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 死不瞑目的鬼兄弟

作品:《木叶之开局转生眼

    本来准备冲向达兹纳的鸣人停下了脚步,打也不是,不打又不爽,只能一脸憋屈的用幽怨的小眼神看着白。www.6zzw.com

    “白,我不是狗,我是”

    白打断了鸣人的话,白当然知道鸣人不是狗。

    “狐狸也能咬人的。”

    鸣人感觉自己无法反驳,狐狸确实能咬人,但是我漩涡鸣人不是狐狸!嘤嘤嘤!

    达兹纳一脸的懵逼,白和鸣人说的话达兹纳一句也没听懂,人怎么就变成狐狸了呢?难道是忍者强大的变身术?

    “算了,别吵了,明天村口集合,不准迟到。”

    卡卡西保护住了自己在委托人面前的最后一丝尊严,白出奇的没有反驳。

    达兹纳松了一口气,这下就不用担心狐狸到底是什么意思了,要是不知道多丢脸啊!

    可惜达兹纳不知道的是,如果他知道是什么意思,丢的就不是脸,而是命了。

    第二天一早,白早早的洗漱完毕,使用蜉蝣之术赶到了村口,卡卡西和达兹纳已经在村口等了一段时间了,鸣人和佐助还没有到。

    “今天来的挺早啊,我还以为你会是最后一个呢。”

    拿着小黄书的卡卡西问题都问的漫不经心,不管什么事情,都没有看书重要,要知道书中自有美女在,书中自有咳咳违禁词就不说了。

    “执行任务和敷衍你肯定不一样。”

    卡卡西原本咸鱼的面孔瞬间黑了下来,这句话也太不给面子了,你让我卡卡西的脸往哪放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距离卡卡西宣布的集合时间就差一分钟的时候,鸣人和佐助并排着走了过来。swisen.com

    鸣人和佐助看着好像已经等了很长时间的白和卡卡西,一时之间有些尴尬,没想到两个迟到大王竟然先到了,这可有点丢脸。

    “集合的时候不要迟到,你们来的有点晚了。”

    鸣人和佐助尴尬的点了点头,迅速归队。

    卡卡西看了一下时间,便宣布开始护送。

    达兹纳一路上都有些心虚,卡多的财力完全可以找上忍帮忙的,达兹纳报的却只是一个c级任务,要是被发现绝对会不好过。

    波之国虽然穷,但是一个a级任务还是发的起的,但是偏偏达兹纳喜欢喝酒,任务酬金大半都被拿去喝酒了,剩下的只够一个b级任务,但达兹纳觉得,现在正好是忍者学员毕业的时候,只要发一个c级任务,说不定还能钓一个上忍前来护送。

    达兹纳的想法很好,也很成功,但达兹纳不知道的是,如果谎报任务等级,忍者是有权利放弃任务的。

    “哈?臭屁佐助!我比你强才对,你才是吊车尾,一个被白碾压的渣渣!”

    前面的卡卡西面色阴沉,被白碾压的渣渣可不止佐助一个人。

    “我可以理解你在说卡卡西老师吗?白痴鸣人!”

    本来还在和佐助互怼的鸣人一时有些说不出话,佐助说的好有道理,鸣人竟然觉得自己无法反驳。

    “卡卡西老师他不弱吗?不弱怎么可能被白碾压。”

    卡卡西咳嗽了一声,这真不怪卡卡西弱,只是实战考试不允许上忍用全力而已。

    白的心思却不在这里,地面上出现的那个小水坑说明有俩短命鬼要来送死了。

    就在卡卡西刚刚路过那个水坑的时候,一个锁链射了出来,直接将卡卡西分尸。

    鸣人和佐助被吓了一跳,一脸懵逼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佐助率先反应过来,赶紧跑到达兹纳身保护达兹纳。

    本来有些惊慌的鸣人看了看白,随后情绪稳定了下来,白都没慌那就是什么事都没有。

    “欧尼酱,你去解决目标吧,我去和这些小家伙玩玩。”

    业头盯上了白,在鬼兄弟出来的时候,也就白表情没有什么变化。

    冥头冲向了达兹纳,就在锁链快要攻击到佐助的时候,冥头忽然感觉头上一暗,原来是白冲到了冥头头上,而业头还没反应过来。

    “回天。”

    半空中的白冷笑一声,强大的查克拉包围了白,地心引力将白吸了下来,而白的正下方就是冥头。

    彭——旋转着的回天砸到了冥头身上,冥头一口鲜血吐出,随后昏了过去。

    业头看的一脸懵逼,刚刚还在自己前面的白忽然消失不见,然后一个查克拉球解决了冥头,这还是下忍吗?

    “该你了,你想怎么死?”

    业头左右看了看,这家伙速度太快,必须有人质才行。

    就在业头计算距离的时候,忽然发现找不到白了,既然前面看不见,那么一定是身后!

    业头抽出一把苦无往身后刺去,但是却什么也没有刺到,正在警惕的业头忽然感觉有人抓住了他命运的脚裸。

    “什么?难道是心中斩首?”

    业头被拉进了地底,一个中忍可没有破开大地的能力,可怜的业头连坟墓都不用挖了。

    “表现还不错啊,白,竟然解决了这俩喽啰。”

    卡卡西拿着小黄书从树后面走了出来,白一点也不惊讶,要是被中忍杀了那卡卡西这个精英上忍的头衔也太水了。

    “卡卡西老师原来没死啊,那个医院的暗部还挺不错的。”

    本来想教育一下的卡卡西忽然感觉自己是这么的不受欢迎,心酸的泪水浸湿了卡卡西的衣领。

    卡卡西暗中发誓,回去就断了鸣人的这个想法,让天藏永远都不能教鸣人。

    “鸣人你表现最差了,佐助至少还知道保护委托人,你竟然在这发呆?你脑子是不是秀逗了,啊!”

    鸣人一脸的无所谓,现在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嘛?用得着这么生气吗?

    “有白在我需要担心什么?担心不留活口吗?”

    卡卡西感觉自己竟然无言以对,没想到鸣人竟然这么能说,简直就是嘴遁的入门。

    “现在主要问题是达兹纳,卡卡西老师你还是先确定任务等级吧。”

    卡卡西和白怒视着达兹纳,一脸懵逼的鸣人还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达兹纳先生解释一下吧,这些忍者明显是冲着你来的,这个任务等级差不多已经a级了吧?为什么谎报任务等级?”