

    “啊——卧槽,你绝对不是雏田”

    白确实挡住了雏田的柔拳,但架起来的胳膊同时也挡住了白的视线,雏田离的太近了。

    和白一起上下学,一起修炼的雏田使用了白的绝招,传说中打趴日足的破肾击,另一只手空闲的雏田对着白的腰狠狠的来了一下。

    “为了鸣人君,我什么都能做,你今天必须同意!”

    趴在地上的白泪流满面,这简直就是传说中的自作孽啊!

    “我什么时候说鸣人通不过考试了,你根本不用担心他,他有特权的啊!”

    本来强势的雏田凶狠的眼神变成了豆豆眼,打错了人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啊!十分抱歉!”

    白站了起来,看着鞠躬道歉的雏田,白感觉内心毫无波澜,雏田什么时候诞生的里人格啊!简直和博本伟时期的一样恐怖。

    “算了,我先走了,明天还有事呢。”

    鸣人打水木这个有着纪念意义的时刻怎么能不去看看呢?白虽然不准备插手,但是看看那上千影分身还是可以的。

    白叹了口气,这大小姐打又打不得,这个亏只能打碎牙往肚里咽。

    雏田跟在白身后,一路上都红着脸,两根手指在胸前委屈的点啊点。

    学校门口,虽然已经有点晚了,但是鸣人依旧在焦急的等待着,白和雏田不知道去干什么了,要是不问清楚鸣人感觉自己可能睡不了觉。

    毕竟自己喜欢的女人跟青梅竹马跑了,不管是谁,应该都会乱想的吧?还是拉着手跑的。

    “白!你你们去干什么了?”

    鸣人看着白身后害羞的雏田,难道最糟糕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啊啦啦,你有雏田可真是幸运呢。”

    咔嚓——鸣人感觉一道闪电在自己背后想起,这种回答难道

    “我我嘤嘤嘤~呜呜呜~”

    白看着痛哭的鸣人一脸疑惑,难道鸣人已经知道雏田找自己是干嘛的?这鸣人什么时候这么聪明了?白觉得肯定是自己经常给鸣人看爱情小说,所以鸣人的情商觉醒了。

    但白不知道的是,鸣人觉醒的不是情商,而是脑洞。

    “咦?鸣人你哭什么啊!难道你是感动的?话说你是怎么知道雏田找我帮你过考试的?”

    本来就要委屈的大哭的鸣人忽然止住了哭声,和白一起大眼瞪小眼对视着,随着一声专属于鸣人的阳光笑容之后,鸣人哭丧的脸瞬间变得阳光了。

    白被鸣人的迅速变脸搞得一脸懵逼,这鸣人刚刚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怎么现在忽然笑了?

    白看着绕过自己拉着雏田向夕阳下奔跑的鸣人,这狗粮撒的,哼唧,分班绝对不能和雏田分在一起。

    “唉,都过好几年了,三代目这家伙不会没找到吧?木叶暗部有这么废吗?”

    白想过去找三代目,但是这样就没有了主动权了,那个湖泊两年都没找到,白肯定不相信,说不定是去找的人全军覆没了吧。

    而三代目也非常的愁,湖泊是找到了,但是下去的没一个上来的,要不是三代目要管理木叶,他都想亲自去一趟了。

    抽了一口烟的三代目疲惫的靠在椅子上,对转生眼的期待已经化为了泡影,三代目也明白了为什么白会把这种事情说出来。

    “这都是阴谋啊!什么狗屁转生眼,老子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